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隻白虎虛影從莫雲身上掃過,每隻虎爪上都抓著大塊血肉,眨眼間,莫雲全身已然血肉模糊,布滿了抓痕,有的地方深可見骨,大量鮮血噴涌而出,在風中化為血雨洋洋灑下。

懸崖上,眾人將莫雲的慘狀看在眼中,都不禁暗暗咋舌,在一刃天上決鬥,葉問天太狠了。

「葉問天,這是你逼我的,我要和你同歸於盡!」莫雲雙眼血紅,勉強用雙腳纏住「髮絲小路」,雙手朝葉問天虛空一抓,十指彈動就好像是控制木偶的傀儡師。

葉問天登時感覺冥冥中有許多黑線纏在了靈魂烙印上,奇異的能量瘋狂湧入,開始搶奪靈魂烙印的控制權

心中暗驚,原來莫雲的天賦竟然是控制靈魂!

見葉問天陷入僵硬,莫雲獰笑道:「葉問天,你知道我的外號是什麼嗎?是靈魂傀儡師!雖然我現在退化到了十歲,但天賦能力不會減弱,現在你的靈魂烙印已經被我控制,你就是我的傀儡,我可以和你同歸於盡!」

靈魂傀儡師,天賦控制靈魂,施術者做出任何動作,傀儡也會做出相應的動作。憑藉此招,莫雲戰勝了無數對手,至尊以下從未敗過,即便是至尊強者,也只能全力守護靈魂,才能勉強抵抗。

試想,傀儡手中有刀子,而施術者手中沒有刀子,施術者只需要空手往自己胸口戳一下,傀儡就會用刀子刺進自己的心臟。

靈魂傀儡師,就是如此強大。

可惜,他遇到的是葉問天,葉問天偏偏就不怕靈魂控制。

「給我去死!」莫雲抬起手刺向自己胸口,想讓葉問天自殺,卻發現葉問天的手臂毫無反應。

「怎麼回事,給我動起來,動起來啊!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給我動啊!」莫雲瘋狂重複著動作,卻沒有任何效果。

葉問天緩緩抬起長劍,冷笑道:「控制我?可笑,現在你可以死了!」

… 想控制葉問天的靈魂?除非莫雲是神級靈魂傀儡師,否則純屬扯淡。

原因有幾個方面,一則是因為葉問天的靈魂之力太強大,二則是因為鎮魂牌守護,三則是因為神格雛形。

神格雛形是最重要的原因,正三角形「晶片」,代表救贖之力,是靈魂烙印的最強護盾,再加上靈魂烙印上纏繞的兩千多萬根信仰絲線,葉問天的靈魂烙印幾乎堅不可摧。

區區幾根傀儡黑線,甚至不需神格雛形發動,兩千多萬根信仰絲線輕輕一震,就將傀儡黑線震碎。

傀儡術被破,莫雲立刻受到反噬,面色先是血紅,接著又化為慘白,噗的一口血噴出三米高。

「為什麼……」莫雲最後說出三個字,歪著身子朝側面倒去,眼中映出熾烈的白虎劍芒,接著便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殘破的身軀從空中落下,朝無底深淵墜去,葉問天看都不看,收劍轉身,大步離去。

自此,屍王宗、邪魂宗、邪天宗,三位邪道天才全部隕落,其中兩個死在葉問天手中,一個死在特蕾莎腳下,而且死的一個比一個慘。

懸崖上,葉問天走下一刃天,朝白少卿拱了拱手。

白少卿微微點頭:「下一個,三號羅根。」

羅根位列第三,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腳下不停,直到六千米才徐徐退了回來,成績僅次於葉問天。

接下來是二號特蕾莎,神武靈黑龍皇無疑是飛行類武靈,面對高空罡風,特蕾莎顯得遊刃有餘,速度比羅根還快,再加上她戰技超群,即便小路細如鋼絲,也難以阻擋她的腳步。

最終,特蕾莎的成績定格在八千米,

白少卿不禁暗嘆,八千米這個成績,即便放在仙武殿核心弟子之中,也絕對名列前茅。

最後出場的是魅蘭,由於第一輪挑戰賽魅蘭衛冕,所以除了葉問天,沒有人見過魅蘭出手,都覺得魅蘭很神秘,甚至連白少卿都好奇,魅蘭究竟會取得什麼樣的成績。

魅蘭並沒有讓眾人失望,很快就給出了史無前例的震驚。

只見魅蘭不疾不徐,就好像是在散步,邁著優雅的步子朝上走。起初眾人並沒有察覺異常,當魅蘭超過兩千米的時候,眾人才有所發現。

魅蘭竟然沒有退化,他竟然免疫退化之力!

看到這個結果,白少卿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他對魅蘭並不了解,本來仙武召集令的名單上,是沒有魅蘭的名字的,後來祖皇親自開口,強行將魅蘭填了上去,並且直接佔據了第一名。

「再看看,再看看……」白少卿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繼續盯著魅蘭瞧。

結果,白少卿再次受到打擊,無論五千米、六千米還是七千米,魅蘭都沒有任何退化徵兆,片刻之後,魅蘭成功鑽入黑雲之中消失不見。

「我的天,第二個進入黑雲的人!」白少卿久違感覺到了激動,萬年來仙武殿才有三人進入黑雲,而今天他竟然見證了兩個!

對此,葉問天是唯一一個能想通的人,魅蘭身為血薔薇第三始祖,擁有無魔領域和空間潛行兩大能力,之所以免疫退化之力,應該就是無魔領域的功勞。

又過了片刻,魅蘭鑽出黑雲悠然返回,白少卿立刻詢問發生了什麼,魅蘭自然什麼都不肯說,只是朝葉問天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最終,第二輪篩選的新名單敲定:葉問天和魅蘭以萬米成績並列第一,特蕾莎八千米位居第二,羅根六千米依舊保持第三,接下來是顏驚雷,朱倩,雪玲,冠軍侯……

十五名之後全部淘汰,將會被仙武特使送回去,至於死亡者,仙武殿不負任何責任。

離開黑山谷,白少卿讓眾人回去休息,三天之後,將開始最後一輪篩選,最後五個名額將正式敲定,和仙武殿的五人一起,面對星之大陸的挑戰。

返回住處,葉問天將所有的修鍊計劃全部廢除,懷著激動的心情,立刻開始修習《神農百草經》。

《神農百草經》分為上中下三卷,第一卷名為「百草注」,其中羅列的植物數以十萬計,不僅囊括了武靈世界的植物,還囊括了許多異位面的植物,每種植物都有詳細的圖畫、藥理介紹、調配方法的。

第二卷名為「千金方」,記載的全都是各種各樣的靈丹丹方,總量數以千計,甚至連舉世罕見的六星神丹都有,讓葉問天看的心臟狂跳激動萬分。

他現在是五星煉金士,只能煉製五星靈丹,但將來肯定會晉陞六星神煉金士,然而若沒有神丹丹方,神煉金士就是個虛名。


可現在不一樣了,擁有了《神農百草經》,他就擁有了神丹丹方,前途不可估量。就拿九彩流雲丹來說吧,將來煉製這種神丹,他甚至能憑空造出至尊強者!

「九彩流雲丹,太乙神丹,太昊元陽丹,青木靈髓丹,萬劫歸元丹……哈哈哈,簡直太好了,有了這些丹方,通往六星神煉金士的道路就提前鋪平了。如此珍貴的丹方,恐怕黃金宗都沒有吧,以此為資本,黃金宗盡在我手中!」

葉問天大喜,迫不及待翻看第三卷。

第三卷信息量最大,也最繁瑣艱澀,名為「萬煉歸真」。

顧名思義,第三卷記載的是煉藥煉丹術,萬煉歸真,意味著煉丹萬次,返璞歸真,達到化境,那才是六星神煉金士的境界。

《百草注》《千金方》《萬煉歸真》組成了《神農百草經》。

葉問天不敢耽擱時間,立刻開始仔細閱讀百草注,擁有真實之眼,過目不忘什麼的那都不值一提,真實之眼擁有短時間內處理巨量信息的能力,還能將信息數據化,建立模型圖等等,功能強大到不可思議。

呼吸之間,葉問天就將《百草注》和《千金方》全部閱讀完,並且牢牢記住,這兩部分不需要理解,對他而言毫無難度。

接著葉問天立刻開始研究最難的《萬煉歸真》,對於經驗和知識,真實之眼就幫不上什麼忙了,只能依靠葉問天自己理解。

「天哪,這不是百草鞭的點化之術嗎?」葉問天很快發現,萬煉歸真的核心,竟然是神農獨創的點化之術。

傳說神農用百草鞭抽打百草,就能知道藥性,還能用百草鞭煉丹,如果學會這門技藝,葉問天的鍊金術必然能得到巨大提高!

如饑似渴,廢寢忘食,三天時間轉瞬即過。

(最後一輪是什麼呢?千萬細讀,最後一輪的信息非常重要!)

… 清晨時分,十五人在石坪上集合,白少卿準時從天而降,大袖一揮,石坪中央出現了一個橢圓形的光門,光門漣漪波動透出奇異的光芒,更奇異的是,每個人從光門上看到的景物居然都不一樣。

白少卿開門見山道:「第三關的名字不能直接說出來,我只能告訴你們,這個光門通往某個特殊的地方,誰回來的更快,誰的成績越好,明白了嗎?」

眾人齊齊點頭:「明白了!」

白少卿微微頷首:「務必牢記,本關的危險程度,絕對不比一刃天差。好了,廢話不多說,十五號楊鐵鋒。」

聽了白少卿的話,大部分人表情都不太好,十五號排眾而出,咬了咬牙鑽入光門之中。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足足過了兩個時辰,依然不見十五號回來。

白少卿道:「兩個時辰已過,基本可以確認十五號已經死亡,下一個十四號。」

眾人-大驚,確認死亡?十五號就這麼掛掉了?光門裡面究竟是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上一輪至少眾人知道危險是什麼,而這次,卻根本不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什麼。

十四號咽了口口水,眼中明顯有恐懼之色,猶豫了片刻,還是硬著頭皮走入光門。

依然是漫長的等待,時間眼看就要接近兩個時辰,眾人不禁暗想,難道十四號也會死在裡面嗎?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光門陣陣搖曳波動,一隻血淋淋的手伸了出來,接著是血淋淋的腦袋。

十四號掙扎著從光門裡爬了出來,朝眾人伸出手,眼中滿是恐懼,似乎想要說什麼,卻翻著白眼暈了過去。

看到十四號的樣子,眾人都猝然大驚,就連葉問天和特蕾莎都不例外,究竟發生了什麼?十四號為什麼會變成這幅樣子?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白少卿命令仙武特使將十四號抬下去救治,搖了搖頭道:「雖然活著回來了,但時間太久,肯定沒戲了,剩下的人聽著,想要進入前五,至少要在半個時辰內回來,明白嗎?」

所有人都感覺頭頂籠罩著烏雲,心驚肉跳的感覺越發強烈,面對未知的恐懼,眾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放棄!」第十三號沒有任何猶豫,未知的恐懼,終究壓過了對勝利的渴求。

「好,滾吧,下一個。」白少卿毫不客氣,揮袖將十三號扇上了天。

時間過得很慢,在眾人的感覺中更慢,簡直如秒如年。

十二號,兩個時辰,沒有回來。

十一號,一個半時辰,血淋淋爬了回來。

十號,一個半時辰,沒有受傷,卻口吐白沫瞳孔渙散,顯然被嚇得幾乎崩潰。

……

很快輪到七號冠軍侯,葉問天原以為冠軍侯能合格,卻不料冠軍侯花了將近兩個時辰才返回,返回之後,跪在石坪上瑟瑟發抖,臉上滿是淚痕,口中發出模模糊糊的嘶喊聲:「不要,你們不要過來,我不能……」

葉問天和特蕾莎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之色,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讓冠軍侯恐懼到哭了出來。

接著是六號顏驚雷,葉問天和特蕾莎都為顏驚雷捏了把汗,不過好在顏驚雷卡著半個時辰的界線成功返回,他雖然沒有像冠軍侯那麼慘,卻也面色煞白嘴唇顫抖,搖桿不再筆直,似乎受到了重大打擊。

「沒事吧?」葉問天關切問道。

顏驚雷只是搖了搖頭,不肯說半個字。

葉問天和特蕾莎的面色又陰沉了一分,光門中究竟是什麼?

再接著是雪玲和朱倩,兩位美女都花了超過一個時辰才返回,其中雪玲比較慘,全身都是淤痕,白裙破碎衣不蔽體,臉上滿是淚痕,抱著身子不停打哆嗦。

毫無疑問,按照白少卿的要求,兩位美女估計是沒戲了。

面對光門,可以說名次越高的人壓力越大,羅根沉著臉,咬著牙一頭扎了進去,他有月夜不死身,根本不怕受傷。

過了不到半個時辰,羅根成功返回,他的樣子還算鎮定,只是拳頭有些顫抖。

白少卿點了點頭:「不錯,你的心智還算堅定,前五估計是穩了。」

羅根沒有回答,只是掃了葉問天一眼,回到原位立刻開始盤坐修鍊。

「二號,暗黑魔龍特蕾莎。」白少卿望向特蕾莎,眼中有嘉許和期待,畢竟特蕾莎上一輪抵達了八千米,和仙武殿核心天才不相上下。

葉問天用力握了握特蕾莎的手,沉聲道:「雖然不知道光門裡面究竟是什麼,但初步推測和心智有關,無論如何,一定要保持鎮定,保持本心不失!」


特蕾莎鄭重頷首:「放心吧,我曾為暗黑龍殿殿主,什麼可怕的事情沒見過?何況,我的靈魂之海中,有你給我的極品鎮魂石。」

擁抱了一下葉問天,特蕾莎深吸口氣,換上輕鬆的笑容,大步走入光門。

甫一進入光門,特蕾莎就被面前的景象驚呆了。

由於之前選手的慘狀,她早已做好準備面對任何危險,即便出現上古凶獸,即便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即便星河倒轉乾坤破碎,她也不會覺得吃驚。

可是,什麼危險都沒有,上古凶獸、世界末日、乾坤破碎,統統沒有。

眼前是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蔚藍的海水和天際連接在一起,海風濕咸撲面而來,幾隻鷗鳥在海面上飛翔脆鳴,充滿了生機。

「到底怎麼回事?」特蕾莎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忽然聽到下方有呼喝碰撞聲傳來,低頭望去,視線突然變得異常模糊,只能隱約分辨出,好像是有人在激烈拚鬥,周圍還有許多人在觀看議論。

「這到底是哪裡?」特蕾莎怎麼也看不清,即便催動極品鎮魂石,也還是毫無作用,沒奈何,她只能重新望向天際,視線登時恢復了清明。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發生了!

海天盡頭忽然裂開,就好像整個世界張開了嘴,透出對面黑洞洞的空間。

繼而狂浪衝天,一隻無比巨大的山巒從裂口伸了進來,朝著她轟隆隆撞了過來。

特蕾莎大驚失色,想要移動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駭然望去,她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山嶽,而是一條無比巨大的手臂,和一隻無比巨大的手掌!

(我的情節豈會如此簡單?別多想,安心看吧~)

… 石坪上,葉問天急的來回踱步,雖說還沒超過半個時辰,但特蕾莎是他的愛人,他能不擔心嗎?

度秒如年,葉問天真恨不得衝進去看看。

倏然,關門一陣波動,特蕾莎從空中踏了出來,然後如失去支撐般朝前倒去。

葉問天連忙將她接在懷中,緊張檢查了一遍,發現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才稍微鬆了口氣,摸了摸特蕾莎的臉,急聲道:「你怎麼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特蕾莎並沒有昏過去,只是虛脫罷了,朱唇顫抖,面上毫無血色,緊緊攥住葉問天的衣服,卻搖了搖頭不肯說話。

那隻巨手,那可怕的巨手,成為了她心中的夢魘,成為了她畏懼的圖騰,她不禁回憶起曾經做過的一個夢,在那夢中,也出現過這隻巨手,和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

無所畏懼的女元帥,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畏懼,可她不願意說出來,她怕說出來,幻境就會變成現實,她真的害怕……

見特蕾莎不願說,葉問天也不強求,抱著她返回原位,緊緊貼著她的冰涼的臉,給她溫暖和安全。

白少卿嘆了口氣:「下面輪到第一位,葉問天和魅蘭你們誰先來?」

魅蘭見葉問天抽不開身,便主動站了出來:「我先來吧。」

「好,進去吧。」白少卿點了點頭。

魅蘭帶著優雅的笑容,毫無恐懼毫無擔憂,就好像踏入了後花園。

所有人都在猜測神秘而強大的魅蘭會花多久,可沒有一個人猜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