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熙睜開黑眸,這幾年自從周沫沫離開后,冷言熙只對兩個孩子有著別的情緒,面對著其他人,都是淡漠和疏離「怎麼樣了,查出來是誰在收購m。e的股份了嗎?」

「少主,這個人老奸巨猾,叫別人代替他收購然後暗自叫人幫他拿股份,他從沒有露過面」坐在一旁的長老低著頭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倒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他露面」許翼辰低著頭,思考了一會「這個辦法有一點危險,如果他不上當,恐怕m。e。。。」

冷言熙看了一眼許翼辰擔心的模樣,扯起一抹笑,淡淡地說道「說一說你想的辦法吧」

「對外宣布m。e破產。把大量的假股份向外賣出,看看是哪家公司購買得最多」許翼辰剛說完就遭到了反對。

「這個不妥,如果被別人知道是假股份而且對外宣布,或許對m。e集團影響極大,也許連海外的分公司也會受到影響」一旁的長老說道。

三人同時沉默看著冷言熙,此時的冷言熙只是低著頭,沉思著

「好了,或許我想到一個辦法了,散會」冷言熙說完就閃身離開,留下兩位長老和許翼辰在猜測冷言熙想到了哪個辦法。 第71章按摩,稱職的陸太太

顧若熙被劉云云的那一句話,刺得好像被針芒扎入滿身肌膚的每一寸,渾身都不舒服起來。

陸羿辰依舊不鬆開抱著顧若熙的手,臉色淡淡,沒有看出明顯的不悅,說話的聲音卻冷了一個攝氏度,「聽說東方集團的千金劉云云,是個很能幹的女人。只是說話的技術,卻沒有外界傳言的工作能力,那麼讓人看好。」

劉云云泛著一絲得意淺笑的姣好容顏,當即僵住,酡紅的臉頰漸漸褪白。

「哦,寶貝。」殷凱親昵地摟住劉云云,在她額頭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劉云云的臉上終於浮現一些緩和,正要柔弱無骨地抱著殷凱,當聽完殷凱接下來說的一句話,猶如跌落谷底,臉色慘白如死灰。

「我的旅遊公司,怕是不能和你家的旅行社合作了。」

「……為什麼?我們不是談好了?而且我跟你也上過……」床。劉云云的話哽在喉口,再難說下去。

殷凱很惋惜地攤攤手,溫柔地說出冷徹心扉的話,「我的寶貝,給你三秒時間,立刻消失。」

劉云云一把抓起沙發上的名品包,臨走前,目光重重地看了顧若熙一眼。

顧若熙感受到那道目光,肩膀一抖,更安靜地坐在沙發中。見陸羿辰和殷凱倆人在一起談起生意上的事,完全將方才還很有存在感的劉云云徹底拋之腦後,就好像從來都沒在這裡出現過一樣,不由心頭一涼。

在這兩個出色又事業有成的男人眼中,女人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擺設,因為只要他們招招手,就會有千千萬萬的絕色美女前仆後繼,從來不用去珍視任何一個。感情於他們而言,只怕也是一種多餘的情感。

顧若熙沒聽清楚他們談了什麼,只見殷凱很高興地打個響指,便放了動感的音樂,醉醺醺地在門口招呼一聲,便有五六個性感火辣的美女蜂擁進來,圍著殷凱跳起大尺度的貼身熱舞。

自然,那些美女總是會時不時看向靜坐在沙發上的陸羿辰,也會瞥顧若熙一眼。她這個好像高中生模樣的小女人,即便穿著優雅高端的品牌洋裙,身邊坐著全天下女人都心動的男人,她在這種出未成年禁忌的場合,還是格格不入的一筆。

她看了一眼身邊的陸羿辰,他淺酌杯中香檳,淡靜地看著殷凱在美女的圍繞下玩的不亦樂乎。

顧若熙忽然從心底升起一個念頭,要是自己不在這裡,陸羿辰也應該會在那些美女的包圍下,猶如殷凱一樣放浪形骸吧。雖然很不能接受,他是這樣的人,但還是不得不那樣認為。

忽覺心口酸酸的,很不舒服,匆忙跟陸羿辰說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間。」就快步離開了包房。

沖入洗手間,站在鏡子前,望著淡妝素抹的漂亮臉蛋,清水般的眸子,不知為何會染上一抹淡淡的落寞。

這時候,洗手間裡面,走出來一個踩著高跟鞋穿著超短裙的美女,顧若熙在鏡子中定睛一看,趕緊低下頭。

怎麼會在這裡遇見蘇婷婷?

蘇婷婷已經一眼就認出了她,但還是仔細看了一眼,接著一邊洗手補妝,一邊笑著輕輕說了一句,「水果糖即便換了高端華麗的包裝,終究還是水果糖。」

話落,蘇婷婷便得意走出洗手間。

顧若熙抓緊拳頭,咬住嘴唇,閉著眼睛好一會,才深吸一口氣,走了出去。

剛走到包房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殷凱有些醉,拿著話筒說話的聲音。「陸少,你告訴我,給你的妻子打扮成那個樣子,是為什麼!」

顧若熙渾身一緊,便靠在虛掩的門邊,認真去聽陸羿辰的回答。

可等了半天,裡面也沒傳來陸羿辰的聲音。

殷凱又說話了,帶著兩分同情陸羿辰的低沉,「我看得出來,你還忘不掉蘇雅!所以,才會給你的新妻子,打扮成蘇雅一向喜歡的風格。」

顧若熙一把捂住心口的位置,只有這樣才會按住總是不安分釋放錯誤信號的心臟。明明不該難受的,為何就是忍都忍不住?他們只是契約結婚,沒有半點感情……沒有半點感情的!

包房裡的音樂漸漸停了下來,終於傳來陸羿辰不緊不慢的平淡聲音。

「就像你習慣了身邊總是性感美女陪伴,忽然換了風格,總要將其打扮成原來習慣的樣子,才能適應。」

顧若熙猛然就想起,陸羿辰說過的那句話,「習慣是個很可怕的東西,剛剛嘗試改變,肯定無法適應,慢慢就好了。」


顧若熙轉身沖入洗手間,將臉上的妝容全部洗乾淨,再抬頭看著鏡子中,乾乾淨淨的一張臉,她抿著嘴唇,用紙巾擦乾淨臉上的水漬。

再走入包房,包房裡已沒了那些性感美女,也沒了殷凱,陸羿辰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等著她回來。

「怎麼才回來?」

見她素麵朝天,洗乾淨了臉上漂亮妝容,他不禁眼角一顫,沒有再多說什麼,起身帶著她離開華都。在等車的時候,陸羿辰才低聲說了一句。

「仔細看看,你還是不化妝的樣子,更好看。」

顧若熙彎唇一笑,「我也這樣覺得。」

沉默,讓他們好像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就在顧若熙以為,陸羿辰不會再說話的時候,他低聲開口。

「明天各大版面的頭條,就會是我帶著你來見好友,旅遊業巨子殷凱的新聞。不用去管別人的評論是什麼,時間會慢慢扭轉他們的觀念。」

顧若熙默默點頭。

趙默已經將車開了過來,就在他們剛要上車時,顧若熙忽覺方才進入華都的背影,有點眼熟,想要仔細看清楚,陸羿辰已催促她上車。


「在看什麼?」陸羿辰發現她始終盯著華都的方向。

「沒什麼!應該看錯了。」喬喬怎麼會來華都?還穿的那麼性感。一定是看錯了,喬喬哪有錢來這裡消費。

由於太晚了,陸羿辰便帶著顧若熙回了皇城酒店。

再不用遮遮掩掩出現在皇城,那些工作人員排成兩隊,鞠躬敬禮,齊聲喊一聲,「陸總好,陸太好。」

顧若熙身心一震,被那麼多人以迎接皇后的架勢盛情款待,再一次不適應了。

陸羿辰好像很喜歡在她窘迫時,抓起她的手,然後緊緊握在掌心中,在眾人詫異又驚艷的目光中,將她帶離現場。

一路到了客房,偌大的豪華房間,亮起通明的燈火。

陸羿辰這才放開她的手,疲憊地沖入洗手間。顧若熙一個人站在原地,又有些局促不安了。難道今晚真的住這裡?在領證之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該多尷尬!

「把浴巾給我。」浴室里傳來陸羿辰的聲音。

顧若熙趕緊拿了浴巾準備遞進去,當反應過來又愣在門口。

陸羿辰見她遲遲不見了,就一把拉開門,顧若熙趕緊閉緊眼睛,緊張地雙手奉上浴巾。他不著寸縷的精壯好身材,覆著一層晶瑩剔透的水珠,好整以暇地望著顧若熙羞紅臉頰逼近雙眼的嬌憨模樣,卻不急著將浴巾接過來。

顧若熙見他遲遲沒有動作,便很小心地挑開一條縫隙,見他就那樣大咧咧地毫不遮擋地站在那裡,臉頰更紅得好像煮熟的蝦子,趕緊匆忙轉身背對他。

「那個……浴……浴巾。」顧若熙趕緊向後遞給他,他卻還不接過去。

「……你不是要浴巾!」怎麼還不拿過去。


「你給我擦。」他忽然大言不慚地下令。

「不要!」她想都沒想就拒絕。

「身為妻子,伺候丈夫,天經地義。何況,這一天都在領著你四處秀恩愛,我真的很累了。」他含笑靠在一側,目光帶著興味地睨著顧若熙。

「那也不能……讓我給你擦呀!頂多,頂多我給你按按摩,端茶倒水什麼的……也不能給你擦……」顧若熙吞了吞口水,感覺嗓子眼很乾,真是煩熱死了,他怎麼這麼會點火!

「按摩?也好。」他終於開恩,不再刁難她,就在他扯過浴巾時,忽然加大力氣,就在她沒鬆開手之際,直接將她也一同拽入浴室。

「啊!」顧若熙嚇得驚叫一聲,當雙手觸碰到他結實有力的胸膛,趕緊又彈跳起來,與他拉開距離,當看到他赤條條的健碩身軀,還有那……她渾身都滾熱起來,趕緊轉身。

「你你你……」

「是你說,給我按摩。」他一手撐在她的一側,將她驚慌不已的身子,籠罩在他的氣息之下,「陸太太,作為一位稱職合格的好妻子,就要時刻都讓你的丈夫滿意。」

顧若熙頓時被他噎得啞口無言,「你……」這不是為難人嘛!

抗議的話還沒說出口,他就從身後用力地壓住了她。

「我不介意,用你的身體給我按摩。」他暗啞的聲音,低低地在耳邊浮蕩。

…… 「找工作好累啊」周沫沫半睡在一張公園長椅上,看著天空,懶懶的說道。

過了許久,突然聽到另一邊有小孩子的打鬧聲,周沫沫站了起來,走了過去,看到了一個男孩被為首的比他高一點點的男孩推到在地,周沫沫剛走過去,就聽到推到小男孩的男孩說道「冷辰希,你裝什麼,明明自己沒有媽咪,還裝得冷冷的」

冷辰希冷冷瞪了一眼那個男孩,沒有說話。

周沫沫聽到那個大男孩說出的話,不爽了,扯起一抹溫柔的笑,走了過去,蹲下,摸了摸冷辰希的頭,思考了一會,剛剛應該自己沒有聽錯,那些男孩是叫他冷辰希吧?「希希,你怎麼跑來這裡了?媽咪找你好久呢。」

那群站在冷辰希前面的男孩呆住了。

而冷辰希則是愣住了,他剛剛沒有聽錯吧,那道聲音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是自己的媽咪的,機械式的轉頭看著那個撫摸著自己頭的女人,她不認識自己了?她是自己的媽咪啊,聲音沒變,樣子沒變,怎麼感覺腦子變了?

「你們聽到沒有她就是我的媽咪!」冷辰希沒有呆很久,過了一會得意地轉頭,看著那群已經呆住了的男孩。

「不可能,我在這裡住了這麼久,我怎麼沒有見過你?」小男孩看著周沫沫,有點愣了,他是覺得周沫沫很像那個冷辰星,但是他只相信自己媽媽的話。

「我去美國了,最近才回國!怎麼,我去哪裡都有人監視,呵呵,我是明星么?」周沫沫有些不爽了,別人的媽咪去哪裡都要管,奶奶的,她現在有點懷疑是不是那個叫冷辰希的小男孩的媽咪是不是欠了他們的媽咪了。算了,看她生了一個這麼帥的小男孩出來,我就勉勉強強的幫她還了。

「你還真自戀」那個男孩聽到周沫沫的話,低著頭咕噥著。

周沫沫的臉黑了,冷辰希忍住不笑,他的媽咪幾年不見還真的越來越自戀了,但是貌似媽咪失憶了,這也許是對爹地是一種沉重的打擊吧。

「關你什麼事,你們再不走,我就告訴你們的媽咪哦」周沫沫也許真的受不了,現在的小孩子應該會吃這套吧?

「哼,冷辰希你小心點,我不會放過你」那個男孩真的被周沫沫說出的話嚇到了,有點不甘心的看向冷辰希,咬了咬牙,轉身帶著他身後一群的孩子離開了。

周沫沫看到那群孩子走了,就放開牽著冷辰希的手,呼出了一口氣,低下頭,笑著對冷辰希說道「好了,你快點回家吧,不然你家人該擔心了」

冷辰希苦逼著一張臉,抬起頭,可憐兮兮地看著周沫沫,說道「媽咪,你不要希希了嗎?」

周沫沫滿臉黑線,她只是發善心去救他,什麼時候她成了他媽咪了。

「小鬼,別亂說話,我都還沒結婚,哪裡來的小孩」

冷辰希一雙大大的眼睛里此刻多了一抹委屈,嘟了嘟嘴「你就是我的媽咪」相信冷辰星看到自己這個樣子肯定會驚訝到張大嘴巴吧?反正無所謂啦,她又不在這,她要是在,他才懶得做這麼傻的事情呢!

路過的人看到冷辰希這麼可憐,紛紛說著周沫沫的不是。

「你這個人怎麼做別人的媽咪的?」

「這麼可愛的孩子,你居然不要了?」

「孩子,不要哭了」

越來越多人圍了過來,周沫沫扯起一抹極其僵硬的笑,對著圍著這裡的人們說道「對不起啊,各位,我和我家孩子鬧著玩,結果他當真了」邊說邊蹲下身子,抹了抹冷辰希臉上的眼淚,臉上的笑意依然僵硬著,極其溫柔的對冷辰希笑著說道「傻孩子,你這麼可愛,媽咪怎麼捨不得不要你呢?來來來,媽咪帶你去別的地方玩」

「嗯嗯,媽咪,你不可以不要我和爹地哦,爹地很愛很愛你的哦」正在周沫沫扯著冷辰希離開的時候,冷辰希突然的一句話,再次讓剛剛數落著周沫沫的人回到了周沫沫的眼前。

「小姐,你真幸福呢,有一個這麼好的先生和一個這麼好看的孩子」

聽到這句話,周沫沫滿臉黑線,冷辰希高傲地抬頭看著那個婦人,歪著頭笑著說道「媽咪和爹地不只有我,還有一個特別可愛的妹妹」冷辰希發誓他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說自家那個傻兮兮的妹妹可愛的,還真彆扭。

周沫沫無力扶額。

「小鬼,不要鬧了,我們走吧」然後扯著他離開了、

周沫沫帶著冷辰希來到剛剛自己坐的地方坐下,然後對著冷辰希說道「小鬼,你真的叫冷辰希?」

冷辰希有些不滿了,為嘛自己的媽咪這麼久不見就喜歡叫自己小鬼了?他還是喜歡自己的媽咪叫自己希希來著。「對啊」

「名字挺好聽的」

冷辰希自戀地抬頭看著周沫沫,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給自己起的名字,是周沫沫耶!(作者:貌似就是周沫沫給你起的,那你自戀做什麼?要自戀也是周沫沫自戀啊!冷辰希:少廢話,我喜歡)

周沫沫低頭看了一眼冷辰希自戀的樣子,有點無奈了,這個孩子真的不能誇,一誇獎就自戀。「孩子,你幾歲了?」

「我八歲了!」

「嗯,看你的身高也覺得!」周沫沫摸了摸冷辰希的頭上的黑髮。

「那是,你覺得我很高對吧,我也這麼覺得的!」某個小孩又自戀了。

周沫沫有些尷尬地收回手,嘴角抽搐,她發誓她剛剛真的沒有誇他,但是這個孩子自戀也該有個度吧?!

「媽咪,你叫什麼名字?」既然媽咪失憶了,應該換了一個名字了吧?他今天見到媽咪了,就一定要找出媽咪的住址和姓名,這樣才可以幫助爹地追回媽咪,這樣自己就可以既有爺爺奶奶疼,也有爹地媽咪疼,想到未來的幸福,他今天就用他以前最鄙視的一個方法吧。

「不許叫我媽咪,叫我阿姨吧」周沫沫有些納悶了,這個孩子真的沒有媽咪嗎?

「好,媽。。。阿姨」冷辰希癟了癟嘴,反正以後多的是機會叫你媽咪,還用急這一時嗎?


周沫沫看了一眼笑得得意洋洋的冷辰星,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為嘛她會感覺這個孩子是這麼的恐怖?咽喉「我叫angle」

「嗷,媽咪。。。不對,阿姨,我好睏哦,我可不可以在這裡睡一會?」冷辰希故意打了一個哈欠,眼裡有了一點點的淚珠,讓人看了不舍,更何況周沫沫真的是他的媽咪,當然心疼了。周沫沫點了點頭。

冷辰希看到周沫沫點了點頭,壓抑著內心的激動,臉上卻裝的一臉倦容的樣子,枕在周沫沫的大腿上,閉上眼睡著了。 周沫沫坐在公園的涼椅上,睜開眼睛,用手擋了一下陽光,然後過了一會,放開手,太陽都下山了,這個小鬼,該醒了吧?

周沫沫低下頭看著此刻睡得特別熟的冷辰希,有點無奈了,她想站起來回去,可是放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孩子放在公園不是她的風格,想到這裡,周沫沫認命地坐在那裡,不動,等著冷辰希的爹地來接小孩。

「哥,你怎麼睡著了?是不是這個壞蛋迷暈了你?」眼裡只有冷辰希的冷辰星一見到冷辰希趴在周沫沫的大腿那裡,認定了周沫沫是壞人,一眼都沒看過周沫沫,就推著冷辰希。

「小女孩,你是這個小鬼的妹妹?」周沫沫看到那個女孩,有點無奈了,她是透明的嗎?周沫沫用手放在冷辰星面前揮了揮,然後輕柔地說道。

冷辰星看向那個放手在自己的眼前的女人,有些呆愣了,不由的尖叫了起來「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