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審美的緣故,她剪出來的小紙人,不管是像誰,最後都是統一的胖乎乎圓滾滾的樣子,特別可愛。

「這麼可愛的小紙人,還有小貓貓小狗狗,」小奶娃信心滿滿,「他該願意和它們交流了吧~」 許家人嘲諷了一頓,得意洋洋地就走了。

許建功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現在心裏慌張到了極點。

本來今天還吃了慶功宴,喜氣洋洋地過來。

誰知道竟然會鬧到這個地步!

然而,事情還沒結束呢。

正在他傻愣愣站着時,手機突然響起。

許建功打開一看,是許半夏。

他連忙接通電話:「半夏,我正有事找你呢,你……」

許半夏直接憤怒地打斷他的話:「爸,我問你,你到底做了什麼?」

許建功愣了一下:「我……我做什麼了?你怎麼沒頭沒腦地就來了一句?」

許半夏憤怒地道:「你別在這裏給我裝傻了!」

「老張他們剛回到公司,憤怒至極地要求從公司撤股。」

「不僅如此,他們還要讓你把他們在建築公司的投資也退給他們!」

「爸,你……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建築公司那邊到底怎麼了?」

「你知不知道,以公司現在的情況,一旦老張他們撤股了,公司……公司就垮了啊!」

許建功懵了,周家這邊要撤資,已經讓他焦頭爛額了。誰能想得到,許氏葯業,竟然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他們……他們為什麼要撤資啊?」

許建功急道。

許半夏:「我怎麼知道?」

「他們說你心裏有數!」搜「秀美閱讀」公眾號,好看內容不用等,還有更多完本好書。

「爸,建築公司,現在不是林漠在管着嗎?」

「你……你是不是又背着我,把建築公司的股份要回去了?」

許建功此時方才恍然大悟,毫無疑問,老張他們撤資的原因,和周家撤資的原因是一樣的啊。

說白了,這些人是奔著林漠去投資的。

現在建築公司換人了,那他們就立馬要撤資了。

想到這裏,許建功差點氣炸了。

「這幫人,純粹是他媽傻缺!」

「我是咱家的一家之主,我親自掌握建築公司,分量不比那林漠重多了!」

「他們還撤什麼資啊?他們是不是有病啊?」

許建功怒吼。

許半夏氣憤地道:「果然是這樣!果然是這樣!」

「你果然把建築公司的股份又拿走了對不對?」

「爸,你……你能不能讓我省點心啊?」

「你知不知道,建築公司現在做的項目有多大啊!」

「這個項目,是林漠親自談的,這些人,都是信任林漠,所以才合作的。」

「你現在把林漠的股份拿走了,他們沒了信任的人,還怎麼繼續合作?」

「爸,你到底要幹什麼啊?你是不是想讓咱家徹底家破人亡,你才高興啊!」

許建功傻眼了,他顫聲道:「這……這怎麼可能?」

「這些人,為什麼會信得過林漠啊?」

許半夏怒道:「你管他們為什麼信得過林漠,反正,是林漠談的合作,就得讓林漠做下去。」

「你現在奪了林漠的股份,人家要撤資,這多正常啊!」

「行了,我不跟你廢話了。」

「你趕緊把公司股份還給林漠,我安撫著老張他們。」

「這件事要是辦不成,咱家就得背上十幾億的債務了。」

許半夏憤然掛了電話,許建功愣在原地。

旁邊方慧等人都是詫異,低聲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許建功把具體情況說了一遍,眾人聽完,也都傻眼了。

「這……這林漠有那麼大影響力嗎?」

「憑什麼周家也站在他那邊啊?」

黃良不甘心地道。

許冬雪咬着牙:「他有個屁的影響力!」

「這個吃軟飯的窩囊廢,只會撒謊騙人。」

「你看我姐,現在都被他騙的暈頭轉向了。」

「老張那些人,還有周家那些人,全都是蠢貨,也被他騙了!」

「不然,誰會跟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合作啊!」

方慧低聲道:「那現在這件事怎麼辦?」

「要不,咱們……咱們把股份還給林漠吧?」

許冬雪立馬道:「不行,絕對不能給他!」

「我給你們說,這次的事情,肯定是林漠在背後搗鬼。」

「他表面上答應把股份給爸,其實,背地裏聯絡了這些人。」

「讓他們以撤資作為威脅,其實就是想逼迫爸,讓爸把股份還給林漠。」

「哼,我覺得,這些人也純粹就是走走過程,只是想嚇唬嚇唬咱們罷了。」

「這麼賺錢的項目,他們怎麼可能會放棄?」

「如果咱們堅持不把股份還給林漠,甚至,還擺出要把資金還給他們的態度,那這些人立馬就會慫了。」

方慧茫然:「真的是這樣嗎?」

黃良點頭:「雪兒說的沒錯。」

「這種事情,在商業上很常見。」

「聯合外人逼宮,一些下三濫的小伎倆。」

「不過,如果咱們態度強硬,那最終這些人還是會以利益為重。」

「所以,現在最關鍵的是咱們的態度!」

「只要咱們咬緊不鬆口,他們最終還是會妥協的,沒人會放棄這麼賺錢的項目。」

許建功緩緩點頭:「沒錯!」

「商人商人,利益至上。」

「只要咱們態度堅決,他們難道還能為了林漠,放棄這數十億的收入?」

方慧還是有些擔憂:「那如果他們真的態度強硬呢?」

「這件事鬧大了,咱們……咱們承擔不起啊!」

黃良輕笑:「媽,你別擔心。」

「就算他們真的態度強硬,那又如何?大不了咱們再找其他的投資人!」

「這麼好的項目,這麼賺錢的項目,還愁找不來投資人嗎?」

「我這麼跟你說吧,只要我把這項目的信息散播出去,立馬會有無數人帶着現金來找咱們投資。」

「到時候,大不了咱們用這些投資人的錢,把之前那些人的資金退回去,這不就行了!」

許建功頓時笑了:「這方法不錯。」

「小黃,還是你腦子活絡啊。」

「行,就這麼辦了。」

「雪兒,你打電話告訴半夏,讓她準備給老張那些人撤資吧。」

「還有,讓她轉告老張那些人,以後,我許氏葯業的任何項目,都不會接受他們的投資。」

「我許家,不會再跟他們有任何合作!」

「這是我許建功說的!」

許建功面容倨傲,彷彿自己已經是站在最巔峰的人物了。

許冬雪興奮地點頭:「爸,你這話說的漂亮。」

「咱們就得有咱們的態度,不然的話,他們還以為咱們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拿捏呢!」

「你等著,我這就給我姐打電話。」

許冬雪興沖沖地給許半夏打了電話,把許建功的話,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

許半夏聽完,惱火至極,第一時間給許建功打電話。

許建功根本不接電話,而是直接讓黃良驅車追上了周遠山。

許建功攔下周遠山,一臉傲慢地道:「周先生,你剛才的話,我考慮了。」

「既然你不願意跟我們許家合作,那我也不會勉強。」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