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等實力在現在的林羽看來,還是遠遠不夠,不過看在老父的面子上,林羽還是留了手的,每次出擊都只出七八分力,但儘管是這樣,莫雷也僅僅只是堅持了五六分鐘,便被林羽一把將達到給躲了過去,順便一腳給提到了老夫的身前。

那些小強盜見狀急忙將莫雷三人給扶了上來,一個個戒備的看著林羽。

「你究竟是什麼實力?」莫雷忍著身上的劇痛,難以置信的望著林羽,任他怎麼想都無法想到,林羽那並不算強壯的身板,居然能夠爆發出那麼強大的力量。

這個時候,朱有財跟雲茜兒終於是被外邊的打鬥聲吵醒,兩人攙扶著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望見這場面,急忙向林羽問道:「老五,這是怎麼回事?這些村民想搶劫我們?」

「沒什麼事,這些是強盜,這個是老父的兒子,他們已經被我教訓了。」林羽嘆了口氣,朝著朱有財跟雲茜兒兩人淡笑道:「天快亮了了,我們走吧。」

朱有財兩人點了點頭,從林羽的隻言片語以及這種場面來看,他們用腳趾頭都能想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這想必於他們在雲龍山的艱險來說,實在是不足一提。

林羽走了兩步,又回頭朝莫雷皺著眉頭說道:「看在老父的份上,我今日不與你計較,只是奉勸你最後一句,有了強大的實力就要造福鄉里,哪怕你上山打獵,為人護鏢甚至是教村民習武,也比你當強盜要強幾千幾萬倍!」

包括莫雷在內,不管是強盜還是村民都愣愣的望著林羽,旋即,老父卻是突然掙脫開兩個強盜的手臂,一把朝林羽跪了下來,高呼道:「多謝魂師大人不殺之恩,多謝魂石大人點化之恩。」

林羽哪裡敢承受,急忙走了回來講老父扶了起來,望著莫雷再次嘆了口氣,這才追上朱有財跟雲茜兒兩人,一同朝村外走去。

後邊的莫雷在沉默了許久之後,終於是雙腳一曲,對著林羽三人的背影重重的跪了下來,口中喃喃道:「日後我不再是強盜,我一定會自力更生,造福鄉親……」

林羽的嘴角一翹,剛才他可是一直釋放者勘查術,這時見莫雷如此模樣,突然開心的笑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雖然我這樣做有些做作的嫌疑,但能教人向善始終是件令人心情開朗的事情。」

「什麼?」一旁的朱有財跟雲茜兒聽得林羽這般莫名其妙的說話,皆是一愣。

「走,我們去找找三個究竟是在什麼地方!」林羽朝他們兩個莫名的一笑,一馬當先朝遠處的燈光疾馳而去。

朱有財與雲茜兒面面相覷,無奈,只好跟著一路疾馳…… 三陽機械廠,辦公樓外的空地上,全廠員工站成幾排。

「把錢存在廠里的,一年的定期利息百分之四,也就是說,你存一百塊錢在廠里,年底的時候,可以得到一百零四塊,這可比銀行的利息高多了。」吳振生笑著說道。

「廠長,這是真的嗎?」一個中年女員工問道。

「我們廠的效益怎麼樣,你們又不是不曉得?」吳振生反問道。

「廠長,我存兩千。」

「廠長,我存三千。」

「廠長,我存一千五。」一個個員工爭先恐後的說道。

「明天中午休息的時候,把錢帶到財務室……」吳振生笑著說道。

此時,另外幾個工廠的廠長或老闆,同樣在蠱惑手下的員工把錢存在廠里。

為了方便員工去銀行取錢,他們還專門放了半天假。

第二天上午,幾個工廠的員工,相繼來到一個個銀行,把存摺裡面的錢,全部取了出來,由於銀行的現金有限,不少人等了好幾個小時,才拿到自己存的錢。

這天上午,幾個工廠的老闆,齊聚三陽機械廠的會議室。

「小陳,」吳振生笑著招呼道,廠里的員工,廠里員工的親戚……都把錢從銀行取了出來,全部存在他這裡,加上賣煤礦的錢,他能動用四千八百萬。

把錢存在銀行,一年的定期利息,才百分之二。把錢存在三陽機械廠,一年的定期利息,足足多了一倍,這年代只要不是做生意的人,幾乎都把錢存在銀行。

有三陽機械廠在,千石鎮的人也不怕自己的錢被騙了,於是乎,一個個把錢存在銀行里的人,紛紛把錢取了出來,通過親戚朋友,又把錢存進三陽機械廠……

一時間,千石鎮的那幾個銀行,存錢的幾乎沒有,基本上都是取錢的。

看了看一個個老闆,陳宇說道:「我拿百分之一的凈利潤。」

「我同意。」吳振生說道。

「我贊成。」潘雲陽等人附和道。

「儲戶太多了,為了錢財分明,我建議用這些錢,成立一家投資公司,就叫藤山投資好了,再買幾台電腦,在鎮上買套房子,招聘幾個會計。」陳宇說道。

「小陳,這?」吳振生神情疑惑的問道。

「有儲戶取錢的時候,在投資公司就可以取了,我會專門設計一款軟體,便於登記存戶的信息,免得有人偽造借條騙錢。」陳宇說道。

「小陳,你還會設計軟體?」潘雲陽好奇的問道。

「軟體又不難,不說這事了,先談一下買房子的事吧,你們手裡有多少錢?」陳宇說道。

「我把煤礦賣了,加上別人存在三陽廠的錢,目前我手裡有四千八百萬。」吳振生說道。

「我能動用兩千萬。」潘雲陽說道。

「我手裡有三千萬。」龍騰傢具廠老闆石耀龍說道。

「我能動用兩千三百萬。」凱旋模具廠老闆錢進說道。

「我手裡有三千兩百萬。」裕豐五金廠老闆李豐裕說道。

「我能動用兩千七百萬。」華海機械廠老闆張大海說道。

藤山縣總人口七十幾萬,這些人存在銀行里的錢加起來,至少也有七八億,六家工廠的老闆,除了他們自己的錢,也就從百姓手裡,借到一億三千多萬。

「加起來有一億八千萬,用不了幾年,這一億八千萬,就會變成幾十億。」陳宇說道。

「小陳,我們什麼時候去買房子?」吳振生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一次買房子,就我們幾個人去,以後買房子,你們一人找一個信得過的人,在我選定的地方,按照市場價買下來就好了。」陳宇說道。

「這樣吧,下周一,我們先去滬海府,然後再去粵州府。」張大海提議道。

「辦公的房子就不用買了,我們三陽廠還有一些空房子,裝幾台電腦,添幾張桌椅就能用,等賺了錢,隨便給點租金就行了。」吳振生說道。

「行。」眾人點了點頭。

第二天,辦公桌搞定,電腦都裝好了,吳振生他們利用關係,去辦理藤山投資公司的證件,陳宇仗著電腦編程達到終極,花了兩個多小時,專門弄了一個軟體。

「怎麼樣?」潘雲陽笑著問道。

「老闆,這軟體真好用。」雲陽機械廠會計陳曉榮,欣喜不已的說道。

「小陳,我們廠能不能用這個軟體?」潘雲陽問道。

「可以,我給你們一人拷貝一份。」陳宇點了點頭,拿起幾個空白光碟,把軟體複製了幾分。

「我建議把那些錢,都放在藤山投資公司,一人派一個信得過的人監督。」吳振生說道。

這年代的人還很淳樸,拿著百姓的額血汗錢跑路的,目前還沒有幾個。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擔心有人拿錢跑路,吳振生提議把錢放在藤山投資。

「嗯,這主意不錯,買來的房子,也掛在藤山投資公司。」潘雲陽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留下一個親信,各自去銀行把錢轉到藤山投資公司的賬戶上。

……

「爸,媽,我明天要出去一趟。」晚飯後,陳宇說道。

「出去幹什麼?」陳衛國皺著眉頭問道。

「陪吳廠長他們去滬海考察。」陳宇解釋道。

「有哪些人去?」夏雨問道。

「三陽機械廠的吳廠長……雲陽機械廠的潘老闆。」陳宇說道。

「他們去考察,你去什麼?」夏雨追問道。

「我去幫他們看機器,預計半個月,給我兩萬塊錢。」陳宇瞎扯道。

「你去吧,注意安全,多帶點衣服,不要感冒了。」夏雨叮囑道。

「嗯,我去收拾東西了。」陳宇說完后,徑直朝樓上走去。

次日早晨,兩輛轎車從三陽機械廠出發,直奔府城機場而去。

「小陳,你第一次坐飛機?」潘雲陽笑著問道。

「這輩子還是頭一次坐飛機。」陳宇模稜兩可的說道。

到達滬海府機場,七人拉著行李,找了一個賓館住下。

「這裡的人越來越多了。」張大海感嘆道。

「在這裡買個門市,絕對穩賺不虧。」吳振生信心十足的說道。

「一億八千萬現金,就算一個門市一百萬,也能買一百八十個門市。」李豐裕說道。

「明天上午,我們去四處看看。」石耀龍說道。


之後的幾天,七人白天尋找門市,打聽門市的價格,晚上回到賓館商量買哪些門市。

「這附近的門市,一平米兩千五,價格很便宜。」

「這些位置的門市,一平米六千八,買下來就能租出去。」

「這片區域用不了幾年就會開發,買到就是賺到。」

「這些地方的門市都可以買。」陳宇指了指地圖上的幾個區域。

「那好,明天我們就去買門市。」吳振生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七人拿著公章和存摺,來到學府雅苑售房中心。

此時的學府雅苑,位置稍顯偏僻,但離火車站和飛機場,都只有十幾公里。

「幾位先生,你們是來買房子的嗎?」二十多歲的徐芸,搖拽著身姿,笑容滿面的迎了上來。

「我們想買幾個門市。」陳宇神情平靜的問道。

看了看另外六個中年,見他們一言不發,徐芸心中詫異,笑著說道:「不知你們想買哪些位置的門市,這是我們學府雅苑的模型。」

「門市多少錢一平米?」陳宇問道。

「五千六。」徐芸說道。

「買兩個有沒有優惠?」陳宇問道。

「可以優惠一個點。」徐芸說道。

「買五個呢?」陳宇又問道。

「最多可以優惠兩個點。」徐芸說道。

「這一片的門市,我們全部買下來,可以優惠多少?」陳宇接著問道。

「稍等片刻,我去問一下經理。」徐芸說完后,轉身朝辦公室走去。

片刻后,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熱情四溢的說道:「幾位朋友,我是趙澤鑫,是這裡的經理,你們要買我們學府雅苑的門市?」

「四千塊一個平方,你們這裡的門市,我們全部買了,現金結賬,怎麼樣?」陳宇問道。

「小兄弟,你也知道,這附近要建三所大學、兩所高中、兩所小學,這樣吧,要是你們把這些門市全部買了,我可以做主,五千塊一個平方賣給你們。」趙澤鑫說道。

「我們走吧,反正這附近,又不是只有一個學府雅苑。」陳宇不予置否的說道。言罷之後,他轉身朝外面走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