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對自己的命運已經心灰意冷的智妖頓時精神一振,不敢置信地問道。

虛空妖族的壽命是很長的,角妖、翼妖、天妖三大妖身,其中角妖的壽命就達到了三百年以前,翼妖普遍超過五百年,天妖甚至能活過千年歲月。

智妖接近翼妖,差不多有四五百年的壽命,所以三十年對它而言,相當於普通人類的四五年而已,真的不算很長。

聶鋒說道:“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向星神立誓。”

說完,聶鋒也不等智妖回答,按照先前說過的話,向星神立下了誓言!

這下子智妖完全相信了聶鋒的誠意。

它對於人族有着很深的瞭解,知道無論是星武者還是星相師,對於星神的信仰是極爲堅定的,向星神所立下的誓言同樣有着極高的可信度。

最重要的是,它別無選擇。

“主人,小奴願意爲您忠心效力三十年!”

聶鋒滿意地點了點頭。

對於聶鋒而言,三十年的時光足夠漫長了,屆時他完全有可能站立在星武者的最巔峯,有沒有這頭妖族根本無足輕重,放它離開也沒有任何的影響。

但現在來說,智妖還是很有用處的,聶鋒能夠通過它深入地瞭解虛空妖族,能夠學習它所掌握的妖術,能夠依靠它來發現潛藏的敵人,甚至還可以利用它來進行戰鬥,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風險肯定是有的,萬一別人發現他隨身帶着一頭妖族,麻煩肯定少不了。

不過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聶鋒索性讓智妖自我毀滅,那就沒有證據了。

“很好!”

聶鋒讓智妖離開星甲護臂,重新回到了隕石之中。

“你暫時就留在這裏,也不要玩什麼花樣,老老實實呆着不準惹是生非!”

這個傢伙並不是善茬,死在它手裏的人族不是一個兩個,如果再任由它操控陰魂在宅院裏遊蕩,聶鋒首先無法容忍。

“主人…”

雖然隔了一段距離,智妖依舊能夠通過心神跟聶鋒交流,委屈地說道:“那小奴很寂寞無聊的。”

你還來勁了?

聶鋒根本不打算跟它討價還價,嚴厲地說道:“無聊就睡覺,等我來叫醒你!”

過幾天他就要進入浩元武閣修習,雖然智妖信誓旦旦說藏在星甲護臂裏不會被任何人察覺,聶鋒也不打算在強者如雲的武閣裏試驗。

再者,他也需要好好打磨一下這個傢伙的脾性,讓它真正變得馴服。

智妖無法違抗聶鋒的命令,只好在隕石裏面進入沉眠,很快沒有了聲息。

但聶鋒依舊能夠感覺到同對方的心神連接。

這下子他徹底安心了。

凶宅的問題總算是完滿解決了,但新的問題來了——怎麼離開這裏呢?

這個地下空間位於井底,上面就是被一股無形力量阻隔的井水,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的路徑通道,也不存在階梯走廊什麼的。

詢問智妖肯定能得到答案,不過剛讓它沉眠又將它喚醒,聶鋒感覺有點沒面子,想了想猛然躍身而起,衝向了上方的隔層。

噗!

聶鋒感覺到自己像是撞入了海綿當中,身形不由地爲之一滯。

下一刻,他全身都被冰涼的井水所淹沒。

出來了!

聶鋒不驚反喜,踩步上浮很快回到了水面,然後再躍出了井口。

他帶着一身的井水,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催動體內的星能化爲炙熱的勁氣,溼漉漉的衣物很快變得乾燥乾淨,淡淡的月光灑落在聶鋒的身上,讓他心懷大暢。

環顧四周,原本充斥在後院之中的陰邪氣息已經蕩然無存,雖然依舊空寂無人,卻再沒有陰森滲人的感覺。

所謂凶宅,已經成爲了歷史!

聶鋒微微一笑,邁步走上臺階,推開了廂房的門,隨便找了個空房間坐下,閉目開始修煉功法。

漫漫長夜,悄然過去。

天剛剛亮,東方的天際還殘留着一抹魚肚白,前院的大門就被人敲響了。

砰!砰!砰!

敲得很是匆忙甚至激烈。

剛剛結束了一夜修行的聶鋒聞聲而出,拔出門閂打開的院門。

站在門口的,赫然正是聶晨。

這位少年一臉的擔憂之色,見到聶鋒安然無恙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頓時大大鬆了一口氣:“感謝星神,少爺您沒有出事!”

聶鋒笑道:“我能出什麼事情?我告訴你吧,我已經請來高人將這座凶宅的風水修改過了,以後再也不會出任何問題,現在算是吉宅了!”

智妖的事情是絕對不能暴露的,所以聶鋒乾脆杜撰出一位高人來。

聶晨一臉的懵逼:“真的啊?”

聶鋒說道:“你進來就知道我有沒有騙你了。”

聶晨先前已經來過一次,白天他的膽子還是很大了,所以聞言就踏入院子裏。

“啊呀!”

少年頓時驚呼起來:“確實感覺很不一樣了!”

聶鋒笑而不語。

感覺不一樣那肯定是真的,但也沒有這麼誇張,畢竟原先白天的時候,這裏的陰氣也不濃重。

多半還是聶晨自己的心理作用。

不過聶鋒並不打算揭破這一點,聶晨自我感覺良好就對了!

www★ t tkan★ ¢○

他說道:“今天你就去僱些人來,先把宅子來來往往都給我打掃一遍,有什麼壞了的東西直接清理掉,再去購置新的傢俱和日常所需的用品。”

“不用怕花錢,這些都是小錢。”

聶晨興高采烈地答應道:“少爺,您就看小的吧,保證辦得漂漂亮亮的!”

——————— 請高人修改了風水?

剛開始聶晨真有點不大敢相信,才一夜的時間就將凶宅變成吉宅了?

富貴人家、豪門大族對宅居的地勢風水是很講究的,通常來說建造新宅或者新墳都要請風水師來進行堪輿,風水師也屬於星相師之列。

正所謂看風水易改風水難,兩者完全不是相同的層次,這套凶宅以前的主人也請星塔裏的星相師來看過,都表示無能爲力。

也不是說真的沒辦法,而是改風水必須要修改地勢,由此將對浩元城的防禦星陣造成影響,這樣的後果不是他們所能夠承擔的。

若非如此,聶鋒也不至於花區區四萬五千金幣就將其拿下,正常的價格起碼能翻個兩三倍。


聶晨前前後後參與了交易的過程,對這套凶宅的來龍去脈知之甚詳,所以才感覺到很不可思議。

這位高人的能耐也太大了點吧?


但是親自在宅院裏面轉過一圈之後,聶晨心裏是越來越安穩,立刻張羅着請人來打掃,採購新傢俱,裏裏外外地開始折騰起來。

考慮到聶晨一個少年辦事不容易,聶鋒就坐鎮家宅沒有離開,將跑腿的事情丟給聶晨去辦。

說起來也挺有趣的,浩元城裏人口衆多,尋找幾個臨時的僱工非常容易,聶晨打小混跡街頭,自然很熟悉這方面的門路。

然而他在附近找來的人手看到是隆武巷裏的這座宅院,全都嚇得落荒而逃!

叫都叫不回來。

迫不得已,聶晨只能跑更遠的地方去請人幫忙,並且開出了雙倍的價碼,總算是解決了問題。

隨着這些僱工的到來,空寂了多年的宅院頓時變得熱鬧非凡,又有了人氣。

現在這座宅院可以改名叫做聶宅了,聶晨在購買傢俱的時候還定製了一塊匾額,不過需要過兩天才能製作完成。

到了午時,滿載着各種傢俱和生活用品的馬車紛紛停靠在聶宅門前,差點將隆武巷都給堵得水泄不通。

這樣的情景和動靜不可避免地驚動了鄰居們,就有人開門出來看熱鬧。

其中一位看裝束應該是僕婦的中年女子,逮着正在指揮僱工卸貨的聶晨問道:“小兄弟,你們是這裏新搬來的人家?”

聶晨笑嘻嘻地回答道:“是啊,嬸嬸是隔壁家的?那我們以後就是鄰居了,還請嬸嬸多多關照,小子名叫聶晨,爲我家聶少跑腿辦事的。”

這位僕婦正是從隔壁宅院裏開小門出來的。

他模樣長得清秀乾淨,嘴巴又很甜,加上說話又是浩元本地的口音,頓時讓中年女子心生好感,笑着說道:“奴家姓宋,你叫宋嫂就行了…”

說着,她壓低了聲音問道:“你們少爺是買的這座宅子?”

聶晨點點頭:“是啊。”

宋嫂左右張望了一下,將聲音壓得更低:“那你家少爺知道不知道,這座宅子不乾淨,以前出了不少的人命?”

聶晨笑道:“知道啊,凶宅嘛,我早就知道了。”

宋嫂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知道凶宅還買?你們這是…”

她想說貪便宜不要命,又感覺這樣說不好聽,所以硬生生地給忍了回去。

聶晨卻是懂她的意思,很自豪地回答道:“我家少爺可不怕什麼凶宅,他是浩元武閣的預備騎士,在大沼澤裏斬殺了無數的妖魔,一身浩然正氣百邪不侵!”

這傢伙嘴裏也是沒個把門的,直接替聶鋒吹噓了起來:“而且我家少爺還認識星塔裏的大星相師,專門請了高人來修改了風水,現在不是凶宅是吉宅了!”

宋嫂被他說得是一愣一愣的:“真的假的啊?”

聶晨笑道:“是真是假過幾天就知道了,宋嫂,我還有事情,不能陪您聊了。”

宋嫂連忙說道:“你忙你的去吧。”

聶晨一拍腦袋,說道:“對了,有件事情可能需要宋嫂您幫忙。”

宋嫂好奇地問道:“什麼事情?”

聶晨說道:“我家少爺是外地來的,身邊也沒有帶什麼隨從奴僕,我一個人也照料不了這麼大的宅院,宋嫂您有什麼熟人的話可以介紹過來,待遇從優!”

招募家僕其實可以通過牙行來解決,但聶晨知道牙行裏的不少貓膩,所以乾脆讓宋嫂幫忙,因爲對方有自己的圈子,知道哪裏能招來合適可靠的人手。

“當然,少不了您的好處,我家少爺很大方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