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子咳嗽了一聲,跟著一起走了進來:「老闆娘,還記得鳳祥樓嗎?」

劉氏動作一愣。

張瑜對這個鳳翔樓也略有印象。

只知道是從前生意就不算好的一間酒樓,當初考察的時候,張瑜觀察了一下地理位置,就沒把這間酒樓放在了自己合作的對象之列。

這酒樓的位置說來也怪,正好就在一個路口,路口的位置雖然人來人往。

可不只這酒樓到底是怎麼搞的,看上去總有些平平無奇,路過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會被其他東西給吸引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忽略了它的存在。

不僅如此,酒樓裡頭的菜式也是常見的菜式,和其他酒樓比起來,實在沒什麼出彩的地方。

原本生意就不算好,如今張瑜合作的這一間酒樓起來以後,鳳祥樓那邊自然而然的就會變得更加冷清。

「那可不是從客人的嘴裡聽說的,而是我親自看見的!當時老闆娘讓我留意了外頭的情況,今天一大早的,我就在縣衙門口去晃了一圈,結果,瞧著之前刻意為難過張姑娘的那個人販子被悄悄放了出來!」

小六子壓低了聲音:「我也沒敢上前去打聽這人販子到底為什麼會被放出來,只知道這傢伙出來沒多久,鳳祥樓的老闆就把人給帶走了!」

劉氏倒吸了一口冷氣,神色凝重:「這麼說……之前讓人到酒樓裡頭來鬧事的,十有八九也是那個傢伙了?」

張瑜也跟著皺了皺眉:「倘若只是為了爭奪生意的話,大可不必派人污衊了女子清白,這可是一不小心就會弄出人命的事情啊!」

小六子搖了搖頭:「後來我回到了酒樓里,又專門找幾位常來的客人打聽過,雖然不清楚這位鳳祥樓的老闆在做什麼,但只知道對方最近的酒樓時不時的就會關門。」

「還沒有到打烊的時間,可是這老闆就是不做生意了,一個人行色匆匆的離開,就連這酒樓裡頭的跑堂,也被他遣散了不少呢!」

。棺材開啟,在陽光的直射下,眾人看到一團黑霧升起,待霧氣散去,任威勇的屍身靜靜躺在棺木之中,時隔二十年,一點腐爛的跡象都沒有,彷彿是昨天剛剛安葬下土。

「這……」

一群人臉都嚇白了,任發急忙拉着女兒跪倒在棺材前,口稱驚動父親實屬不孝。

磕了三個頭,他匆匆爬起,沖着九叔

《全民獵人時代》第263章養魂玉 在眾人鼓勵的眼光中,里約的眼光也逐漸變得炙熱。他緩緩站直了身子,眼中散發出光亮:「既然如此,我就不再逃避了!」

傑克冷冷一笑:「早該這樣做了!」

里約看向傑克,眼中露出一絲無奈:「我發現無論何時,你都不能好好說話!」

傑克斜睨著里約,嘴角卻露出笑意。

韓筱夜定了定神,凝視著里約:「那麼,海妖族究竟在什麼地方?我們應該怎麼樣才能到達海妖族呢?」

里約臉上閃過一絲神秘,緩緩地說:「海妖族,自然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大海里!」

韓筱夜眼中露出一絲疑惑:「難道,你們天生在大海里就能夠呼吸嗎?」

里約笑了一笑:「其實,也並非如此!」

眾人都不由有些驚奇。在此之前,眾人都以為海妖族有什麼特殊的本領,才能夠一直生存在海里。

里約卻笑著揮了揮手,說:「跟我來!」

里約在前方帶路,眾人跟在後面。

不一會,便來到一條小河的河邊。

里約回頭看了眾人一眼,眼中露出一絲調皮:「來呀,跟著我,一起跳下來!」說著,里約輕輕一躍,落入了水裡。

眾人之中,韓筱夜和瑪麗娜都不識水性。眼見里約一瞬間就消失在水中,都有些畏怯。

還是韓星辰第一個站了出來:「既然走到了這裡,我們都要相信里約!」說著,韓星辰一個優雅的跳躍,也跳入了水中。

聽到韓星辰的鼓勵,眾人都下定了決心。

傑克和路遙先跳進水裡。

韓筱夜和瑪麗娜跟在最後。

韓筱夜自幼怕水,雖然跟在父母身後多次學習游泳,但總是半途而廢,以至於以後的日子裡,對水總有一絲畏怯。

所以,跳下水的時候,韓筱夜是閉上眼睛的。雙手雙腳胡亂撲騰,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絲力。

然而很快,她發現了周圍的不同。

她並沒有被席捲而來的河水淹沒。

相反的,她站在一個晶瑩的、藍色的隧道里。隧道閃著若隱若現的光芒,將河水阻擋在外。

韓筱夜大驚:「這……這是什麼?」

里約解釋:「這是只有海妖族才能打開的水中隧道!這樣的隧道通向四面八方的水域,我們就通過這樣的隧道在水裡行走!」

韓筱夜深深呼出一口氣:「原來,水下的世界竟然別有一番天地!」

里約苦笑了一下:「這些隧道,都是海妖族的祖先花費了巨大的時間和精力製造的!」

韓筱夜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而這時,瑪麗娜已經完全被水下的美景所吸引。

河中的魚兒彷彿不知畏懼,成群結隊地在眾人身邊游來游去。如果把手伸到隧道的透明牆壁上,魚兒就會立刻靠過來,彷彿親吻一樣吐出一串泡泡。

瑪麗娜被魚兒可愛的樣子逗得笑了起來。

眾人的心情卻步像瑪麗娜那麼輕鬆。

韓星辰心思最縝密,首先發問:「那麼,順著這條隧道一直走,就能到達海妖族了吧?」

里約似乎在思索什麼,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韓星辰追問:「那麼,到了海妖族,你打算怎麼做?如果我們的猜測不錯,你叔叔碧斯卡已經掌握了海妖族的大權,他身邊不僅會有護衛,還可能會有軍隊!」

里約神色微微一變,說:「這點我當然清楚……所以,我現在並不打算去找碧斯卡!」

韓筱夜看向里約,眼中有一絲迷惘:「你想怎麼做?」

里約輕輕一嘆,仰起頭看向水面上方,那裡似有陽光灑下:「我想先找到當時為爸爸看病的老醫生!我想,他會知道爸爸究竟是怎麼死的!」

眾人一聽,都不自覺點了點頭。

傑克略一思考,問:「那麼,你進入海妖族,需不需要喬裝打扮?免得被碧斯卡的人發現,旁生枝節?」

里約再看了一眼水面之下隱隱約約的陽光,點了點頭:「我與爸爸長得極像,很容易便會被認出來!所以,現在必須喬裝打扮!」

瑪麗娜嘻嘻一笑,說:「這可難不倒我!我小時候一個人太無聊,常常裝扮身邊的僕人!有時,把他們打扮得連媽媽都認不出來呢!」

里約臉上微微一紅,說話有些結巴:「那……你……打算怎麼裝扮我?」

瑪麗娜從精靈手環中拿出一個化妝包,笑嘻嘻地說:「一會你就知道了!」

於是,眾人便在一旁耐心地等待。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瑪麗娜輕呼一聲:「好了,大功告成!」

里約轉過身來,眾人一看,都不由嚇了一跳。

此時的里約,頭髮都變成了白色,滿臉都是皺紋,哪裡還像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

韓筱夜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里約照了照鏡子,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瑪麗娜已經在一旁得意洋洋地大笑不止。

韓星辰嘴唇一勾,說:「好了,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們該出發了!」

眾人於是順著隧道向前走。

四周的景色慢慢變幻。

水的顏色由淺藍變成深藍。

魚兒越來越少,海豚越來越多。

眾人知道,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一定在某片海洋之下了。

又繞過幾個隧道的分叉口,來到一個極為狹窄的入口,里約忽然停了下來,駐足不前。

眾人也跟著停了下來。

好一會,里約才低低地說:「再往前走,就是海妖族的聚集地了!」

韓星辰看了一眼裡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準備好了嗎?」

里約渾身微微一顫,隨和地一笑:「都準備好了呢!好久沒回到這裡,我還真有點想念這裡!」

路遙說:「我們也走了半天了!進去以後,先找一個地方吃一頓飯吧!」

里約笑著說:「好呀,帶你們嘗嘗我們海妖族的特產!」

眾人看見里約的笑容,心裡都不由鬆了一口氣。

於是,眾人走進了狹窄的隧道。

在一段高低起伏的路程之後,眾人終於來到了海妖族的聚集地。

那竟是一片無比繁榮的地方。

那是一座海底的城市。

城市裡有樓房,有別墅,有花園,也有熱鬧的集市。

海妖族人唱著歡快的歌,從眾人身邊走過。

正是:

三月的桃花笑臉盈盈

四月的春風長發及腰

五月的楊柳六月的雨

一身的星辰滿眼的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遇到梅澤之後,白墨宸的情緒很明顯的有點波動。傅焱敏感感覺到了。他沒有表現的出來,只是沉默了好久。倆人走到四合院里,工人正在修復屋頂的瓦片。

這年頭這瓦片都找不到了,很少有廠子出這種復古的瓦片。這些還是找的別人不要了的。

張偉的裝修隊伍現在越來越壯大,分成了好幾個小隊。這邊管事的是邊原,是張偉的發小。他是見過傅焱和白墨宸的,也知道她現在是張偉的老闆。

「傅小姐,白先生來了?正好那天我和偉子還說,要請您來看看。提提意見,我們好繼續往下干啊!可巧您今兒個就來了!」

邊原趕緊招呼,這位可是財神奶奶。光干她家這活,今年年底都完成不了。還有好幾個地方在等著呢!

「來了。你們干你們的,乾的不錯。這房子大變樣了!你先去忙吧,不用管我倆,我們倆隨便看看。」

「好來,有啥不明白的,有啥問題就叫我。」邊原看到旁邊的白墨宸,一臉不高興,知機的走開了。

傅焱和白墨宸一起從一進,走到了最後一進。現在整個四合院的地龍火牆,都已經裝好了。衛生設施也安裝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三進往後的院子沒有裝。

現在工程進度已經過半,還有窗戶要換成玻璃的,把之前的窗紙全部換掉。個別房間的窗戶,像是書房之類的,都拆掉了原先的窗子。換成大玻璃窗子。

光這一項,預算就增加了不少。倆人走到三進院子的時候,白墨宸突然說話了。

「我小時候,經常來這院子,因為這是我媽出嫁之前的院子。」白墨宸看著老舊斑駁的牆體,最後的粉刷還沒開始,所以能看出青磚牆體長出了很多苔蘚。

白墨宸推開門去,裡邊的舊傢具都搬走了,只剩下了空蕩蕩的屋子。

「那時候我媽的房間有個梳妝台,還有一張大大的書桌。我也在那上邊寫過字。舅舅……梅澤,也曾經教我,握著我的手,在上邊寫過字。

小火,我真的無法原諒。他為了這麼一點東西,就要害死我!」

這麼多年,不管對著誰,白墨宸都沒有明確的表示過,他恨著這倆人。他對他們冷漠,他們以為他釋然了。

「你不原諒是對的,沒人能因為這個指責你。再說了,他們都沒有因為害你,付出任何代價。也沒有真心實意的來道歉。你憑什麼原諒啊?」

傅焱說完,白墨宸突然釋然了。他們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沒死,不應該計較的。包括自己母親的所有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