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支隊伍打完了,主視角也終於切回到了丁溫身上。

可跟之前一樣,洞里依然漆黑深邃,半點光芒都沒有,誰也看不清裡面的任何事物。

當然,包括人。

鏡頭再轉,接著來到了一個黎明之夜的盒子上。

盒子已經被搜刮過了,高亮不再,只有微弱的光芒還在閃動。

但僅憑這一絲絲的光,還不足以把它附近的迷洞照亮。

觀眾解說們唯一知道的事,就只有黎明之夜死了,但他到底是如何被丁溫用拳頭擊倒的,依然是個迷。

鏡頭再轉,迷洞外能待的位置越來越少,快活林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外面沒有人後,判斷出剩下的兩個獨狼都躲在了洞里。

他們的位置在里,自己的位置在外。

所以沒辦法,快活林沒法利用怪物拖死兩個獨狼,只能親自動手將他們幹掉。

於是,在怪物來臨之前,他們也隨之進入到了迷洞里。

場上僅剩三支隊伍。

七人。

5打1打1。

快活林人數方面佔據巨大優勢。

無論怎麼看,這把的第一,他們都應該穩了。

如果……沒有變數的話。

。 半響之後原本預料之中的一腳並沒有到來,李封睜開眼望去,發現大猩猩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保持著要踩東西的姿勢一動不動。似乎感覺到什麼的李封轉頭看去,看見一對金色的翅膀耷拉在自己面前,抬頭望去發現大狗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嘴裡叼著那隻金翅大雕。看著早已死透的金翅大雕,李封如釋重負,緩緩倒地,「這該死的末世,不到兩個月自己已經在鬼門關走了兩次了。」帶著怨念的李封昏死過去。

再次醒來的李封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巨大的血池之中,空氣中瀰漫血腥味,,李封掙扎想要起身,不一小心整個人沉入水中,連灌了好幾口鮮紅的血液,掙紮好一會兒李封被一隻巨大的手從水裡撈了出來,強忍著想吐的感覺,李封抬頭看去,發現自己被一隻大猩猩抓在手裡,剛想運氣準備跑路,結果經脈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牽扯著身體上的外傷李封「啊」一聲再次暈了過去,這時黑暗處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你這個愣貨,還不把他放進血池。他要是又個三長兩短,小心我拔你皮。」大猩猩聞言小心翼翼的將李封放入血池,然後對著黑暗處拜了拜,小心翼翼的離開。

再次醒來的李封有些鬱悶,自從進入練氣之後幾乎再也沒做過夢了,他居然夢見自己躺在血池之中,還差點淹死在血池中,最後被一隻大猩猩給救了。

正當李封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黑暗處發出:「小友醒了,身體可有不妥。」

李封封先是一愣然後恍然大悟,這聲音不是那隻大狗還能是誰,連忙回話道:「多謝道友關心,無大礙。」此時李封渾身上下經脈火辣辣的痛,哪裡會是無大礙,不過是逞強罷了。

大狗緩緩從黑暗處走出,此時的大狗皮毛已經恢復以前烏黑光亮的樣子,只是讓李封震驚的是眼前的大狗只有普通狼狗般大小,外形也越發的不像狗,身體變得修長,更像大狗渡劫時的模樣,就是一頭縮小版的黑狼。

看見李封不說話大狗說道:「小友無需驚訝,渡過金丹大劫,我已可以隨意控制身體大小。」

緩過神來的李封本想回禮,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只能開口道:「恭喜道友成功破入金丹,元嬰大道指日可待。」同時心裡想到:「自己該不會又癱了吧?」

大狗笑道:「那還要多謝小友拚死相護,不然我已經被其它妖獸分而食之。」

李封回道:「哪裡哪裡,我不過是報恩罷了,既然答應道友自然拼盡全力。況且能夠如此近距離觀摩渡劫我也受益匪淺。」說完李封掙扎著想動起來,奈何身體紋絲不動。「這是李封才注意到自己身處一個血池之中,難道不是夢」

似乎看出李封的顧慮大狗開口道:「小友無需擔心,前些日子大戰小友為救我兒透支潛能,所以短時間無法動彈,需在血池之中靜養半月才能恢復。」

李封聽聞鬆了口氣,開口道:「血池?那是什麼東西。」

大狗回道:「血池是我妖族密法,是以其它生靈精血輔以各種靈藥而成,有填補虧空,強化肉體的功效。這個密法我也是渡過金丹才能布置。」

李封先是一愣然後然後說道:「生靈,你殺了那些?」李封有些害怕,畢竟從記憶里妖族擅長用人類血肉靈魂來獲得力量,要是這一池子有人血的話,那他和妖族沒什麼區別了。

大狗調笑道:「小友莫不是以為這池子的的血是人血?」

李封有些尷尬道:「望道友解惑。」語氣十分鄭重。

大狗解釋道:「這血池裡大部分的血都是小友那晚所殺的,我只是加了一頭築基期妖獸的血,你大可放心便是。」

「我的個乖乖,築基妖獸,說殺就殺這麼任性么,?」李封內心想道。

放下心來的李封準備安心療傷,這是大狗又開口道:「托你的福,我兒在那晚開啟靈智,正式踏上修行了。」

李封興奮道:「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它現在在哪裡?」

看李封的興奮勁,大狗高興的回答:它剛剛覺醒,還需要閉關修行!大概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來見你。」

和大狗聊很久,李封昏迷了大概三天,而那隻大猩猩大狗本來準備殺掉的,但想到需要人看家,等李封離開后,小黃需要人保護,便留了大猩猩一條命。

感受到血池帶來的好處李封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好處,傷勢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已經恢復,期間小黃來過一次,僅僅一個星期的時間小黃身體變大一一倍不止,李封的懷裡已經放不下它了。李封並沒有離開血池,而是全力吸收用來強化肉身,經過化龍草和血池的強化,此時李封的肉身已經不輸練氣後期的妖獸了。此時的李封也到了練氣後期圓滿,只有機緣一到便可進入築基,但李封並沒急著突破,而是繼續打磨體內靈氣,和肉身。

根據大狗的講解,練氣和築基對修行者至關重要,這兩個階段積累的越穩固,將來在修行路上才能走的更遠,練氣和築基就好比萬丈高樓的地基,只有地基越穩固,大樓才建的越高。大狗還給李封透露一個秘密,那就是天劫有淬體功效,扛的越多,代表以後身體越強大。

在血池中呆了半個月的李封將血池之中最後一滴靈氣吸收才罷休。感覺全身有用不完的力氣,出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和大猩猩角力,當李封一隻手輕鬆接住已經是練氣大圓滿大猩猩的全力一拳時,大塊頭低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心滿意足的李封可以確定自己的肉身已經不遜色普通築基期妖獸,現在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反覆打磨體內靈氣,他要以完美之資進入築基。

停留了兩天之後,李封決定向大狗辭行,自己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太長了,是時候西行回家了。當李封提出辭行時,大狗並沒有勸阻,作為母親的大狗十分理解李封此刻的心情。臨行時送給了李封一顆渡劫時掉的牙齒,這顆牙齒帶有金丹期強者的氣息,可以驅逐一些低級妖獸和動物,可以使李封在休息時免被打擾。另外作為護法的報酬,李封請大狗幫自己煉製了一把劍,劍長90公分形似漢劍,劍寬3指,。以練氣後期金翅大鳥的羽毛和利爪輔以各種天變后誕生的各種靈鐵打造,可輕鬆破築基一下妖獸護甲。

身穿自製獸皮衣服,背著牛妖皮做的背包,雖然不怎麼好看,但比較實用,腰間掛在大狗幫忙煉製的寶劍,李封在小黃依依不捨的叫聲中,向西而去踏上回家之路,臨行前李封壯著膽子問大狗叫什麼名字,沒等大狗回話李封便像風一般鑽進叢林,還好沒追上來,李封真怕大狗追上來揍自己一頓,還沒走遠的李封腦子響起一個聲音:「珍珠」李封頓時一愣,接著哈哈大笑道:「珍珠道友珍重,我們修行路上再見!哈哈」留下若有所思的大狗珍珠在風中凌亂。

至離開別墅已經三天,行走在叢林中的李封有些自閉,以李封現在的實力三天時間至少走了上百里,但眼前除了樹木還是樹木,一點人類活動的痕迹都沒有。除了遇見幾隻不長眼的妖獸,被李封順手打發了之外。有了大狗珍珠送的牙齒,叢林之中未開靈智的動物,毒蟲都遠遠避開了李封,使得李封行程輕鬆了不少。

新的一天,行走在叢林之中的李封有些無聊,一路上近10公里李封沒見過一個活物,一路上也安靜的可怕,越往前心裡越發的發怵。漸漸李封發現不對勁,一路上連只昆蟲都沒見到,確定沒有毒氣,那麼附近一定有什麼厲害的妖物了,左手扶著劍鞘右手扶著劍柄。李封靈識全開,小心翼翼向前推進,一路上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動,但叢林中卻越發的安靜,靜的李封都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心裡越發躁動,李封停下腳步,打量四周,並沒有發現異常,但並不准備向前走,再三衡量李封決定退出這片區域準備繞行。正當李封準備往回走時,樹林四周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李封拔劍四顧,突然腳下傳來異動,本能向一邊滾去,原本李封站立之處一根墨綠色大拇指粗細的藤蔓破土而出,接著向李封直射而來。站穩腳跟的李封一個錯身,避開藤蔓,順勢一劍劈在藤蔓上,劍身稍遇阻力便一劍而下,將藤蔓劈成兩截,淡綠色的汁液從斷口處流出掉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地上的枯葉瞬間被腐蝕掉留下一個大洞,發出陣陣白煙,聞到一絲白煙的李封立馬感覺有些頭暈眼花,臉色大變捂鼻後退,向來的方向快速而去。

李封才跑出幾十米便不得不停下腳步,前方數百根大拇指大小的藤蔓封住李封的退路,然後交錯著向李封而來,換了幾個方向跑出不遠便遇到同樣的情況,李封臉色有些難看「被包圍了!」 四人的大戰以巴巴托斯逃走畫下了句號。

直到他們離開以後的十分鐘,方莫才從震驚中慢慢的緩過神來。

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這一荒誕的事實。

天命怪獵殺風魔龍,正面擊退風神??

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方莫完全理不清楚頭緒,但後面偷襲巴巴托斯的那個傢伙也完全不是他能夠對抗的。

…………………….

姓名:墨格厄姆

種族:???(???生物)

等級:???

技能:空間魔法Lv.???(???),鋼骨Lv.???(???),極巨化Lv.???(???),斬裂虛空Lv.Max(???),肉體神化Lv.???(???),力量解放Lv.???(???),隕星Lv.???(???),速度Lv.40(中等),天命Lv.Max(???)………………….

稱號:虛空魔獸,移動的山嶽

…………………………

看著這異常華麗的屬性面板,方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就在自己終於感受到一絲輕鬆的時候,竟然出現了這些怪物。

同樣都是天命怪,方莫並不覺得自己和這些天命怪相比,到底有什麼優勢。

甚至是他們戰鬥的餘波就能將自己直接殺死。

「姆~」

就在方莫情緒達到最低谷的時候,他的身邊傳來了小傢伙們的低喚聲。

他低頭看去,方冰和方火兩個小傢伙不知道何時變化出來了一隻小手,這小手緊緊的抓著他幻化出來的衣角。

看著兩個小傢伙投來的安慰的目光。

方莫的心情稍微輕鬆了一些。

強者強化自身,弱者拉幫結派依靠智慧。

也許那兩隻生物都有著強大的天賦和力量,但他們卻沒有眷族和隨從,至少他們目前沒有。

而自己卻有經驗和眼界,還有著對這個世界秘密的先決洞察能力。

方莫摸了摸兩個小傢伙的腦袋,他帶著眾人遠離了風起地。

也許好好的培養這些小傢伙,連神明都能殺死也說不一定呢。

………………………..

被追擊的巴巴托斯和特瓦林現在如何,方莫不知道後續的消息。

但他知道自己和巴巴托斯徹底對上了。

追殺特瓦林的是兩隻天命強者,而自己雖然很弱小,但也是天命怪。

所以從本質上來說,他們是同一類怪物,而巴巴托斯很有可能為了杜絕威脅,將他直接扼殺在搖籃之中。

這就是這件事帶給他的最直觀的影響。

方莫也不願意多說指責那兩隻怪物的話,因為弱小即是原罪,要怪就怪自己只是一隻小晶蝶而已。

更何況同樣是天命怪,他們之間似乎也有著相互廝殺的宿命。

方莫思考了一下接下來的行動方針。

目前他最了解的神明就三位。

蒙德的風神,璃月的岩神,還有稻妻的雷神。

這三位神明中,風神巴巴托斯是最好說話的。

現如今能有天命怪獵殺特瓦林,那在璃月大概率也會出現相似的情況。

所以如果要說逃去璃月,他可能會死的更慘。

思量了半晌,方莫終於確認了自己接下來的行動目標。

那就是加入騎士團!

雖然自己之前不小心丟了兩枚炸彈去轟炸對方,但自己不是故意的。

要是和琴好好的道歉,以她的性格小概率還是能原諒自己的。

更何況,自己有著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報。

這些都是自己的底牌,只要以此為籌碼來談判,那加入騎士團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而只要加入騎士團,巴巴托斯就有一定的可能性放自己一馬。

所以綜合來看,這是自己目前能想到的成功率最高的生存機會了!

……………….

想到就做,方莫確認了自己接下來的行動計劃之後,他開始著手準備這一切。

很快,一天的時間悄然流逝。

第二天午後,蒙德城外,迎來了三位別樣的客人。

這是一個男人帶著兩個小孩的組合,男人身上的衣著是很樸素的璃月風長袍,黑色的短髮,面容也只是大眾臉而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