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試試。

他平靜開口,一股浩然之氣卻是拔地而起,直衝雲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吾陳寧,願尋龍門弟子,人人如龍。」

一語落下。

似乎連天道都沉默了半晌。

而後。

群星震動!

這一刻,已經不止是尋龍門,整個靈州都因為這一句話而震動。

大焱皇朝。

皇帝疾步來到大殿外,眼觀星辰,眼眸中透漏著無比驚駭的目光。

天地之間,都在響徹陳寧的那句話音。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願尋龍門弟子,人人如龍……」

文曲聖地。

有人開口誦讀著,震驚不已。

無數的修士紛紛起身,望向尋龍門方向。

那裡,此時正沐浴在金光之中,無比神聖。

「這是……聖言?」

飛雲谷中,有人驚呼出聲,面容虔誠。

聖人之言,往往驚世矚目。

但已經多年未見,今日,竟有幸聽聞,何其榮幸?

李長天此刻正在桃園中飲酒,望向尋龍門方向,聆聽者天地之間的聖言,目光中也多了些許動容。

「陳掌門果真非凡人也……」

整個靈州大地,都因此而活躍了起來。

飛禽走獸,開始頻繁出沒于山林湖泊之間。

天地元氣,也更加濃郁起來。

許多處枯寂之地,此刻竟然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這便是聖言帶來的影響。

與此同時。

中州,天池聖地。

聖主望向靈州方向,驚疑不已。

有弟子問道:「師尊,靈州是有什麼異動嗎?」

聖主眯起眼睛,微微一笑道:「聖言降世,富澤靈州,靈州大地的氣運便跟著昌盛起來,或因此,成為又一片福地。」

弟子聞言,皆是神情震驚。

九州中,中州是唯一的福地。

也是版圖最大之地。

福地,可不是一朝一夕而成,那是千萬年來所形成的。

聚集了無量的氣運。

福地之上,風調雨順,不僅天材地寶種類繁多,洞天福地,機緣造化,都是要遠勝其餘幾州。

而今聽到師尊的話,任誰也無法再冷靜的了。

靈州,這是要崛起了。

……

……

外界,因為陳寧說出的驚世聖人之言,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

整個靈州大地。

熱鬧非凡。

而此時的演武場上。

祥雲鋪滿了整片天空。

不時灑下神聖的光輝。

轟!

轟!

轟!

接二連三有弟子直接突破桎梏,晉陞了一個小境界。

而且這個勢頭並沒有停下來。

每隔幾息,便有人身上衝起一道金光。

直接突破!

所有弟子的心靈全部得到洗禮與凈化。

此刻,彷彿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每個人皆是眼神清澈的看向陳寧,目光中,有著發自內心的崇敬。

心底,則是一絲一毫的雜念也沒有。

只因為,他們的掌門,為了自己等人,發下如此宏願。

願尋龍門弟子,人人如龍!

這是何等的宏願啊!

以絕世之言,驅逐魔障,堅定道心。

此言一出,必將流芳千古。

而在這種絕世之言的激勵下,弟子們如何能不感動?

替他們驅散了心魔,他們如何能不感激?

道心也變得愈發堅固。

經此一事,未來的修行途中,他們不會再被人輕易所蠱惑。

更不可能會產生魔障,從而入魔了。

就是因為掌門的聖言,讓這些十幾二十歲的弟子們,心境穩固的如同一個百年老怪物一般。

而且,許多弟子則是覺得心中似乎有了歸屬感。

尋龍門盤踞整座桃源山脈。

山頭林立,其實很多弟子雖然名為尋龍門一脈,但更多的還是效忠於各自山頭的長老,師長,堂主等等。

並沒有什麼凝聚力,和歸屬感。

可今天以後,他們皆是發自內心,想要追隨這樣一位立下如此宏願的絕世掌門。

尋龍門弟子,大多是天賦優秀,根骨極佳之天才。

這樣的天才少年少女,是有屬於他們內心的驕傲所在的。

尋常人物,怎麼可能讓他們心甘情願的佩服?

就連九位長老,他們也並不是真心拜服,而是他們實力強大,所以才敬畏他們。

可掌門不是這樣的。

縱然掌門年紀不大,可今天這幾句聖言說出口,簡直是讓弟子們心悅誠服。

感慨良多。

甚至要用一生去消化。

才能悟透其中真意。

才能領悟大道至理。

魔音更是早在聖言出口之時,便被驅散掉。

此刻的九長老,一口濁血吐出,整個人萎靡不振。

心魔經直接是破碎掉了。

化成了碎片。

而他自己,也因為反噬之力,身受重傷。

這時候,就算是再低能的人,也能發現是九長老搞的鬼。

一眾弟子們,都憤怒的看向九長老。

眾怒之下,三長老知道,該他上場表演了。

於是,三長老袖袍一揮,兩柄軟劍飛出,刺破了九長老的幾條經脈。

隨後,更是直接將後者所捆住。

聽候掌門和大長老的發落。

陳寧此刻也感覺有些疲乏,這些話就是隨便說說,沒想到有這麼大的威力。

早說啊,早說,我就靠嘴炮成聖了。

但實際上,這個是不切實際的,聖言若是在平常時候,還未必就有如此效果。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