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別衝動,那人可不好惹。”

“嗯?你這憨貨不是什麼都不怕嗎?現在成軟腳蝦呢,飄雪被欺負你卻無動於衷,只知道吃吃,你真是…”

廣明連忙後退,擺手求饒道:

“別生氣啊,師妹我們此次來,可不是爲了這些小事和人結怨的,而且我發現這李一然應該知道些什麼。”

“什麼意思?你是說他也攪到這裏面來了,…,嗯還真有可能,從昨晚看他實力應該不弱,又在這時候出現,你剛纔和他待了一會有試探出什麼沒有?”馮飄絮面色凝重起來。

“那麼短時間可是看不出什麼來的,只不過我有些奇怪,他若是鍾掌門請來的幫手,就不應該帶些拖油瓶來,跟着他的那三位一看就是沒有什麼實力的,對了你和他兩個徒弟接觸過,有什麼發現沒有。”

“一個說話不多,另一個比較活潑,告訴我她們是那傢伙帶過來見識世面的,還有說是來吃好東西的,我問她她師父師承何處,她居然說不知道,再想多問就被另外一位打斷了。”

“呃,師妹,你說那兩個姑娘是不是察覺到什麼,在故意騙你。”

“應該不會,她們兩個年紀不大入世不深,可沒有那麼深的心思,…那傢伙會不會就真只是來觀禮的。”

廣明摸着略帶鬍渣的下巴,思考起來:

“肯定沒那麼簡單,昨晚你也看見了,鍾掌門和他明顯是想搞事,既然是請來的幫手,那就不應該帶着累贅過來,要麼是他心大,要麼就是他自信有實力能夠保護他們,呵呵,事情開始變得有趣了。”

“那我們怎麼辦?秋師姐那邊明顯是想拉攏我們。”

“不答應不拒絕,靜觀其變即可。” 吃了許久,終於把美食吃完。


李一然肚子脹的不行,帶着吃飽喝足的三人到處參觀。

聽聞比武場那邊有人比鬥,大家都來了興趣,於是李一然拿出身份玉牌,帶着大家進入比武切磋區。

跟着人羣來到了一處寬敞的露天看臺,已經有不少的弟子坐在石質階梯上圍觀,下方中間是一個佔地面積數百平方米的比武場。

聽到附近的弟子談論,李一然知道今天的這場有些意思,是兩個男弟子爲了爭奪戰力排名,還真是青春熱血。

比武場上,裁判正在給兩個比鬥弟子重申規則,這邊比武場留守着十名實力不錯的裁判,每次比鬥必須要有裁判在場,起到監督作用避免惡意鬥毆。

眼前的這名裁判年約四十,鬍鬚不短面容嚴肅,告誡道:

“你們二人選的是普通切磋,注意點到即止,若是出手不留情我會立刻制止,嗯,這邊我就不打開結界了,注意出手不要波及到他人,否則按戰敗論,好了你們有異議沒有…”

程嵐見下面比鬥還未開始,於是詢問坐在左邊的李一然:“壞蛋師父,你說他們兩個誰會贏?我感覺那個高個子應該勝算挺大的。”

“呃,你不會是見他長得好看就看好他吧,”

旁邊已經有不少女弟子歡呼起來,應該是爲那個高個加油,李一然不屑的說道,

“你們這些小丫頭就喜歡以貌取人,長的好看有什麼用,我反而覺得旁邊的那小個子不錯,

嗯雖然長相有些猥瑣頭髮像雞窩,袖子一長一短,呃,這個扮相就與衆不同實力嘛應該,應該也,也是可以的!”

還未說完蘇小小程嵐已經偷笑起來,坐在李一然左邊的小德說道:“姐夫,他們怎麼還沒開始啊,那人在下面嘀咕什麼?”

“急什麼,應該是講比武規則吧,這可不像外面的鬥毆,他們這些弟子金貴着呢,嗯,看,快開始了。”

只見那名裁判退後一步,朝着上方看臺大喊道:“今日,葉遠對陣佟俊,普通切磋點到即止,此次不開結界,好了,開始!”

看臺上有一百多名弟子,大部分都是女子,裁判一宣佈完,尖銳高昂的呼喊聲傳出

“葉師兄,加油!” “葉師兄,好好教訓他!” “葉師兄,我支持你!”

都是支持那位身材修長儀表堂堂的葉遠,葉遠朝着愛慕者點頭微笑,又引起一陣尖叫,接着回過頭看着面前的佟俊。

葉遠臉色一正,躬身行禮道:“佟師弟,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佟俊翻了個白眼,也是回禮,禮節完畢,大喝一聲,猛提一口氣,右拳快速向前一揮:“看我的,火焰拳!”

一個拳頭大小形狀的火焰衝向葉遠,聲勢倒是嚇人,葉遠微微一笑,靈力聚於腳上。

砰的一聲,一腳踢到火焰之上,佟俊的火焰拳改變方向飛上了天空,火焰越變越小最終消失無蹤,火焰拳被輕鬆化解。

看臺上又是一陣歡呼,連程嵐也叫了起來:“呀,好厲害啊,小小,你看,他踢腳的速度好快,我都沒看清,真厲害呀!”

李一然則切了一聲,不屑道:

“這有什麼值得歡呼的,大驚小怪,那個笨蛋小子隔那麼遠攻擊不是給對手機會嗎,還有提前把招式名喊出來,這不是提醒對手,

哎,至少也先搞個佯攻,還有那個高個明明可以躲開的,非要用腳踢開,真是…”

“呀,他們又出手了!”程嵐沒有理會李一然的自言自語,興奮的看着臺下。

只見佟俊又大喊起來,雙拳不斷揮動,十幾個火焰拳飛向十幾米開外的葉遠。

葉遠先是姿態瀟灑的踢開幾個,可是速度沒法再快只好閃身躲避,雙腳用力快速朝佟俊靠近。

眼看對手飛身一腳踢向自己肩膀,佟俊也不閃躲,嘴角一咧,大喊一聲:“看我的,火焰盔甲!”

佟俊全身冒出熊熊火光,儼然一副火紅的盔甲披在身上,反觀葉遠,在看到對手露出壞笑的時候他已經有所警覺。

火焰盔甲剛出現就撤力翻身後退,蹬蹬蹬,在十米外停住,瀟灑站立,微風吹過,長袍飄動,引起看臺上又一陣的尖叫歡呼聲。

“哈哈,真厲害,葉師兄,我支持你!!”程嵐也學着其她女弟子歡呼起來。

李一然仰躺着,手肘枕着後方石階,悠閒的看着下方比鬥,天空已經轉晴,柔和的陽光灑下來,很是舒服,有些犯困了。

葉遠那個小白臉剛纔及時收腳,不過小腿還是被火焰燎到,雖然無礙但終究輸了一招,不過用長袍擋住了傷口。

那些小迷妹們還不知道偶像已經吃虧,看着興奮的程嵐,聚精會神的蘇小小和小德,李一然也懶得多嘴掃他們的興致,閉上雙眼。

忽然腦海中浮現齊夢的身影來,李一然搖搖頭,自己怎麼會想起她,難道…應該不會,想想她此時大概在紅葉城附近,只是不知道在做些什麼,很快他的思緒飄向了遠方…

… …

紅葉帝國,紅葉城,地下,一處臭氣熏天的骯髒下水道中。

齊夢此時站在下水道,一處稍微乾燥的地方,衣服髒亂不堪,全身十幾處大小傷口。

不過已經止血倒不嚴重,只是臉上有數道微小的裂口,像是被毒蟲咬傷,傷口烏黑,正冒出絲絲腥臭的血液。

在她面前一男一女坐在地上處理傷口,是那邱無常護法和帶着齊夢一起對付新月朝來使的辛護法。

他們二人全身傷痕受傷更重,邱無常腰間破了個大洞,內臟腸子清晰可見,此刻他正用一個綠色的符咒貼在傷口破洞處。

符咒發着微光,刺激着傷口處肌肉緩緩再生,一旁的辛護法左手受傷最重,皮膚潰爛,一條細嫩的左手到處是腫泡,破口有些地方森然的白骨露出,傷口散發出的惡臭比這下水道的氣味更難聞三分。

辛護法用尖刀一刀一刀的剜去左臂上潰爛的碎肉,劇痛襲遍全身但她卻毫不在意,也不呼痛,戲謔的目光掃了站立不動的齊夢一眼,譏諷道:

“怎麼,舒適的日子過慣了不適應了,呵呵,嫌棄這又髒又臭?廢物!趕快給我坐下好好休整,別在我面前耍你的嬌小姐性子!”

齊夢沒有說話,眼光望向了後方漆黑的深處。

邱無常擦淨臉上的汗水,稍稍調整下坐姿,腰間傳來劇痛,輕哼一聲,看着面前地面石頭縫中長出來,散發出微光的小草,嘶聲說道:

“辛護法,這是掩靈草吧,好像只能用來掩蓋靈力波動的,這照明之用還從未聽說過。”

“邱護法倒是知道的不少,”辛護法對邱無常態度不錯,解釋道,

“這個是我改良過的,不僅加了照明還可以吸收附近的氣味,這一路上都靠它讓我們三人的體味不會外泄,那些傢伙也就不好跟蹤。”

“原來如此,還是辛護法考慮周全,我原以爲你是因爲這下水道中氣味紛雜敵方不好分辨,所以只是掩蓋我等走動痕跡,呵呵,佩服,…嗯這東西能爲我們拖延多少時間。”

“哦,我還以爲邱護法會說高枕無憂了。”

“哈哈,我可沒這麼樂觀,我們已經引起紅葉帝國重視,如今又在其都城內,說實話你我三人能逃到現在也算是奇蹟,多虧了辛護法的神鬼手段。”

“切,”齊夢插話道,“要不是她招搖過市,殺了那麼多平民,那些人會瘋狗一樣咬着我們不放?”

“呦,齊大小姐什麼時候開始關心那些賤民呢?”

“齊夢!你少說話!”邱無常說道,

“辛護法不那樣做,你我又怎麼輕易從他們包圍圈中衝出來,可惜了我那些手下,不過…

辛護法你注意到沒有,追擊我們的應該換了批人,做事風格明顯不同,凌晨時分我們衝擊城門,

他們可完全不顧那些被我們控制的士兵性命,下手狠辣,而且居然可以反控制辛護法你招來的那些昆蟲,對了,你手臂上的傷…”

“無妨,毒素已經被我控制住,邱護法不用擔心,他們裏面應該也有個控蟲高手,我能感應到,

那人居然能在我眼皮底下,將血爆蟲放入那些傀儡體內,呵呵,我被自爆的傀儡傷到也是活該,只不過連累到邱護法你了。”

“呃,咳咳,”邱無常咳嗽起來,帶動傷口,冷汗直留,他從微弱的光芒中注意到齊夢關心的表情,心中一笑,接着說道,


“同屬教友何談連累,只不過從地下偷襲我的那個男人,以後要格外注意,他的力量簡直恐怖,我通過替身符將他的力道轉移了大半,但還是被他輕易將加持在我身上的兩張厚土符打爆,差點要了我的老命,咳咳。”

“嗯,我知道了…這裏到底還是他們的大本營,高手肯定不少,此次是我們大意了,不過紅葉帝國的人怎麼會先找到你們,按理說沒那麼快的,該不會是曾玉瑩她…”

“應該不會,她與我們如今是合作關係,出賣我們她也得不到任何好處,她又不是瘋子,現在也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齊夢!你覺得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

面對邱無常突然的詢問,齊夢思索片刻,分析道:

“如今紅葉城各大城門出口都有他們的人,全城也被結界圍住,從空中地下逃跑都會被察覺,現在只有一條路走,紅葉城月隱門傳送陣,本來我們也是要去那的。”

“哦,可是你就不怕紅葉城把那邊的傳送陣暫時封禁嗎?”邱無常反駁道。

“有八成不會,月隱門可不歸紅葉帝國管轄,他們新任門主接任大典在即,四方重要賓客都會陸續從那傳送陣進入,月隱門可不會因爲紅葉城的抓捕而耽誤他們的大事,

所以紅葉城只會派人在那邊盯着,而且他們可不知道我們有邀請函,到時候只要留意紅葉城的暗哨即可。”

“不錯,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不過,我們一出去估計就會被盯上,所以要想個辦法聲東擊西才行。”

“我倒是有個辦法,呵呵,到時候肯定非常有趣!”辛護法聲音陰柔,語氣冰冷。

… … 視線回到李一然這邊,葉遠和佟俊的比鬥還在繼續,二人你來我往,現在才使出絕招。

李一然也睜開了雙眼,有了一絲興趣,他敏銳的注意到那‘醜傢伙’葉遠的能力,居然是罕見的時間能力。

剛纔佟俊用靈力幻化出一隻火熊和一隻火鳥同時攻向葉遠,而葉遠卻在眨眼間從三十米開外出現在佟俊的後方,一拳將他擊倒在地。

幻化出來的火熊火鳥瞬間消散,看臺上被突然的反轉給愣住了,接着就是驚天的吶喊歡呼聲。

現場估計只有李一然看出來,那葉遠先是將自身周圍時間加速,迅速到達佟俊身後,接着又是把佟俊身邊時間停止。

李一然覺得沒必要,因爲當時佟俊根本沒反應過來,不過葉遠也許是怕他本能用出火焰盔甲,雖然只是停止他零點幾秒但已經足夠,佟俊臉上吃了一拳,重重的摔在地上。

“哇,他的速度好快呀,我都沒看清,壞蛋師父他可比你快多了,好厲害呀!”

程嵐興奮的沒大沒小的拍着李一然肩膀,指着傲然站立的葉遠大聲說道。

李一然怎麼聽怎麼彆扭,翻着白眼說道:

“你們幾個興奮什麼,他又不認識你們,叫那麼大聲做什麼,嵐丫頭就你最瘋,能不能注意下儀態,還有你個丫頭,踩到我腳了!”

“啊,咦,我以爲踩的是石頭呢,哼!哇,小小你快看!”

只見場上又出了新狀況,躺在地上的佟俊身上又冒出火光來,而且顏色從火紅逐漸變黑。

佟俊緩緩站起來,嘴角流血,全身四周閃爍着黑色的火焰,火焰沒有帶來高溫反而一股陰冷的氣息衝向不遠處的葉遠。

佟俊的面部表情變得猙獰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