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

卧槽!

男主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個就黑化鬼畜了!

上次邵哥被拴起來是因為什麼來著?還沒想起來,邵白眼前一花,就被拽進空間丟到了靈泉池子里。

然後,被剝掉衣服,被人用洗土豆的方式洗了一遍又一遍。

也不知道秦庄對他做了什麼,邵白髮現自己的異能一點兒都用不出來了,兩手還被拴著,想掙扎著反抗一下都不能,只好可憐巴巴給人說小話:「哥,庄庄哥,我有點疼,咱不洗了好不好,早都乾淨了……」

秦庄避開邵白身上的牙印給人足足洗了六遍,直到把那白嫩嫩的皮膚搓成粉紅色才停手。

邵白被撈出來,戀戀不捨地看著身後的靈泉水。全身的皮都被搓壞了,再給泡泡多好,只要泡一下就能泡好了。

秦庄把邵白擦擦乾按坐在腿上,頭一低,就沖肩膀上那個小牙印咬了上去。

邵白嗷一聲慘叫。

男主哥可比周大寶咬的狠多了疼多了!盛寵枕邊妻

周大寶最多把邵哥咬的破皮留個印子,男主直接給邵哥咬出血了!會留疤的!

然後,嗷嗷嗷,嗷嗷嗷。

周康咬了幾個小牙印,秦庄就給人摞了幾個大牙印。


邵白委屈極了,沒了異能還有力氣,抓著手上的金鏈子就朝秦庄面門上掄了上去:「秦庄庄你個混蛋,勞資跟你拼了!叫你欺負老實人!」

拳頭不能用,腳踢,牙咬,爪子撓。

秦庄皺著眉躲了幾下,不耐煩了,手一伸,捏住邵小白,說:「小白,要乖。」

邵白不敢動了。

秦庄又捏了捏,說:「好小。」

尼瑪蛋!又不給你用,你管勞資是大還是小!邵白憤怒地瞪著秦庄,雙手抓人手腕不放。

秦庄又捏了幾把,放開,說:「聽話。」

聽你妹!

邵白等人放開,又撲了上去。

秦庄不備,被邵白撲個正著,就勢躺了下去。

邵白在秦庄下巴上狠狠咬了一口,咬了滿嘴血。

秦庄眯著眼任人咬了片刻,捏著邵白下巴把人掀開,盯著那沾了血的嘴唇看了許久,抬頭親了上去。

轟!

邵白猛地瞪大了眼睛。

邵哥的初吻!

給他老婆攢了兩輩子的初吻!

然後,眼睛一翻,缺氧休克了。 醒來以後,邵白就有些憂慮。

憂慮著吃了晚飯,憂慮著吃了宵夜,憂慮著爬上床,自始至終,邵白都沒敢看秦庄一眼。

唉,男主哥如此美艷,如此熱情,如此直接,邵哥有些竊喜怎麼辦!可是男主哥如此暴力,如此兇殘,如此小心眼,邵哥實在承受不來啊!

秦庄卻不管,打坐完畢,上了床,把人一按直接親了上去。

媽蛋的,又來!

是,是你主動的,邵哥才不會負責的!

被放開以後,邵白呼呼喘著氣,摸摸撲通亂跳的小胸口,突然覺得也不是很吃虧。要知道,男主可是人間絕色,邵哥這樣的重生個幾百回也夠不著配不上的!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這「三不」原則誰發明的,點三十二個贊!

要不邵哥也三不一個?

可是,會不會被罵渣攻?

會被刷負的吧?

邵哥明明是優質強大忠犬攻的!還會做飯種西瓜呢!

秦庄一手摸進邵白背心裏面。

邵白狠狠猶豫了一下。男主又在摸邵哥了。邵哥是把人推開呢還是摸回去呢?男主也太不檢點了,他們家忠犬就在樓下呢,不拿美色勾引邵哥會死啊!

秦庄說:「明天動身上路,你還有時間準備。」到時,就可以築基了。

邵白狠狠心,把背心裡那隻手抓出來,問:「周大寶呢?」

秦庄:「小白很喜歡他?」

邵白趕緊搖頭:「他那樣的,我可養不起。我們這樣的小後腿可不是誰都拖得動的!」誘你上癮俏谷主乖乖讓我愛

秦庄滿意了:「你有我就夠了。」

邵白乖乖點頭,不再問了。

清早起身上路。

上車的時候,邵白傻眼了。前面那個是男主哥家的忠犬哥吧,他手上牽的那個女孩子是誰?啊,是車隊里那個漂亮的水系異能者,還教過邵哥異能呢!

忠犬哥居然在跟女孩子談戀愛!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以這樣!

都斷袖了還敢去禍害女孩子!

還當著男主的面!

秦庄在邵白那張驚呆的蠢臉上胡擼一把,把人按進車裡。

邵白扒著車窗看看外面光明正大出軌的忠犬哥,轉頭看看慘遭劈腿的男主哥,只想說,報應!叫你整天勾引邵哥,叫你不檢點,又被戴綠帽子了吧!邵哥不會同情你的!

邵白幸災樂禍的表情太明顯,秦庄忍了半天,忍不住了,把人撈過來,狠狠親了上去。

保鏢甲很想吹個口哨,怕被惦記,忍住了。大少爺終於出手了!太帥了!小少爺你要保重啊!

邵白扳著秦庄下巴死命往後推,推開后狠狠鬆了一口氣,一轉頭看到前面保鏢甲和安助理正在互相遞眼色,怒了,狠狠瞪了秦庄一眼。瞪完又覺得悲哀。被人欺負了,別說動手揍回去,連國罵都不敢,這日子過得,可憋屈死了!

接下來的路程邵白就沒有時間玩憂傷了。他被編進了戰鬥隊伍,負責開路清掃喪屍。

冰系異能二級,木系二級。等級都不高,戰鬥力也不是很強,用來輔助卻最好不過。身邊甲乙丙丁四個金牌保鏢寸步不離,邵白表示,打喪屍真的不能更容易了。禍亂深宮,爺的掛牌毒妻

邵白在打喪屍。

秦庄遠遠地看著邵白。

安助理遠遠地看著秦庄,再轉頭看看邵白,推了推眼鏡。

殺完一群喪屍,邵白抓著一小袋晶核吧嗒吧嗒跑了回來,往前一遞:「洗乾淨了。」

秦庄在邵白全身上下掃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把晶核收了起來。

個死潔癖!

邵白在秦庄背後豎了豎中指。每次打喪屍弄髒了就不許上車,條件簡陋,水源緊張,他又不能大咧咧拿水洗澡,只好折騰自己的冰系異能。以前只能做小冰盾防身,現在都能在全身弄出薄冰當衣服了!

路被清了出來,車隊繼續上路。邵白也不知道現在到了什麼地方。車隊已經很久都沒有在基地里停留休息了,算算時間,總有二十多天了吧!而且路也越來越平越來越寬了,應該到了北方平原了。

安助理說:「如果沒有意外,照現在的車速,晚上七八點鐘應該能到濟南。」

秦庄說:「提速,天黑之前進入濟南基地。」

車速提了起來。

邵白的心也提了起來。

他還記得,男主就是在濟南筑基的,也是在那裡走火入魔的。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車隊也準時停在了濟南城大門外。

邵白下了車,就見不遠處站著兩排小白楊一樣挺拔的兵哥。等看清最前面那個兵哥的臉,邵白心跳突然快了起來。

「秦征哥。」邵白喊了一聲。

喊完,驚悚了。這樣喜悅迫切的感情,不是他的,是原來的邵白的。婉唐

秦征大步走過來。

邵白只覺一股浩然正氣撲面而來。

糟糕,這樣的氣場和邵哥一點兒都不合。

「哥。」秦征癱著一張嚴肅正直臉跟秦征打招呼。簡單交談幾句又轉頭沖邵白扯了扯麵皮,還抬頭在邵白腦袋上摸了摸,說:「小白瘦了。」

邵白眨巴著眼睛打量著秦征,恍然大悟了。秦征,秦二叔家的獨子,唯一一個真心對待邵白的同齡人。從剛剛這個身體的反應來看,原來的邵白似乎是對人有點心思。只可惜秦征是個不折不扣的直男,還有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暗戀本就辛苦,偏上輩子秦征還為了救秦庄死在喪屍群里。生無可戀,難怪邵白花會變成邵黑花。

秦征又沖邵白扯了扯麵皮。

邵白很想說,將軍,您快別笑了,邵哥不是原來那個,有點hold不住這樣別緻的笑容。不過,亂世出英雄,果真沒錯,秦征比秦庄還小一歲呢,就已經是少將了。

秦庄伸手把邵白拉到身邊,在邵白肩膀上用力捏了一把。

邵白再看向秦征的時候那種喜悅迫切的心情已經消失了。

濟南基地很大,發展的很不錯,也有了檢測喪屍病毒的手段,不必再像以前那樣隔離幾個小時。

秦征是來接人的,帶的人不少。邵白瞄了一眼。雖說對軍人不太了解,也知道那些人和普通大兵不太一樣。

到了早就安排好的房間,邵白看著那左一個箱子又一個袋子深深地慚愧了。這都是秦征給邵白準備的,不是給他的。

秦庄看著那一堆東西很不順眼。

邵白說:「唉,都是哥哥,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男主哥空間里還扣著他好多私房呢,每次攢了東西放進去就拿不出來,別提多糟心了。 在濟南基地休整了一天,車隊就要動身上路了。

邵白問:「這麼急?」不對呀,男主還要在這裡築基走火入魔呢,怎麼就要走了?這劇情不對啊!

安助理回答:「河北省有軍隊清理喪屍,路要好走許多,現在走,到了B市還能趕上過年呢!」

邵白呆了呆。高溫酷暑天氣久了,他已經忘記正常的季節了,算算時間,現在確實已經進了臘月快要過年了。

那就走吧。

於是,邵白眼睜睜看著車隊眾人上了車,跟著秦征一起走了。

求帶邵哥一起走啊!

別把邵哥一個人丟下啊!

男主要去築基要去走火入魔好危險的!


走殺戮道的劍修怎樣才能突破?

男主連個師父都沒有,憑著一個傳承就開始摸索著修真,想要突破自然也要摸索著來。男主摸索的方法便是,找個厲害的東西,打架。

高級喪屍不少,但是跟的上男主的不好找。

這次男主找了一隻修鍊了快五百年的妖獸,據說那妖獸已經能夠化成不完全人身。

怎麼打的邵白不知道,因為他又被扔到空間里了。

過了整整一天男主才把邵白從空間里放出來。

邵白出來的時候手裡還攥著一卷衛生紙。

邵白說:「下次先讓我清個腸再給顆辟穀丹吃吃,我可以一天不吃不喝不嗯嗯,但是不噓噓會憋死的!」

秦庄無視自己半身鮮血,直接笑出聲來:「蠢透了。」

邵白一邊放水一邊說:「麻煩你先去泡泡,別仗著金大腿夠粗就不管不顧,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說完覺得語氣生硬了些,又趕緊描補:「我也會心疼的。」

秦庄往邵白身上拍了一張符,自己進了空間,泡靈泉。最強劍神系統

邵白搞完五穀輪迴,就見秦庄已經出來了,旁邊還扔著一堆東西,澡盆香皂毛巾什麼的。

「拿去清腸。」秦庄把一瓶水扔給邵白。

卧槽,又來!

再次被收進空間,邵白看看那大堆大堆被貼了封條的東西,再看看手中滿滿一大瓶辟穀丹,淚奔了。

還有,男主哥,你為什麼又出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