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零,即是葉凡。

「各個暗子,包括其餘宗門勢力的暗子,都留意了,但沒有發現他們的任何痕迹。」

凰十一答道,聲音粗獷而深沉,帶著一絲怪異,他這是改變出來的聲音。

「不可能,宗門在混亂之海的分部呢?最近幾年可有動靜?」

葉凡心下微沉,繼續問道。

「也沒有,二位分部長老一直在閉關修鍊,沒有出來。」

凰十一答道。

「這將嫌疑撇個一乾二淨?」

葉凡冷笑不已,自語道:「今日之事如此之大,卻全然當做不知,這是要反叛宗門啊。不知道紫凰宗已經換了宗主了嗎?」

凰十一靜靜隱沒在黑暗中,如同雕塑,連氣息都沒有,真的如死物般。

葉凡說道:「我來之前,就曾收到消息,混亂外海鬧的滿城風雨,直到最近,更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此事皆因白老大而起?」

「是的,不知從哪裡走漏的消息,說有些勢力要幹掉白老大,於是白老大麾下那些強者瘋了,寧可殺錯,不可放過,將各個勢力都攪鬧的不得安寧。」

凰十一聲音平靜的沒有絲毫起伏。

「原因?」

「原因有二,一是內海方面發出的聲音,要針對白老大,二則是白老大自身的性格原因,行事太過我行我素,張狂霸道,損害了許多勢力的利益,因此遭到暗殺。」

凰十一毫不猶豫,顯然早有準備,對此了解的十分清楚。

「居然是內海么?」

葉凡聞言,心中也微微一凜。

四大種族各個勢力雖然夠強大,能夠進入混亂之海,但卻被攔在內海之外。

簡而言之,內海各勢力才是混亂之海的最強力量,也是根基和底蘊所在,根本不容許有異心的人進入。

內海對外海而言,算不上蒼穹一般仰望,但也無比忌憚和畏懼,那種力量和底蘊太驚人。 葉凡沒想到,白老大被暗殺之事,居然還牽扯到了內海中的紛爭。

按道理說不應該才是,內海強者如雲,一個個勢力強大的駭人,根本不是外海能比的。

雖然混亂之海包括內海和外海,但如果誰以為內海和外海沒什麼區別,只會貽笑大方。

內海和外海之分,那是能用天和地來形容的。

在內海的,大多是曾經大陸的遺民,或者是第一批進入到混亂之海的那些生靈。

後面來的那些,絕大部分是無法進入內海的,即便能進入,在其中生活,最後也未必留得下些什麼。

而外海的生靈要進入內海,只有二個途徑。

一個是被內海生靈帶進去,獲得在其中生活的資格。

另一個就是境界達到皇者後期。

但即便如此,也還需要審核,不將祖宗十八代查個清清楚楚,絕對無法進入內海。

內海,封閉而強大。

但也不是內海隨便來一個人,就能對外海呼來喝去的,這是一個講究實力的地方。

而白老大,也不過才獸皇中期,在內海的仇人應該不至於有多強,如何能號令外海這些勢力。

「知道白老大白一平的來歷嗎?」

葉凡沉吟片刻,問道。

「白一平,本屬彌羅魔獾獸族,性格兇殘暴戾,但亦重感情,懂得感恩,嗜戰如命,在內海壓的絕大部分年青一代低頭。」

「其被趕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其祖父為突破到半聖,挑戰半聖,被擊成重傷逃遁,白一平自此失去庇護,被各勢力針對,讓其領兵鎮守外海,成為外海最強的老大。」

凰十一聲音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照本宣科般說道。

「它還有祖父?」

葉凡詫異了一下。

「有,祖父白幽,一千二百歲,修為獸皇後期巔峰,半個腳踏入半聖,號稱半聖之下第一皇,聲勢滔天。」

「其父因為好戰,在獸王突破獸皇時戰死,留下了尚且年幼的白一平。」

凰十一說道。

「原來如此。」

葉凡眼睛微眯,其中光芒閃動。

似乎……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不得不說,彌羅魔獾一族真的兇猛,白一平的祖父為了突破,竟然敢去挑戰半聖。

不過,白幽應該是沒死,否則白一平絕對無法活著來到外海,而且還是帶兵而來。

它們不敢真箇對白一平怎樣,天知道其祖父死沒死。

萬一沒死的話,照這一族的性格,不鬧一個天翻地覆才怪。

將白一平趕出來,那發生什麼事可都跟內海無關了,所以白一平才遭到襲殺。

損及利益是一個方面,為了利益和「上頭」派來的猛獸翻臉,那些中小勢力還沒那麼肥的膽子,也只有後頭有人撐腰,它們才敢如此肆無忌憚。

「現在白一平沒死,等它平安歸來,重新成為白老大那一刻,恐怕這外海就有好戲看了。」

葉凡自語道。

想到這裡,他忽然失笑起來。

這些外海勢力,找了什麼樣的豬隊友啊,原本自己都沒想多管閑事的,那海蛇獸王非要覬覦自己一行,還坑了自己一把。

如果不是這樣,自己也不會摻合這種事,那樣他們的計劃也不會破產了。

只能說,識獸不明吧。

「外海各大勢力最近可有異動?」

葉凡想了想,又問道。

「大勢力並沒有,還是相互算計,此事似乎只有中小勢力參與進來了。」

凰十一說道。

「光有『似乎』可不行啊,不夠準確。」

葉凡淡淡說了一句。

凰十一隱沒在深邃黑暗中的身影一動不動,沉默了一下,隨即道:「是。」

「外海中小勢力,海獸族。內海勢力,獸族……有趣!」

葉凡自語般呢喃了片刻,忽然輕笑出聲,開口道:「內海勢力你們了解可多?」

「您是懷疑內海勢力已經出現了分歧,甚至是……人族叛徒,要和獸族聯合?」

凰十一悚然一驚,猛地抬頭,黑袍下掩藏的身影中,透出二道燦燦精光。

隨即凰十一就斷然道:「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內海那些人族勢力,有幾個是正兒八經進入內海的?哪個不是過去被各族通緝追殺,實在混不下去了,才逃進內海的?」

「這種人傳下來的勢力,能期望他們有什麼底線?事實上,他們能堅持那麼多年,不受外面各族誘惑,已經超乎我的預料了。」

「可惜,如今應該是堅持不住了,或是有了什麼變化,他們不再固守封閉了,就是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

葉凡嗤笑一聲道,說到最後,聲音也凝重起來。

「我等無能,沒有收集到足夠的情報,請宗門降罪。」

凰十一沉默了一下,忽然垂首道。

「不怪你們,他們內海勢力嚴防死守,又抱成一團,很難攻破他們的防線,即便是已經產生合作的獸族,應該也還沒和他們親密到隨便能進入內海的地步。」

葉凡瞥了凰十一一眼,淡淡說道。

隨即,他又自語道:「獸族亡我人族之心不死,這麼多年下來,人、靈、鬼三族,誰都沒能打破內海防線,獨獨它們獸族做到了,真是讓人好奇,它們怎麼做到的。」

「值此千年之戰,獸族挑動混亂之海勢力支援,偏偏紫凰宗發生內亂,元氣大傷……倒霉啊。」

「可惜,你們的算盤要落空了。」

聞言,凰十一第二次猛地抬起頭,望向月下那道看上去削瘦頎長,此刻卻如山般巍峨壯闊的背影,眼眸中驚疑不定。

「零指揮使,凰七,凰十五二人犧牲,請宗門迅速補充暗子,以便宗門掌握這邊諸事。」

凰十一恭聲道。

葉凡聞言,沉吟了一下,說道:「不必了,剩下你們就夠用了,以後,可能也不需要安插暗子在混亂之海了。」

「為何?」

凰十一愕然,聲音帶著幾分驚詫和尖利。

「以後你自會知道。」

葉凡搖頭輕笑,抬頭看了一眼高懸夜空的皎潔月亮,抬手輕輕拈住一片落葉,輕輕一碾,頓時化作了齏粉。

……

回到客棧,葉凡繼續修鍊大業。

十萬八千枚符號,這著實讓人頭大,葉凡不得不努力啊,抓緊每一點時間去感悟,去修鍊,掌握的符號越多,對自己的符文造詣越有好處,連奧義感悟也都能快一些。

至於那紫凰宗分部,已經沒必要理會了。

今天的事情那麼大,他們都沒有出來見葉凡,已經表明了一個態度……不臣服紫凰宗,獨.立出來自成一家,不受宗門節制,不認你這個姑爺,更不認宗門法旨。

那二個長老是谷陸一系,雖然人數不多,實力也不算多強大。

可是,他們畢竟紮根在這裡多年了,人脈、底蘊等肯定不是葉凡能比的,想動他們,可不光有實力就行。

因為混亂之海太複雜了,水太深,利益牽扯多而混亂,貿然出手的話,萬一引得那些第一階梯勢力出手,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這種時候,葉凡連人族其他勢力都不想去求助,天知道他們有沒有背叛宗門什麼的,這種時候,只能靠自己。

還有那些大大小小的中小勢力,就讓他們先蹦躂著,等白老大白一平回來,自然會去收拾他們。

唯一不美的,也許就是此刻有些麻煩了。

這些傢伙也許不敢招惹葉凡一行,但打壓一下的膽子還是有的,他們還不至於對葉凡一行畏懼到連見面、接觸都不敢的地步。

果然,沒過幾天,谷蕭瑟就臉色陰沉地回來了。

他奉葉凡的命令去搜集情報等,尋找谷南陽和谷天蒙下落,可幾天過去了,愣是沒收集到什麼有用的情報。

這也就算了,情報本來就不是那麼好收集的。

可收集情報的時候,處處出現阻礙是什麼情況,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為之啊,讓他們不能順利搜尋信息。

對此,葉凡並未感到意外。

自己一行人在這裡什麼根基都沒有,那些中小勢力想打壓也沒地方下手,只能從這上面做些文章了。

「葉凡,怎麼辦?各宗門暗子找不到人,我們搜集情報又受阻,這要何年何月才能找到谷南陽他們,說不定他們都找到紫焰星塵碑了。」

谷蕭瑟面有焦急之色,向葉凡抱怨道。

「放心,紫焰星塵碑,他們想找到可並不容易,就算找到,想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葉凡冷哼一聲,老神在在地說道。

「你知道紫焰星塵碑在哪?」

谷蕭瑟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齒。

「不知道。」

葉凡攤了攤手。

谷蕭瑟直接咬牙了,瞪著葉凡,如果這傢伙不能給自己一個解釋,自己非得找刀砍上去。

「正因為我都不知道,所以他們想找到也不容易,不過我知道誰可以找到他們,也許……還能知道紫焰星塵碑位於何處。」

葉凡胸有成竹地笑道。

「誰?」

谷蕭瑟追問起來,果然把該生氣的部分省略了過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