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管君莫愁所圖是行么。易贏一吾不存平,二也縣不關因為不管君莫愁再怎麼念想。她現在已錯討了穆奮一事一再怎麼不高興也拿易贏毫無辦法。

繞過芳香閣外牆,易贏三人就來到了芳秀閣正門附浙

沒等易贏繼續吹噓。三人就看到芳蓉閣前圍善一群人詐存拉拉扯扯,更有女人大喊道:「不耍,不要,快放開我,放開。

「住手!」

雖然什麼都還沒看見。易贏的興緻卻很高因為莫雄救萎縣每個男人都擁有的高尚情懷。即便易贏也知道自己不縣莫雄,可易嘉身邊卻有兩個足以做英雄的夫英門高手。不管人群中到廢生,什麼事,易贏都想掂量、掂量再說。

聽到易贏喊聲,原本圍成一團的人群立即全都轉討臉來,人群也因此微微有些散開。

沒等易贏看請一切,人群中又傳來喊聲諧,「易知具,救

易知縣?易贏雖然來到雲興縣已經但卉京城巾知諧易贏身份的人可不多。定睛往人群豐一看。易贏立即怒火升脹肖「丹地小春蘭,救人。」

「是!老爺。」

不僅易贏認出了向自己呼救的人,丹地著也認出,向易贏畔救的人。雖然一開始丹地曾有些猶豫,但還懸拎存春蘭之前撲了上去。

因為向易贏呼救的女人不是別人,居然就甚閱白氏,也就縣白岱真。

其他女人在芳香閣門前呼救還可能有許多原因但白伐直如今可是個帶喪之人,又是吏部尚書之女,並不嘉林民那種擊依開靠之管誰想要強扯白岱真入芳香閣。救人總比不救人好,不但佔有天義,更是頗有好處。


,春蘭撲上前時,也不管圍住白岱真的都朵此什麼四」一腳就向拉扯住白岱真衣服的一個錦衣人打去

「啊!你們想幹什麼?」

看到丹地、春蘭撲上來的聲勢,不管眼尖高低,圍存一起的人群都知道兩女身具武功了。

在那錦衣人扯著白岱真衣服驚呼后婆時,人群巾卻也閃出兩個武央樓楚的漢午攔住了丹地和著丫一

現有武者出手,原本並沒在奉腳上施加功力的開地素蘭臉聲同時一變。第一次拳腳交擊還是普通招式,第二次出拳時就立即將全身功力隨同拳腳一起轟了出去。

「砰砰!」

兩聲震聲過後,兩個武者的身體頓時撞翻人群一倒飛存兩文開外,摔在地上時已變成了兩具屍體。

解決了武者,丹地右手一揮。再次向獨住每伐直的錦衣人拍去道:「撒手。」

「住手!」

沒等丹地右手拍實,旁邊就伸出一變胳膊,不僅擋住了開地的出手路數,更是反攻向丹地臉面。

知道對方同樣芝武者,丹地的手上也是勁力全開年擋住對方胳膊,底下左腳卻在武者視線外狠狠抽了出去

「轟!」一聲。

丹地右腳正正抽在了武者的胯上。痛苦的「啊」一聲慘叫后,武者也同樣被丹地抽飛了出去。不過因為早有準備,又不甚致命地方,武者並沒有立即死去,而是翻滾著在地上痛叫起來

「啊…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腳,」

而在丹地出凌厲一擊時,春蘭的右年也同樣向錦衣人揮尖笛,「還不撒手。」

「啊!撒手,我撒手。」

從驚慌到恐懼,不是腦袋反應過來,而皋身體反方討來一錦衣人忙不迭地立即將白岱真衣袖甩開。好像在拋棄什麼扎年東西一樣

短暫的寂靜過後,被春蘭搶入身後的白憂直才一臉驚嚇省,「春蘭姑娘,謝,謝謝你了,怎麼你們的武功這麼高嗎。」

滿臉厲色地掃了一眼正在驚恐舟后展的人群開地滋省,「閱白氏,他們都是些什麼人,為什麼耍將你拖入芳香閣。」

「他們」

猶豫一下,特別是注意到圈外地上兩個亞者,白城直卻也沒再隱瞞道:「他們都是京城裡的紈絝。看到妾身經過妾香閣一就報將妾身拖入芳香閣陪酒,妾身不從,他們就想對妾身用

「用強?」

「難道他們不知閃白氏你還在為閱家載凄不知閱白民你乃某重部尚書之女。」隨著白岱真話音落下,易蠢也本了討來一掃了一眼滿嘴酒氣,卻又滿臉畏懼的一群華服男女說道

這群人中雖然有男有女。但隱約看女人的歲數都好像大一些,約莫給人一種熟悉的遊客貴婦感那此男午卻都縣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難怪會盯上路過白岱真

可白岱真畢竟還在戴孝期間,這卻又尋絕不可原諒的

在易贏掃視下,一個年輕人卻不滿道「住口我們只縣捏樓白嫌子喝一杯酒,你們卻當眾殺人,我們耍報官抓你

「報鋼你們真敢報官?」

「你們也不想想閃白氏現在是什麼身份,你們敢將一個戴孝官婦拖入芳香閣,那就是逼迫閃白氏不照北越國律令一酒人不孝視為自己不孝,與不孝罪同罪論處,還是你們都嘉一此不知王法的不孝之徒?」

一邊斥,易贏就拍了拍身上的六品知具官服

如同所有古代社會一樣。不孝在北越國同樣懸重罪,輕到配邊關,重則鬧市處死。如果不是不津之人,丹不令福人不孝也縣渦人不孝都會被視同為自己不孝的來源

這種不孝並非僅指孝敬父母,甚至守護幼兒,不佳父母悲傷也屬一種必須嚴守的孝道,何況是妻子為丈夫守喪。

所以!易贏的斥責儘管再不客氣,嘴中仍有酒與的一群年輕人卻都是臉色一白!再也說不出話來。

在眾人僵持中,白岱真卻拉了拉春蘭,從表身後冒出頭肖!「易知縣,算了,反正他們都不是故意的,也已經付出代價了,不如我們這就離開吧!」

「離開?不行,我們就這樣離開,他們怎麼知肖

易贏有些趾高氣揚道:「他們不知話疼,下次再將件么黃孝女午拉入這種酒肉之地又該怎麼辦?本縣可不想被人青宜等教不嚴。」

責罵管教不嚴?

一聽這話,眾人都有些啞然。


因為這話放在這群年輕人的家族身上,或許環直有此等教不嚴但如果是落在易贏身上,怎麼都有種無理取鬧的感滯,好像易贏報要代替他們的家門實行管教一樣。

當然!即便以他們所犯之錯誤,易贏以官員身份也有管理的理由,特別易贏還穿著官服,但總是讓人聽了有此不舒未字待續佞 —即便這話所有人都知道,但真正會去思考的人並不多。

例如每一次吵架、每一次打架。裡面總會有一方是無理的。不要說什麼兩方都有理的蠢話,因為事情的結果只可能有一個,永遠不會出現一件被人爭執的事情會出現兩種結果的愚蠢狀況。

只看各人看法如何,各人言行是否能遵循在理性態度上。

不過與酒醉之人講理,與不知節制而喝醉酒的人講理,或是與權勢,與濫用權勢的人講理,這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什麼?你敢說我們家教不嚴?你到底是哪裡的知縣,居然敢評斷我們的家事。」

先前拉扯白岱真的錦衣人早已躲到了人群身後,但聽到易贏罵他們家教不嚴,這些年輕人頓時氣怒起來,一名頭戴羽冠,身穿鈉金錦服,披著紅狐短襖的黑瘦男子更是抬手叱向易贏。

從衣著看,以及從他們聽了白岱真身份仍無退縮之意來判斷。易贏就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一般。

可想想穆奮的狀況,易贏仍舊不依不饒道:「怎麼?你們強拉戴孝女子進入酒肉之地。逼人不孝還有理了?你敢說自己有理,今天就別想活著離開芳香閣。你問本縣是哪裡知縣?本縣乃是雲興縣知縣易贏,你又敢像本縣一樣當眾說出自己家門?說自己逼人不孝有理嗎?」

「不孝著,天下人共唾棄之,本縣啐你,你又敢怎樣。」

「呸!」說完易贏就氣哼「哼朝羽冠男子身上啐了一口,一團濃痰立即沾在了羽冠男子衣襟上。

看到這一幕,不僅是被易贏吸引從附近、從芳香閣出來圍觀的人全驚呆了,甚至那群年輕人也驚呆了。

不過驚愕過後,一些人開始詫喜,一些人卻開始向後躲閃而去。

在羽冠男子被易贏啐得滿臉青時一旁卻又衝出個滿臉喜色的矮胖痴肥年輕人,搖著手指向易贏呼喝道:「好啊!你竟敢啐世子,你竟敢啐皇家之人,你竟敢啐皇家。你死定了。」

「嘩!」

聽到這話,原本從其他地方圍觀上來的人群一下就向四周散去,雖然不至於逃走。但也已經表現出一種純屬圍觀的態度。不過與之不同,隨著矮胖年輕人向易贏噴聲,不僅其他年輕人立即滿臉變色,原本還是一臉氣怒的羽冠男子更是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只有那矮胖年輕人仍是一臉得意的向易贏炫耀道:「怎麼樣,得意不起來了吧!你敢啐皇家,同樣是死罪。」

「大膽!本縣啐的乃是不孝之人,又豈是在啐皇家?你敢將皇家與不孝之人聯繫一起,誣衊皇家不孝,乃是真正的大逆不道。丹地,給本縣斬了這誣衊皇家的大逆不道之徒。」

矮胖年輕人的話不僅讓眾人緊張,也讓易贏緊張。

心中咒罵矮胖年輕人的愚蠢小易贏也唯有選擇先滅口再說。

至少易贏相信,除了矮胖年輕人外。不僅那羽冠男子不敢在這時自稱世子,其他人也不敢在這時自揭身份。

殺一做百,不管矮胖年輕人是什麼身份。易贏也只能殺一做百。

」嚓!」

與春蘭拉著白岱真站在易贏身後不同,丹地就一直守在易贏身旁,聽到這話,更是毫不猶豫地一劍斬了下去。

「啊!」

看到丹地出手,矮胖年輕人立即驚叫一聲。可即便那群年輕人身後還有幾名武者,但卻沒有幾人敢上來阻攔。沿著肩膀,在矮胖年輕人想要退後時,丹地就一劍將矮胖年輕人的半個身體給削了下來。

分屍雖公芯二,但易蠢早在興城縣就見討春蘭殺人到也不覺得,淵沫用六

而那些年輕人雖然都皺了皺眉頭,卻也沒人多說什麼,只有少許女子別開雙臉露出了欲嘔之色。看來都是些頗有見地的豪門公子。

雙眼定定望了望易贏,羽冠男子才慢慢說道:「易知縣,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你這樣殺了他就不怕給自己招來禍患嗎?」

「他是什麼人?他乃是誣衊皇家不孝的大逆不道之徒,誰敢說他是什麼人?誰又敢承認他是什麼人?或者公子又敢在青日昭昭小眾目睽睽下說出自己尊號,為自己先前的不孝之行正名?」

雖然已從死去的矮胖年輕人疏忽中知道了羽冠男子大致身份,易贏卻仍是寸步不讓。

因為不是易贏不想讓,而是易贏不能讓。

一旦易贏在此退縮,羽冠男子逃出了不孝之名,易嘉自己也難全身而退。

望了望虎視眈曉、劍上滴血的丹地,羽冠男子說道:「好。易知縣說的好,易知縣做的更好,那易知縣如今又打算怎地?」

「小本縣不打算怎地,而是你們欺凌閏白氏不孝,或是任由閏白氏被人欺凌不孝,同樣是不孝。要想還閏白氏一個清名,你們所有人都必須向閱白氏躬身道歉。並且賠償閏白氏白銀五千兩。以償孝道,以昌孝道。」

「好小子無禮,這是白銀五千兩,願償閏白氏孝道,願昌朝廷孝道

再是深深望了易贏一眼,雖然嘴中仍有酒氣,羽冠男子卻毫不猶豫從袖中抽出一疊銀票,直接交到了丹地手中。


在丹地接過銀票后,羽冠男子又走到被春蘭讓出的閏白氏跟前,深深一躬道:「對不起,閃白氏小子先前差點污了閏白氏孝行。還望閱白氏原諒

「這,這這,妾身知道了,」您還是請起閱白氏似乎也知道羽冠男子身份,嘴中只是含混不清應答著。


羽冠男子也沒再糾纏,躬完身後,立即扭頭就走。

別說沒理會易贏,甚至也沒去理會其他年輕人。

見羽冠男子離開,其他年輕人也不敢逃散,而是與那些婦人一起過來向閏白氏躬身道歉。嘴中都是自稱一些小子、奴家。即便他們的身份可能在京城並不是無人得知,但卻已沒人還敢當眾抬出來。只是丟下幾具屍體后,灰溜溜帶著酒氣掩面而逃。

等到那群年輕人全都逃走,易贏卻沒有急著離開,望著芳香閣半掩的大門喝道:「誰是芳香閣掌柜,給本縣滾出來,或者你們也想本縣打進去不成。」

「易知縣小人正是芳有閣掌柜,不知易知縣有何指教。」

經過前面一段事,芳香閣里的人自然不敢再躲著不出,立即就從門內奔出一個戴著裘帽的富態中年人。

橫了芳香閣掌柜一眼,易贏喝道:「哼,你還敢問本縣有何指教?」

「你們芳香閣里裡外外這麼多人。怎會沒有一人看到閱白氏在門前被人欺凌不孝?見閏白氏被人欺凌不孝而不阻止、不報官,還要等到閏白氏向路過的本縣求救才能維護朝廷的孝命、孝義、孝言,你們芳香閣又該當何罪?」

「這,這,請易知縣開恩。」

如果換成另一個人,換成另一件事,不但芳香閣掌柜不可能向易贏低頭,易贏也不相信自己這話真能拿住芳香閣。

但全怪那死去的矮胖年輕人多嘴,事情性質已完全不同,芳香閣掌柜也只得低頭向易贏懇求。佞 —香閣總共四層厚築,層留給豪商小富戶聳用,二出州勺用來接待各種達官貴人。沒有專人允許,那些豪商、富戶怎麼都不可能入到芳香閣二層。而芳香閣三層卻被蓄留下給一些姑娘居住,當然,這些姑娘並不是妓女,但她們若定要行些類似勾當,也與芳香閣無關。

至於芳香閣四層,並不是用來接待客人。而是專用於各種詩會、歌會的聚會之用。

不算芳香閣四層用途,早知道芳香閣行著掛羊頭賣狗肉之舉易贏也沒有同他們客氣的理由。

繼續橫了一眼芳香閣掌柜,易贏說道:「哼,本縣這是第一次進京,不知你們芳香閣往日是什麼情形,所以到也不好苛責你等。但只以今日之事,你們芳香閣卻也同樣得向閑白氏道歉,並賠償白銀一萬兩。或者你敢問,本縣為何要芳香閣賠償更多?。

「小人不敢

聽到鼻贏說出賠銀一萬兩,圍觀眾人一片嘩然。可不僅易贏不相信芳香閣拿不出這麼多錢,面對易贏態度。芳香閣掌柜也不敢多嘴。

畢竟矮胖年輕人已用生命證明了多嘴並沒有好事,不然事情也不會展到這地步。「你不敢?本縣就不說了嗎?」

易贏卻依舊不滿道:「知道那些人剛才為什麼敢在芳香閣門前行不孝之舉嗎?」

「那就是因為你們芳香閣往日行為不端,從未阻止過類似事情

「不然他們為什麼不敢往其他地方拉人,卻敢往你們芳香閣里拉人?本縣不知道以前的事,也不好追究你等惡行,但今後芳香閣若再要生這等視若不見之事,不是同罪,而是罪加一等,你可有異議?。

。小人不敢。」旁香閣掌柜依舊不敢多說道。


易贏卻雙眉一挑道:「誰問你敢不敢。本縣問你對罪加一等有沒有異議?。

「這,這這

沒想到會被易贏揪著不放,芳香閣掌柜頓時有些張口結舌。聽到動靜,原本已經散到四周的路人也全都圍了上來。

當然,這不是易贏故意在針對芳香閣。而是憑著芳香閣里的各種客人,易嘉雖然並不知道芳香閣的真正老闆是什麼人,但好像強搶民女之事,易贏以前在京城也曾有聽說過。

只不過易贏以前的身份管不了,以易贏現在的身份,如果不是撞到今天的事情,同樣也不好管。

易贏不是定要做個清官,但至少也要為自己搏一個清名。

芳香閣掌柜說不出話來,但芳香閣樓上卻突然飄下一句話道:「易知縣,固然我們芳香閣不敢說經營到現在全無錯處。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易知縣憑什麼要我們芳香閣再有錯處就罪加一等?難道易知縣認為自己的個人義理更在朝廷的法理之上嗎?」

「嘩!」

一聽此話,圍觀的人更是蜂擁上來。

不僅望向易贏,更是望向芳香閣樓上。只是不知怎麼回事,卻沒人能聽出聲音究竟是從芳香閣那個窗戶傳出來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