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靈源恢復,能夠繼續提供靈力,一切事情就簡單多了。

……

林敬修服下靈丹后,鳳輕舞沒有離開,走到不遠處看著閉目療傷的林敬修。

半個時辰后,她發現本來不能動彈的林敬修突然坐起,然後盤膝而坐的坐在平台之後,只是眼睛從始至終都沒有睜開過。

兩個時辰后,林敬修身上的氣息平穩了下來,如果不是臉色還略有些蒼白,根本就看不出有受過傷的樣子。

三個時辰后,林敬修雙手結印,對應著丹田之處,一絲絲微弱的靈力隨著靈訣的捏動縈繞在他的指尖。

四個時辰后,林敬修的氣勢開始逐漸攀升,從聚靈初期、聚靈中期、聚靈後期,聚靈大圓滿、然後突破築靈期,最後直接恢復到築靈初期頂峰。

不過恢復到全盛時期的林敬修依舊沒有停下,氣勢還在不斷地暴漲,彷彿有突破築靈初期瓶頸的趨勢。

六個時辰后,林敬修似乎處於突破的關鍵時刻了,雙手如同車輪般捏動著靈訣,四周的靈氣瘋狂的沒入他頭頂的靈氣漩渦中。

締煌靈府內靈氣本就比外界濃郁許多,而且隨著越深入,靈氣就會變得更加濃郁。特別是穿過荒風迷霧之後,此處的靈氣濃郁程度甚至已經不遜於一般的中品靈脈了。

隨著外界天色逐漸變暗,林敬修頭頂上的靈氣漩渦猛然散去,那凝聚的濃郁靈氣如同醍醐灌頂般的全部注入林敬修體內。

「咔嚓」

彷彿有一層無形的屏障被打破了,一股強大的氣勢頓時從林敬修身上爆發出來。即便是早有準備的鳳輕舞,依舊不得不再向後退去。

不過鳳輕舞嘴角卻流露出一絲微笑,她的修為雖然不高,但眼界卻不低,自然明白林敬修突破成功了。

。 「我怎麼睡著了?」

揉了揉依舊有些昏沉的腦袋,鳳輕舞努力回想著睡前發生的事情。

「你醒了。」

就在此時,一道淡淡的聲音突然在她耳邊響起,讓她還未完全散去的朦朧隨意徹底消失。

鳳輕舞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睡在了山洞的平台上,身上還蓋了一件厚厚的獸皮。順著剛才的聲音望去,林敬修正站在山洞口,目光向外眺望著。

「還沒恭喜林兄修為大進呢。」

雖然驚訝但鳳輕舞很快便反應了過來,起身從平台上走下稍稍整理有些凌亂的衣服,然後笑語盈盈的沖著林敬修背影恭喜道。

「鳳公主連墨雲丹都拿出來給林某服用了,林某要是還不能突破,也未免太讓鳳公主失望了吧。」說著,林敬修轉過身後,漆黑的雙眸之中似乎不帶絲毫情緒。

一開始林敬修沒有認出墨雲丹的原因,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敢往墨雲丹想。身為乾西帝國唯一一位煉丹宗師的親傳弟子,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墨雲丹的價值。

不,沒人能了解墨雲丹的價值,因為墨雲丹根本就是無價之寶。

對於墨雲丹,身為煉丹宗師的古濤用了四個字來形容它「天賜之物」。也就說在古濤這位煉丹宗師的眼中,墨雲丹應該是上次孕育而出的,根本就不是靈者可以煉製出來的。

墨雲丹、乾西帝國三大頂級靈丹之一。

傳說,只要靈魂不散、肉體不腐,無論身受多麼嚴重的傷,墨雲丹都能將你從鬼門關上拉回去。

當然,墨雲丹的功效自然不僅於此,否則也配不上乾西帝國三大靈丹之一的名聲。除了治療效果之外,墨雲丹的另外一個功效就是無視瓶頸。

這個無視瓶頸不是說你修為遇到瓶頸時,服用墨雲丹有助於突破瓶頸,它的無視瓶頸是無視整整一個大境界的瓶頸。

就比如林敬修,此時的他是築靈期,服用了墨雲丹后,一直到丹靈期他都不會遇到任何瓶頸,甚至是他的丹靈期瓶頸都會比一般人小。也就是說不出意外的話,林敬修成為丹靈期真人只是時間問題了。

當然這也只是傳說,整個乾西帝國出現過墨雲丹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的,而且從來沒有人會奢侈到在築靈期時便服用墨雲丹。

一般情況下,服用墨雲丹的靈者修為都是丹靈期,相對於築靈期瓶頸,丹靈期的瓶頸顯然更加恐怖。

至於靈嬰道君,墨雲丹對其已經沒有太大的效果了。

否則,一旦靈嬰道君服下墨雲丹,那豈不是意味著他肯定能夠成為聚神靈君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墨雲丹的價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靈嬰道君在乾西帝國、甚至是在天州都已經是最頂尖的存在了,從蔣家老祖突破成為靈嬰道君后,蔣家一躍成為絲毫不遜於五大宗的存在便可看出。

將墨雲丹給一位資質不是太差的丹靈期真人服用,那麼這位丹靈期在狠人突破靈嬰期的機率絕對能夠超過五層。要知道這個機率絕對是大到逆天了,從來沒有那位丹靈期真人敢說自己能夠有五成的幾率成為靈嬰道君。

更重要的事,墨雲丹沒有丹方,或者說墨雲丹的藥方沒有流傳下來,這也是墨雲丹堪稱無價的緣故。

沒有丹方,那麼墨雲丹就是不可複製的。如此逆天的靈丹,即便是上古時期也不可能太多,更不用說能夠流傳下來的了。

據青雲宗的記載,乾西帝國最後一次出現墨雲丹是千年之前,而得到墨雲丹的人便是乾西帝國的守護神、逍遙道君。

「墨雲丹的價值太過珍貴,林某實在受之有愧,等離開締煌靈府後林某一定會想辦法補償鳳公主。」

本來滿臉笑嫣的鳳輕舞聽到林敬修的最後一句話,整個身體頓時僵硬在原處。淡金色的雙眸中金光綻放,似乎難以控制自己心中的情緒,那不敢置信、卻又明顯是受傷的神情深深的留在了林敬修的腦海中。

「林師叔的實力提高、取得那件東西的機會也就越大,所以林師叔為此不必牽挂與懷。而且鳳舞還未感謝林師叔在荒風迷霧中的救命之恩,這顆墨雲丹就當是輕舞的答謝之禮吧。」

僅僅瞬間,鳳輕舞拳頭攥緊,眼中的一切情緒一掃而光,那種無法言語的高貴之感再次出現在她的身上。

「林師叔的傷勢既然已經痊癒,那我們就不要再耽誤時間了,立刻出發吧。」說著,反手取出一件紗巾,重新擋住了傾城傾國的容顏,但淡金色的雙眸中依稀伴著一絲絲希冀,彷彿想等林敬修說些什麼。

看到恢復了雍容華貴的姿態和她眼中的絲絲希冀,林敬修眼中透露出一絲不忍和心痛,但卻依舊沒有開口去解釋,只是輕輕點點頭。

昨天發生的事情太美、太幸福,幾乎任何人都會忍不住沉浸其中,但也太突然了,即便是林敬修也完全反應不過來。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那可是高貴的鳳公主、乾西帝國的第一美人,甚至連墨雲丹這等無價之寶都拿了出來。如此,只要是個正常男人恐怕都把持不住吧。

但林敬修知道

誰都能心動,唯獨他不能。

他身上背負這林家近千人的血海深仇,他還有一位可能是靈嬰道君的仇人、他的身份一旦暴露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即便是真的心動了,他也必須這將這份心動死死的剋制住,不能連累她,她還有著大好的時光與未來,沒必要跟自己牽扯在一起。

不能給她幸福,那就不要輕易許下承諾,這是林敬修的態度。

眼中的那絲絲希冀徹底破滅,鳳輕舞的身體猛然顫抖了一下,差點直直的倒了下去。

不過,最終她沒有。

深吸了一口氣、沉默了半響后,鳳輕舞才邁起腳步向山洞外走去,經過林敬修身邊時,徑直的走了過去,目光直視堅定不移的直視前方,從始至終都沒有再看林敬修一眼。

她是鳳輕舞

是乾西帝國的鳳公主、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鳳公主

所以她是驕傲的、猶如百鳥之王鳳凰般的驕傲

即便是此刻,她也要保持這份驕傲。

只是林敬修沒有看到,在鳳輕舞越過他身邊的那一瞬間,一滴晶瑩的淚珠滑落、狠狠的摔落在地,瞬間的摔得粉碎。

。 締煌靈府正中央,聳立著一座高入雲端的巨型山峰,遠遠望去猶如一根擎天巨柱,撐起了締煌靈府的整片天。

而此刻,這座巨型山峰的山腳下聚集了十幾道人影。

其中最顯眼的莫過於傲然而立、鶴立雞群般的蔣天池,儒雅的氣質中混雜著無窮的霸道,讓人根本無法忽略他的存在。

在他身後,站著一個與他有幾分相似,但無論是氣質還是修為都弱上許多的年輕男子。

如果林敬修此刻在此,一定會一眼認出,這個年輕男子正是當年進入萬葯谷時,蔣家的帶隊之人、蔣天成。

數年的時間過去了,他也同樣是築靈期靈者了。

按道理來說,如此年輕的築靈期靈者無論走到哪裡都應該是萬眾矚目才對,但此時站在蔣天池身後的他卻如同陪襯一般。

不過這並稀奇,整個乾西帝國中,提起蔣家人們的第一反應,除了那位已經成為靈嬰道君的蔣家老祖之外,便是號稱築靈期第一人的蔣天池了。

所以不是蔣天成太普通,而是蔣天池太過耀眼,遮住了他身邊所有人的光芒。

只是,凡事會都有例外的。

因為在此處,依舊有敢、並且能與其相抗衡的存在。

在場的十幾人中,大多都是兩人、兩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也有幾人是獨自一人,但都不會超過兩人之數,唯有一個例外。

在蔣天池的左側、甚至比他與蔣天成還有稍稍靠近巨型山峰的地方,站著人數聚集最多的一伙人,足足有四人。

當然,他們能夠佔據比蔣天池更加有利的地理位置,不僅僅是人數的緣故,還是自身擁有的強悍實力。

他們四人中,單單是築靈期大圓滿的存在便有兩人,另外兩人也都是築靈後期的存在,實力可謂是強悍到了極點。

擁有如此人數和實力,並且能夠讓蔣天池忌憚的人,也只有聯手之手的尚凜煜和端木少朔了。否則以蔣天池的桀驁與霸道的心性,怎麼可能容忍他們的存在。

「尚兄和端木道友真是好手段,青雲宗居然擁有三枚宮殿玉環,讓蔣某與其他道友好生佩服。想來此次締煌靈府之行,青雲宗必定能夠滿載而歸了。」

蔣天池目光從面前的巨型山峰上移開,最後落到青雲宗一行四人的身上,眼中閃過一縷異色。

當日鳳輕舞與青雲宗的人同行,並稱自己擁有宮殿玉環的名額,而如今青雲宗出現的四人中並沒有鳳輕舞的身影,也就意味著除了他們現在擁有的兩枚宮殿玉環外,青雲宗或是鳳輕舞手中還擁有著另外一枚宮殿玉環。

原本靜悄悄的山腳下,聽到蔣天池的話后,其他人臉色不由得有了些許的變化。

整座締煌靈府中,宮殿玉環也僅僅只有十枚,而青雲宗卻獨佔了其三,可以說是佔了三分之一的名額,加上尚凜煜和端木少朔這兩位青雲宗的修羅在此。誰要是敢與青雲宗搶奪東西,那絕對是老壽星吃砒霜自己找死。

「蔣兄說笑了,有你這位築靈期第一人在此,誰還能勝過你不成。」尚凜煜略一拱手,口中的不以為然笑著。

蔣天池並不傻,自然聽得出尚凜煜話外之意:「是嗎?那蔣某就拭目以待了。」

至於鳳輕舞的安危他並不擔心,鳳覓的實力或許不如自己,但也是築靈期大圓滿的存在,有他的保護鳳輕舞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

當然,如果他知道與鳳輕舞一起的乃是林敬修,恐怕就不會這麼淡定了。

與他們相比,尚凜煜和端木少朔等人就是滿心的擔憂了。

他們不僅知道與鳳輕舞同行的是林敬修,更知道他們遭遇了血鱗蚊,那可是連他們都不願招惹的存在。

「聽天由命吧,現在擔心也是於事無補,四周那些人對我們可都是虎視眈眈呢。」

盧沉岳將聲音壓低,傳入尚凜煜三人的耳中,說著目光不著痕迹的掃向旁邊那些人。

因為人數本來就極為顯目的他們,加上蔣天池剛才的話,此刻他們幾乎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畢竟蔣天池再強,也只是一個人而已,而他們卻不同。他們中最弱的也是築靈後期,更何況是五大宗之一青雲宗的築靈後期靈者,實力肯定不是一般散修可以媲美的。

簡而言之,在其他人的眼中,他們四人任何一人都能夠獨當一面,更重要的是他們還有兩人沒有現身。

「好好養精蓄銳,其他的不用擔心。」沉吟片刻后,尚凜煜開口說道。說完后直接在原地盤膝而坐,開始恢復消耗的靈力,爭取在進入宮殿時是最佳的狀態。

其實對於林敬修,他心中也一直抱著好感,否則也不可能在心中懷疑他與孫浩的死有關的情況下,還數次出手相救了。

看到尚凜煜的動作,盧沉岳和余飛揚都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坐在尚凜煜不遠處,只有端木少朔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

但當他看到不遠處的蔣天池時,到了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築靈期第一人的名聲與實力猶如一塊巨石重重的壓在他的心上,所以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必須顧及大局。

「大家小心,宮殿要開啟了。」

三個時辰后,日正當午時,尚凜煜緊閉的雙眸突然張開,一抹璀璨的金光隨著閃現。

他雖然沒有像林敬修那般也修鍊過靈目之術,但因為金翼妖鵬的緣故,他的視力遠在一般人之上。

他的話剛落,那座巨型山峰猛地顫動一下,一股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那威壓如同實質一般,向尚凜煜等人瘋狂的碾壓而來。

身為青雲宗秘宗弟子,他也曾感受過青塩道君的威壓,但與此刻相比,卻依舊有種蚍蜉撼樹的感覺。

「快,宮殿玉環。」

好在他的反應極快,手一招宮殿玉環漂浮而出,銀色光罩瞬間升起,將他與盧沉岳包裹其中。

而有了他的提醒,端木少朔也迅速反應了過來,宮殿玉環同樣飛出,將他和余飛揚保護其中。

有了宮殿玉環的守護后,兩人互視一眼,金光與彩光同時亮起,化為兩道銀光想著巨型山峰之上飛去。

其餘人反應雖然沒有他們如此迅速,但能夠來到這裡的無一不是築靈期靈者的佼佼者,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連忙取出宮殿玉環,然後駕著各色靈光與靈器向著山頂飛去。

。 「鳳公主不是與你們同行嗎?為何還沒有出現?」

凌厲、霸道的刀意衝天而起,蔣天池橫身擋在尚凜煜等人面前,一臉質問之色。

「蔣兄不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巧妙嗎?鳳公主是乾西帝國最尊貴的公主殿下,並不屬於青雲宗,所以她的去留自然也完全由她自己決定,尚某自然不便多問。」

尚凜煜背後金色翅膀展開,身體緩緩升起與蔣天池相持平,絲毫不懼那霸道無雙的刀意。

他的實力或許不如蔣天池,但也僅僅是略遜一些罷了。在雙方不動用壓箱底手段的情況下,很難真的分出勝負。加上上次一戰,蔣天池人刀合一在他心中留下的陰影已經徹底消失。

因此,他自然不會在這種關鍵時刻退讓。這不僅關乎著他的面子,更關乎著青雲宗的顏面。

所以說完之後,他波瀾不驚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更何況,今日蔣兄是以何身份在質問。」

那淡淡的笑意看似溫煦有禮,如同朋友之間的交談一般。但在場之人無一不是人精,豈會看不出尚凜煜笑容下的嘲笑之意。

鳳輕舞不僅是乾西帝國最尊貴的鳳公主,更被譽為乾西帝國第一美人,她在乾西帝國的擁護者絕對不是蔣天池這個築靈期第一人可以相比的。

所以尚凜煜的意思很簡單,無論他知不知道鳳輕舞身在何處,都不會告訴你,因為你沒有資格詢問。

「尚道友誤會了,我大哥的意思是鳳公主身份尊貴,不能有半點損傷。當然跟青雲宗諸位道友同行的話,安全肯定不會有任何問題,是我大哥多慮了。」

聽到尚凜煜的話后剛欲發怒的蔣天池,卻被蔣天成伸手攔了下來,然後面對微笑的沖著青雲宗眾人說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