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天驕也紛紛望向這名青年,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敬意,這一位正是此次神國大比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哪怕他們俱為奪目天驕,可對上他幾乎連抗衡的機會都沒有,想來如此人物即便放眼宇宙也是有數天驕。

這名青年卻沉默了半晌,方才沉吟一聲開口。

「我在想,昔日人之宇宙勢弱,而如今的人之宇宙相對洪荒宇宙、神魔宇宙、死亡宇宙、妖之宇宙又究竟處於哪個高度?這些典籍至多只是記錄萬宙歷史,但在萬宙之前,人之宇宙又是怎樣的光景?人宙無皇,是從來便無,還是曾經有過?」

聽得這些比其他人所想都更為深遠的問題,眾人也不禁流露出敬佩與思索之色,今日他們所見的歷史本就是顛覆了原先認知,單單是要消化這些衝擊都極為不易,而對方反倒在此基礎上繼續探索,探尋那令人難以想象的神秘領域,身為星國年輕第一人果真有獨到之處,比他們都展望更遠!

「那等隱秘,只怕即便成神也未必能夠探知,離我們實在是太遙遠了些。」趙姓青年的好友亦是感慨,又似是勸說。

「那便成就中位神,上位神,乃至最強之神與聖者!」青年卻是昂首,劍眉舒展呈現出先前星國大比都不曾見的:「這一時代如此燦爛,星空也遠較過去璀璨,若是不可扶搖直上九萬里,豈非辜負這世風雲與韶華?」

「豪言壯志,想要實現卻何其難也?」同行的天驕不禁喃喃,可他們皆不曾想到,這位此時與他們同行的青年卻真踏上了一條無與爭鋒的輝煌之道!

始源神殿,人之宇宙至高中樞領域。

「那如虹宇宙,想來在十宙之內便將徹底歸於本源了。」便在統御人之宇宙的最高座次之一,有一位統御星空的至聖開口了。

「如虹宇宙卻是大義,願以意志回歸本源,如此一來卻對星空穩固有無盡幫助。」另一名聖者唏噓,正是至聖尹書師聖。

所謂分久必合,昔日人之宇宙弱小,為妖族、幻靈侵略而導致宇宙碎裂,分化出諸多影宇宙與子宇宙,可隨著人之宇宙不斷修復強盛,諸多傷疤癒合,昔日分化的部分也隨之逐漸回歸本源,這是一個必然過程——除非以聖道大能強行出手干預,但那實在有害無益。

因此一座座子宇宙、影宇宙逐漸分解,接壤外在宇宙星空融合得無二,整個宇宙本源力量也為此增強,但在這過程中卻牽涉到了一點。

宇宙具有意志,尋常宇宙、子宇宙、影宇宙、大宇宙皆有,六宇尊聖便是宇宙意志共現,令已經成長為獨立個體的宇宙意志融合大宇宙本源而泯滅自我,他們會如何選擇?有不甘者,他們便摒棄宇宙之源分離意志而成為獨立個體,可也有對此甘之若飴,如這如虹宇宙,選擇將意志也融入大宇宙本源,徹底地回歸自身起源。

在生命看來這是放棄自我的消極行為,可對於一些宇宙意志看來就和回歸母親懷抱一樣尋常,落葉歸根,那即是他們的歸宿,而對生靈而言,這些宇宙意志懷著對星空與生命的熱愛回歸本源卻也會影響大宇宙本源意志對星空更加珍視,這卻是眾生之利。

「善待它的遺民吧,它的願望僅此而已了。」葉天輕嘆,諸聖也是鄭重頜首。

隨著子宇宙、影宇宙逐漸回歸乃至無數新時代力量注入,人之宇宙也將徹底擺脫曾經的傷痕與陰影,那一世星空方才是真正的燦爛。

也可以想象,在這過程中會有多少物是人非,生活在這星空中的始源萬族將為此付出多少努力。

「靈界也將徹底融合了。」

「昔日靈界乃是星空之上,神界之下的飛升橋樑,雖然如今已算不得繁盛,可終究是昔日無數人之宇宙修鍊者嚮往之地,便是諸聖中也有許多走過一遭,不妨立為聖地,為過往遺承,也作又一宇宙象徵。」

「善。」

「人皇之選今有幾人?」

「二十四人……其中以社稷、鴻宇、星鼎三人最有希望,可惜蒼茫已是不再,不然以他資質又經歷聖戰,如今或已加冕。」

「這二十四人皆是卓絕,更有振族大志,且如今星空中依舊人才輩出,加冕之世已不遠。」

「青雲星已至混沌聖級巔峰,問鼎玄虛,倒也可將資源供給重新分配了。」

一件件大事為始源神殿中的至聖關注與決斷,歲月隨之流逝不息,也生出道道光華在星空綻放。

忽然間,便有那輝芒極耀,世所眷顧的浩蕩氣息席捲宇宙,照亮了星空,宛若那顆啟明星,諸聖眼中的朝生驕陽。

這一刻,即便始源神殿都為之震動。

「這一世,我們人之宇宙終於走出了如此天才。」掩不住欣慰的笑聲在始源神殿中響起,通天戰聖、無明王尊、命脈霄聖、鎮碑人帥、尹書師聖……一尊尊至聖皆看向那光芒起點,為此眸光璀璨。

最強級世界級天才,亦是神之盡頭,那道身影在諸聖眼中自然稚嫩,卻代表著無限希望。

人族歷史上不是沒有神之盡頭,葉天、理府戊子皆是,可他們皆是在神界的土壤與文明中成長到了最強級世界級天才的高度,而在此之前人之宇宙卻從未能將這等天驕孕育。

而現在,這道耀宙神光代表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或許也將是整個人之宇宙歷史的豐碑。

「或許不久之後,這殿中還將多一席座。」尹書師聖笑著說道。

「有些難,但有希望。」葉天也不禁微笑,看著那世界氣運極盛他也不免回憶起了自己曾為星炎神的傳奇,那崢嶸歲月當真令人心潮澎湃。

念及此,葉天不禁看向始源神殿中的諸位至聖,曾作為自己前輩坐鎮人族的無明王尊、命脈霄聖,身為後輩但同樣為人之宇宙貢獻不絕的鎮碑人帥、尹書師聖,乃至在這一世方才誕生或踏臨巔峰聖級的道族之主,蒼生之相……

此外,他還若見了人族的第一位至聖夏轅始祖,他真正為此族嘔心瀝血,駕長車開創文明紀元,有那位墨焰大尊與他同代崛起,開天闢地的輝芒敢斬妖王,也敢斬最可怕的幻宙侵略者!鬼神賦隕於混沌羅網,守護之意不絕亡,道君融宙陣,至今將此宙守望,人將戰終戰,身化圖騰異域歿,還有那一位承載著人皇意志的青雲劍,至今依舊在守護這個宇宙,這個文明,這一族與萬族。

這些,方才是令這片星空所以能耀,始源神殿中的真正瑰寶!

除卻已成就准宇宙聖者的葉天,如今的始源神殿有至聖七尊,相比起聖戰之前的鼎盛雖有所差距,但也已超過葉天新晉聖者之時,且當世人之宇宙內天驕之輩層出不窮,或許不過多久,人族便會突破輝煌時代的頂峰,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新高度。

「如今宇宙各族復興之勢,卻已是逐漸減緩,聖戰之餘韻終究無法持續太久。」便在諸聖心潮澎湃之際,無明王尊卻突然說道。

聖戰之後有大量曾經歷過聖戰的神靈與聖者突破,更有諸多戰勢遺留、宇宙本源氣息澎湃令得三千宙來各族發展迅速,可如今這種氣勢似也將盡。

「無妨,以人族如今之勢,卻也不必畏於任何一族一宙。」葉天言語中洋溢著自信,「我們人族欲要崛起,又何必非要依託聖戰之勢?」

眾至聖頜首,心中卻是感慨嗟嘆,他們知道人族所以崛起這位人族至強乃是關鍵所在,而他同樣為人族付出了一切。

新的光輝令整個人之宇宙為之躍動,縱然神魔妖獸鬼各族也不禁遙遙相望,為人之宇宙此世的盛榮震嘆。

時代依舊在行,儘管這前行速度似是放緩,可點綴星空的星辰依舊不斷增加,也不知歲月幾何,忽然便到了那一刻。

始源神殿首座,葉天眸中猛地耀起璀璨光芒,他感受到了一股波動,來自宇宙之外的遙遠領域,熟悉而陌生,浩瀚而震撼。

「這是……」葉天看向諸聖,卻見青雲劍與眾至聖皆毫無所知,唯有命脈霄聖的眸中光芒耀起。

「混沌中有異動,命脈,你我仔細感知一番。」葉天按捺住心中的悸動鄭重開口,而聽得此言諸聖也微微錯愕,接著神色便肅然起來。

「通天與命脈放心查探,我等護法。」鎮碑人帥沉聲道。

葉天頜首,與命脈霄聖皆是凝神閉目,將大道聖念透入混沌,順著那一股波動不斷地接近,逐漸抵達起源,那一處神秘的領域……

不知過了多久,葉天與命脈霄聖都睜開了眼,他們對視著,在這席捲世界的波瀾中說出了同一個詞。

「第七宇宙。」

…… 第三千二百三十二章:第七宇宙

便如在葉天與命脈霄聖報出所感的那一刻人族至聖盡皆震撼並為此不禁想象的,一場激蕩的風暴席捲了整個世界。

在人之宇宙,身為準宇宙境的葉天與命運極道的命脈霄聖成功順著那股玄奇波動溯其本源,驚見那超乎意料的龐然大物,而在其他四大宇宙中同樣也有巔峰存在各顯神通,探得這令世界震撼的驚鴻一現,儘管隨著那股波動消失想要再度將這混沌彼岸的存在感知愈發困難,但諸宙也各顯手段,牢牢把握著那驚人存在的蹤跡。

當得知這個訊息,無論是尋常聖者還是屹立無上的准宇宙聖者皆表現出了強烈震撼,甚至懷疑這是否只是一道幻象,因為這個事實太過天方夜譚。

可不會錯,那是與人之宇宙、神魔宇宙、死亡宇宙、洪荒宇宙、妖之宇宙乃至昔日神聖宇宙皆有共性,無比浩瀚、強大、完美的最玄奧大道整體,大宇宙!

於是,一個久遠的傳說同時出現在為此震驚疑惑的諸聖心中:當天玄神皇與眾神將力斬邪心,無盡生滅氣息橫掃混沌之時有七座宇宙孕育而出,亦為古世的神族與神獸所感,後來造化神皇發現宇宙,神獸魔三族將六大宇宙劃分,而最後一座宇宙卻鴻飛冥冥……

沒有人知道這個傳說是從誰口中流傳的,這傳說不止一個版本,卻都有諸多疏漏矛盾,例如在造化神皇發現六大宇宙之前混沌文明皆不知有宙,又如何能在之前確定宙數有七?可偏偏這個傳說一直流傳不止,歷代生靈無法將其確信,卻又無法完全否定,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在告知他們,這第七座宇宙確實存在的痕迹。

而尋覓神、獸、魔三族的古史,也隱隱能見到關於第七宇宙的蛛絲馬跡,但若要尋找實際相關的事迹與人物卻是絲毫不見,此外,憑鴻蒙之勢、各大宇宙的相對位置與影響進行推衍,卻也隱隱能感覺這鴻蒙內有一空缺尚需填補,而那空缺無疑將是另一座大宇宙。

只是漫長歲月以來也只有極少數聖者聽得第七宇宙傳說卻不曾見到哪怕半分蹤跡,自然覺得它虛無縹緲,雖有可能存在但與自身時代毫不相干,因而在諸聖眼中這第七宇宙始終只是傳說與謎團,卻與世界格局沒有直接聯繫。

但現在,那一股浩瀚完美的氣息跨越混沌遙遙傳播之際,諸聖終究不得不直面這個傳說。

「倘若不是傳說中的第七宇宙,那也是一座新生於世的第七宇宙,至少,混沌中必有那一座大宇宙在!」一尊尊聖者在討論后得出共同的結論,儘管那股氣息出現時間無比短暫,可在五大宇宙中有接近十尊聖者將其感應,皆確定乃至大宇宙氣息,且與當世五大宇宙相異,難道說這些巔峰聖者與准宇宙聖者全都會感知錯誤?倘若那樣,恐怕倒如幻靈所說,世界為幻了。

諸聖也對這第七宇宙出現的訊息進行了推斷,想必這第七宇宙一直隱藏在離其他大宇宙極為遙遠的混沌深處,本身又有隱匿之能,即便有無數聖者在漫長歲月行走混沌也無法將其尋得,只是這一次這座宇宙不知為何發生異變,故而波動遙遙穿過混沌,為極少數屹立於巔峰的聖者感知。

這一切推衍與結論,都是在最短時間內,各大宇宙調集了所有力量進行與獲取的,哪怕是身負重任的巔峰聖者也暫時卸下原本所務,實在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訊息太過震撼,在世界歷史是前所未有的。

一直以來,六大宇宙俱是世間最耀眼璀璨的中心,大宇宙孕育無盡生靈文明,同時也代表著當世最強的力量層次,然而在第四次聖戰中本最為璀璨的神聖宇宙由於受盡戰伐之禍,終究不堪重負崩亡,大宇宙破滅而世殤,但就在神聖宇宙破滅后還不過四千宙,一股全新的大宇宙氣息竟然席捲世界,這怎叫世界不為之震動?

第七宇宙處在何方,它的面貌與其他大宇宙會有何差異,其中是否有生命孕育,文明建立?它又為何在隱匿無盡歲月後突然發出這驚世波動?有太多疑惑出現在諸聖心頭,隨之而來的也是極為強烈的渴望。

「你可打算一行?」身在洪荒之巔,萬獸王對通天塔中的王者遙遙發問。

「便看魔帝陛下打算。」此時的葉天已披負戎裝,目光灼灼地注視著混沌鴻蒙包裹中無邊混亂殺伐的魔之半宙,在其中若有血影深邃,散發著遠比煉獄更加恐怖的毀滅之息。

他所以一直以本尊戎守神魔關,甚至面對一直想要戰而勝之的黑暗冥尊也未曾真正挑戰,不就是為了應對乃至鎮壓那魔宙中威脅著宇宙生靈與整個世界的萬魔之魔?此時,也是同樣。

第七宇宙的出現乃是震撼,也必將引起世間之亂,相比起其中的誘人機遇,守護而今的宇宙生靈卻更加重要。

「若你前往,宇宙由我鎮守。」千衍獸尊開口,葉天亦微微頜首,通天塔之盟的兩大准宇宙聖者必有一尊前往第七宇宙,而另一尊則坐鎮宇宙之內,這也是為應對血閻魔帝乃至其他有可能在此刻湧現的兇險,而盡皆前往或盡皆坐鎮宇宙卻是不宜。

這番交談並未經過太久,一聲蘊含著懾心凶威的厲喝便如驚雷般自魔界炸起,而宛若一場毀滅血潮席捲五大宇宙!

「通天戰聖,可敢於第七宇宙領死!?」

「自當斬你!」

一邊血腥濃郁,魔影滔天,一邊輝芒璀璨,神威浩蕩,兩道絕世身姿處於神魔宇宙兩方相對而立,那無量氣勢已是令整座宇宙開始顫抖,無數神與魔,乃至異宙生靈皆是震撼地仰望著那兩道無敵之影,這對絕世神魔的強大已是無法可想!

「這就是准宇宙戰聖,乃至毀滅之魔的實力。」洪荒宇宙與妖之宇宙中的無上存在同樣顯化虛影與神魔雙王遙遙相對,心中卻不由震動感慨,同為準宇宙境戰力也有差距,他們兩個底蘊本就稍遜,本身也不善戰,只怕就是獸妖二族無上存在聯手也未必能敵過這神魔其一!

這就是在輝煌落幕的聖戰中主宰氣運的絕世強者,宇宙生靈的巔頂之強!無論是戰或毀滅皆為宇宙至燦,乃是將神魔概念發揮到空前極致的輝煌之威,而如今,他們即將代表宇宙生靈中最巔峰的戰力,在一座神秘未知的全新宇宙一決生死!

葉天想斬殺血閻魔帝,從發現這魔頭不曾隕落開始,無盡歲月以來他一直在想,這種恨與殺意刻骨銘心,令他一次次將無雙戰刀礪得愈發鋒銳,只是他始終沒有動手,因為他明白一旦自己失敗這魔頭就有可能遁入無盡混沌,在毀滅無數文明絢爛后化作隨時有傾覆生靈可能的混沌凶獸徘徊,那是如今宇宙所不可承受的浩劫!

血閻魔帝同樣想要滅殺葉天,只要戰力最強的通天戰聖絕滅,神魔關封堵魔界之勢便被打開最大突破口,宇宙中將不會有人是他的敵手,儘管在這之後血閻魔帝也未必能憑魔族一己之力擊敗各族聯盟,但對他而言這是唯一的破局之法!

而這一切的終點,卻不免是殤。

這註定是最為震撼的生靈內戰,無論是誰獲勝,都將引得無盡的歡呼,乃至整個世界的殤,縱然血閻魔帝意圖傾覆宇宙及世界,但他的毀滅高深的確堪稱萬古第一魔,魔滅之時宙難得解,可宇宙也將因此少一分極致的底蘊震撼。

但通天戰聖與血閻魔帝之間必有此戰,第七宇宙的出現便是能令他們皆離開宇宙,失去文明馳援,從而一決生死的最好契機。

暴涌著無盡邪意的血芒撕裂了混沌,星空邊緣處,葉天眸光璀璨,分明也蓄勢待發。

此去,有許多可能。

或許那第七宇宙儘管衍化至巔峰狀態,卻不曾孕育有任何生靈或幻靈之類存在,正可由最強者入主掌控。

也可能這座第七宇宙已是產生種族文明,他們可能弱小也可能強大,或許願與世人和平共處,令文明之花多一朵絢爛,也有可能野心勃勃,將趁出世之際橫掃世界,再度掀起無限戰亂!

又或者,抵達釋放出大宇宙氣息的混沌之域,最終見到的卻只是一片混沌亂象,這是令所有聖者盡皆誤判的海市蜃樓,是令希望落空的一場夢幻。

每一種可能都牽動著整個世界的未來,但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唯有親身一探最佳,葉天自信身為準宇宙境的自己亦最有把握取得碩果。

不免心潮澎湃,在最危難之際王者歸來而後鎮宙數千宙,他終於要又一次離開宇宙。

「我去之後,守護人之宇宙便交予前輩。」葉天看向那名一直以來守護著人族的白衣少年,他堅定地點頭,眸中厲芒無與爭鋒:「放心!」

葉天自然放心這位鎮族的青雲劍,他看向站在身後的一名名聖者,從地聖者到至聖,從年輕到古老,他們此時的情緒不一,但他們心中耀著相同的光,正與那身後的無盡絢爛相同。

他不禁看著,這片至如今才真正為他故鄉,令他無比眷戀的星空,不禁有一種感動湧上肺腑。

古往今來最強的戰聖,人族至強,人宙之主,受無盡敬畏的通天戰聖屹立在星空盡頭對他的族人們開口。

「昔日,造化神皇陛下創造始源萬族,將本屬於神族的這座大宇宙賜予萬族,終有青雲成皇,此宙成朝,名人之宇宙。」

「其後,蓋世之亂人朝崩,秩序神皇統御秩序從此人無皇,可森琪、羽勝、天宮、玄黃四位神皇仁德,允我等無理請願,還宙人族,由我們重領這片星空。」

「第四聖戰,妖族鑄陷宙之城欲困人宙,神界馳援,不惜引發大戰為我們解此危難,其後魔潮傾世,將滅盡宇宙生靈,神族不惜萬古文明,燃燒神界,終究葬滅魔軍,解此浩劫。」

「所以有人,所以有星,所以有當世人之宇宙,皆因神,可如今卻不再有神聖宇宙。」

「我們欠了太多,有一些已無法償還,但有一些可以償還,這種虧欠不會是永遠。」

屹立星空,他遙望著今與昔的神界。

「是時候,將我們所領受的恩情償還了!」 第三千二百三十二章:第七宇宙

便如在葉天與命脈霄聖報出所感的那一刻人族至聖盡皆震撼並為此不禁想象的,一場激蕩的風暴席捲了整個世界。

在人之宇宙,身為準宇宙境的葉天與命運極道的命脈霄聖成功順著那股玄奇波動溯其本源,驚見那超乎意料的龐然大物,而在其他四大宇宙中同樣也有巔峰存在各顯神通,探得這令世界震撼的驚鴻一現,儘管隨著那股波動消失想要再度將這混沌彼岸的存在感知愈發困難,但諸宙也各顯手段,牢牢把握著那驚人存在的蹤跡。

當得知這個訊息,無論是尋常聖者還是屹立無上的准宇宙聖者皆表現出了強烈震撼,甚至懷疑這是否只是一道幻象,因為這個事實太過天方夜譚。

可不會錯,那是與人之宇宙、神魔宇宙、死亡宇宙、洪荒宇宙、妖之宇宙乃至昔日神聖宇宙皆有共性,無比浩瀚、強大、完美的最玄奧大道整體,大宇宙!

於是,一個久遠的傳說同時出現在為此震驚疑惑的諸聖心中:當天玄神皇與眾神將力斬邪心,無盡生滅氣息橫掃混沌之時有七座宇宙孕育而出,亦為古世的神族與神獸所感,後來造化神皇發現宇宙,神獸魔三族將六大宇宙劃分,而最後一座宇宙卻鴻飛冥冥……

沒有人知道這個傳說是從誰口中流傳的,這傳說不止一個版本,卻都有諸多疏漏矛盾,例如在造化神皇發現六大宇宙之前混沌文明皆不知有宙,又如何能在之前確定宙數有七?可偏偏這個傳說一直流傳不止,歷代生靈無法將其確信,卻又無法完全否定,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在告知他們,這第七座宇宙確實存在的痕迹。

而尋覓神、獸、魔三族的古史,也隱隱能見到關於第七宇宙的蛛絲馬跡,但若要尋找實際相關的事迹與人物卻是絲毫不見,此外,憑鴻蒙之勢、各大宇宙的相對位置與影響進行推衍,卻也隱隱能感覺這鴻蒙內有一空缺尚需填補,而那空缺無疑將是另一座大宇宙。

只是漫長歲月以來也只有極少數聖者聽得第七宇宙傳說卻不曾見到哪怕半分蹤跡,自然覺得它虛無縹緲,雖有可能存在但與自身時代毫不相干,因而在諸聖眼中這第七宇宙始終只是傳說與謎團,卻與世界格局沒有直接聯繫。

但現在,那一股浩瀚完美的氣息跨越混沌遙遙傳播之際,諸聖終究不得不直面這個傳說。

「倘若不是傳說中的第七宇宙,那也是一座新生於世的第七宇宙,至少,混沌中必有那一座大宇宙在!」一尊尊聖者在討論后得出共同的結論,儘管那股氣息出現時間無比短暫,可在五大宇宙中有接近十尊聖者將其感應,皆確定乃至大宇宙氣息,且與當世五大宇宙相異,難道說這些巔峰聖者與准宇宙聖者全都會感知錯誤?倘若那樣,恐怕倒如幻靈所說,世界為幻了。

諸聖也對這第七宇宙出現的訊息進行了推斷,想必這第七宇宙一直隱藏在離其他大宇宙極為遙遠的混沌深處,本身又有隱匿之能,即便有無數聖者在漫長歲月行走混沌也無法將其尋得,只是這一次這座宇宙不知為何發生異變,故而波動遙遙穿過混沌,為極少數屹立於巔峰的聖者感知。

這一切推衍與結論,都是在最短時間內,各大宇宙調集了所有力量進行與獲取的,哪怕是身負重任的巔峰聖者也暫時卸下原本所務,實在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訊息太過震撼,在世界歷史是前所未有的。

一直以來,六大宇宙俱是世間最耀眼璀璨的中心,大宇宙孕育無盡生靈文明,同時也代表著當世最強的力量層次,然而在第四次聖戰中本最為璀璨的神聖宇宙由於受盡戰伐之禍,終究不堪重負崩亡,大宇宙破滅而世殤,但就在神聖宇宙破滅后還不過四千宙,一股全新的大宇宙氣息竟然席捲世界,這怎叫世界不為之震動?

第七宇宙處在何方,它的面貌與其他大宇宙會有何差異,其中是否有生命孕育,文明建立?它又為何在隱匿無盡歲月後突然發出這驚世波動?有太多疑惑出現在諸聖心頭,隨之而來的也是極為強烈的渴望。

「你可打算一行?」身在洪荒之巔,萬獸王對通天塔中的王者遙遙發問。

「便看魔帝陛下打算。」此時的葉天已披負戎裝,目光灼灼地注視著混沌鴻蒙包裹中無邊混亂殺伐的魔之半宙,在其中若有血影深邃,散發著遠比煉獄更加恐怖的毀滅之息。

他所以一直以本尊戎守神魔關,甚至面對一直想要戰而勝之的黑暗冥尊也未曾真正挑戰,不就是為了應對乃至鎮壓那魔宙中威脅著宇宙生靈與整個世界的萬魔之魔?此時,也是同樣。

第七宇宙的出現乃是震撼,也必將引起世間之亂,相比起其中的誘人機遇,守護而今的宇宙生靈卻更加重要。

「若你前往,宇宙由我鎮守。」千衍獸尊開口,葉天亦微微頜首,通天塔之盟的兩大准宇宙聖者必有一尊前往第七宇宙,而另一尊則坐鎮宇宙之內,這也是為應對血閻魔帝乃至其他有可能在此刻湧現的兇險,而盡皆前往或盡皆坐鎮宇宙卻是不宜。

這番交談並未經過太久,一聲蘊含著懾心凶威的厲喝便如驚雷般自魔界炸起,而宛若一場毀滅血潮席捲五大宇宙!

「通天戰聖,可敢於第七宇宙領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