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還有另外一片大陸,夏初雪心中忍不住嚮往。

原以為修仙界就局限於這個地方,修仙界也沒有超過元嬰以上的修士,這讓夏初雪好長一段時間心中都悶悶不樂,現在聽了他修飾一番話,心中豁然開朗。

「原來是這樣!」

「小雪兒,那你是我徒兒的份上給你一句忠告,混沌靈體這件事情千萬不要讓旁人知道,如今這個修仙界還好說,所有法典秘籍都保存的不完善,甚至還有好多失傳已久!你的安全還算是有保障的,一旦去到另外一片大陸,那邊的生死爭鬥更加劇烈,一旦讓他們知道你是混沌靈體,那麼你絕對會是整片大陸上爭相搶奪的對象!」

「為什麼?」她問。

「因為不管是和擁有混沌靈體的女修雙修,還是當作爐鼎來用,又或是煉成丹藥,那都是讓修士夢寐以求的!」

夏初雪心中暗暗記下。

「那你…」她有一種狐疑的目光望著邋遢修士,那她就是剛喝下了一口水就噗的一聲噴了出來。

無語的破口大罵。

「老頭子我都這麼大歲數的人了,怎麼會找你…找你這個小丫頭做…做爐鼎?你…你你你氣死我了!」

生氣間,突然想到一直一來被他忽略掉的事情,猛然抬頭。

「你…你怎麼一點也不震驚?你知道自己是混沌靈體?」

「額呵呵呵…這怎麼可能呢,你剛才不是說這個修仙界知道混沌靈體的修士屈指可數嘛?就連那些修為高年齡大的修士都沒有聽說過,我怎麼可能聽說過?就是對於混沌靈體這靈根沒有太大的概念!」

「哦,原來是這樣!」

邋遢修士自然是不相信,不過也沒有這樣打破砂鍋問到底,到底小徒兒不想說,只要不是什麼有危險的事情,他也沒有必要繼續問下去了。

「小徒兒,你現在還有疑問嗎?」如果沒有疑問的話,那他們可就真正的該做一些拜師儀式了。

「你的身份很神秘!」

「小雪兒,身份這個東西都是虛的,只要我們有師徒情分那不就成了?」

額!

他們好像從認識到現在,見面加起來一共都沒有幾個小時吧?哪裡來的情分?

不過這話她是不能說出來的。

「沒想到臨老臨老居然還能收一個可心的徒弟,這輩子值了,也沒有什麼可遺憾的了!」

邋遢修士突然感慨起來,讓夏初雪清晰感受到他的開心。

幾天後,邋遢修士仍然跟屁蟲似的在下初雪身後屁顛屁顛的,一刻都沒有離開,每次都會可以尋找麻煩讓她出手,然後自己再指點一二。

原以為這是一件非常大的工程量,需要耗費的時間不計其數,沒想到夏初雪不僅僅資質很好,就連領悟力也非常難得,想當初同樣的問題,他自己可是在師尊領導之下還鑽研了好幾天呢。

新收的小徒兒確實一點就透,這讓邋遢修士的心,那叫一個甜喲。

夏初雪也在他認真的輔導之下成功達到了練氣期第8層後期巔峰的瓶頸,只要一個契機就能突破。

她又重新用斂息符拍在自己身上,可以將修為壓制到第8層初期,誰都知道她前不久才進階,這要是一段時間不見,又增長了那麼多。,還不把那些修士們給嚇死?

這一天,邋遢修士來給夏初雪道別。

「小雪兒,我為了找徒兒,自己在這裡耽誤的時間太長了,馬上就要到了約定的時間,是該回去了!」

「什麼約定的時間?」

「哎,就是和中沒約定回去的時間,還有半個月,宗門內就會和另外一個宗門進行生死決鬥,我不能不出現,小雪兒,你現在實力很低,我不能把你帶在身邊,到時候只恐會害了你!」

「我明白,那…師尊的宗門就是你所說的另外一片大陸嗎?」夏初雪嚮往的問道。

「嗯!希望我們下次見面,你自己去那片大陸了!」

又寒暄了幾句,邋遢修士就是終於啟程離開,夏初雪耳根子突然清靜了,還覺得挺不適應的。

她坐在窗前愣愣的望著外面淅淅瀝瀝的小雨,神遊遠方。腦海中不停的回想著這些天來那他就是與他講的另外一片大陸的所有事情,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姐姐,我已經找到會超度的和尚,讓他給小蜜做了一場很大的法事,現在估計它已經轉世投胎了!」玫瑰從外面走進來。 「玫瑰,你說那些和尚該不會是和我們世俗界一樣是騙人的吧?」

夏初雪對於做法事就能讓死者的靈果重新投胎轉世,是抱著懷疑的態度。?????w?w?w?.?ranwena`com

她從小到大聽慣了這樣的騙子騙錢的事情,也難怪不太相信。

「應該是有些用處的,要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死的修仙者家屬找他們做法?」

「希望如此吧!」

夏初雪如今是一點精神都打不起來,一想到小蜜的慘死,心就如同刀絞般難受。

沈家議事大廳

「你說什麼?宗門有派兩位結丹期大修士過來?而且他們只去了蘇家?」沈家老祖從主位上坐了起來。

「會老祖,這消息確確實實是真的,整個蘇家高層都知道。」回話的那個修士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道。

「那呢梁家那邊有沒有去人?」

「據說也沒有」

沈家老祖和中為沈家高層對視商量起來。

「你說玄月宗派了兩個結丹期大修士為什麼會第一時間跑到了金海城?去就去吧,可是臨走連我們這邊和梁家那邊都沒有去,甚至一句話都沒有留下,你說這…該不會是玄月宗知道我們之間的爭鬥,所以是要在打我們的臉,也想要給蘇家撐腰?」沈傲天首先挑頭說道。

他一臉愁雲慘淡,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玄月宗的意思是不是看蘇家比沈家更重要?是不是想要藉機敲打一下他們?

沈傲天一想到有可能是這個原因,就驚懼萬分。

一旦被宗門拋棄,哪怕搶到了蘇家又有什麼用?到時候宗門隨便拍兩個弟子過來絕對能把人家殺個乾淨。

沈家族長卻是有幾分頭腦的人,思索了片刻說道。

「有可能不是這個原因,我們先不要自己嚇自己,你先下去吧,再去打探,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必須要第一時間稟告過來,」

「是,老祖!」

沈老祖又將頭轉向了站在下首的修士。

「北兒,聯繫一下你太爺爺,問問他宗門內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蘇家在宗門的那些修士是不是進階了或者升職了?」

「是,老祖!」

沈北是沈家弟子天才,雖然不是嫡系血脈,但是地位卻很超然,他的太爺爺在玄月宗也算是比較有地位的,修為更是達到了結丹期第1層,沈北天資聰明,資質過人,又是那位他也有唯一的重重孫,想來有求必應,整天想要給拉攏到玄月宗去。

這時,老祖又對著另外一個修士說道。

「你偷偷潛入蘇家打探情況,看看他們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

沈傲天看著老祖如臨大敵的樣子,頗有些不以為意。

「父親,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說不定就是那兩個宗門結丹期大修士得到金海城的求救,這才……」

話未說完,就看到沈老祖將儲物袋裡顫抖的傳訊玉簡給拿了出來,傳訊玉簡貼在眉心處仔細聆聽。

「怎麼樣?」

待沈老祖將傳訊玉簡放下,沈傲天就迫不及待問道。

「剛才有人來報,說是他們那邊來了兩隻五階巔峰的九幽魔狼復仇,這才求救宗門的力量抓住,後來九幽魔狼被那個…夏初雪的神秘師尊從天而降給殺掉,這才免去一場災難……」

話雖說的雲淡風輕,但是當口中提及夏初雪那個神秘的師尊時,口氣咬的極重,臉上擔憂的表情不言而喻。

如果夏初雪此刻知道因為邋遢修士的出現正好解決了之前捏造謊言有神秘師尊的事情,肯定會大呼慶幸。

沒想到這樣誤打誤撞的竟然圓滿了。

沈傲天和二長老同時驚叫出聲。

「什麼…那丫頭真的有神秘師尊?」

說到這裡,沈老祖的臉色更加難看幾分,不悅的點點頭。

「而且據說她那神秘的師尊還有些開頭,就連兩位結丹期大修士都對他畢恭畢敬,不敢造次,看來想要進攻蘇家的事情還要緩緩,從長計議才行啊!」

沈傲天聽了一臉都不願意。

「可是,我們兩家為了這一天可是籌謀了多少年?怎能因為一個橫空出世來歷不明的修士而改變?」

沈老祖使勁在桌子上拍了一些。

「胡鬧,什麼叫紅工程師來歷不明?那可是連兩位結的其他修士都忌憚的人物,你想要去送死,可千萬別連累整個家族。」

「父親,我沒有那個…」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們現在或許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慢慢等,等蘇家老祖隕落,等蘇家沒有年輕一代修士能撐得起這麼一大片天地,那個時候絕對不戰而勝」

「可是…」

沈傲天還想要說什麼,剛張開嘴就被沈老祖的一記眼刀子飛了過去,硬生生的閉上了嘴巴。

就在這時,沈北從外面走了進來,對高位的沈老祖抱拳施禮。

「老祖,剛才祖爺爺說了,玄月宗的蘇擎山仍然是結丹期第一層,兩人的修為不相上下,並沒有哪個特別出色的,兩家在玄月宗的實力勢均力敵,讓老祖宗放心!」

「嗯,我知道了,北兒這次剿滅妖獸有功,你自己掠到的妖獸就留給自己吧,不用上交家族了!」

沈北的臉色依舊毫無波瀾,對著坐在上位的沈老祖彎腰鞠躬。

「多謝老祖!」

而梁家此刻和沈家也做了同樣的事情,同樣最後也分析出蘇家暫時不能動。

「你說的確定嗎?夏初雪的那個神秘師尊出現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就連那兩隻5階巔峰的九幽魔狼也是一掌給劈死的?」

「蘇家修士個個都這樣瘋傳。」

梁有為和梁家老祖對視了一眼。

梁有為道。

「怪不得,怪不得那丫頭這麼厲害,怪不得她能夠擁有這麼多保命底牌,和一個世界巔峰的變異玫瑰作妖寵,原來真的有神秘師尊!」

「回族長的話,現在那個變異玫瑰已經不是世界巔峰的妖獸了,而是五階妖獸!」

「五階??」

梁有為和梁家老祖同時從座位上佔了起來,同時在對方眼中看到了驚駭。

暴力醫妃颯且甜 「父親,如果說之前在秘境坊市賣易容丹和小樹林中以練氣期第6層修為對抗我們六七個築基,並且成功搶走了我們初代的人就是夏初雪的話,那麼蘇家我們不僅不能動,反而還要巴結!」 「你有幾分把握肯定就是她?」梁家老祖認真的問道。r?a??nw?en?w?w?w?.?r?a?n?w?e?na`c?o?m?

梁有為想到一系列可疑之處,然後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有七成把握就是她!不過剩下的三成也就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地方,還請父親指點。」

梁有為親自為梁老祖斟了一盞茶遞了過去。

「父親,根據調查,那個夏初雪不過是個世俗界初出茅廬的小丫頭,來修仙界也就幾個月,而且上次發生的那件事情還是無上秘境關閉之後的了,那個時候的她還沒有累到修仙界,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底牌和力量?我敢打賭,就是宗門裡面的那些天才弟子也不可能有這樣的魄力和能力!」

梁老祖端起茶盞抿了一口,若有所思道。

「你說她會不會在世俗界有什麼奇遇?或者發現靈石礦脈?或者發現上古遺留下來的古迹?又或者從她神秘的師尊那裡得來的秘法或者古物?」

梁有為突然想到夏初雪曾經用過的那件本命法寶,一隻顏色艷麗的鮮紅色長相如曇花形狀的東西,看起來非常厲害。

身體直接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父親,她那件本命法寶,我也只是在家族大筆上驚鴻一瞥,果真是好東西,當時沈傲天是發大招想要滅殺一個蘇家修士,蘇正沒來得及阻止,那個時候,夏初雪剛好站在蘇家那修士的旁邊,當下系出那件本命法寶,居然一下子就把沈傲天的所有攻擊都給吸收了。到底是什麼玩意這麼厲害?而且,沈家那邊打聽過來的消息說,他們手中在世俗界新得的一件失傳已久的極品靈石就是出自夏初雪之手!」

「什麼?」

梁家老祖越是往後聽,心中越是震撼,一個普普通通在世俗界長大的丫頭,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奇怪之處?

「不僅如此,據說那顆禮品靈石出現的時候實在…大約四年前,夏初雪那個時候一點靈力都沒有,儼然就是一個最普通的普通人,可是卻在幾個月後,居然能夠直接與練氣期第一層巔峰的沈長洲相抗,且戰而勝之!這簡直匪夷所思!」

「這些消息可屬實?」梁家老祖不得不重視起來。

「自然,這些都是最高線人傳過來的話,絕對不會有假,而且這件事情幾乎整個沈家都已經知道了,畢竟沈長洲就是當事人,他那張大嘴巴子能瞞得了什麼?隨便一打聽就什麼都清楚了。」

梁老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承受不住了,如今的她想要捶胸頓足。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梁家就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弟子?為什麼每隔多年,蘇家眼看著就要落敗,卻又好巧不巧的橫空出世一位天才,難道老天爺就不能看看梁家嗎?

就是輪,也該輪到梁家了呀!

梁有為說這些話又何嘗不是心痛刀絞?夏初雪的實力有目共睹,恐怕蘇家是要崛起了。

「我聽說那位夏初雪非常奇怪,她明明進蘇家的時候測試靈根是五種屬性的廢柴,可是血脈之力有非常濃厚,據說血脈測試石上反應出來的是超乎常人的血脈之力,甚至和千年前創世蘇家的那個老祖有得一拼!」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血…血脈之力非常濃厚!」梁有為果真聽話的又說了一遍。

梁老祖的臉色終於變了,原本聽到是五種屬性的廢柴靈根,他心中還終於鬆了一口氣,可這口氣還沒緩過來,就又讓他提了起來。

戰神歸來當奶爸 誰不知道每次蘇家出現一位得天獨厚的天才,都有一個共同點,血脈之力異常濃厚,而且說這個夏初雪的血脈之力竟然和蘇家千年第一代的創世老祖有得一拼,這讓他還怎麼淡定的下來?

緊張的在原地來回走動,兩隻手下意識的互相重疊,右手手背在左手手心上不停的敲打著。

突然,身形急速轉身對著梁有為。

「有為,我們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趁蘇家現在勢弱天才還沒有成長起來就一舉拿下,二,恐怕我們還要再這樣繼續過著仰人鼻息的生活!」

梁有為非常不甘心,籌劃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把蘇家那些極有簡歷的年輕弟子給處理掉,剩下的那些都不咋地的,現在又突然殺出一匹黑馬來,讓他措手不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