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戰天身邊,一名男子低聲道:「安排疏散,已經是做好了,若是四大家族真的動手,那我們必定第一時間保證圍觀群眾的安危!」

「好!」

凌戰天點頭道:「如此一來,我便放心多了!」

「哈哈……凌城主,每次我們四大家族的武會,都麻煩您來主持,真的是心存愧意,心存愧意啊!」

正在此刻,一道哈哈大笑聲響起。

陸家一干眾人,在此刻出現。

陸嘯天身邊,三名長老跟隨,走上前來。

「陸族長言重了,這雲城武會,也是展現我們凌雲城實力的,好處多多,好處多多!」

凌戰天拱手笑道。

不多時,楚家族長楚山嶽,帶著楚家兩位族老,以及一干眾人,來到此地。

而王家族長王翰,也是領人出現。

最後,徐徐,林家的隊伍,方才出現。

足足有一百多號人,眾星拱月一般,圍著林沖霄,來到此地。

「林族長,可是好大的架子啊,這麼晚才來!」王翰看到林沖霄一瞬間,便是陰陽怪氣道。

「王族長,我父親身受重創,您不是不知道吧?」林語嫣冷冷道:「何必在此刻落井下石?」

「語嫣,不得放肆!」

林沖霄此刻喝了一句,忍不住劇烈的咳了起來,甚至咳出了一絲鮮血出現在手帕上。

看到此景,王翰和陸嘯天二人,相視一笑,眼中出現一抹不可察覺的笑容。

林沖霄看著凌戰天,拱手苦笑道:「凌城主,抱歉啊,在下身體抱恙,耽誤大家時間了!」

「無妨無妨!」

凌戰天揮手道:「林族長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實在是惋惜,怪只能怪我等實力太低,幫不上忙,闖入林家的兇手,可有線索了?」

聽到此話,林沖霄搖了搖頭。

凌戰天也是明白,此番闖入到林家的人,至少是長陵郡郡城,甚至是帝都內的一些大勢力,他們凌雲城內的人,根本沒得查!

「林族長請入座吧!」

凌戰天拱了拱手,笑道。

「多謝!」

伴隨著林家眾人到來,此次,四大家族徹底聚齊。

周圍圍觀之人,已經是足足數千號人,里裡外外,圍得水瀉不通。

四大家族此次來的人都不少,每一家族都是上百號人。

這些人自然是和四大家族整體勢力範圍相差甚遠,可是這上百人,足以看出,無一不是精銳。

一些細心之人則是發現,此次事件,似乎沒那麼簡單!

凌戰天此刻站起身來,看著眾人,開口道:「各位,此次,三年一次的雲城武會,再次開啟,我們聚集在此,見證四大家族的強大,比賽,依舊是老規矩!」

「四大家族,每一家族派遣出三位代表,不能是族長出戰,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人,皆可以,但必須是四大家族之人!」

「比試規則,我想大家也該清楚了,既然是比試,比的是真本事,下三濫的手段,就別施展了,否則,我凌戰天第一個不願意!」

「好,說了這麼多,接下來,我們有請四大家族,派遣出各自的三位代表!」

凌戰天話語落下,坐下身來。

而此刻,四大家族之中,依次間有人從家族陣營內走了出來。

率先走出的,乃是楚家!

可是,看到楚家所走出的三道身影之時,人群之中,頓時發出一道道驚呼聲。

(本章完) 「楚家二爺—楚山河!」

「居然楚家二爺這次親自動手啊,此人可是蛻凡境中期境界了!」

「誰說不是啊,這次,看來楚家是準備下血本了!」

「不止啊,你看,那楚家的楚鍾和楚鴻,都出手了,這兩人,可是楚家的教頭,上次可沒出手!」

「看來此次楚家是準備玩大的了!」

人群之中,大家頓時議論紛紛。

而正在此時,王家三人,也是站了出來。

王家三人,同樣是赫赫威名。

王梓、王子誠、王震!

這三人,長年累月負責王家在凌雲城通往各個鎮上運輸藥材的眾人。

凌雲城和下面各個鎮上彼此間路徑不一,可不是十分平坦的,綠林強盜不少,一個個可是不要命的。

這三人,經常負責押車,生死廝殺,在所難免。

這下,王家派遣出這三人,可謂是居心叵測。

尤其是王梓,本身乃是蛻凡境初期境界,實力不弱。

接下來便是陸家。

陸家此次出戰的三人,有兩人大家十分熟悉,陸家的一名教頭以及一位長老,名為陸正濤和陸浩林。

這兩人,在陸家的實力,可是十分強大。

至於中間那一人,眾人卻是十分眼生。

「這是……陸文涵!」

人群之中,突然有人驚呼一聲。

陸文涵!

看到那人腰間的一道七節鞭,眾人頓時轟轟炸開。

陸文涵,在凌雲城內,已經是十年沒有出現過了。

此人當年乃是一個武痴,就喜歡找人比武,而且此人比武,非要分出勝負,期間好幾次與人比武,將對手打死了。

因此,也給陸家帶去了很大的麻煩,於十年前離開了凌雲城,消失不見。

這件事情,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可是沒想到,這個陸文涵這時候……居然回來了!

看到此景,眾人頓時徹底炸開了鍋。

這次雲城武會,不簡單啊。

三大家族,彼此間出現的代表,一個個都是大有來頭。

剩下的,便是林家了。

此時此刻,林家內,三道身影走出。

可是,看到那三道身影,周圍眾人卻都是傻眼了。

「那人……是林家的林元志吧?」

「好像是的,林家的總教頭,蛻凡境初期,實力不低。」

「那一個呢?」

看到此景,又有人開口道:「此人沒見過啊?」

「這你都不知道,此人是林沖霄的鬼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跟隨林沖霄的,一直隱藏在暗處,沒露過面!」

「據說是叫林鬼!」

「原來是他!」

眾人看著兩道身影,皆是一怔。

可是,當他們看向第三道身影的時候,卻是不淡定了!

「這是搞什麼鬼?」

「這不是林家的三少爺林煜嗎?」

「他怎麼上來了?」

第三人,正是林煜。

只是在看到林煜的一瞬間,在場眾人頓時炸鍋了。

林煜怎麼出現在這個時候了?

這簡直是邪了門了!

「林族長,這……」

看到林煜走上前去,凌戰天也是怔住了。

「哦,凌城主,我們林家第三位參展者,就是煜兒!」林沖霄淡淡道,說起話來,也喘著氣,似乎很費力。

「林族長,此次比試,可能會出現創傷,而且萬一下手失了分寸,可能會……」

「凌城主!」

凌戰天一句話還未說完,王翰站起身來,打斷道:「凌城主多慮了,林族長既然派遣出林煜,肯定是此子實力非凡,此等武會,林家怎麼會開玩笑呢?」

「對啊!」

陸嘯天也是笑道:「此番我看,林家很有準備嘛!」

聽到此話,人群頓時議論紛紛。

「這下,林家是窮途末路了啊!」

「對啊,聽說上次林家被人襲擊,天神令被搶了,林沖霄身受重創,連帶著林家一些蛻凡境強者好手都受傷,估計是沒人了吧!」

「這下,雲城武會,林家只怕是要輸得很慘了!」

大家不難看出,此次,林家居然是連林煜都親自上場了。

足以說明,林家這次,真的是沒退路了。

對此,林沖霄置若罔聞。

此番之前,他確實是沒打算讓林煜上場。

可是林煜幾次三番要求上場,林戰天最終只能夠答應。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磨練,他已經是打心底里相信林煜。

林煜的處事手段和方法,以及實力,確實是很強。

最重要的是,他在之前,和林煜交了手……

「好,既然如此,那比試,現在開始!」

凌戰天也不再勸說,看著眾人,宣佈道:「此次,四大家族共同舉辦武會,這武會只是比試,當然是沒意思,現在,各個家族每一次挑戰,便以資產作為賭鬥資本!」

「我陸家先來!」

正在此刻,陸家族長陸嘯天站起身來,笑道:「陸家陸浩林,挑戰林家林元志,賭鬥我陸家在田岩鎮上的一座礦脈!」

此話一出,滿場嘩然。

賭鬥沒問題,可是陸家這次一上來,便是一座礦脈。

而且是田岩鎮。

凌雲城內不少人可是知道,陸家這一處礦脈,一年至少給陸家賺取數十萬兩黃金的。

這樣賭鬥出去,這次,可是玩大了啊!

陸嘯天話語落下,陸浩林已經是走到武場中央,看著對面林家眾人。

「林族長,我這可不是一般開採個幾個月就沒了的礦脈,而是田岩鎮的礦脈,你們林家,該拿出點誠意吧!」

陸嘯天笑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