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章提要:…帶走之事,若不是中間出了這樣的事情的話,她大哥哪裡會受到這樣的傷害。一瞬間不免也有些羞愧,陌荇筠那揉著額頭的手指不由得重了些,好一會方才抬起頭來朝著傾漓的方向走近了些。「之前的事情確實是我的失誤,才害的清塵受了這麼多的苦。」走到傾漓跟前,陌荇筠臉上帶了幾分歉意,看向傾漓的同時臉色不由得白了幾分。「這不是你的責任,若不是那個人扮成你的模樣,我也不會如此輕敵。」風清塵說話間便是想要由著榻上站起身來,他之前在榻上躺了太久,此時好不容好了些正應該站起來走動一下才好。見著風清塵由著榻上走下來,傾漓倒是沒有阻攔,她大哥現在的身體情況很好,走動走動的話倒是可以更有利於他的恢復。邁步走下來,風清塵此時雖然動作上還有些遲緩,卻是在雙腳踏上地面的瞬間便是已然感覺到一陣輕鬆。走到傾漓跟前,風清塵驀地抬起手來在傾漓的頭頂上拍了拍,隨即轉身向著陌荇筠…..

后章提要:…林威一向小心,今日之事他本是不想參合,奈何陌祁卻說除了他之外不信任其他人,因此下一定要讓他來此引路並向他介紹那位藥師才行。林威心裡暗暗叫苦,卻是此時他還要仰仗著這兩個人,當下也就只能將苦水往肚子咽,忍一忍罷。「就是這裡了。」走到傾漓所在的包間之外,林威話落當下便要抬手去敲門,卻是還未等到他動作,那面前的房門竟是突然間被一道勁力揮開。林威見此下意識的去看身側的陌祁,卻是當他側身看去的時候,明顯從陌祁的臉上也看出了一絲的驚異,這才曉得方才揮開房門的乃是屋中的那位。房門打開,林威與陌祁兩人便是直接邁步走了進去。陌祁雖然帶了其他侍衛前來,卻是按照約定,沒有讓他們跟在自己身邊,而是全部留在了樓下。邁步走近,陌祁方才進入到房間之中便是問道一陣極濃的丹藥之氣迎面襲來,他一直有服用丹藥的習慣,對於一些丹藥的氣味也有些熟悉,只是此時他聞著空氣里的丹藥….. 迦嵐揉了揉額頭,在那之後的記憶他此時已然完全不記得了,只是方才傾漓提到那副墨色的晶石棺材,他方才生出了幾分印象。

兩個人明顯都見到過那副墨色的晶石棺材,傾漓眼神微動,已然開始在心裡盤算起來。

陌澟聽到傾漓與迦嵐這麼一說,隱約的也記得當日在那山洞裡見到過一副墨色的棺材,如此說來這件事情的根源難道就是那副晶石棺材?

……

音族王城,此時的荒院內的地下石室之中。

三日已過,陌澤所服下的解藥藥效已然過了。

此時的石室之中,陌澤臉色蒼白的倒在地上,一張臉上的五官也隨之開始扭曲變形,樣子十分痛苦。

「主子,少爺他似乎病發了。」

密室之中,侍衛匆忙走進,臉上帶著幾分驚恐之色。

「病發之前不是已經好了么?怎麼會突然又病發。」陌祁聽言臉色陡然一變,隨即他猛的抬手示意一旁的侍衛走近過去。

「馬上派人去林家,我倒是要讓林威給我一個解釋!」

……

王宮之中,傾漓方才由著丹室內走出,迎面便是見到侍從一臉焦急的等在外頭。

見到傾漓走出,那侍從的臉上方才鬆了口氣,趕忙走上前來。

「藥師你總算是出來了,林家主突然入宮,正等著您過去呢。」

「林威?這個時候來找我?」傾漓聽言先是一愣,隨即算了算時間,這才想起來之前她交給林威的那顆丹藥的藥效應該已經過了。

大殿之中,傾漓走進之時正見到林威臉色難看的站在那裡。

「林家主今日的氣色是在不大好啊。」邁步向前,傾漓走近同時驀地開口說到。

林威見到傾漓走近,當即將臉上的沉色收斂了幾分,轉而向著傾漓笑道「承蒙藥師關心,若是藥師不折騰林某的話想必林某的氣色會好上許多。」

林威再笨此時也能夠猜得出之前那顆丹藥乃是傾漓刻意為之,此番他再來求解藥必然是要小心才行,不然的話他還未被面前這位折騰死便是已經死在陌祁的手裡了。

「林家主這是在怪我咯?」傾漓這幾天因為風清塵與迦嵐的事情皆是進展的還算順利,因此下心情也比起前幾天好了許多,此時見到林威出現,不免生出幾分玩笑之意。

傾漓雖然是玩笑之意。,卻是林威此時儼然覺得自己得罪了傾漓一般,當下臉色一變,似乎下一刻就要衝上去抱住傾漓大腿求放過一樣。

「林某怎敢怪罪藥師,只是林某今日前來其實是為了陌澤的事情。」

「陌澤,我之前不是已經將丹藥交給你了么,難道他沒有服下?」傾漓挑眉,說話間露出一副不解的神色來。

見到傾漓這樣的表情,林威心裡頓時更慌了幾分,「據我所知陌澤確實是將那丹藥服下了,只是不過是痊癒了三天而已,三天之後便又一次的複發了。」

「所以你就又來找我取葯?」顯然想要急一急林威,傾漓一臉神情淡漠。

「正是如此,不知藥師可否……」

「丹藥我這裡自然是有,不過想要的話還要看林家主的誠意。」臉上笑意一閃,傾漓話落眼中驀閃過一抹亮色。

林威本以為傾漓會爽快的將丹藥給他,卻是不想此時竟是一副又要提出條件的模樣,方才鬆了口氣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不知藥師的意思是?」

……

「你是說那位給你丹藥的藥師想要見我?」

石室之中,陌祁猛地抬眼,說話間一雙眸子之中頓時三處一陣冰冷之氣。

一個小小的藥師竟然也敢提出想要單獨見他?實在是狂妄。

「長老息怒,那位藥師說只有羽長老你親自去與她見面,她方才會給陌澤少爺提供醫治的丹藥,否則的話,她是不會將丹藥給我的。」

由著傾漓那邊出來,林威顧不得休息片刻便是一路匆匆的來到這裡,為的就是為傾漓傳話。

雖然不曉得傾漓到底是在盤算什麼,不過既然她能夠提出這些,雖然不足矣確認她是否知曉了陌祁未死的事情,卻是其中也隱約透著一些危險之氣。

畢竟之前陌祁假死於那名外族刺客之手的事情在整個音族之中已然是人盡皆知的事實,若是在這個時候被人發現陌祁假死,那後果不用他多說,陌祁心裡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思考片刻,陌祁許是真的擔心陌澤的病症,當下猛地攥緊了拳頭,看向林威道:「那好,我便是去會一會這個所謂的藥師。」

陌祁話落,站在對面的林威當下眼神一動,隨後應了一聲便是由著石室之中退出身來。

「去告訴你家藥師大人,事情已經辦妥,之後的事情就請看她自己的了」

由著荒院走出,林威驀地抬眼,隨即朝著半空的方向開口說道。

半空上,火靈聽言身形快速一閃,不等著林威發現它的蹤跡,已經朝著王宮的方向飛身而去。

王宮大殿,傾漓看著飛身回來的火靈,當下滿意的拍了拍它的腦袋。

「做得很好,這些就當是獎勵你的。」

抬手由著空間之中拿出整整一籃子上的好藥草來放到火靈懷裡,傾漓曉得若是想要讓某隻靈物幫忙那可是要適當的討好獎勵才行的。

火靈見到傾漓竟是突然間大方的送給它那麼多美味的藥草,頓時感動的不行,因此下它當即抱緊了藥草,一個竄身便是去找地方開餐去了。

石室之中,陌祁透過石門的縫隙看著那臉色蒼白,且毅然面容扭曲的陌澤,頓時覺得心上一緊。

「主子當真要去?」

跟在陌祁身後,侍從一臉緊張的問道。

若是他家主子未死的消息傳出去的話,那麼他們一直以來而計劃豈不是要受到影響。

「陌澤是我的兒子,我自然不能夠看他受苦,既然城中其他的藥師皆是沒有辦法,如今也就只有我親自去一趟了。」

陌祁自然不會看著自己兒子一直承受病痛的折磨,哪怕他覺得那名找上他的藥師絕不簡單,也毅然的選擇了與之見面。

前章提要:…了一顆靈核便是惹上了這樣的麻煩?難不成那靈核是活人不能夠觸碰的?一連竄的疑問升起,傾漓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地查一查這件事情。提到靈核,傾漓頓時想到一個人,之前自己的吞下去的那顆靈核不就是從封天那裡得知的么,如此看來她倒是可以走一趟拂天皇城去問一問封天。自然不清楚傾漓此時在想些什麼,風清塵見到傾漓問起,當下點頭道:「我起初也沒有察覺,只是在拿走那靈核之後便是見到手臂上突然間竄入了一道黑氣,等到我從那地宮走出知道第一次禁制發作的時候,我才知曉出了問題。」「大哥,那麼你帶出來的那顆靈核可是還在?」傾漓皺眉,若是真的是那顆靈核的問題話,首先便是要先從那靈核身上找出線索先行。「那靈核之前我一直戴在身上,不過近來我身上的禁制發作的越發頻繁,所以我便是尋了個地方將它藏了起來,你若是要看的話,我現在就帶你去取。」風清塵說著站起身來,當下就要帶著傾漓去…..

后章提要:…去店裡買這些奇怪的東西,真不曉得你到底是想要幹什麼?」一身白衣的少年邁步走出,此時看著那走在他前頭之人笑聲嘟囔道。許是提到了少年的話,那走在前頭的男子驀地停下腳步,隨即將手裡握著的一顆幾近透明的晶石收到袖子里,這才開口道:「我做什麼自然不需要事先告訴你,倒是你要注意了,以後凡是關於你我乃是外人的事情盡量不要說出來。」少年聽言一臉不解,隨即跟上去又問道:「為什麼不能說,難道這音族之人還會欺負外人不成?」「欺負?若只是欺負的話還算是好的。」看著身後少年一臉天真的開口,男子不由得冷笑一聲,隨即竟是直接邁步朝著人群之中走去。「哎?師兄你倒是說清楚啊,」見到自己師兄邁步離開,少年頓時心上一急,當下邁開步子便是緊緊地跟了上去。……王宮寢殿,迦嵐此時揉著額頭,看向下方之人的當下,一張臉色不免有些陰沉。「不知聖主大人這幾日去….. 陌祁自然不會看著自己兒子一直承受病痛的折磨,哪怕他覺得那名找上他的藥師絕不簡單,也毅然的選擇了與之見面。

「如此可是需要屬下準備些什麼?」

侍從見著自家主子已然最好了決定,當下也不再多說,只是若是他家主子真的要去的話,最起碼也要準備妥當才行。

陌祁雖然急著為陌澤醫治病情,卻倒也不曾失了分寸,此時聽到侍從開口,當即點了點頭,「確實是需要準備一下,這樣……」

暖陽清風,轉眼間已然日上正中。

到了與陌祁約定見面的日子,王城之中那間最大的酒樓的包廂之內,傾漓此時斜靠一旁的軟椅上頭,一臉悠閑地整理著空間內的藥草。

「你上次丟進來的那個盒子是什麼東西?」

耳邊長空的聲音驀地傳來,傾漓聽言當下動了動手臂,隨即道:「那是我大哥的東西,我暫時幫著保管一下而已。」

「用著戰氣封存,想來也不是一般的東西才對。」長空挑眉,話落當下不忘朝著那盒子所在的方向看了看。

傾漓見此驀地一笑,「你覺得那會是什麼東西?」

「我倒是覺得拿東西興許是件寶物,你放進這裡,難道不怕我直接拿了去?」

驀地將一雙手臂環保在身前,傾漓見此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幾分。

「我有什麼不放心的,因為你根本不會動它。」

長空雖然是個小氣的,卻也不是個會搶她東西的,因此下傾漓將那靈核放入空間之中自然很是放心。

「切,別說的好像你有多麼了解我,要知道若不是之前遇上那幾個人竟是曉得我的弱點的話,現在被束縛住的說不定是誰呢。」

聽到長空提到之前的慕成幾個人,傾漓不由得皺了皺眉,她從雲溪鬼谷之中出來后便是在沒聽說那三個人的消息,不過依著那三個人的本事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情才對。

「是是是,我現在還有事情要做,這些藥草的分類就拜託你了。」

曉得某隻又在傲嬌,傾漓當下拍了拍手,隨即手臂一揮,直接將周圍的藥草全數送回到了空間之中。

長空正要說些什麼,卻是還沒等到他開口,那由著頭頂上的方向猛然間便是落下一道黑影。

觸不及防,成堆的藥草從天而降,呼嘯著便是落到了長空的頭頂。

砰地一聲落下,銀狐聞聲驀地抬起頭來,隨即便是見得那對面的一座葯山之上猛地伸出一隻手臂來。

整個人皆是被藥草埋了起來的長空,此時由著藥草山之中爬出來,動作間一雙眸子滿是怒火。

「風傾漓,你這是在作死,作死!」

將空間關閉,傾漓完全不去理會在長空的咆哮之聲。

酒樓外,此時的王城大街之上,驀地一輛馬車飛馳而來,在酒樓門前停了下來。

「主子,已經到了。」

馬車外,侍從小心的靠近過去,隨即輕聲說道。

這條街上本就熱鬧,因此下即便是一兩輛馬車快速駛過也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陌祁知曉這點,方才選擇了乘坐馬車過來。

「虧他竟然能選在這種地方。」

冷哼一聲,陌祁當下掀開車簾由著馬車之中邁步走了下來。

因為擔心被人認出,因此下陌祁今日特意命人幫他改裝了一番,此時若是掩去那一身冷厲之氣看上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中年人罷了。

酒樓之中,林威早已經等候多時,此時見到陌祁出現,當下走上前來,為他帶路。

林威一向小心,今日之事他本是不想參合,奈何陌祁卻說除了他之外不信任其他人,因此下一定要讓他來此引路並向他介紹那位藥師才行。

林威心裡暗暗叫苦,卻是此時他還要仰仗著這兩個人,當下也就只能將苦水往肚子咽,忍一忍罷。

「就是這裡了。」

走到傾漓所在的包間之外,林威話落當下便要抬手去敲門,卻是還未等到他動作,那面前的房門竟是突然間被一道勁力揮開。

林威見此下意識的去看身側的陌祁,卻是當他側身看去的時候,明顯從陌祁的臉上也看出了一絲的驚異,這才曉得方才揮開房門的乃是屋中的那位。

房門打開,林威與陌祁兩人便是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陌祁雖然帶了其他侍衛前來,卻是按照約定,沒有讓他們跟在自己身邊,而是全部留在了樓下。

邁步走近,陌祁方才進入到房間之中便是問道一陣極濃的丹藥之氣迎面襲來,他一直有服用丹藥的習慣,對於一些丹藥的氣味也有些熟悉,只是此時他聞著空氣里的丹藥之氣,一時間卻是辨別不出那丹藥的成分到底是什麼。

林威自然也聞到了那丹藥的氣味,不過他此時倒不在意這些,因為他明顯看到了陌祁的神色不對。

「羽長老,這位就是我之前提起的風藥師。」

林威自然不想在這樣的環境下繼續僵持下去,當下邁步向前,向著陌祁介紹起坐在一旁正閉目養神的傾漓。

陌祁聽言當下也不去管那丹藥的氣息,這才轉身朝著林威所指的方向看去。

軟椅上,只見的一名看上去不過十幾歲的少女斜靠在那,此時正閉著一雙眼睛,似乎對於他的到來絲毫不感興趣。

陌祁見此不由得捏緊了拳頭,他還從未被人如此輕視過,更何況還是個與他自己的兒子差不多年紀的小姑娘。

「好大的架子。」

驀地開口,陌祁眼中明顯已然生出了幾分不滿。

軟椅上,傾漓感覺到由著身前方向襲來的一陣殺意,這才緩緩地睜開眼睛。

手臂一動,傾漓將後背向著身後的椅背又靠了靠,這才用著略帶慵懶的聲音道:「這位就是你說的那位?看這樣子難不曾是陌府上的管家?」

傾漓話落,那站定在一旁的陌祁當下忍不住咬了咬牙,管家?這丫頭竟然說他是管家,當真是豈有此理。

「林家主,我不是說過要你去找陌家的主事之人前來與我相談的么,你怎麼帶了個管家來?」

語氣里顯然帶了不滿之意,傾漓話落竟是直接由著軟椅上站了起來,那樣子似乎是要就此離開。

前章提要:…漓話落,便是見得迦嵐的臉色一沉。「我想知道是誰控制了我。」驀地將手裡的杯子落下,迦嵐一臉嚴肅的問道。傾漓見此眨了眨眼,「你都不知道是誰下的手,我又怎麼會知道?」「正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所以迦嵐大人他想要請你幫忙一起查處原因。」由著傾漓身後走過來,陌澟見此驀地開口說道。她之前與迦嵐分析了許久,卻是一直想不出什麼頭緒來,因此下便是向著傾漓也許會知道的比他們多一些也不一定。「我們?」傾漓驀地挑眉,方才她似乎聽到陌澟用我們而不是用她一直習慣說的她跟迦嵐大人,「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你跟迦嵐的婚期似乎就要到了,可是準備什麼時候啟程回靈族啊?」「風傾漓,你……」陌澟聽言臉上竟是露出一抹微紅,隨即她側過身去,乾脆不去看某人。倒是坐在傾漓對面的迦嵐仍舊是一臉淡定的看過去,好一會才道:「咳咳,我們現在先不提這個問題,主要是…..

后章提要:…厭惡感。指尖一動,就在傾漓話落的當下,也不等著那灰衣男子反應,傾漓已然抬手間揮出一道戰氣來,直接朝著那灰衣男子的身前襲了過去。「砰。」半空上又是一聲炸響,這一次比之剛才的那一聲更加的響亮。灰衣男子肥胖的身體猛地落在地上,竟是連著地面都被震的顫了一顫。一招落下,傾漓此時轉而看向那跟著灰衣男子過來的侍從。「愣著做什麼,還不去叫你家主子出來迎接?」那幾名侍從見此先是一愣,隨即感覺到傾漓周身散發出來的陣陣寒意,頓時轉過身去,風也似的朝著院子里跑了過去。片刻之後,當林威由著內院里走出,見到那站定在門外的傾漓的瞬間,只覺得腦袋裡好似有什麼突然炸裂開了一般。一瞬間所有都變成了一團漿糊。「藥師大人來此是為了?」走到跟前,林威儼然不敢去去看那倒在地上的管家與看門的侍衛。天曉得他剛才聽說門口來人的時候有多麼震驚,….. 語氣里顯然帶了不滿之意,傾漓話落竟是直接由著軟椅上站了起來,那樣子似乎是要就此離開。

「風藥師且慢,這位就是你要見之人。」

林威見著傾漓竟是想要邁步走人,哪裡肯讓,當下一個竄身向前,直接將傾漓攔住。

看著攔在身前的林威,傾漓方才伸了伸手臂,回過身去,朝著一旁的陌祁問道:「陌府主事?不知閣下是什麼人呢?」

嘴角微勾,傾漓說著身形竟是如風一般,又重新坐回到了軟椅之上。

「我的身份你不需要知道,我今日前來不過是想知道你到底願不願意救治陌澤。」

一張臉色已然陰沉的駭人,陌祁此時若不是還寄希望於讓傾漓去救陌澤,恐怕早就已經出手了。

「既然既然,那不如坐下來談。」驀地抬手,傾漓這才向著面前站定的陌祁說道。

「林家主若是有事的話倒是可以先走。」

知道林威不想插手這些事情,傾漓自然也就不逼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