兩名書童模樣的少年,一時語塞,支支吾吾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

楊老爺又問:「你們可看見,麟兒是如何受傷的?」

兩人跪在地上,皆是搖頭。

「去!去給我把麟兒抬喊來!」

兩人應聲,急忙跑開。

楊麟來的時候,是由下人背着來的。

「爹。」他喊了一聲。

「你說,你這傷是怎麼回事?」楊老爺問。

楊麟不時拿眼角餘光,打量院裏。

「我、我從院牆上,摔下來了。」

林桃勾起了嘴角。

張大妮探出頭來。

張大山從剛才開始,就成了雕像。

「你們兩個!給我跪下!」楊老爺怒吼。

兩個書童跪在地上,顫抖不止。

「讓你們陪公子念書!你們居然縱容公子爬牆至傷!來人!把這兩個沒用的奴才,罰賣出府去!」

「老爺!我們冤枉呀!是那個瘋婆子,拿石頭砸公子,公子才掉下來的!我們真的冤枉……」

那書童話未說完,就挨了楊麟一記耳光。

「狗東西!要你們何用!」

一個挨了耳光,另一個更不敢吭聲。

只能埋頭痛哭。

「好了好了,老爺也莫氣。麟兒定是想您了,這才回府看看。既是傷了,那就先養好傷,再回私塾。」

楊家姨娘出來緩和氣氛。

楊麟不直言,楊老爺有氣,也撒不到林桃身上。

「你跟我過來!」

低吼過後,楊老爺領着兒子老婆離開了。

林桃一腳把張大山蹦醒過來。

催促着趕緊把活做完。

事過了,楊家小姐的貼身丫鬟,回到院中。

剛才的事,一字不提。

大妮把帶來的肥皂,遞給丫鬟。

二十多天,四十多塊肥皂已經完全陰乾。

他們用干樹葉,包了五塊拿過來。

「這個叫臭肥皂,是給你家小姐,洗手洗臉和沐浴時用的。這邊一捆的,叫牙刷。」

丫鬟卻盯着大妮,看了半晌。

「你、我、我咋覺著,你這臉,比上回來的時候,白嫩許多。像、像……」

一時想不起,良久才又道:「像抹了粉似的。」

說着,還伸手抹了一把。

「真沒抹粉呀?」丫鬟驚呼。

大妮尷尬笑笑:「我們這樣的人家,哪會抹粉呢!平日裏,我們也都使這個臭肥皂。」

那丫鬟沒接,反倒跑到林桃面前。

「林嬸子,讓我瞧瞧你的臉。」

丫鬟還伸手,左摸摸右摸摸。

驚呼起來:「你、你真的大妮的阿奶?」

「那還有假?」林桃笑了。

「看起來,更像娘呢!不都說農戶出身的人,老得快嗎?你平日裏,也使這臭肥皂?」

林桃點頭。

丫鬟眼裏放起光來。打量四周沒人。

從腰裏摸出三個碎銀子,硬塞進林桃手裏。

「您也賣我一個吧?」

銀子林桃給塞了回去。

從大妮抬着的盤子裏,拿了一塊給丫鬟。

「以後呀,仔細侍候你家小姐。東西使完了,給你們夫人說一聲。每回我家送東西來,都給你備上一份就是。」

好處這種東西,無論走到哪,都一個樣。

這丫鬟一聽,自己也能得一份,那臉子當場就好看了。

之前叫大妮,一口一個小丫頭,叫林桃呢,一口一個喂。

對張大山,更是那個、這個、那個誰。

這會兒,稱林桃林嬸子。稱大妮,妹妹。

叫張大山,張大叔。

瞧瞧,這就是『好處』的力量。

改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

移栽的園子弄好了,做的東西也給了。

大丫鬟痛快的,付了剩下的一十二兩銀子。

還派粗使婆子,把他們送至側門。

回到家,張大海就迫不及待跑來問。

「娘娘娘,錢結著了嗎?」

林桃點頭。

張大海高興壞了。

晚完飯,林桃開始分錢。

這筆買賣是三家經手的,所以那兩層,得三家共分。

林桃拿出四兩銀子。

先拿一兩給了張大山。

張大山笑得跟個傻子似的,交到許氏手裏。

許氏捧著那一兩銀子,反倒一臉一言難盡的表情。

給二房的一兩,余氏是咬了又咬,摸了又摸。

張小胖還在旁邊叫喚:「娘,讓我摸摸,讓我摸摸。」

「摸啥摸!滾一邊去。」余氏不遺餘力的,給了張小胖一腳。

張大海捧着手,上來接。

得到一兩銀子,張大海帶着哭聲問:「娘?那一兩,咱三家怎麼分?」

「分啥分?這一兩是給文叔家的。」

「啊?」

張大海和張大山,同時叫起來。

陪着大妮的文凜,直楞楞的看着林桃。

張家老太太又控制不住自己,從灶棚里走出來。

老爺子一把將人抱了回去。

捂著老太太嘴,直搖頭。

林桃知道文凜不會過來拿。

便送到了那小子面前。

「林奶奶家,從來都是,有付出才有回報。這一兩銀子,本就該屬於你和你阿爺。」

文凜沒伸手接,只是搖頭。

「契約是你寫的,上山挖樹你也去了。這些天,你阿爺帶着病,都在教他們識字。給你們一兩,林奶奶還覺著少了。」

林桃把銀子,硬塞進文凜手裏。

小聲說:「錢存起來,現在用不着,以後也一定用得着。」

說着,林桃瞥了眼大妮,沖文凜眨了下眼。

「可是,我和阿爺,吃住都靠着您。還有阿爺的病,也都是您出錢給治,我、我不能再拿您的錢。」

「我不是說了嘛!家裏的用度,都在那八層收益里。既然把你們爺孫倆當作家人,生病自然得花錢治。對不對?再說不也沒花幾個錢嘛!你忘了?咱家有個學醫的呢!」

林桃壓下文凜的手。

文凜此刻覺著,手心裏像握了一塊燒紅的鐵。

滾燙炙熱的溫度,甚至滲進了他的心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逸剛踏進一等古窟內,那股神秘的力量便撲面而來,不斷在雲逸身周遊離。

「好東西!」雲逸目露精光,這股能量竟能直接穿透進入他體內,在他筋脈、血肉中發揮功效,讓他感覺陣陣清爽。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