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對此,韓辰卻並不在意,三千年凡品以下的赤荒果,對他已經沒有絲毫效果,再多也只是一個數字而已。只有那兩枚靈品赤荒果和四百多枚凡品赤荒果,他才看重。

這六天里,韓辰一共煉化了十八枚凡品赤荒果,終於將《閻皇淬體經》突破了六重天瓶頸,提升到了七重天初期境界。

境界的提升,使得韓辰的肉身變得更加強悍,肉身力量也得到不小的提升,達到了四十八萬斤的程度。

而他的肉身實力,也從四星劍靈巔峰,提升到了五星劍靈巔峰,整整一個星級的跨越。

肉身實力提升,韓辰的綜合實力也隨之得到提升,如今,韓辰有信心,就算不施展雙劍術,也可以將海無常擊敗。

……

嗖!

高空之上,韓辰將青鸞翼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身化驚虹破空疾馳。

這般毫無顧忌的飛行,對於真元的消耗極大,但對此,韓辰卻根本沒有理會,真元消耗了,就直接停下來,吞食元靈丹,同時運轉功法,吸收天地靈氣,與靈核中的靈器,恢復真元。

如此多管齊下,至多半柱香,韓辰體內的真元便完全恢復,隨後繼續飛行。

如此,約莫四個時辰后,一片龐大的山林出現在了韓辰的眼中,抬頭望著山林中那座高大的火山,他的目光不由變得熾熱了起來。

青鸞翼狠狠一震,韓辰的速度頓時再增數分,如白日流星一般,速度快到了極致,十數息后,他便來到了火山的上空,身形一縱,落在了火山頂端。

低頭向火山內望去,銀月還可以看見下方深處,那宛若大湖般的火紅色岩漿池。

收回目光,轉頭對著出現在旁邊的鬼谷子迅速問道:「老師,那大荒赤炎蛟真的還在這火山裡?」

鬼谷子微微一笑,點點頭道:「那大荒赤炎蛟是火屬性魔獸,這岩漿池是最為適合他生存的地方!」

「而且赤荒焰也曾在這裡蘊育而成,雖然如今已經被你取走,但岩漿池中依然還殘存著極其雄厚的火屬性靈氣,那大荒赤炎蛟又怎麼會捨得離開!」

頓了頓,鬼谷子又繼續說道:「那大荒赤炎蛟體內有一絲太古祖龍的血脈,屬於極其罕見的魔獸,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你體內有三昧真火,更有那赤荒焰,對於大荒赤炎蛟可謂有著致命的誘惑力,將它收服。 限時婚約:前夫入戲別太深 !」

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臉上更是浮現出激動興奮之色。

沒錯,韓辰之所以離開迷霧森林,趕來這裡,就是為了收服大荒赤炎蛟。

原本對此,韓辰是從來想都沒有想過,當日那大荒赤炎蛟的赫赫凶威,他可是親眼所見,一身實力恐怖無比。


即便如此韓辰實力提升不少。三昧真火在吞噬了赤荒焰后。更是達到了木火境六重天中期,威力暴漲。

可如果再讓他和大荒赤炎蛟戰一場,韓辰依然沒有絲毫信心,不過他怯了。而是他很清楚兩者間的察覺。就算是施展出三昧真火。也彌補不了的差距。

但今天鬼谷子這麼提出來,卻讓韓辰心動了,如果真的將大荒赤炎蛟收服了。那對他而言,可謂意義重大。

不說大荒赤炎蛟以後的提升會如何,單說如今,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即便是九星劍王,面對它,也未必能夠佔得一絲便宜,而如果是在這岩漿池中,甚至那九星劍王都可能殞命。

有它在,韓辰不但生存能力有驚人的提升,對於一年半之後的天尊秘藏,那也是一個了不得的助力。

「呵呵,時間也不多了,我們下去吧!」望著滿臉激動興奮的韓辰,鬼谷子搖頭一笑道。

聞言,韓辰當即點頭。隨後兩人便縱身向下沖入火山之中。

隨著迅速下墜, 火影之千葉傳說 ,火熱的氣流不斷衝上來,恍若旋風一般。

十數息之後,韓辰身形一滯,震動著青鸞翼,與鬼谷子浮在半空之上,距離岩漿池約莫三十多米的高度。

韓辰目光在四周掃了掃,眉頭頓時微皺,或許是因為上次火山爆發了一次的原因,此時這岩漿池四周邊緣處的岩石地帶,已經完全被岩漿淹沒。不僅如此,就連空氣中的溫度也是高的驚人。

「它要出來了!」這時,鬼谷子突然開口道。

快穿之極品女 ,韓辰目光一閃,低頭向下望去。

咕咚、咕咚…

原本平靜的岩漿池突然劇烈波動了起來,火焰浪花翻起,更好似沸水一般,升騰其大量的火焰氣泡。

吼!!

一聲充滿了暴虐的怒吼之聲,突然那響徹而起,隨後便有一股令人心神震顫的氣息,從岩漿池中爆發了出來。

感受到這股氣息,韓辰面色微微一變,然後不等他有所反應,一道巨大的陰影從岩漿池的下方突然出現。

轟!

岩漿池驟然爆起十數米高的火焰巨浪,額生龍角,渾身覆滿赤紅色鱗片的大荒赤炎蛟衝天而起,滿眼暴虐的向著韓辰撲咬了過來。

「畜生,膽敢放肆!」鬼谷子冷喝一聲,手掌向下輕輕一按。

大荒赤炎蛟那來勢洶洶的身軀,驟然一頓,然後好似被隕石撞擊了一般,速度極快的砸進岩漿池中。

見得這一幕,對於鬼谷子的實力已經有所了解的韓辰,並沒有絲毫的意外。

吼!!

鬼谷子剛剛那一擊並沒有出幾分力,所以很快,隨著一聲怒吼,大荒赤炎蛟再度從岩漿池中,爆沖了出來。

而對此,鬼谷子卻根本沒有說話,手掌一按,再次將它轟落下去。

相比上一次,這次鬼谷子出手的力度加重個些,但依舊沒有用幾分力。

所以很快,大荒赤炎蛟又怒吼著沖了上來。

而鬼谷子則依舊沒有說話,隨手再度將它轟落下去。

大荒赤炎蛟怒吼著,再度衝上來,然後鬼谷子不發一言,再度出手將之轟落。

隨後這種情景便反覆上演了起來。

而隨著一次次轟落,鬼谷子出手的力道也隨之迅速增加了起來,也因此,大荒赤炎蛟的怒吼聲,漸漸變得有些凄厲了起來。

轟!

岩漿爆開,大荒赤炎蛟再度撲咬了上來,連續的受挫,使得大荒赤炎蛟的雙眼變得赤紅。(未完待續。。) 大荒赤炎蛟體內蘊含太古祖龍血脈,屬於極其罕見的魔獸異種,雖然此時只是五階,但靈智已開,已非尋常魔獸,心中有著屬於太古祖龍後裔的驕傲。

縱然有三昧真火與赤荒焰,但想要將它降服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對於這一點,鬼谷子清楚,韓辰心中也清楚。

所以從之前大荒赤炎蛟出現,到此時,鬼谷子都一言不發,只是不斷的出手,以絕對的暴力方式,將之轟退。

其目的,就是為了震懾。

相比於人類武者,魔獸之間要更加的簡單與直接。

叢林法則,強者為尊是魔獸間所奉行的絕對準則,只要夠強大,弱者一方,就會絕對的臣服,即便身份再高貴,血脈再稀有,也逃不開這個準備,因為不臣服,就意味著死亡。

而鬼谷子此時所做的,就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實力,讓大荒赤炎蛟明白雙方的差距,從而產生畏懼。

轟轟…

勁氣鼓盪,灼熱的氣流隨著掀起的狂風,逆流而上,四周的山壁上大片岩石崩碎,砸入岩漿池中。

望著其實洶湧而來的大荒赤炎蛟,這一次,鬼谷子沒有再刻意壓制勁力,手掌抬起,虛按而下。

這一掌,鬼谷子足足出了五成勁力,雖然沒有出盡全力,但以他的實力,即便是五成勁力,也已經極其恐怖的了。

嗡!

空氣猛的震顫起來,隨後便見空氣中火紅色氣流涌動,瞬間化作一道足有十米見方大小的手掌,手掌栩栩如生,凝若實質,掌心中的掌紋都清晰可見。

巨大的手掌而下,大荒赤炎蛟根本無法躲避,瞬間被轟中。

吼!!

一聲悲鳴,大荒赤炎蛟那碩大的身軀如隕石一般。迅速墜落下去。

與此同時,『砰砰』的爆響之聲,在空氣中響起,循聲望去。只見大荒赤炎蛟身上那流光熠熠的赤色鱗片,此時竟是有大半都崩碎爆裂了開來,滾燙的鮮血飆射而出,漫空拋灑。

咚…

一聲震響,大荒赤炎蛟砸入岩漿池中,掀起劇烈的火焰浪花。

龐大的岩漿池劇烈涌動,散發著恐怖高溫的火焰,不時的騰燒而起,蒸騰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不會就這麼死了吧!」望著很快平靜下來,卻再沒有動靜的岩漿池。韓辰不由輕聲嘀咕道。

對於鬼谷子的實力,韓辰可是極其清楚的,剛才那一下,鬼谷子出手重了不少,他還真怕這大荒赤炎蛟承受不了。

「呵呵。你可不要小瞧了這畜生!」聽到韓辰的聲音,鬼谷子淡笑著搖了搖頭道。

果然,鬼谷子話音剛落下,下方那已經完全恢復平靜的岩漿池頓時又劇烈波動了起來,隨後一道巨大的陰影於岩漿池下顯現而出。

吼!!

岩漿浪花翻湧,身軀龐大的大荒赤炎蛟緩緩浮現。

相比之前,此時的大荒赤炎蛟顯得很是凄慘。渾身山下有大片的鱗片崩碎脫落,鮮血如泉水般從皮肉中不斷的流淌出來,落入岩漿池中,發出刺耳的『嗤嗤』聲。

顯然,剛剛鬼谷子那一掌,讓它重傷不輕。

這一次。大荒赤炎蛟沒有再爆起動手,它雙眼赤紅的死死的盯著鬼谷子與韓辰,發出一聲低吼。


聲音中充滿了警告意味,不過任誰也聽得出其中那濃濃的忌憚。

「差不多了,下去吧!」鬼谷子微微一笑。道。

韓辰點點頭,他自然也看出來,鬼谷子的方法奏效了。先是通過之前一次次的硬撼,激起大荒赤炎蛟心中的怒火,然後再突然爆發,以絕對的力量,將之重創,將它心中的驕傲,徹底擊潰,讓之明白雙方的察覺,進而產生畏懼。畏懼。

韓辰震動青鸞翼,與鬼谷子緩緩落下。

而見得兩人靠近,大荒赤炎蛟頓時顯得有些慌張起來,傷痕纍纍的身軀不斷的擺動,將岩漿池攪起陣陣火焰浪花,同時連連發出低吼。

對於大荒赤炎蛟的警告,韓辰和鬼谷子卻根本不理會,身軀下墜,在距離岩漿池上方七八米時,停了下來。

「我要殺你,一擊足以,這點你應該清楚!」低頭望著大荒赤炎蛟,鬼谷子淡淡的說道:「不過放心,我不會殺你!」

「以你的靈智,應該能聽明白我的話!」

大荒赤炎蛟身為五階魔獸,靈智早已開啟,自然能聽明白鬼谷子的話。

吼!!

鬼谷子話音落下,它的眼中頓時露出一絲喜色,不過隨即又對著鬼谷子發出一聲低吼。

韓辰搖了搖頭,雖然他不懂魔獸語言,不過他幾乎能大概知道大荒赤炎蛟的意思,大意是想讓他們離開。

鬼谷子可不似韓辰,他身為靈魂體,靈魂力量更是強橫無比,對於大荒赤炎蛟的意思,他根本不用猜測,靈魂力量湧入對方的識海中,直接就可以交流。

「我不打你們,你們快點離開!」如幼童一般的聲音在鬼谷子識海中響起。

聽到這弱弱的心聲,鬼谷子莞爾一笑,他倒是高估大荒赤炎蛟了,它雖然身為五階魔獸,但靈智卻卻竟然如稚童一樣,比之一般的四階魔獸,也都不如。

不過隨即鬼谷子便釋然了。

這裡是赤荒秘境,從來就沒有人煙踏足,雖然魔獸不少,但這岩漿池之地,卻根本不會有魔獸來此,而它因為有赤荒焰,也完全不需要外出,所以儘管已經晉階到了五階級別,靈智卻根本不會有增長,反而因為與外界不接觸,靈智顯得很低,如初生的孩童一樣。

想到此,鬼谷子臉上露出笑容,原本因為還要再費一番波折,卻沒想到竟是如此,這樣一來,但是簡單了。

「我知道你需要天地靈火,來進行修鍊,我現在就給你一個機會!」鬼谷子笑著說道。

聽到鬼谷子的話,一旁的韓辰心知是時候了,當即手臂抬起,心神一動。

嘭!

絲絲縷縷的火焰從他指尖浮現而出,於掌心匯聚,化作一朵青色的火焰。

三昧真火出現的一出現,那大荒赤炎蛟頓時就如餓狼見到了最可口的食物一樣,雙眼死死的盯著韓辰掌心的那朵青色火焰。

感受到大荒赤炎蛟眼中那火熱的目光,韓辰微微一笑,手掌對著三昧真火虛抓,赤紅色的赤荒焰從中分離而出。

「我問你,你可願跟著我?」韓辰雙手各持一朵火焰,望著大荒赤炎蛟,笑眯眯道。 嗖!

破空聲響起,一道青影從火山口中衝出,直上高空,隨後方向一轉,向著遠方疾馳而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勁風拂面,將韓辰的衣衫吹的獵獵作響,漆黑長發向後瘋狂舞動,此時,他的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

收服大荒赤炎蛟的過程,出乎韓辰意料之外的容易,原本在他想來,即便鬼谷子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也起碼還需要一些波折,但卻沒想到,他只是將三昧真火釋放出來,大荒赤炎蛟根本沒有絲毫遲疑,立刻就答應了下來。

如此,接下來就好辦了。

在鬼谷子的指導下,韓辰逼出一絲心血,然後又分離出一絲靈魂力量,與心血融合,再以特殊的印結之法,打入大荒赤炎蛟的體內。

紫金大陸上,武道昌盛,武者講求的是吸納天地靈氣,壯大自身,然後挖掘潛力,提升自己,對於外物,並不依靠。

雖然也有一些宗門,專門馴養魔獸,做為助力,但卻只是少數,而且也不保險,畢竟魔獸終究是獸,與人不同。

狗急了跳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魔獸馴養的再好,也還是不靠譜,像這種被魔獸反噬死亡的例子,並不少見。

所以很少有武者會收服魔獸,用以提升自己。

但韓辰卻沒有這樣的顧慮,奇門遁甲之術中,有一門陣勢,名為御靈陣。

以靈魂之力為引,以心血成陣。陣勢一旦布成,武者的心血將融入魔獸的體內,靈魂之力,也將融入魔獸的靈魂本源之中。

屆時,兩者間就會建立一絲靈魂血脈的聯繫,武者若死亡,魔獸就會死亡,而魔獸死亡,武者雖然也會受創,但卻沒有性命之憂。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