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阻擋住的牆壁此刻都轟擊的爆開,巨石滾落,砸死很多修士,同時正面牆壁已經沒有任何阻擋了,兩邊修士開始胡竄,互相擊殺,根本沒有手軟,狠毒辣。

「啊」

有人被飛劍攔腰斬開,血花噴涌,倒在血泊之中不說,還得被同道修士踐踏在腳底下,踩的稀巴爛,血肉模糊。

嗷!

「老李幫我一把。」火焰牛在後方喊道。

聞言的小龍飛轉身望去,果然火焰牛被卡在石縫之中了,想要從一旁衝進來卻是沒成功反而被卡住了,此刻剛好看到李化龍等人,自然是要請求幫忙了。

轟!

小龍一拳轟擊過去,幫忙解決了,就是這麼簡單。

「老李,等等我們,後方大軍瘋了,見人就殺,嚇死我了。」火焰牛咆哮道。

「殺就殺吧,你又不是人。」小龍不在意的說道。

哞!

火焰牛一聲咆哮,表示不憤。即便它不是人那些人見它更加瘋狂,揚言宰了吃牛肉,怎麼不讓它害怕,一個兩個還好應付,突然一群殺過來,即便他施展天賦神通也不濟於事。

食人猴已經與它衝散了,現在只能投靠李化龍幾人了,聽說他們得到了太古拳法現在投靠那是明智的選擇,否則還不被人類給宰了。

現在已經是三人一獸一條線,火焰牛縱使在強,現在它們本地妖獸已經死的差不多了,只有它與食人猴同處一條線上,再也找不到其它夥伴了,只能與人為舞。

「老牛啊,現在還尿褲子不?」突然,韋哥來了一句。

當即聞言的火焰牛那是黑著一張老臉,一語不發,低著頭,像是犯了什麼錯似得,突然爆吼了一聲,向前轟殺。

它的天賦神通非常強大,也許只有它與食人猴的血脈還算純凈,其它妖獸身上已經沒有祖先的血脈了,即便是壓榨估計也擠不出兩滴,估計此生都達不到返祖的跡象了。

「殺!」

「神魔寶藏就在眼前,第一個將成就無上神魔之體。」有人咆哮,做出了這麼一個推測。

神魔之體,只有在上古時代出現過,現在此人居然提及到這種提及,難道裡面的神魔寶藏只是某種契機不成?

很多人懷疑,憧憬,都在暗自猜測。

「不!我猜是神魔古法,只要得到我將要稱霸天下。」

轟!

「啊」

此人剛說完便被一位門派的弟子直接給轟殺至死,頭顱濺起,飛起來好遠,血液噴濺,滿牆都是驚人的血腥味,極度可怕。

「神你媽個頭啊,老子覺得就是神器魔器。」那人嘴角噙著一絲狂傲之色,手中捏著一把月牙匕首,鮮血淋淋。

轟!

此刻山搖地動,驚天動地,整座山脈像是發生了劇烈的大地震,將導致翻天覆地的變化,咚咚咚震響傳入眾人耳中,像是一頭遠古巨石邁著堅韌的步伐而來,震動天上地下。

一聲可怕的咆哮聲,踏著歷史的長河,帶著遠古歲月的氣息,開始瀰漫開來,讓人心頭一沉,因為每個人都覺得前方像是有一頭猛獸在盯著他們,令人渾身發毛,背脊冷汗直冒。

巨石也隨之從旁邊滾落,牆壁被震的炸開,導致很多人被砸的死死的,倒在血泊之中,慘叫連連,血液滾滾而流,貌似即將要混成一道河流。

「怎麼回事?」有人故作鎮靜,喊了一嗓子。

鬼哭神嚎之聲再次響起,震天動地,陰風怒號,瘋狂席捲而來,帶著神魔之氣,漆黑的罡風,帶著強大的魔性,讓人心頭巨震,瞬間所有人居然迷失了我自我,忘記了自己是誰?

「我是?」

「韋哥是誰?」

強大如幾人此刻也都是瞬間迷失自我,難以想象這可怕的神魔之吼,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會導致他們居然忘記了自己是誰,難道就是因為剛才的神魔之音嗎?

「遭了,神魔發怒了。」

有人喊道。

喊道就不說了,隨後那是果斷的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一個勁的拚命磕頭,虔誠的在朝拜神魔,像是神秘的子民,口中念動著咒語。

「神魔」

隨後見狀的眾人也是開始跪拜,生怕真的得罪了神魔,想讓神魔息怒,此刻只能虔誠的跪拜,生怕再次惹怒了神魔。

「神魔大人,息怒我是你的子民」有一位老者虔誠的喊道。

頓時很多人翻白眼,這位老者還真是毫無節操,剛才神魔沒發怒的時刻都沒他沖的最快,生怕搶不到似得,現在卻是一副跟中風似得,已經成了神魔的子嗣。

可笑!

很多人想要此刻對他出手,卻還是強忍了下來。

畢竟現在誰也搞不清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突然鬼哭神嚎,陰風怒號,難道神魔真的沒死,現在復活了?

嗚嗚

陰風怒號,魔雲翻滾,悶雷炸響!

很多牆壁直接炸開,轟然倒塌,狼煙衝起,非常可怕,隱約間像是看到了一道頂天立地的身影,嚇得所有人嗷嘮一嗓子尖叫,有人當即就給嚇傻了。

有人大喊那是神魔的身影,神魔沒有死去,發怒了,要懲罰他們這些闖入者。

「怎麼辦?」有人吼道。

因為他們發現這裡已經道路被阻,前方通道轟然倒塌,山石滾落,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所有人神經已經繃緊到最硬的程度,想要在第一時間內逃走。

神魔已經出現,這不是他們能抵擋住的,唯有先逃命再說。

「真神魔還是假神魔」小龍自語道。

「放肆,居然敢詆毀神魔,爾等找死嘛?」老者怒喊道。

「哼,就憑你也敢代表神魔,當狗都不配!」韋哥喊道。

的確,這老者估計是怕死,現在看到了神魔的影子現在卻是要質問小龍幾人了,就是想與神魔攀上某種關係,可惜並非是明智的選擇。

轟!

噗!

隨後有人極為不爽老者,直接從後方出擊,轟擊的他大口吐血,身軀翻飛了出去。

老者眸子陰曆掃視而來,帶著憤怒與殺機,心裡恨死那人了,居然在背後偷襲他,太卑鄙了,在神魔的面前居然敢這種事情,神魔定然會降罪與他的。

「爾等在質疑神魔嗎?無上的神魔大人,降罪與他吧,傷你子民者都讓他們灰飛煙滅吧」老者跪地,雙手展開,吆喝著。

聞言的所有人怒火了,原本還沒打算對老者出手呢,現在居然詛咒眾人灰飛煙滅,怎麼能讓眾人心裡平衡,這未免也太陰險了,所有人都死,豈不是只有他能得到神魔的寶藏了。

「對,我們都死,讓你去給神魔掃茅廁。」有人憤滿道。

「放肆,神魔豈能有茅廁,那是茅殿堂!」老者撇嘴糾正道。

見過無恥之人,就沒見過如此無恥之人,情願給神魔打掃茅廁了都。

這絕對不是一般的走狗,漢奸,為了攀高神魔現在言語是沒誰了。

轟隆隆,炸響不斷,再次響起,灰白色煙霧衝起,向著眾人這邊瀰漫而來。

吼!

突然,眾人看到了兩枚可怕的眸子,如燈籠般,血紅,照射出兩道驚人的光華,隱約間帶著兩根長長的犄角,甚至能頂破天來,嚇得眾人頭皮發麻。 「神魔大人…」

「魔你個頭,媽的,在胡亂說老子斃了你。」有人憤滿道。

兩枚可怕的血光眼眸絕對可怕,見狀的每一個人都是心驚膽魄,對於「神魔「二字還是極度可怕,突兀的出現在眾人前方,還暴露出兩枚可怕的眼睛掃視而來,怎麼不讓人嚇得渾身哆嗦。

此刻就是在場眾高手也不敢踹口大氣,生怕真的被這傢伙把神魔給招惹來了,所以眾人非常惱火,都想把這個老子給秒殺了,免得捅出什麼簍子。

嗤!

猩紅色的眸子掃視而來,像是在觀看眾人,帶著迫人的氣息,讓眾人有種瞬間就要臣服的衝動。

「什麼神魔,這已經不是太古年間了,孤魂野鬼都散去吧。」有人膽子比較大,吆喝一嗓子。

可是此人話音剛落猩紅眸子對著他掃視而來,白色霧氣瀰漫,越來越濃厚,眸光投射霧氣貫穿阻礙物,到了這個男子的身旁,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但是此人身軀卻是打個冷顫,身子抖索了一下,被一層霧氣籠罩全身,死死包裹著,密不透風,此人沒有慘叫,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及異樣,任由霧氣把他籠罩,緩緩升浮到半空中,像是即將羽化飛升了。

就在這時,從遠處激射來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僅僅一瞬間,一道光線激射在此人的身軀內,此人略微的呻吟了一下,即便聲音很小,但是眾人還是聽到了,貌似察覺到了異樣。

此人身上有猩紅色的血光溢出,投射在白茫茫的霧氣之上,顯得神聖奇妙,異忙閃耀,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人到底出現了什麼異樣。

「神魔…」

此人張嘴輕喝呻吟了一下,這一次絕對是清晰的沒話說,在場所有人估計都聽到了,對於此人的遭遇很多人覺得事情大了,眸子已經變了,血紅,像是中魔了,身軀開始慢慢出現了變化。

沒人不臉色大變,對於這兩個字眼真的是頗為忌憚,現在此人又喊了一句,讓眾人有些瑟瑟發抖,畢竟此人之前還在呵斥神魔,現在卻是帶著一顆虔誠的心,沒有之前那個不尊的樣子了。

嗷….

天地顫抖,驚天地泣鬼神…

此人咆哮一聲極度可怕,所有人捂著耳朵,覺得像是神魔在咆哮,耳膜都要破碎了,震得山谷劇烈晃動,貌似有些地基不穩,導致隨時都可能會倒塌的跡象,令人害怕。

「啊…」

此人呵斥一聲,口中噴薄出猩紅色的光芒,面色陰曆,頭上長出了一堆犄角,四肢與指甲都有了,身軀也在慢慢變化,距離很遠都能聽到可怕的骨骼噼啪炸響的聲音,極度滲人,此人慢慢的在長大。

嗤!

他大手一招,原本睡在地上的老者,口吐鮮血,現在卻是被一股猩紅色的光芒給吸了過來,老者此刻都快嚇尿了,臉色蒼白如紙,看著這個年輕人渾身發抖,被一把扣住了脖子。

「別別別,神魔,我可是你的子民,你不能殺我?!」老者驚呼,渾身哆嗦。

此人緩緩歪著脖子眼眸血紅,射出兩道光華盯著老者看個不停,手指已經停住了,不過已經把老者生生提了起來,不知道在觀看什麼?

不過眾人絕對是震驚無比,此地真的有神魔復甦了?居然寄付在一位修士的身上,現在正在對老者發威,他們此刻也做出了防備,生怕神魔突然發動攻擊。

「子民…哼!」神魔寄付者冷笑道,手指開始用力,掐的老者已經快透不過氣來了,雙腳在亂蹬,雙手不停的擊打,可是對於這頭高大而可怕的神魔來說,簡直就是撓痒痒。

「慢…」

突然又從最深處傳來一聲非常滄桑的聲音,像是隔著太古就這麼傳入到了這個世界。

所有人心中發毛,這還不止一尊神魔,現在又來一位了嗎?

難道這裡的神魔在太古年間都沒有死去?

一股強大的威壓輒壓而來,讓所有人雙腿顫抖,即將要跪下去。

呼!

從前方衝出一道人形血光,速度之快絕對不可想象,都沒用一秒的時間衝到了老者的身上,當即老者就有了變化,如同另一位修士一般無二,身軀體格開始慢慢變化,像是直接就給魔化掉了。

「哈哈哈….」突然老者發出一聲可怕而驚悚詭異的笑聲,嚇得所有人身軀一個機靈,渾身直冒冷汗,大氣不敢喘一聲。

眾人知道真的壞了,原本還只是猜測,現在已經徹底了解來的情況,此人就是神魔附體了,現在唯一的辦法都是跑。

「跑啊…」

一人嚇得魂飛魄散,想要逃走卻被那個老者一招手當即用力一捏,轟然身軀炸開,血肉飛濺,崩的到處都是,牆壁上濺鮮血淋淋,非常恐怖。

「你殺了人類,血肉都濺飛了,你那麼浪費血肉。」年輕修士低語道。

因為那位老者並未長出很長很長的犄角,反而只是一點,貌似還沒有恢復的樣子,卻被那個頭長很長犄角的神魔呵斥了一頓,隨後果斷的抓來一位修士,嘴巴伸了過去,一口咬下,此人慘叫一聲,此刻時間像是靜止了,只能聽到此撩喝血的咕嚕聲。

見到這一幕者無比滲得慌,恢復身軀,他們需要多少人類的血肉,看著那個老者添著嘴唇,像是很餓似得,看著眾人,怎麼不讓人心裡發毛,果斷化成一道血光沖了過來,一把抓住一位修士開始喝血吃肉,非常殘暴與野性。

噝!

眾人從透涼到腳!

老者的犄角居然變長了,這才吸食一位人類修士就能讓他恢復肉身嗎?眾人有些不好乾想象開始準備攻擊,因為此人被吸食完畢之後,可能下一個就是他們了。

轟!

一瞬間幾十件法寶在上空勾勒出一道彩虹橋,五顏六色,非常壯觀,帶著光芒與威壓轟然砸下。

轟隆隆!

就在這時,老者抬起手臂直接把所有法寶震的橫飛出去,甚至有人法寶比較低劣的當場便在虛空炸開,猶如煙花般絢爛,非常美麗,生命雖短暫,僅僅一瞬間,足矣訴說它的美麗,也證明了神魔的可怕。

「哼!」

神魔一聲冷哼,一股血光從他的體內沖了出來,開始向著前方絞殺,像是一道有形的金蛟剪法寶,一瞬間便擊殺了十幾位強大的修士,攔腰剪斷,慘死在血泊之中。

「啊…」

「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