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儘管慕雲霆已有千歲,但在葉辰面前還是晚輩。

葉辰並未回話最後將目光移開,背對衆人面向赤血幻影豹,一個轉身讓環繞的在赤血嶺上空的劍氣,全數迴歸到自己身上。

逆襲之影后人生 ,劍氣通靈浩然無邊,心中好似大地落定。

蕭涵也暗道“小石頭,看來在這一次我們是捱過去了。”

“嗯,這樣我們就可以,拿着緋紅珠草回去治病救人了。”

“吼……”

赤血幻影豹憤怒之火,如火山爆發一樣,聲聲嘶吼似要噴出岩漿,將整個赤血嶺吞沒。

葉辰姿勢不變還是負手而立,周身劍氣慢慢減弱,最後消失全無,這種引而不發的感覺,讓異種更加緊張。

所有的赤血幻影豹種,都在不斷咆哮着發狂着,下一刻就要發起最猛烈的攻擊。

絕代仙帝的女人不能惹 轟!”

驟然

葉辰青衫飄動,周身劍氣再度迸發出來,無形的劍氣織造成一張攝天奪地的劍網,鋪蓋整個赤血嶺。

身在其中的慕雲霆,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劍網其中的可怕力量。

落湯雞也暗暗心驚起來“沒想到,真是沒有想到,在這樣一個荒涼的星球上,居然會有如此驚豔的人物。”

在燕孤凌看來自家的族長四祖與冰祖,都是一代人傑翹楚,但眼前這人更讓人驚豔萬分。

“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居然隱身在龍首山中?”

就在衆人思緒起伏時候,葉辰出手了。

劍鋒過處,流血飄紅。

軍婚小媳婦:首長,請立正 ,歎爲觀止的一幕,但這還遠遠沒有結束。

一瞬間

一道無匹劍光劃過虛空,葉辰背上那一把古樸徑直飛出,目標直指赤血幻影豹本體。

劍出必染血

在整個赤血嶺的赤血幻影豹化爲污血時候,異種本體也倒地不起再無生機,碩大的頭顱上插着一把古劍。

“砰!“

沒有哀嚎沒有掙扎,最後最後轟然倒地的聲音,迴盪在整個赤血嶺各處,迴盪在衆人耳畔。

這一聲是如此的清晰又如此不真實,赤血幻影豹殞命,整個赤血嶺彷佛有了,從來都沒有過的寧靜。

三首雲蛟又變成小蛇模樣,擦了擦眼睛,連連驚呼起來“老雲我沒看錯吧!居然一擊必殺?居然是一擊必殺?這種感覺真是太太……太,老雲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三首雲蛟已經是激動得語無倫次起來,當然其餘眾人也是如此,各個都是當場震驚,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的此時此刻的心情,

慕雲霆的目光停留在已經毫無生機的赤血幻影豹身上,頭顱上那一把銹跡斑斑的古劍,就彷佛是定在自己心頭上,

葉辰劍道修為著實讓人驚嘆,先是以磅礴劍氣,為三首雲蛟解圍,再是自身劍氣劍氣織造成羅網,全滅赤血嶺內所有的赤血幻影豹化出的幻影,

但最讓驚嘆的還是那最後一劍,慕雲霆根本就看不出來,對方到底是怎麼拔劍出鞘,

落湯雞重新回到慕雲霆肩膀上,心中所想也是相同,葉辰古劍出鞘的速度,著實超乎想象,

「此人應該算是當今北辰星球,劍道第一人了吧,」

眾人還沉浸在劍王風采時候,葉辰卻已經著步伐,向的赤血幻影豹走去,

留在慕雲霆眼中的還是那一道蕭瑟的背影,那樣的背影彷佛承載了太多太多,歲月留下的痕迹,

一手伸出直接將,插在赤血幻影豹頭顱上的古劍,給拔了出來,


古劍入鞘

葉辰並沒有停下步伐,拖著那蕭瑟的背影,將要離開赤血嶺,

在這個時候,慕雲霆倒是鬼使神差的開口「前輩還請留步,」

慕雲霆這一聲著實讓眾人意外,而葉辰也停下腳步來,

「前輩,我請你吃烤肉,」

「不是吧,」落湯雞直接掉了下巴,完全沒有想到,這臭小子居然這樣開口,

安韻嫻這時倒是有些期待,這樣一個神秘的強者,誰都會想要深入了解,

赤血嶺一時無聲,一行眾人都在等著對方表態,葉辰轉過身來雖是不語,但其中意思眾人也有所明白,

夜幕下星光點點,赤血嶺內一團篝火高漲,不斷燃燒著爾,

落湯雞和三首雲蛟,兩人饞嘴巴盯著,那香氣四溢的烤肉大留口氣,

三首雲蛟滿臉賊笑「這次打獵還真是辛苦,老三我大補特補才可以,」

落湯雞也到「對對對,吃它個底朝天,」

……

篝火一旁

蕭涵看著運氣調息完畢的燕孤凌,輕聲細語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可不要留下暗傷來,」

「我沒事,」話雖如此,但燕孤凌還是一肚子的不舒服,連連嘆氣起來「我實在太沒用了,總是在關鍵時候幫不上老慕一點忙,」

「你也不要太自責了,那畢竟是一頭異種,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不知道為什麼,燕孤凌感覺這個時候,這樣的蕭涵出奇的溫柔,

四目相對,好似情話無限,


「燕哥兒等回到金水城,我就為你配置一些藥材,鞏固肉身根基強化體質,」

蕭涵摸了摸石天腦袋,笑盈盈的說道「那也給姐姐來,金水城的小葯神,」

……

就在三首雲蛟大流口水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道目掃來,讓自己渾身不對勁,回頭一看正好對上葉辰那深邃目光,

三首雲蛟頓時緊張起來「我就是看看火候,您先吃您先吃……」

慕雲霆神秘兮兮說道「這前輩可能是看你的肉,會比赤血幻影豹的好吃……要不你小三你就貢獻點,」

「去死,」

「遙遠年間龍族也屬於荒族,后來雖自成一系,但也常有往來,」

葉辰這一開口落湯雞也餓是意外,=沒想到眼前此人,居然對荒族的辛秘有所了解,


說到龍族二字,慕雲霆倒是有些緊張,畢竟對方和真龍有大恩怨,要是葉辰遷怒三首雲蛟,那可是玩大發了,

葉辰頓了頓,又繼續說下去「蛟不但屬於荒族一員,也是龍的下系血脈,所以蛟可通過修鍊進化為龍,」

「進化為龍,」慕雲霆驚嘆起來「難道會進化為真龍,」

葉辰搖了搖頭「這就不知道了,真龍只是龍族一種血脈而已,」

這是落湯雞接話來,表情倒是有些嚴肅「蛟化成龍這不是不可能,以前也有過例子,只是其中過程太難太難了,而且小三可是蛟族血脈中的異類,想要進化為龍,更是難於上青天,」

慕雲霆道「有志者事竟成,我相信小三一定會一躍成龍,」

就如同葉辰在注意三首雲蛟一樣,安韻嫻顯然也對葉辰充滿興趣,直接開口問起來「不知道前輩為何,會隱居在龍首山中,」

隱居,

當初誤入真龍大墓中,自己就遭遇十二天干劍陣,而葉辰就是劍奴之首,只是當初葉辰神識混沌,

葉辰久久不語倒是讓現場氣氛尷尬不少,慕雲霆心中也是有些擔心,畢竟安韻嫻問到禁忌話題,

「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有一點很清楚,被罰為劍奴都是有大罪者,」

葉辰答非所問,倒是讓慕雲霆很好奇,對方口中所言大罪為何,

「總有一天,我會去尋真龍問個清楚,」

葉辰這一句話很是輕聲,就如同在告訴自己一樣,但慕雲霆心中已激起千層浪「去尋真龍,難道真龍還存活著,難道真龍大墓只是一個假墳,」

慕雲霆心中大為感慨起來「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見識見識星空中數之不盡雄主人傑,是如何讓億萬生靈驚艷膜拜,」

「我觀你身上也有劍氣,看來你也修劍道,」

葉辰觀察力很是敏銳,慕雲霆也直言不諱「晚輩卻是有涉獵劍道,還請前輩指教,」

慕雲霆一說安韻嫻也是凝神關注,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能夠有到絕世高人指點,對自己也少不了好處,

「萬法一心,我的劍心是無,你的劍心又是什麼,」

「我的劍心是什麼,」

簡單一問倒是讓慕雲霆陷入深思中,落湯雞此刻也很好奇慕雲霆的回答,畢竟是自己傳下金烏劍訣,

不但落湯雞在等著答案,安韻嫻燕孤凌等人都在等著,

許久之後

慕雲霆抬起頭來,眼神明亮異常,帶著自信的笑容「我的劍心就是我,一切為我,」

葉辰道「一切都是殊途同歸,」

「前輩前輩烤肉好了,快來嘗一嘗,」石天拿著香氣四溢的烤肉,向葉辰走來「這裡加了一些靜心寧神的藥草,對前輩應該會有幫助,」

葉辰看了石天一眼,那一雙清澈的眼眸,讓自己不僅淡淡一笑起來,

得到三色味葯后,慕雲霆一行人的龍首山一行也結束,

在赤血嶺的一夜,慕雲霆向葉辰討教不少武學上的問題,這也讓眾人對自我武學有了更深的明悟,

晨曦再臨

金水城已經換了新的模樣,沿途走來都是百業興盛,往來過客再無愁容,

蕭涵笑道「看來這金水城換了新主人,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對金水城最有感情之人,自然是石天,這樣欣欣向榮的金水城,才是石天心中所想,

不過接下來,石天又要面臨一場新的戰爭,


百草藥園

依舊藥香四溢,繁華景象不弱之前風貌,

葯園一處僻靜所在,北龍川盤膝而坐面容淡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