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雞的一啄之能,也被生生砸入了精神力漩渦當中!

當然,楚玄付出了骨頭裂開,臟腑劇震的代價。

代價雖大,卻是值得的。

楚玄笑著,「爆了嗎?」

「哇啊啊啊啊,大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氣人的事!不過,小子,你以為這是你自己的功勞嗎?不是,全都是那個閣樓的功能!閣樓裡面肯定有大寶物!正是閣樓替代了陣印之種,你才能強行融在一起,不然,你就是把命丟了,也融不了。」

「可我偏偏就是融了。」

「你是狗屎運好。」

「我融了。」

「沒有閣樓,你融個屁。」

「我就是有閣樓,我就是融了。」

「哇呀呀呀呀呀啊,太氣人了,大爺我真的怒了……」

「怒你大爺個毛,你跑到老子身體裡面,要吞老子的靈魂,要讓老子魂滅身亡,你還怒,老子還沒有怒呢!靈魂,以我楚玄之命,給我漩渦起來,給我吞!」

楚玄吼著,他那強大的靈魂,真的轉了起來,雖然轉的速度很慢很慢,但真的在向漩渦發展。

凶雞感覺到了危機,冷笑,「小子,這是你逼我的,本想留你一條命,讓你好好幫大爺做事,大爺讓你成為比這方天地還要牛逼的存在,可你給臉不要臉,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大爺就不會放過你了,大爺要取了你的命,反正你死了,靈魂不會立馬消散,大爺有的是時間吞!可惜了,涅槃秘技!可惜了,活的靈魂比死的靈魂能量更大!小子,想怎麼死?」

「拖著你去死。」

「大爺是死不了的,就算你眼前的大爺滅了,還有無數個大爺在其他世界,在其他大陸重生!而且,大爺我也死不了!死的,只能是你!你們人數最喜歡的致命一擊就是心臟,那大爺也爆了你的心,讓你心爆而死。」

「轟我的心臟?」

「不錯!小子,怕了吧?現在怕了,還有反悔的機會,還能活著,跪下吧,臣服吧!」

「老子怕得很啊,來啊,轟我的心臟,看看誰死。」

楚玄瘋狂地吼叫著,他想起了魂劍,魂劍刺心,破第一層禁制,得到了涅槃秘技,那這隻凶雞一刺,會不會破掉第二層禁制?

如果破掉了,他又會得到什麼?

楚玄無比的期待,凶雞真的攻了過來,嘴裡還叫囂著,「小子,讓你看看大爺的殺招,大爺縱橫天下,泡妞無數,迷倒萬千美人……」

「你說錯了,不是美人,是美雞!」

「放放放屁,就是美人,大爺當年早就是能化人的存在。」

「人類在你嘴裡不是螻蟻嗎?你幹嘛還要化成人?還有,你不當雞卻跑來當人,簡直是忘了自己的祖宗,數典忘祖,不孝不義啊。」

「你管得著嗎?大爺就是喜歡化人,你又怎麼了?哼,那些美人無不被大爺這一招驚嘆!」

「驚嘆你是一隻雞?」

「啊啊啊啊啊啊呀,小子,你死吧!」

「真搞不明白,你本來就是一隻雞,我又沒說錯,你有什麼好憤怒的?就像你說我是人,我絕不會生氣,我會笑著告訴你,是的,我就是人。你好歹是空前絕後的雞,你是能喚日的雞,有點胸懷行不行。哦,對不起,我忘了,你沒有胸懷,你有的只是雞胸。」

「扭轉乾坤,乾坤一擊!」

凶雞惱羞成怒后,發出了強大的攻擊,然後,吼道:「小子,無論你用什麼手段,都擋不住這一擊!就算是冰火不容,也擋不了。」

「誰說我要擋了?」

楚玄就那麼站著,一動不動,凶雞不信,可看到楚玄真的沒有調動元力,也沒有運轉陣印,有點發傻。

「小子,你是明知逃不過一死,所以認命了?」

「一隻雞,豈能理解人的想法。」

「哼,不管你耍什麼花樣,你的心臟,爆定了。」

凶雞吼著,乾坤一擊轟到了楚玄的心臟。

轟隆!

有東西爆了!

可爆的,卻不是楚玄的心臟,而是凶雞的乾坤一擊。

不僅如此,乾坤一擊還爆到了凶雞殘魂上面,它剛剛吞楚玄靈魂而強大的殘魂,立馬給爆得透明起來,比起之前還要弱,一點實質化的象徵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這可是乾坤一擊啊!」

凶雞喃喃自語,旋即狂吼,「小子,你的心臟是什麼做的?你的心臟裡面有什麼東西?」

「我也想知道!要不,你再多轟幾次,轟出來讓我看看?」

「你在玩我?你當大爺是白痴嗎?再多轟幾次,大爺都快要把自己給轟死了。」

「我從來沒有當你是白痴,我只是一直當你是雞。」

「小子!」

凶雞滿是一副咬牙切齒的口吻,「就算爆不了你的心臟,你的靈魂,大爺也吞定了!那麼多強大存在的追殺都沒能殺得死我,那麼多年的封印也困不住我,你,照樣難不住大爺我!」

話音落下,凶雞狂啄起來,一啄就是一塊。

楚玄還有些可惜,凶雞剛才那一擊,確實震動了他的心臟,但是,卻沒有破開第二層禁制的半點跡象。

看來還得靠自己!


壓下念頭,楚玄全力對付凶雞,靈魂漩渦中,凶雞已經吞得不像之前那麼痛快。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靈魂漩渦成為靈魂龍捲,那樣,凶雞就更難吞,相反,還會被他吞掉。

腦海中,精神力越來越多,轉得越來越快,可要形成龍捲,卻還差了很遠很遠。

楚玄心神一動,看到了「棍掃千軍」、「一步一腳印」等等陣印,眼中生出決然狠光。

反正不拼,就是死。

那就死拼。

這些陣印的威力極大,加入精神力漩渦,用「君要臣死」將其砸融在一起,想來能離龍捲更近一點。

立馬,楚玄將陣印扔進精神力漩渦當中。

只扔了一個「抽刀斷水」,卻像是將一塊巨大的火球,砸入了一片大湖裡面。

湖水都要被燒乾!

楚玄將「君要臣死」施展到瘋狂的程度,同時,涅槃秘技本能浴火新生,天地同呼吸還增加著精神力。

數管齊下,總算將「抽刀斷水」融在了精神力漩渦中,漩渦變得更大,更強起來。

緊接著,又是「拔劍四顧」,是「鞭抽九重天」……

一個又一個的陣印,成了精神力漩渦的動力之源。

漩渦,越來越像龍捲了。

靈魂那邊,已經在吞著凶雞的殘魂。

可是,這一吞,卻吞出了問題!

不能消化! 比楚玄想象的還要好,靈魂漩渦還未完全化成龍捲,就吞到了凶雞的殘魂!

可是,吞到了嘴裡,卻不消化。

好像吃核桃沒有砸開核桃殼,雖然吞進了嘴裡,卻吃不到核桃仁。

這樣的機會,凶雞當然不會錯過,它的狂笑聲,已經在靈魂里來回震蕩,「大爺說過,你奈何我不得的!大爺的靈魂,豈是你能吞的?就算你異於常人,跟大爺的妖孽比起來,也差了天遠!」

「老子就是吞不了,也要將你咬在嘴裡。」

楚玄發恨說來,靈魂漩渦轉得更狂,將越來越多的凶雞殘魂給卷了進去。

凶雞譏笑,「咬在嘴裡又怎樣?有用嗎?看過蛇吞象嗎?吞進去了,消化不了,就會活生生脹死。」

「脹死總比餓死好。」

楚玄就鐵了心,不管不顧地吞,凶雞鬱悶,遇上一個不怕死的人也就算了,偏偏這個不怕死的還是個方的,橫的,愣的,比倔牛還要倔,一絲鬆懈,半分放棄都不曾有。

這樣的性子,怪不得能度過十多年的廢物生涯,一朝得奇遇,便一飛衝天。

凶雞暗自嘀咕,大大地不爽,雖說它不怕楚玄消化了它的殘魂,可是,楚玄卷得越久,它的實力下降得就越快,要是給弄得虛弱了,昏迷了,縱使楚玄靈魂就在眼前,它也吞不得,天知道又會多久才能醒來。

不行,得想個辦法讓楚玄放棄!

凶雞又吼道:「臭小子,你以為這樣就能困得住大爺?就能阻止大爺吞吃你的靈魂?」

「現在你不是已經吞得少了嗎?你吞起來不是比之前更困難了嗎?我沒什麼大抱負,能讓你不爽,我就痛快了。」

「油鹽不進的傢伙,你的精神力能旋轉多久?你的靈魂漩渦又能運轉多久?到你運轉不下去的時候,就是大爺將你吃干抹凈之時!或者,等你運轉太快,自己控制不住之時,就會爆個乾乾淨淨。小子,你真的甘心?」

「死在一隻雞的手上,老子才不甘心,死在自己手上嘛,老子一萬個甘心。況且,老子死了,爆了,你吞不到靈魂,豈不更好?」

「呀呀呀呀呀,你橫,大爺倒要看你橫到何時!」

「看著吧。」

楚玄雖不懼死,卻也不想就此坐以待斃,心念萬千,卻沒有一個法子能夠將殘魂給消化掉。

這樣的事,楚玄從未有過相似的經歷,更未在書籍上看到過,千頭萬緒,卻是理不出一個頭來。

漩渦越轉越快了,照此下去,也許一個時辰,也許兩個時辰,他就會走到凶雞所說的那種山窮水盡之地步。

呼……

楚玄再三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從頭開始想起,想來想去,還是落在「吞」字上面。

吞,就是吃。

平常吃東西,都是要咬碎!

咬碎了,不就能消化了?

說到吃,楚玄不由想到了藍羽兔,若坑貨在此,說不定能夠將這隻殘魂給吞掉。

咬碎,怎樣才能咬碎?

楚玄牙齒都咬了起來,似在咬著凶雞殘魂一般,凶雞感覺到,哈哈大笑不已,「小子,想吃大爺,吃不了吧?現在騎虎難下了吧?小子,逆天而行,終究是沒有好結果的。」

「逆天而行?」

楚玄感覺像抓到了一點東西,可這點東西深陷泥潭,拔不出來。凶雞則再次傲然說道:「比逆天而行還要逆!大爺是比現在這片天還厲害的存在!順者生,逆者亡!」

「順者生,逆者亡!」

楚玄感覺有東西要迸出來,只要那東西迸出來,就能吃掉眼前這隻凶雞殘魂。

「小子,是不是理解不到這幾個字的意思?那大爺就好好給你解釋解釋!順,就是向前,就是順應,如同水,從高往下流,自然而然,那就是順!逆,就是後退,就是反著來,好比水從下往上流,流得上去嗎?縱然得力一時可流,又豈能流長長久久?」

「順!逆!正!反!」


楚玄咀嚼著,那種感覺越來越濃了,楚玄陷入深思當中,一時之間,靈魂漩渦運轉不由慢了下來,凶雞覺察到,認為楚玄終被說動,心中大喜,趕緊火上澆油地說來。

「就跟你現在的情況一模一樣,歸順於大爺,替大爺做事,受萬萬人朝拜,那就是順,就是新生,就是活命!相反,你非得與大爺做對,惹怒大爺,那就是逆,就是死亡,就是毀滅!用涅槃秘技也救不了的毀滅!」

「新生!毀滅!涅槃秘技!」

這三個詞,就像三道雷霆,接連劈在楚玄腦海里,劈出了一片亮堂堂的天地。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楚玄高興地說著,凶雞出了一口長氣,總算是明白了,不然,還不知要耗多長時間,「小子,明白了,就趕緊臣服吧,大爺吃你一點靈魂,放心,不會吃完,大爺留你還有大用,大爺只是吃點恢復就行,到時你再用涅槃秘技給大爺恢復就行。」

「小雞仔兒,誰說要臣服了?」

「你不是說你明白了嗎?」

「對啊,我是明白了,可我明白的不是順者生,而是明白的逆者亡,反者毀滅。」

「不是一個意思嗎?你不想死,不想毀滅,所以不逆,不就是要臣服於大爺嗎?」

「哈哈哈哈……」楚玄放聲大笑,將剛才的憋悶全都笑了出來,「你只是雞,何德何能受得起我的臣服?我明白的,是怎樣讓你毀滅,是怎樣讓你死。」

「哇哈哈哈哈哈哈……」凶雞一愣之後,笑了起來,笑得比楚玄還要狂,「讓大爺毀滅?你拿什麼來讓大爺毀滅?你毀滅得了嗎?真是痴人說夢,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你且等著吧。」

「大爺等著便是,看你如何作為。」

凶雞一點都不懼,它對自己的殘魂有著十二萬分的信心,不過,它也對楚玄生出了什麼想法非常好奇,只是它被圍困於靈魂漩渦當中,卻是感應不到楚玄心中想法,只得暗自等待,且想著等楚玄失敗之後,必好生折磨楚玄一番,讓楚玄不得好死。

此時此刻,楚玄才不管凶雞有什麼想法,他正在反覆思量、計較他剛想到的毀滅凶雞殘魂之法。

這個法子,正是與涅槃秘技有關。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