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道身影,伴隨著她們的魔獸四散紛飛,就從爆炸的中心點如同花瓣一般摔出了數百米外,一個個狼狽無比的跌落在地,無不是口噴鮮血。她們的坐騎更是全身骨骼寸寸斷裂。眼看是不活了。

這還是姬動手下留情的結果,他在發動六重咒殺的時候並沒有使用全力,雖然用了滅神雷,但諸如的魔力卻只有七成,否則的話,此時的黑暗天干聖徒就都已經被他秒殺了。可就算是七成魔力,也令這些黑暗天干聖徒的身體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強烈打擊,無不是身受重創。

姬動靜靜地漂浮在天空之中。戰鬥將誒書了,一切也都恢復了清靜,此時漂浮在空中的他,就像是一尊魔神一般不可撼動。在黑暗天干聖徒們眼中,他更是不可逾越的屏障。

姬動看著下方四散飛落的黑暗天干聖徒,搖了搖頭,淡然道:「你們畢竟不是升級強者。十變天干滅聖陣雖好,但是你們所凝聚出的聖級也只是偽聖級而已,真的以為憑藉這陣法就能夠撼動黑暗天機么?除非你們所有人都能夠突破到聖級初階。或許還有幾分機會吧。李永昊,你這陣法的破綻其實很多。」

李永昊身為陣法的主導者,他受的傷也是最終的,重重的摔落在地。他都不用去看,就知道自己的坐騎黑龍已經完了,神器斷了,坐騎死了,此時此刻的他已經可以說是已經陷入了最低谷。更重要的是內心的打擊,哇的一聲,又噴出一口鮮血,但他卻依舊掙扎著,從地面上爬了起來。

其他黑暗天干聖徒們雖然也都受了重創,可大部分攻擊都是他們坐騎承受的,因此,他們的情況還不算太差,也都勉強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可他們看著姬動的眼神卻已經變成了茫然。眼前這個男人,就像黑暗天機一樣那麼不可戰勝,他們最大的憑藉就被這麼輕而易舉的破掉了。

我們輸了。」李永昊說道。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依舊有鮮血不斷地從他七竅之中滲出,雖然以他的修為,這些傷勢還不至於致命。但想要恢復過來,最起碼也要三個月。三個月的時間,足以令這場聖丅戰塵埃落定了。

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已經成為了這場聖丅戰的局外人,再沒有半分機會了。姬動像李永昊到,「既然你認輸,那麼就請你和你的夥伴們遵守諾言。」李永昊艱難的點了點頭,「我會的。不過,我想知道,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

就算我們如你所說,至少偽聖級,可那也是升級中階的魔力沒錯。我不明白,你是憑什麼破掉我十變天干滅聖陣最重要的變換奧義,如果能夠繼續變換的話,利用十系天干神獸的天賦技能特性以及屬性的變化,我相信,就算你能戰勝我們,也絕不會那麼容易的。」

姬動看著李永昊,淡淡的說道:「你們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從始至終都沒有。原因很簡單,我本身就又一個技能,對你們這十變天干滅聖陣有著先天克製作用。我也不怕告訴你,這是我的魔域能力之下,名叫元素剝離魔域。

在你們這十變天干滅聖陣進行變化的時候,自然也需要魔力轉換,你們的本源雖然是十屬性俱全,可在陣法進行天干神獸轉化的那一刻,必須要將十系魔力通過無形輪轉轉化為要變身而成那種天干神獸的魔力屬性,我沒說錯吧?」李永昊點了點頭,口中喃喃的念叨著「元素剝離魔域?」姬動頷首道:「真是元素剝離魔域。你這十變天干滅聖陣的變化不可謂不快,可是,就算再快,那也是不同屬性之間的轉換。」 黑暗天干聖徒們都在冷靜的聽著姬動那冷峻的近乎殘酷的聲音。

「在你們進行屬性轉換的過程時,中間總會有一個極其短暫的過程,以我完全凌駕於你們之上的靈魂修為,找到這個短暫的過程並不困難,每一種極致魔力五行屬性都有著專屬於自己的氣息和光芒。找到你們那咋小轉換的短暫過程時,只要我根據你們想要轉換的屬性施展出元素錄離魔域,那麼,你們就沒有一點機會。整個魔域轉換過程瞬間就會因為被我抽去掉了想要轉換的屬性魔力而終止。我想,當時你已經有了這種感覺吧。之後幾次也同樣是如此,至於阻攔你們身體下墜,那是我的一個技能,名叫滅神壁,能夠在一定範圍內,虛空中沒有任何氣息產生的幻化出一面空氣牆壁,進行一定程度上的阻擋。這個技能雖然沒有什麼攻擊性,但在實戰中卻是千變萬化。有了這兩項能力的存在,哪怕我的修為再弱一點,也依舊不是你們能夠抗衡的。不能進行屬性變化,十變天干滅聖陣最大的奧妙就蕩然無存,自然也就不足以對我構成任何威脅了。」

李永昊聽著姬動的分系,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當他聽完姬動這番話之後,身體已經有些搖搖欲墜,是飛快趕過來的蠍子扶住他的身體,才讓李永吳沒有隨之跌倒。

「可是,可是你已經有了一個魔域,之前那凝聚火元素的魔域,為什麼還有另一個魔域?這不可能。一名魔師,就只能擁有一個魔域才對,哪怕是我們光明天干聖徒也不例外。除非你是魔獸,本身還有天賦技能。」李永昊的聲音之中依舊充滿了不甘,十變天干滅聖陣是他嘔心瀝血,用了十幾年時間才逐漸完善成功的,他是在無法接受如此簡單就被姬動破去這個事實。

姬動淡然道:「世界上的事情從來多沒有絕對成立的,就像魔師只擁有一個魔域這件事也是一樣。」一邊說著,他身形一閃。已經飄落在地面上,就落在李永昊身前十米外。

看到姬動突然靠近,蠍子頓時大為警懼,嬌軀一動,已經阻攔在姬動身前,她那雙美眸之中有著很多複雜的情緒變化,只是,此時此刻。她也不知道該對姬動說些什麼。

姬動沒有去看蠍子,他直視著李永昊的雙眼,繼續道:「普通魔師,哪怕是我們天干聖徒,也只能擁有一個魔域,這沒錯。但是,我和普通天干聖徒卻並不一樣。你忘記了么?我是雙屬性聖徒。早在我魔力突破八冠的時候,我就已經擁有了兩個魔域。比普通魔師多一個魔域就是因為我的屬性也要多一個。不過,我還可以告訴你一點,我的魔域並不只兩咋」剛才對付你們這個元素錄離魔域,準確的說,應該是我的第三魔域。」

「第三魔域?」李永昊瞪大了雙眼,因為心情的激蕩,剛剛穩定下來一些的傷勢又有複發的跡象,口鼻之中都有鮮血滲出,忙的黑暗甲木聖徒趕快給他治療。此時,其他黑暗天干聖徒們也基本都聚集到了李永昊身邊。他們看著姬動的目光比李永昊更加複雜。誰都知道,不論姬動如何對他們,這場聖戰都已經於他們無關了。他們的坐騎魔獸都死,了,對姬動的憎恨可以說是達到了極致,可是,他們能做什麼呢?只能就那麼怒視著姬動而已,眼神可是殺不了人的。

姬動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第三魔域,可以按照我的控制,瞬間錄離一定範圍內任何一種魔力屬性。對付你這十變天干滅聖陣豈不是才好克制么?」

李永昊苦笑道:「那你這第三魔域又是從何而來?不會是憑空變化出來的吧?你難道還有第三種屬性不成?」

姬動淡然一笑,「第三種屬性當然沒有,我這第三魔域是被烙印上的,至於如何而來,就沒必要告訴你了。現在,我們這一戰已經結束,各位就在這裡休養吧。等前方聖戰結束之後,黑暗五行大陸的殘局還需要各位收拾。黑暗五行大陸這麼多年以來被黑暗天機糟蹋的已經不像樣子,該是讓半民們休養生息的時候了。」

一邊說著,突然間,黑暗天干聖徒們只覺得眼前一花,姬動的身影突然變得虛幻起來,緊接著,每個人都感覺到一股柔和的魔力湧入體內,一個個分別軟倒在地。當姬動身影再次出現時,這些黑暗天干聖徒們已經全都軟倒在地,姬動當然不會完全信任他們。而且,他們畢竟是屬性俱全的天干聖徒,說不定就有什麼秘法能夠快速恢復呢。此時,他們不但被姬動封閉了魔力,也封閉了靈魂,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是絕不會清醒過來的。

碧光閃爍,陳思簸已經來到了姬動身邊,她那完美而精緻的俏臉上,依舊是一片溫柔之色,拉起姬動的大手,道:「我們走吧。」

「嗯。」姬動一邊答應著,突然臉色一變,沉聲道:「不好,我們要趕快去前線,師兄傳來消息。光明大軍耍擋不住了。」以他現在的修為使用萬里傳音石已經不需要拿在手中,只是時刻感應著就可以了。

姬動帶著陳思斑,兩人的身體同時騰空而起,化為兩道流光頃刻間消失在半空之中。

聖邪島。

黑暗大軍和光明大軍之間,除了兩大龍皇之間的交手以外,開始的進攻其實都是試探。只不過,光明大軍魔師們聯手施展的五行相生循環陣法實在是讓黑暗魔軍打出意料,這才吃了不小的虧。一上來就有數千名魔師殞命。

選擇以丙火魔力攻擊,可不只是因為丙火系魔力的攻擊威力大,畢竟,面對的目標是全屬性的五行結界。這就不得不說姬雲生的遠見卓識了,他之所以讓光明魔師們選擇使用丙火系魔力,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紅蓮天火。紅蓮天火雖然已經散去,但在它散去的同時。空氣中的火元素「日極為濃厚,泣樣一來以火系魔力講行攻擊,自然施條一定的加成,相對而言,黑暗魔軍這邊的五行結界就沒有這方面的好處了。因此,當雙方陷入膠著狀態的時候,至少從表面看去,竟然是整體實力遠遠弱於對方的光明大軍壓制著黑暗大軍。

在短暫的震驚之下,黑暗魔軍也漸漸穩定了下來,他們畢竟在黑暗天機的高壓下練有素,很快整合起各個千人團隊的力量,五行結界的配合逐漸變得堅實起來,畢竟。他們在人數上有著絕對的優勢穩固下陣型之後,黑暗天機沒有下令全面進攻。而是就這麼彼此對耗著。在黑暗天機看來,那些光明魔師橫跨這麼遠的距離進行攻擊,他們自身的消耗一定不少,根本堅持不了多久,等他們魔力耗盡之後,自然就是單方面的屠殺了。因此,空軍也沒有急於進發,就這麼和光明魔軍彼此對耗著。

但是,事與願違,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暗天機的眉頭開始逐漸皺了起來,那光明魔軍橫跨這麼遠距離發動的攻擊,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攻擊卻始終沒有削弱的感覺,依舊維持著先前的攻擊而未曾減弱。反倒是己方黑暗魔軍的魔力在不斷消耗下,防禦要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問題。

這種情況是黑暗天機和黑暗魔軍都始料未及的,從最初雙方散發出的魔力波動來看,他們當然能夠感受得到光明魔軍的整體實力比他們相差甚遠,怎麼可能堅持這麼久攻擊,而且還是單一屬性攻擊而魔力持續呢?

「天機大人,恐怕那些光明魔師是憑藉著什麼陣法,否則的話,他們的魔力早就該耗盡了,我們必須要採取行動才行,不然的話,萬一他們的魔力一直持續到將我方魔師魔力消耗殆盡就麻煩了。」

一名紫袍大祭司在黑暗天機耳邊低聲說拜

黑暗天機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就全面進攻吧。命令空軍發動,同時掩護地面,空軍戰鬥距離升高。地面魔軍全力攻擊,壓制對方不能回援天空。」「是

」一眾紫袍大祭司們轟然應諾,黑暗大軍這隻龐然大物,終於全力開動了。

這邊黑暗魔軍驚疑不定。光明大軍那邊也並不好受,畢竟,光明魔師們的個體實力與黑暗魔軍相比差了很多,就算是有五行相生循環陣法維持著,他們自身的消耗也在持續著,經過了接近兩個小時的彼此攻防之下,空氣中,紅蓮天火帶來的濃鬱火元素也漸漸變得稀薄了,表面看去並未減弱的攻擊其實已經有些杯水車薪。

而就在這叮)時候,黑暗魔軍突然動了,原本只是在原地防禦的地面黑暗大軍開拔,開始朝著前方壓迫,空中的黑暗魔君也如同一隻巨獸一般,朝著光明空軍撲了上來。在發動的時候,這些黑暗空軍明顯提升了高度,以近乎俯衝的姿態朝著光明大軍壓迫過來。黑暗龍皇雖然被光明龍皇毀去一爪,但此時傷口也已經恢復了,雖然對自身有不小的影響,卻依舊是聖級強者。

姬雲生額頭上已經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他雖然是優秀的統帥,但是,指揮如此規模的大戰也是第一次。從之前的戰局他就能判斷出,雙反之間的實力相差極大,如果真讓黑暗大軍這一波衝垮了光明魔師們的陣營,恐怕,很快就會被對方長驅直入。兩片大陸之間的聖戰和普通戰爭不一樣,由於有著眾多擁有強大破壞力的魔師存在。一旦防線被破開,那麼,對方的殺戮就會接踵而至。恐怕用不了多久,這場聖戰就將呈現出一面倒的局勢。

「命令大軍後撤,返回要塞,憑要塞固守,魔師軍團斷後,各位魔師聯合長老會的前輩們,我們也準備戰鬥。只能憑藉要塞固守了。」姬雲生在短暫的思考之後,當機立斷作出了決定。在平原地帶與對方大軍進行硬碰絕對是不明智的。光明大陸五大帝國在光明要塞上消耗了龐大的資源,要塞建設的極為堅固,其中更是使用了大量的魔力金屬、晶石進行屬性加固,防禦力極為強悍。目前的局面,唯有先撤回要塞再說。

「嘿嘿,就算要撤回去,也先給他們一份教。」菊花豬的聲音在眾人耳邊回蕩,緊接著,這頭木系聖獸,聖邪島五大聖獸中碩果僅存的小肥豬已經騰空而起。

特花豬平時的身體只有尺余長,在這麼恢宏的戰場上是極不起眼的,此時它略微騰起,根本沒有引起對方的注意。緊接著,菊花豬突然張開嘴,宛如要吞噬天地一般,猛然吸了口氣。

光明大軍這邊的首腦們只覺得周圍的空氣頓時劇烈的波動起來,宛如海納百川一般朝著南花豬的口中蜂擁而入。緊接著,他們就看到菊花豬的身體像是氣吹的一般驟然膨脹起來。它那原本只有尺余長的身體轉眼間就已經膨脹到了身長五米,緊接著是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竟然一直膨脹到了一百米。體積還要遠遠超過了空中的兩大龍皇。

此時的菊花豬,看上去通體晶瑩剔透,就像是綠色翡翠雕琢而成的一般,無比龐大的身體,立刻被對方黑暗魔軍注意到了,菊花豬那雙小眼睛伴隨著身體的膨脹也已經變大了許多,最為誇張的就是它的肚子,宛如一個巨大的皮球一般。

下一刻,噗的一聲,一股浩瀚的氣流,已經從菊花豬口中噴吐而出,這股氣流可不是它之前吞入腹中的空氣了,而是一股無比龐大的綠色光柱,這道綠色光柱充滿了生命氣息,但卻並沒有任何壓迫性。 菊花豬口中噴吐而出的巨大綠色光柱雖然看上去極為龐大,但卻兵沒有任何壓迫力,感覺上,就像是充滿生機的春風吹拂一般。這股綠色光柱在它的控制下,只是一瞬間,就注入到了光明大軍聯手發動的丙火魔力之中。

五行之中,木生火,菊花豬本身就是雙木屬性,輔助丙火,自然是甲木魔力,而且是聖級層次的甲木魔力。在當初聖邪島的五大聖獸之中,菊花豬是唯一一個沒有直接戰鬥能力的聖獸,看上去,它似乎是最弱的,但實際上,它也是五大聖獸之中最強大的一個。魔力雖然是聖級初階的修為,但因為自身沒有戰鬥力的原因,在輔助上,它卻足足達到了聖級中階的程度。這一口極致甲木魔力的噴吐,其魔力波動雖然只是中級超必殺技層次,但是,就像光明魔師們發出的丙火光柱一樣,其覆蓋範圍要比一般的中級超必殺技大了許多,至少有十倍。

一時間,火借木勢,光明魔師們聯手發出的丙火火柱在這股突如其來的甲木魔力輔助增幅之下,瞬間光芒大漲,轟然巨響之中,剛剛開始前行的黑暗魔軍前方,就像是煙花綻放一般,爆發出無數璀璨的光彩,原本還能抵抗一會兒火柱的大五行結界這一次幾乎是瞬間被破,甚至沒給後方黑暗魔師釋放技能的充足時間。位於黑暗魔軍最前方。超過三千名魔師被瞬間吞噬,這還是後方黑暗魔師掩護比較及時的情況下,一時間,黑暗魔軍前沖的氣勢頓時大為削弱。

從聖戰開始到現在,在雙方實力明顯差距很大的情況下,先是黑暗龍皇被光明龍皇擊敗,緊接著又是黑暗魔軍先後損失了近六千名魔師,一時間,黑暗大軍的士氣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前進的速度驟然降低。

南花豬一口氣噴完,身體也已經重新恢復到了原本的大一雙小眼睛之中明顯流露出了疲倦之色,輔助上萬名光明魔師的攻擊,哪怕它是聖獸,也是消耗巨大的。

但是,也就在這時,雙方的空軍也已經開始了戰鬥,黑暗克皇雖然輸給了光明龍皇,但他所帶領的黑暗空軍在實力上卻完全凌駕於光明空軍之上,數量和實力上的巨大差距,令光明空軍在光明龍皇的帶領下只能是節節敗退。一時間,不斷有雙方的魔師和巨龍的屍體從空中墜落下來。空中的戰鬥明顯比地再上要慘烈的多。

「加速撤退。」姬雲生毫不猶豫的下達命令。己方大軍,在之前就已經如同潮水般朝著光明要塞的方向回撤。

光明要塞,整體高度超過五十米,城牆厚度更是足有百米,上面足以容納大量的戰士進行戰鬥,同時,要塞面對黑暗大軍這邊,有十二道城門,每一道城門都寬闊的足以容納十輛馬車并行,因此,光明大軍撤回要塞的速度極快,光明魔師們則咬牙堅持著,繼續保持著五行相生循環陣法釋放出的魔力輸出,掩護著光明大軍不斷後撤。此時,光明大軍中以鑽石軍團為首的五大萬人軍團已經開始支援己方空軍了。一道接一道千重疊加組合技轟向空中的黑暗魔師和黑暗龍族。

一時間,各種魔力光芒在天空中宛如瑞氣千條一般縱橫閃爍,網開始的時候,五大軍團的攻擊因為其突然性,再加上達到初階超必殺技的威力,對黑暗空軍還產生了一定的殺傷。但是,不要忘記,在那黑暗空軍中,可是有上千條黑暗巨龍的。這些黑暗巨龍之中,有不少都是十階強者,黑暗龍皇指揮著他們分出一批,很快就抵擋住了來自下方的空軍。

此時此玄,就在雙方空軍如此短時間的接觸之下,光明空軍之中,就只剩下光明龍族了。那五百名光明魔師組成的空軍已經在對方猛烈的攻擊下全軍覆沒。

哪怕是光明龍族,要不是有光明天干神獸的輔助,恐怕也早就堅持不住了,十屬性光明天干神獸在空中布下光明圖騰大陣,抵擋住了大量的攻擊,這才讓他們能夠漸漸朝著光明要塞的方向撤退。雙方的空軍實在不是一個水平線上。

六千名黑暗魔師組成的空軍,在空中發動的攻擊甚至比黑暗龍族還要強橫,他們每百人一組,每一次攻擊,都是超必殺技級別的。別說是光明魔師們,就算是那些十階光明巨龍在正面也抵擋不住。當光明空軍全軍覆沒的同時,光明龍族也已經有三十多條殞命,受傷者更是佔了百分之四十以上。

戰場上的局面也從空軍上的變化開始逆轉,實力,終究是雙方戰爭的底蘊,黑暗大軍不論如何都是完全凌駕於光明大軍之上的。

在這種數以萬計的魔師戰爭中,單個魔師的真量已經微不足道,憑藉雙方各自的陣法,每一次攻擊,幾乎都是超必殺技層面的,就算是九冠魔師,也絕對不敢正面承受對方百人以上魔師聯手發出的技能。

地面上的黑暗魔軍在經過了短暫的調整之後,也開始了與光明魔軍展開全面對攻,不再釋放五行結界進行防禦了。雙方的戰鬥伴隨著老,明大軍的後撤,不斷朝著光明要塞的方向轉移。

黑暗天機冷冷的道:「攻城器械準備,一旦對方魔師撤入要塞,立玄推上進行攻城,魔師魔力回復。」

「是黑暗天機的身體與一眾紫袍大祭司漂浮在半空之中,跟隨著黑暗大軍一同前進,如同從天空中俯瞧,就能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的黑色如同潮水一般逼迫著對面五種顏色組成軍隊不斷後退。

當光明龍族們儘快退到光明要塞上方的時候,要塞的作用終於開始顯現出來,大量的防禦武器對準空豐的黑暗空軍發起了進攻。魔力重弩、魔力陣法,化為一道道光芒轟向空中的黑暗空軍,儘管收效甚微,但也終究給光明龍族以喘息的機會。

光明龍皇現在很鬱悶,對方甘,凶實力實在是太強了。開始的時候。他邁認為。對方空犁。友強的自然是那上千條黑暗巨龍,自己帶來的雖然只有三百族人,但每個卻都是十階級別的,和對方硬碰,至少不會相差太多。但是,當雙方空軍真正交手之後,他才清楚的認識到,事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黑暗龍族雖強,但在他們後方的黑暗魔師卻更加強悍。

黑暗龍族不論怎麼說,都是個體進行戰鬥,就算是十階的巨龍,也不可能瞬發超必殺技,需要魔力凝聚,在眼前這樣的大戰之中它們更多的選擇自然是憑藉龍族的體魄進行肉搏,魔力只是輔助手段。而有了它們作為屏障之後,後面的黑暗魔師們卻展開了瘋狂的輸出。每百人一組,六千名黑暗魔師一輪攻擊就是六十個超必殺技狠狠的轟擊過來,只是兩輪。己方這邊的光明魔師就絕跡了,並且對它們光明龍族也產生了巨大的殺傷。這是光明龍皇怎麼也沒想到的局面。

光明龍皇當然不知道,在全部黑暗魔師之中,真正的精銳,就是空中這六千名。如果不是他們升入空中,而是配合地面黑暗魔軍的話,之前光明魔師們憑藉五行相生循環陣法也無法對整個黑暗魔軍產生那麼巨大的破壞力。

能夠擁有魔獸夥伴的魔師,本身修為就要超過六冠,而黑暗空軍的要求則更高一籌。必須要是七冠魔師,並且擁有七階以上的飛行魔獸才能加入,他們都是黑暗天機的嫡系。這六千名黑暗魔師,平時就是受黑暗天機直接統帥的,哪怕是身為黑暗天干聖徒的李永昊都沒有命令他們的資格。這隻黑暗空軍的統帥,是一名九十八級強大的丙火系魔師,修為與之前鎮守黑暗神廟的首席大祭司相差無幾。乃是黑暗天機手下最強大的魔師之一。如果是正面碰撞的話,黑暗龍皇和他的龍族大軍,也不可能是這支六千人組成的黑暗空軍之敵。當初,黑暗天機就是親自帶領著這支黑暗魔軍降臨在黑暗龍族的龍谷,徹底征服了黑暗龍族的。這些黑暗龍族可不像光明龍族那樣是自發性的前來助陣。他們是完全聽從黑暗天機命令而來。

此時,光明空軍退回到光明要塞上空,雋借著要塞之中的輔助以及十大光明天干神獸的全力支持,才勉強穩定住局面。為了空軍這邊的弱勢,姬雲生已經請十位魔師聯合長老會的至尊強者先返回要塞進行支援了。

對於這樣一場大戰來說,空軍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一旦空軍徹底陷落。那麼,己方必將完全陷入被動局面,這是姬雲生絕不希望看到的。

其實,今日大戰開始之後,觸動最大的也是他,身為光明五行大陸第一大國的平等王,姬雲生可謂見多識廣。雖然從戰績上來看,今天光明大軍還是佔了便宜的,可他卻很清楚。這場聖戰局勢已定,如果不出現奇迹的話,光明大軍是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的。黑暗魔軍實在是太強大了。「元帥,讓我們去吧。」光明天機沉聲說道。他一直站在姬雲生身邊,看著眼前的局面。光明天干聖徒們也同樣因為眼前出現的場面而震撼。這一場大戰,實在是千古難遇。人命如草芥一般。雙方大軍還沒有真正的接觸,就已經有上萬魔師殞命。一旦一方魔師無法支持,魔師針對普通士兵發起攻擊,那麼,這片聖邪島地域,恐怕就真的要成為絞肉機了。

姬雲生搖了搖頭,道:「不,還不是各位出擊的時候。有要塞作為掩護,光明龍族自身又足夠強大,雖然被對方空軍壓制,一時半會兒還能支持。我現在怕的是黑暗天機親自出手。還要麻煩各位在他出手之後擋住他,絕不能讓他直接對戰爭產生影響。」

如果不是有光明天干聖徒的存在,姬雲生是不會讓魔師聯合長老會的長老們先返回要塞進行支援的。黑暗天機那聖級橫峰的實力誰也沒真正見識過,一旦被他爆發出來,那麼,瞬間就會是數以萬計的損傷。因此,姬雲生在明知道身邊光明天干聖徒的強大已經凌駕於那些本方至尊強者的情況下,卻依舊沒有輕易動用他們,就是為了防備黑暗天機的突然發動。天知道那個瘋子一般的傢伙什麼時候會出現在戰場上。

光明天機暗嘆一聲,也點了點頭。對於這總數近千萬人的大戰,以他的能力是根本無法進行結果預測的。但他也是明眼人,自然看得出此時光明與黑暗的實力對比。不禁心中暗嘆,他們雖然已經儘可能的削弱黑暗大軍的實力了,可這支黑暗大軍卻依舊是那麼的強大,現在只能寄希望於黑暗天干聖徒不要回來的太早,否則的話局面必將更加不利。

雙方畢竟有數十里的距離,光明大軍緩緩撤回要塞,距離的原因令黑暗魔軍無法在光明魔軍撤回要塞的間歇期間發動攻擊。使得光明大軍能夠全身而退。

「傳令,空軍暫時後退,不要與對方在光明要等上方糾纏黑暗天機下達命令,讓己方空軍暫時後退。這些空軍可是他最重要的制勝武器之一,黑暗死衛已經沒有了,他可不想讓空軍在短時間內出現問題。

首席大祭司向黑暗天機問道:「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開始攻城么?」

黑暗天機略微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道:「不,暫時先不攻城了,命令攻城部隊帶著攻城器械都撤回來,大軍整體撤出五十裡外,魔軍恢復魔力

首席大祭司已經習慣了黑暗天機的反覆無常,不敢多問,趕忙下達命令去了。 「怎麼回事?黑暗天機怎麼撤軍了?」回到要塞之中立刻蹬上要塞城頭的一眾光明大軍統帥們眼看著黑暗大軍如同潮水般撒去大為不解。以剛才的局勢來看,黑暗大軍已經佔據了全面優勢,理應繼續進攻才對,在他們的計劃中,也正好藉助要塞的防禦儘可能的殺傷對手。

姬雲生眉頭微皺,「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的黑暗魔軍魔力消耗也近乎枯竭了,黑暗天機不想冒險。”

光明天機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不好理解,今天他們的損失尤在我們之上,他們的魔師魔力恢復了,我們的魔師自然也是如此。下次他們進行攻擊的時候,我們反而有了地利優勢,想要耗盡我方魔師的魔力,他們的魔師也絕不會好受,情況依舊是差不多的。剛才我看到,對方已經將攻城器械推上來了,不知道出於怎樣的想法,又突然撤回去了。」

「不管了,反正戰鬥已經暫時結束,沒我事了,累死了,我要先去休息了。」菊花豬跳到城垛上,向眾人說道,它的樣子看上去確實十分疲倦,不過,之前在它的幫助下,一舉擊殺三千名黑暗魔師,可以說,今天它絕對是首要功臣。

「等一下。」光明天機突然叫道,一步跨出,已經來到菊花豬身邊。

菊花豬愣了一下,看著他道:「幹什麼?還不讓我去休息啊!放心吧,我不會吃你們太多糧食的,有個千八斤就差不多了。」

光明天機的目光牢牢的盯視在菊花豬身上,搖了搖頭,道:「不是吃的問題,菊花豬,你有沒有覺得身體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菊花豬小眼睛眨了眨,道:「沒有啊!就是魔力消耗比較大,有點疲倦而已,怎麼了?」

光明天機眉頭微皺,「剛才我好像看到你身上有一絲黑氣閃過,難道是我看錯了?你別動,讓我仔細看看。」一邊說著,光明天機閉上雙眼,眉心之中的天機之眼緩緩開啟,一道金色神光從菊花豬身上一掃而過。

菊花豬只覺得自己全身彷彿都被看透了一般,說不出的彆扭,胖乎乎的身體扭動了一下,「不要這麼看人家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那扭捏的樣子令人捧腹,幸好此時是在大戰之中,在戰場上的壓抑氣氛之中,誰也笑不出來。

天機之眼緩緩閉合,光明天機也隨之鬆了口氣,重新睜開雙眼,向菊花豬道:「可能是剛才我眼花了,我仔細掃描了一遍你的身體,確實沒什麼問題,不過,你既然要休息,那我們和你一起去吧。」

菊花豬愣了一下,「幹啥?好久不見,想和我親熱親熱呀?」

光明天機沒好氣的道:「親熱個屁,是保護你,你自己沒有戰鬥能力,難道你不知道,一旦黑暗天機偷襲,第一個目標肯定是你,吞噬了你,他就能五行俱全提升到神級修為了。」

菊花豬不屑的哼了一聲,道:「放屁,簡直是臭不可聞,你們這群傢伙真是沒見識。你以為吞噬聖獸那麼容易啊!你忘了上次他吞噬我兄弟的時候是怎麼做的?沒有黑暗祭壇的吞噬大陣,就算他是神,也吞噬不了我,你以為黑暗祭壇那麼好布置的么?所以,我現在安全的很。黑暗天機就算想要對付我,也要在近距離擺下黑暗祭壇才行,難道我們還發現不了?而且,現在他沒有神之契約,不但要擺下祭壇,還要將我抓過去才行。以你的靈魂修為,如果黑暗天機到來,你們能發現不了么?我堅信,沒有千年時間準備材料,黑暗祭壇不可能再次出現,好啦,我去睡了。」

一邊說著,菊花豬搖頭晃腦的從城垛蹦下來,晃著肥肥的小屁股走了。

天機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向姬雲生恭敬的道:「殿下,我們還是跟著它去了,姬動曾經說過,保護菊花豬是盛戰開始后最為重要的事情之一。」

姬雲生道:「等一下,天機,姬動他……」雖然姬雲生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不該當著這麼多人來詢問姬動的下落,可他卻實在忍不住。他有兩個孫子,姬夜殤身為帝國太子,距離繼位已經不遠了,但在姬雲生心中,卻一直對姬動充滿了愧疚,儘管姬動已經認了他這個爺爺,但他卻依舊更加關心這個孫子的情況。畢竟,當初兒子的死,令姬雲生幾乎痛苦終身,當認了姬動之後,他一直都想好好的補償這個孫子,可是,姬動卻始終都沒給他這個機會。到了現在,姬動甚至已經成為了能夠左右大陸盛戰的一代聖王,帶著光明天干聖徒潛入黑暗五行大陸這種事都沒有事先告訴他,在姬雲生看來,這就是因為孫子一直還沒有原諒他的緣故。他又怎能不擔心姬動的情況呢?這麼久沒見到姬動了,哪怕他再睿智,在這個時候也已經忍耐不住,迫不及待的向天機問道。

天機略微遲疑了一下,才說道:「之前我們遇到強敵,險死還生,姬動為了救大家受了傷,所以才沒能在第一時間趕回來。現在思璇正在照顧他,等他傷勢好了以後,他一定會第一時間來到戰場上的,我向您保證,他並沒有生命危險。」

聽了天機前面的話,姬雲生的心瞬間揪緊,直到天機告訴他姬動並無生命之憂的時候,姬雲生身體才逐漸放鬆下來,目光也柔和了許多。不只是姬雲生如此,此時站在他身邊的一眾至尊強者們也都對姬動的安危極為關心,尤其是勝光冤下陰朝陽,太乙冕下陰昭融,天干冕下姬長信還有胖子周小小等人,姬動和他們的關係最為密切,聽到姬動受了重創,他們一個個都流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天機這才意識到自己因為關心菊花豬安危而有些莽撞了,他們才剛剛回來,應該先將黑暗大陸那邊的情況告訴以姬雲生為首的眾人才對。

當下,天機沒有立刻去追菊花豬,從眾人潛入黑暗五行大陸說起,將他們如何攻擊黑暗神廟,如何與黑暗天機進行博弈,不斷的消耗黑暗大軍的實力,以及與反抗天機聯盟之間的接觸都詳細的說了一遍,尤其是著重說了黑暗死衛以及黑暗天干神獸被他們擊殺的過程。

這一年多以來,光明天干聖徒除了最後幾個月一直在養傷和提升實力以外,在黑暗五行大陸上可以說是經歷了無數危機。天機除了將弗瑞潛伏到對方那邊的事情略過不提以外,其他的都是如實相告,當然,最後姬動昏迷不醒這一點,也暫時隱藏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說出來的,他很清楚,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聽著天機的講述,魔師聯合長老會的長老們,還有姬雲生等一眾統帥,不禁心驚肉跳。他們這才知道,先前所面對那麼強大的黑暗大軍竟然已經是被削弱之後的。如果黑暗大軍處於全盛狀態,不論是再多出一萬多黑暗魔師還是多出黑暗死衛、黑暗天干神獸那樣的強者,恐怕之前的戰鬥他們就已經被一擊擊潰了。雖然光明天干聖徒們的敵後行動未竟全功,但他們也已經儘可能的拉近了雙方之間的差距,尤其是擊殺黑暗死衛和黑暗天干神獸這黑暗天機的左膀右臂,可以說是立下了大功。當眾人聽到黑暗天干神獸覆滅的時候,不禁群情激昂,之前的無力感一掃而空,信心大增。

此時,從頂級實力強者來對比,光明大軍這邊的九冠強者數量一點也不比黑暗大軍少,尤其是黑暗大軍中的黑暗天干聖徒到現在都未曾出現在戰場上,反抗天機聯盟更是斷絕了眼前黑暗大軍的後路,形勢比他們想象中要好得多。只要他們能夠在這裡固守下去,黑暗大軍的後方糧草已經斷絕,幾百萬大軍啊!人吃馬嚼的,每天消耗都是天文數字,不出一個月,黑暗大軍就將會因為後勤補給斷絕不攻自潰。

姬雲生由衷的說道:「你們帶來的消息實在是太重要了,對我們的整體戰略有著極大的影響,既然黑暗五行大陸後方吃緊,黑暗天機現在又還不知道最後兩個倉庫的糧草已經全部斷絕,那我們大可以與他們消耗下去,憑藉要塞固守。雖然黑暗大軍的整體實力比我們要強得多,但我們也有自身的優勢。除了空軍方面比較吃虧以外,對於他們地面的軍隊我們並不怕,有著姬動發明的五行相生循環陣法作為基礎,除非他們能夠將我們所有魔師全部吃掉,否則的話,想要攻入要塞絕無可能。接下來,我們就和他們拖下去,恐怕不出一周,黑暗天機就會發現他們這黑暗大軍已經沒有糧草供應了,士氣必然會大幅下降。沒有了後方補給,他們就是進退不能,逐漸消耗下去對我們來說是絕對有利的。」

天機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現在我唯一擔心的就是黑暗天機本人,畢竟,黑暗天機有著聖級巔峰的修為,而我方達到聖級的卻只有龍皇陛下和菊花豬,菊花豬又不能直接參与到戰鬥之中。我們要緊密堤防黑暗天機的偷襲,只要能夠擋住黑暗天機,憑藉光明要塞固守,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至於黑暗大軍的空軍……」說到這裡,天機不禁苦笑了一下,心中暗想,如果姬動在這裡該有多好,有他在,黑暗空軍根本不是問題。此時此刻,他不禁對自己的這位主人更加佩服了,早在地心世界的時候,姬動似乎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並且找到了解決的方法啊!可惜的是,沒有姬動,誰能調動的了地心世界的力量呢?

姬雲生疑惑的看著天機:「你有辦法對付黑暗空軍?」雖然天機地位超然,但和自己孫子是好友,他對天機自然也就不會有大多的客氣,當然,也不會當成晚輩那樣對待。

天機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好說,我們努力堅守吧。等到下一戰開始的時候,如果黑暗空軍依舊強勢壓過來,說不得,我們只能先加入針對空中的戰鬥,由我們和光明天干神獸替換一下,由它們暫時來提防黑暗天機的進攻,我們作為主要攻擊者,儘可能給對方予以殺傷。」

天機雖然說的很平靜,但他這番話一說出來,一眾魔師聯合長老會的長老們卻都是吃了一驚,很明顯,天機是在告訴他們,光明天干聖徒的實力要比光明天干神獸更強。儘管缺少了姬動和陳思璇屬性不齊,但他們對敵人空軍的殺傷會更有效,否則的話,他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了。

姬雲生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們有信心,我們也可以嘗試一下,不過,各位還是一定要以安全為重,等到姬動回來,你們光明天干聖徒俱全之後,再全力以赴也不遲。天機,姬動的傷勢究竟還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

天機略微猶豫了一下后,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在我離開的時候,他的傷還沒有好,為了早點過來參戰,我們只能先回來了。不過我想,只要姬動的傷勢恢夏,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來到戰場上的。」

姬雲生深深的看了天機一眼,道:「好吧,既然如此,各位暫時休息,因為不知道黑暗大軍何時發動,我們還要繼續留在這裡,菊花豬那邊,就麻煩各位了。」

天機點了點頭,這才向姬雲生告辭,帶著光明天干聖徒們,在姬雲生專門派人的引導下找菊花豬去了。

光明天干聖徒們走了,姬雲生的臉色一下就變得凝重起來,站在他身邊的姬長信嘆息一聲,道:姬動的傷勢恐怕不輕啊!」 「姬動的傷勢恐怕不輕啊!」姬長信這一句話,令在場眾人的臉色大多難看起來。

陰朝陽道:「是啊!天機這孩子還是年輕了些,不太會隱藏心事,從他擔憂的眼神就能看出,恐怕姬動很難在這場盛戰中趕來了。更何況,以姬動的性格,如果不是傷勢嚴重到確實無法趕過來,他一定會和天機他們一起回來的。」

在場都是什麼人?或許,現在他們的修為已經比不上光明天干聖徒了,可在場年紀超過百歲的老人都在十個以上,見多識廣,天機的猶豫早已引起了他們的懷疑。

姬雲生苦笑道:「幸好他剛才說姬動不會有生命危險的時候還算堅定,否則,我恐怕當著他的面都要失態了。姬動已經為我們做了很多很多,這些年輕的孩子為大陸安危險死還生,我們還能再要求他們什麼呢?爺爺,各位前輩,對於眼前這一戰有什麼建議?按照天機剛才所說,至少目前我們的局面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差,黑暗天機沒有後續補給,幾百萬大軍一旦斷糧,必定軍心不穩,只要我們能堅持半個月以上,就會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姬長信沉聲道:「很難。」他和其他至尊強者還不同,他也曾經是平等王,不只是單純的修鍊魔力,對於統軍自然也有著極為豐富的經驗。

「按照天機所說,目前在整體形勢上反而是我們有利的。但是,你不要忘記一點,斷絕了後續補給,也同樣會讓那些黑暗軍隊破釜沉舟,一旦他們不顧一切的發動攻擊,那麼,對我們來說,很可能就會帶來毀滅性的後果。我們如果抵擋不住黑暗天機和他的黑暗大軍,補給斷絕對他來說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他完全可以來掠奪我們的補給,通過以戰養戰的方式,攻入我們光明五行大陸,只需要不斷的掠奪資源,補給自然不成問題,等到殺入我們大陸腹地之後,統治大陸,再回首收拾黑暗五行大陸殘局也不遲。一旦這樣的情況發生,那麼,那些暗中有小動作的黑暗天干聖徒還敢做什麼?」

姬長信的分析可以說是一針見血,眾多至尊強者們紛紛點頭,沒錯,一旦黑暗大軍沒有了充足的後續,那麼,他們在破釜沉舟之下,必將有至少一次最為瘋狂的進攻,以目前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看光明大軍能夠抵擋得住他們么?

姬雲生眼中寒光一閃,沉聲道:「照這樣看來,我們就只能破釜沉舟了。爺爺,……」

姬長通道:「你現在才是聯軍統帥,自己做主就是了,我相信你能夠妥善處理。」

姬雲生點了點頭,「傳令官何在。」

「屬下在。」一名傳令官快速單膝跪倒在姬雲生面前。

姬雲生眼中寒光閃爍,沉聲道:「傳我命令,派二十萬人,連夜將要塞中存糧運送回大陸,同時,讓所有後勤補給部隊將大陸那邊所有後續的補給全部向內陸運送,靠近聖邪島,乃至於整個東木帝國境內,不得有任何糧草殘留。同時,稟告東木帝國皇帝陛下,讓他立刻統帥東木帝國平民向我中土帝國退入,用最快速度。同時,在運送糧草的過程中,準備好火油,一旦接到我下一步的命令,必須要毫不吝惜的摧毀這些糧草,要塞內,只留下足夠食用半個月的糧草,而且都要堆積在一起,同時也準備火油在糧草四周,派重兵防禦,去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