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林壞打了一個電話,緊接著,王主任就把票給退回來了。

不可能是巧合吧!

難道是因為林壞的那個電話……

正當周宇準備詢問林壞時,突然,又是一個電話打進來。

周宇接聽電話,而這一次,又是要把票給他退回來的。

隨後,周宇一直在接聽電話,一連接了十幾個,全都是跟王主任一樣的情況。

而且那些人,無一例外,全都是語氣惶恐,不停地給周宇道歉。

周宇光是接電話,都接得麻木了。

「林哥……」

他一臉崇拜地看著林壞:「您教育得……也太快了……」

林壞點點頭:「算他們懂事。」

「把拿回來的票,按原價賣給那些粉絲吧。」

「記得讓工作人員注意甄別一下,千萬別賣給黃牛。」

「這些黃牛,簡直跟搶錢一樣。」

周宇麻木地點著頭。

他明明記得,林壞是混地下圈子的啊,什麼時候混地下圈子的,都敢教育地上圈子的人了?還教育得如此聽話。

太他媽嚇人了!

這林壞到底是幹嘛的。

龍國教父?

紫筆文學 沈卿檀慌慌張張的回到車內,楚蕭澈看出她的不對勁,詢問著:「怎麼了卿檀?」

「沒…沒事,看到了一隻蟲子,嚇了一跳。」沈卿檀極力掩飾著內心的恐懼。

「你每天接觸考古下墓還怕蟲子啊?」楚蕭澈笑着說。

「那怎麼了,還不讓人有些害怕的東西了?」沈卿檀反問道。

「卿檀,我給你帶了三明治,吃點東西或許就不會暈車了。」洛暮寒拿着三明治遞給了沈卿檀。

「哇!這三明治看起來還挺有食慾的!謝謝啦學霸!」沈卿檀笑着接過了洛暮寒手中的三明治,一旁的楚蕭澈倒是酸了起來。

「三明治有什麼好吃的,卿檀給你雞腿!」楚蕭澈看着洛暮寒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我不想吃這個雞腿,看着就有點油,最近想減肥呢。」沈卿檀撕開三明治的包裝邊吃邊說道。

楚蕭澈收起送雞腿的手,耷拉個臉靠在車窗旁,沈卿檀看着他邊吃邊笑。

「快到了,還有五十公里。」陳逸說。

「蘇老說,目的地是阿拉善,近些年阿拉善周圍似乎沒出過古墓吧?」沈卿檀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他應該也有他的想法吧,既然來了阿拉善,估計會有收穫的。」陳逸回答道。

「蘇老這次要先去拜訪巴丹吉林廟的住持,然後才去探尋古墓。」夏亦云說。

「你怎麼知道?」沈卿檀疑惑的問。

夏亦云似有些慌張,解釋道:「他沒跟你們說嗎?我是因為巴丹吉林廟才決定來的。」

「這樣啊,你們…都認識蘇老嗎?」沈卿檀試探的問著。

「不太熟,是他找到的我們,之前只聽說過考古界的元老,但是也沒見過。」洛暮寒回答道。

「叮叮!」所有人的手機都來了一條短訊,上面顯示著一條消息——「Thegamebegins.」

「遊戲開始?」六人異口同聲的說着。

距離北京一千多公里的阿拉善沙漠近在遲尺,幾人換上輕便的服裝,便被集合到了巴丹吉林廟內。

「這是…巴丹吉林廟?」楚蕭澈問。

「施主,我是廟中的小僧,幾位這邊請吧。」一名僧人說。

幾人被安頓在廟中的客房中,蘇老則是去了住持的屋內商談要事。

【住持房中】

「住持。」蘇老向住持行着藏族特有的禮儀,住持連忙扶起蘇老。

「老朋友,不必行此大禮。」住持用着不太熟悉的漢語對蘇老說着。

「住持,您幫過我這個老頭子,我理應謝您,這次,老朽又來麻煩您了。」說着又向住持表示著感謝,鞠了一躬。

「你們來,我很開心。藏族埋藏在阿拉善多年的古墓,終於有人解!我替藏族人民謝謝你們這些考古人員!」住持說着。

「不用客氣,這次老朽帶來的都是一些年歲較小的孩子們,他們個個天賦異稟,我相信一定會成功的!」

「我相信你,明日我便派我們廟中最熟悉這裏地理位置的僧人同你們前去。」

「那便多謝了!」蘇老笑着道謝。

其他人正抽籤分配着客房,由於這裏在山上,客房也很少,只有五間,這就意味着有兩個人要擠在一間屋子裏。

「四間客房,六個人,怎麼分都是不太公平的。」洛暮寒說。

「抽籤吧,靠運氣嘍。」沈卿檀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說道。

六人隨機抽籤,五間客房的入住也有了新的分配。

「我獨自。」洛清歌率先回答道,拉着行禮選了一間客房。

「獨自。」夏亦云隨後跟上。

「嗯哼,獨自!」

最後剩下的三人極其的尷尬,分別是楚蕭澈,沈卿檀和洛暮寒。

「反正,我肯定不是獨自了…不如你倆跟我換一換,住一起?」沈卿檀試探的問道。

「才不!」二人異口同聲,大聲的反駁著。

剩下三人躲在門后看熱鬧,夏亦云不明所以,小聲問道:「這是幹什麼?」

「亦云姐姐,你不懂,這是男人之間的鬥爭!」洛清歌笑着說。

沈卿檀偷偷的打開了手中的紙條……一個大大的「2」擺在了眼前,沈卿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眼睛一轉心生一計。

「其實,我也不想傷你們的心,我這兒紙條寫的2,那我肯定要跟你倆其中一個住在一起了。」沈卿檀故意委屈地說着。

「倒不如讓我先看看你們的紙條。讓我心裏有個數,好嗎?」沈卿檀矯揉造作的說。

二人慢慢打開手中的紙條,個個的表情都很有戲,將紙條沖向沈卿檀的方向。

沈卿檀會心一笑,偷偷換了一個數字1的紙條,說道:「如果,你們願意跟對方換一下的話,我也不會介意的,只不過,你們要是打架了…我可能…」

還沒等沈卿檀說完話,二人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紙條,打開之後倒是都很開心,沈卿檀撓了撓頭打着哈欠走向客房,嘴裏還嘟囔著:「睡覺吧…!」

二人緊跟沈卿檀的腳步,卻被她關在門外。

「這是為何?我這紙條寫的數字2不就是跟你一間房間嗎?」楚蕭澈厚臉皮的問道。

「你是2?我什麼時候說我的紙條上寫數字2了?」沈卿檀得逞了就賴賬,開始不承認自己做的事。

「你…」楚蕭澈搶來洛暮寒的紙條,竟然也寫着大大的「2」!兩個人被沈卿檀耍得團團轉。

最後二人只好無奈的住在了一間屋子裏,楚蕭澈覺得處處都彆扭,半夜十一點還在客房外坐着看風景。

「怎麼,都十一點了,睡不着啊?」沈卿檀看見在外面吹風的楚蕭澈,走出來問道。

「睡不着,是因為心裏想的事太多了嗎?」楚蕭澈反問道。

「壓力太大了吧,畢竟整個團隊只有你一個人沒有對考古實踐過。」

「不是因為這個…卿檀…」

沈卿檀看着他與南修筠極其相似深情似水的眼眸,不由得淪陷。

「你別這樣看着我,不太喜歡。」沈卿檀轉過身提醒著。

楚蕭澈慢慢走近,來到沈卿檀的背後,從背後抱住了她,溫柔的說:「如果我是他,是不是就喜歡了?」

「你明知道,你不是。還問這個幹什麼?」

「所以,就算我與他長得多麼像你也不會愛上我?」楚蕭澈笑着問道。

沈卿檀拿開楚蕭澈緊抱着的雙手,轉頭說道:「你不是他。」隨後為楚蕭澈整理了一下衣領,便回到了屋內。

楚蕭澈看着遠去的沈卿檀,心想:這小丫頭,倒是忠心,也不知為何脾氣那麼倔!

「如果你真找不到我了,難不成在這世界孤獨一輩子?」楚蕭澈搖了搖頭笑着自言自語道。

第二日,幾人被黑衣人集合起來,準備去打探第一個地點——巴丹吉林沙漠。

「前面車輛禁止進入,我們只能走進去,前面的道路可能會遇到很多沙漠環境內的危險,你們要多注意。」黑衣人提醒道。

「蘇老不跟我們一起來嗎?」沈卿檀問。

「我們老闆還有些私事,你們先去打探一下這裏的路,我們明日在沙漠口集合。」

「明日,那還能找到我們嗎?」洛暮寒疑惑的問道。

「當然。這簡約的地圖是無人機大概拍下的照片,你們方便參考,拿着吧。」

幾人帶上地圖就開始了沙漠之旅,這一場熱血沸騰和風險巨大的旅程,到底會因為什麼而有所變化呢?

「地圖上說在往南走會有一片流動的沙丘,我們如果緊跟着沙丘的後面走應該永遠都走不出這裏。」沈卿檀用着以往的經驗提醒道。

「那怎麼辦?」洛清歌問。

「逆向而行,沙漠中最不應該順向而行,這樣就中了這些沙子的套路了,流沙最容易藏在這種順向路之間。」

「所以我們應該往北走,對嗎?」楚蕭澈說。

「沒錯,走吧。大家保證水源充足,這一趟下來不一定幾天才能出來,一定要保證安全。」沈卿檀說。

「對了,夏亦云沒跟來嗎?」洛暮寒問。

「她只對巴丹吉林廟感興趣,估計是不回來沙漠中的。」沈卿檀邊看地圖邊回復著。

「卿檀,你看,這天空中的太陽為何霧蒙蒙的一片?」楚蕭澈疑惑的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