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子,俺有些害怕!”二狗盯着倉庫裏的光亮,小聲說道。

“怕啥,他是賊,應該他怕咱們!”六子也小聲說道。

二狗嚥了一口口水,嗯了一聲,不在說話了,但是心裏還是毛毛的。二狗就是這樣,正常情況下,很呆很膽小,暴走的時候,不說了,反正是超牛掰的….

兩人慢慢的走着,儘量不弄出聲音來,因爲天也黑,兩人也不敢打開手電,所以,走的也慢。到了倉庫門口,六子輕輕的伸手拉開了門,可是,拉了一會兒,門就吱嘎的響了一下,六子一驚,趕緊停了下來。

就在這時,倉庫裏的亮光也跟着滅了,這個賊很警覺呀!六子示意二狗躲在倉庫的門一邊,並蹲下來,之後六子也輕輕的躲在了門的另一邊,並且也是蹲了下來。要是不仔細的看,不打手電來看,還真看不到兩人的身形,兩人蹲的都是個黑暗的陰影裏。

一會兒,兩人聽到了腳步聲,從倉庫裏漸漸傳過來,他出來了!可是,腳步聲到了門口,就停住了,之後,就是一陣寂靜,他也不動了,也不開門。六子和二狗在外面也是不動,就是不動。

能有一分多鐘,倉庫的門吱嘎一聲,開大了一個小縫,接着,一個腦袋漸漸伸了出來。二狗本想動了,直接揪着那腦袋,把他拉出來,可是看六子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就也忍着了,沒動。

那個人看了半天,看沒有啥動靜,呼出一口氣,又輕輕關上了倉庫的門,繼續他的‘活’去了。

聽到他腳步聲又漸漸小了,二狗才站起來,慢慢走到六子身邊,低聲問道:“六子,剛纔你怎麼不動手呢?”

六子小聲回答:“不知道他是幾個人,要是一個剛纔動手也行,要是裏面還有人,就不行了!”

“哦,那現在我們怎麼辦?”二狗又問。

“我們要進去看看!”六子回答。

“可是這破門一開就響啊!”二狗有些氣道。

六子想想道:“這樣,二狗,你繼續躲在剛纔你蹲的地方,不要出聲。”

二狗雖然不知道六子要幹啥,但是還是聽了他的話,乖乖的回去蹲着去了。六子看二狗蹲好了,就輕輕朝倉庫門口走去,又輕輕的去拉門,拉了會兒,門就又開始響了。

吱嘎~~~~!

六子不理那聲音,繼續的拉,拉開了得有一半,不拉了,趕緊輕輕回到剛纔自己藏身的地方,蹲好。

一會兒,那賊又過來了,還是伸出頭看了看,可是,外面很黑,他也看不到啥,他可不敢打開手電看,看沒啥動靜,就又關好門,回去了。

聽到那賊又進去了一會兒,六子又過來,繼續像剛纔那樣拉門。這次,拉的更大,都把整個門拉開了。拉開之後,又退回剛纔的地方,蹲着。

沒一會兒,那賊又來了,看門大開着,氣的小聲嘟囔了一句:“奶奶的,難道是風颳的?”

關上了門,他又回去了。

六子聽他走遠了,就又站起來,走過去,並示意二狗也過來。六子拉開門,接着就半彎腰走了進去,二狗也是這姿勢跟在後面。

二狗不明白的是,這次六子怎麼就不怕那賊來了呢?其實,六子跟那賊玩了個心理作用,先是溜溜他,幾次之後,他肯定沒有耐性回來繼續關門了。

倉庫裏很大,也有好幾排的貨架子,這就給了六子和二狗藏身的地方。

兩人順着前面的亮光悄悄移動過去,走近了一些,也看清了,這個賊就一個人,那就好辦多了。看那賊,正嘴裏叼着聚光小手電,雙手忙乎着往身邊的袋子裏裝東西呢。

倉庫裏啥都有,工廠裏的原材料,一些成品等等,好多東西,這些要是偷出去,還真能賣些錢。這現在倉庫裏的成品劉偉已經轉移走了不少了,幾乎運走了70%,就爲了防這個賊。

二狗和六子每人手裏拎着一隻拖把,悄悄的朝那賊那移去。兩人不敢打手電,所以,地上有啥也看不清,二狗無意間就踢到了一個地上的啥東西,反正是咣啷一響。

二狗和六子同時一愣,在那賊一驚並下意識回頭看的時候,六子趕緊喊道:“二狗,衝過去!!”說着,他也開始變跑的,朝那賊那衝去。

二狗聽了,揮着手裏的拖把就朝那賊奔去。

那賊一看有人,嚇了一跳,這一驚,嘴裏叼着的手電就掉在了地上,並摔滅了。頓時,倉庫裏漆黑一片了。快衝到那賊身邊的二狗腦中想着剛纔看到的位置,一拖把就朝那裏掄了過去。

就聽啪一聲響,應該是拖把斷掉的聲音。但是,那賊沒有叫喊,就應該是沒打着他,可能二狗打到了貨架子上。

這時,旁邊的六子打開了身上的手電,照了照,可是,剛纔賊的位置還哪有他的影子。二狗聽到聲響,趕緊轉身,一看那賊都走到門口了,就要出倉庫了。

“六子,他在門口!!”二狗說着趕緊往出跑。

“二狗,把手電打開!”六子在後面跟着,並提醒二狗。

二狗拿出身上手電,打開,繼續朝那賊跑去。那賊已經出了倉庫,迅速朝一個角落跑去。

二狗和六子出了倉庫,也趕緊朝那邊攆了過去。但是,兩人到了那個角落,卻發現那是死衚衕,並且,賊也沒有了影子。

他人呢?

兩人打着手電在周圍找了半天,還是啥也沒發現。

“他還飛了不成?”二狗撓撓頭,奇怪了。

“走吧,他還是跑了,我們回倉庫看看!”六子說道。

“嗯。”二狗點頭。

兩人回到倉庫,進去看到了那個賊的袋子,他沒有偷走東西,這道是給了二狗和六子一個安慰,否則,人沒抓到,東西在被偷走,那就可悲了。

……

夜,河鄉,一個無人的街道。

上次郭亮在河鄉帶着黎小龍出來溜達的時候,黎小龍險些被一個燒紙人抓走,現在,這個人正站在一位老人的面前,兩人正說着什麼。

老人淡淡道:“阿飛啊,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遊神大人不要這樣說,您放心好了,他的事我會幫到底的!”這個當初的燒紙人,名字叫鄭飛,中年的樣子。

“這幾天你就出發去枯井村吧!”老人想想又道。

“好的,我儘快過去!”鄭飛答應着。

“嗯。”老人點頭。 第116章 神祕人鄭飛

第二天一早,劉偉來的時候,孫二狗和趙六子跟他說了昨晚的事情。

“劉哥,天太黑,俺倆沒抓住他!”二狗有些歉意的說着,第一晚夜班就出了事,並且還沒辦好,還讓人跑了,他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不怪你們,那小子是個慣犯了,並且也經常光顧這工廠,地形環境肯定比你們剛來的熟悉多了。”劉偉嘆了口氣,也沒想到那賊昨晚又來偷東西,早知道,他昨晚就也不走了,跟二狗他們一起堵那傢伙了。

有一點,劉偉也挺奇怪的,他一想堵那賊,搞措施的時候,那賊就不來了,他一放鬆,那賊就來,就跟他知道消息似的。

“反正東西也沒丟,下次多注意就行了。”劉偉也挺理解的說道。

“嗯,謝謝劉哥了!”六子說道。

“行了,趕緊去休息吧。”劉偉接着說。

二狗和六子點頭,一臉疲憊的朝宿舍方向走去。

枯井村。

郭亮早晨起來,還沒吃飯,就想去果園看看,現在他的心裏滿是果園的事,雖然知道有土地神在,不會出事,但是他還是想去看看,看到樹上的果子他心裏就很踏實。

昨天,他也給錢大富打電話了,要他現在就找找蘋果的買主,這蘋果也就快熟了,否則,到熟了時候,沒有買家,不就都爛了麼!

到了後山,郭亮見果園的門是虛掩着的,不由心裏一緊,誰來了?趕緊走過去,看了看門上的鎖,已經是被人打開的了,怎麼回事?這鎖只有家裏人才有鑰匙啊,並且自己來的時候,家裏人還都在家啊,難道有賊來了?

郭亮走進果園,左右看了看,沒看到人。郭亮隨手拿起旁邊放着的一把鐵鍬,輕輕朝果園裏面走去。

走了一圈,郭亮還是沒看到人,最後又繞回了果園門口,心裏很是奇怪,難道昨天走的時候忘記了鎖門?不會啊!記得清清楚楚是鎖好的呀!

“咳咳……”突然間,郭亮聽到有人咳嗽,那聲音是從果園門口旁邊的小房子裏傳出來的,那房子是郭亮蓋了還沒用,是打算當門衛室或者啥啥的,剛纔光注意外面了,這房子就忘了檢查。

郭亮端着鐵鍬,看着房子門,衝裏面喝道:“誰在裏面?”

半晌,一個人慢慢悠悠走了出來。

“你、你是……”郭亮看着出來的中年男人,感覺很是眼熟,就好像在哪裏見過的樣子。

中年男人看着郭亮,淡淡一笑道:“怎麼,忘了我了?”

一聽他說話,郭亮猛地想起來了,他不就是上次在河鄉的時候,夜裏那個神祕的燒紙人麼!他還知道自己是鬼使的身份呢!他怎麼到這了!

“呵呵,想起來了?”中年男人微笑着走向郭亮,伸手拿下了郭亮手裏的鐵鍬,“都是熟人,別動這武器,傷和氣!”

郭亮剛纔微微有些愣.神,回過神,趕緊問道:“你到底是誰?”

“上次我不是說了麼,別問我的身份,我也不會告訴你的,但是名字我可以告訴你,我叫鄭飛!”中年男人笑笑說道。

“你來這幹什麼?”郭亮皺眉又問。

鄭飛看着果園裏的果樹,讚歎道:“你不錯啊,還幹上果樹了。”

“你轉移話題!”郭亮盯着鄭飛,冷冷道。

“我沒轉移話題,記得當初我告訴你的嗎?”鄭飛轉頭看着郭亮,問道。

郭亮想了想道:“你要我盡鬼使的職?”

“嗯,你還沒忘記嘛!”鄭飛點頭笑着說道。

“難道你真的是鬼差?”這是郭亮一直懷疑的,否則,郭亮找不到他能看出自己是鬼使身份的理由,要是個人類的話,他怎麼會知道鬼使的事情呢。

“你又忘記了我的話,別問我的身份,問了我也不會說!”鄭飛又道。

“好吧,那我還是那個問題,你來這幹什麼?”郭亮有些無奈的又問。

“看看你的果樹怎麼樣了!”鄭飛笑着說完,又轉頭看着果園裏的果樹。

“你怎麼知道的?”郭亮奇怪並下意識的又問。

“你的鬼使身份我都知道,別說你乾的其他啥事了!”鄭飛說着笑笑,接着看着郭亮一臉邪邪的又道,“哼哼,所以,你以後幹啥事的時候,要小心,我會知道的!”

“你……”郭亮說了一個字,也沒法在問了,問了他也不說,問了也白問。

鄭飛又看着門口的剛纔他走出來的那個小房子,跟郭亮又道:“嗯,我以後就住在這個房子裏了,你在這蓋了個小房,是不是就是給我準備的呢?”鄭飛有些厚臉皮的說道。

“對不起,不是給你準備的!”郭亮一想,你既然都不告訴我你的事,我也沒理由客氣。

可是,鄭飛就跟沒聽到郭亮說話似的,邁步走進了那小房子裏,靠牆席地而坐,閉目養神了。

郭亮是徹底的服了,這傢伙……死皮賴臉嗎?

郭亮也跟進房子,看着地上的鄭飛,冷聲道:“你打算一直賴在這嗎?”

鄭飛沒有睜眼,就閉着眼回答道:“不一定,或許哪天我心情好了,就自己走了。”

“這裏是我的地方,前幾天剛剛包下來的,你在這算什麼?”郭亮挺來氣的說。

“算什麼呢?”鄭飛睜眼想了想,看着郭亮道,“算打更的吧,我免費給你看着果園!”

郭亮咬咬牙,真想拉起這傢伙的脖領子,把他拽到果園外面去,然後在狠揍一頓,才能解氣。

半晌,鄭飛又道:“別想了,趕緊回家吧,我想走的時候,自然就走了!”

郭亮也想到,上次在河鄉碰到他的時候,這個鄭飛也不是真的要抓黎小龍,並且還告誡自己要盡鬼使的職,那就也不是壞人,既然他想賴在這,就賴着吧,雖然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是,後山有土地神等幾位神仙在,諒他也不敢做啥壞事,否則,土地神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那好,你呆着吧!”郭亮憤憤的出了房子,又出了果園,門也沒鎖,一肚子氣加上滿腦疑問的就回家了。

鄭飛在房子裏,莫名的笑了笑,接着閉眼,又開始養神了。 第117章 你是姑奶奶

郭亮被那個神祕人鄭飛弄了一肚子氣,回到家,正好張金鳳早飯已經做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