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亦臨道:「夫人應該沒什麼大礙,身子不適,加上驚嚇,一會兒醒轉過來喝點棗蜜水就好。」

管家有些驚魂未定道:「史郎中,這井裡的死屍是何人?你們又是如何知道在這牆裡有這些東西?」

史亦臨道:「其實我只是治病救人,這死屍的事兒是縣令大人根據一年多前楊府有失蹤人口的事兒猜測的,誰想到還真有。」

管家問:「那失蹤的人是誰?」

史亦臨道:「楊府的前夫人和前管家。」

管家看看躺在床上的年輕夫人,又看看自己,不覺驚叫了一聲。

不一會兒,蒙柔寧尋過來向管家道:「管家,煩勞你找兩個家丁過去,仵作現在驗完屍了,需要找兩個常年在楊府幹活的老人兒,來辨認屍體。」

管家忙不迭地答應了,便帶著蒙柔寧去找人。

經家丁辨認,從臉型、體型、衣著,還有頭髮上的飾品,衣帶上的裝飾上看,屍體是前夫人和前管家。

楊夫人醒后,喝了棗蜜湯,面部血色迴轉過來。

史亦臨道:「楊老爺的病心結就在這個磚牆裡的枯井中,今日砸了牆,進了井,找到了屍首,以後他應該不會再夢遊了。」

楊夫人眼淚落下來:「他的病就算好了,恐怕也無用了。」

單雙綰安慰道:「現在還沒開始審案子呢,一切還不能定論,夫人先寬寬心。」 天鬼禁區轟動了!

敵襲。

這種事怎麼會發生?

怎麼會出現在禁區?

這是滑天下之大稽,是哪個大勢力或者大家族在尋死嗎?

須知,亘古亘今,只有禁區襲殺他族或勢力,怎麼敢有人主動來犯禁區?

這不現實,像是噩夢中。

當然,天鬼禁區最高層想到的第一個對象就是神庭!

莫非是這一家要撕毀和平的協議,要來掂量他天鬼禁區的實力嗎?

這一禁區緊急的動作起來,各種軍團都在剎那之間集合,要延著向外的通道橫推出去,要讓這天下知曉他天鬼禁區之威!

這些人都殺氣澎湃,滿臉寒霜!

多少萬年了。

還沒人敢這般大膽的入侵天鬼禁區呢,驚今天破了先例,若是不能迅捷而血腥的鎮殺了來犯之敵,豈非證明他天鬼禁區好欺?

那麼日後,會有無盡的麻煩等著他們呢。

喊殺聲震耳,向著通道外而去。

他們速度很快,若一群鬼將從鬼門關從沖向人間界。

結果突然有慘叫起,可以看見一個個剛衝出去的天鬼禁區兵卒被拋入空中。

真的是人仰馬翻,那些異獸,那些蠻獸,還有氣勢兇悍的兵將等,像是稻草人被人隨意的踹飛。

「好強!」

還在最後方的人瞳孔陡縮,而後獰吼道:「有多少人來犯?」

這是一個領軍的將領,他怒吼,要根據來犯之敵多寡來布置最適合的應對方式。

「將軍……只有一人。」最前方,有人聲嘶力竭,而後這回答之人慘叫一聲,被人抓住腳踝狠狠的投擲出去了,不知道飛到了那個宇宙邊荒。

「一……一個人?」

這領軍的將領都結巴了,不可思議,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特么誰在尋死!」

最終他暴怒的大吼。

要知道,接到敵襲這個消息后,他天鬼禁區轟動,緊急聚將與點兵,聲勢浩大,結果所謂的敵襲,就只有一個人?

「砰!」

他的咒罵還沒完呢,餘音還在周遭晃蕩,就被一拳轟飛了。

「這就是天鬼禁區的待客之道嗎?」

林凡化作的糙漢子大吼,咆哮道:「本尊無意與天鬼禁區為敵,只求一敗而已!」

他的聲音很粗狂,就連神魂氣息都大變樣,沒人能認出,否則的話,肯定在他剛進入天鬼禁區範圍,就會被那個老不死的察覺出真身來了。

「慢!」

一個身著閃亮銀色鎧甲的威武將領大吼,讓麾下退後。

不要在向前去圍攻林凡。

只因他看出來了,這人一直在留手,的確不像是征伐天鬼禁區。

那些被丟飛的,被撞飛的,被拍飛的諸人,一個個都安然無恙,雖看著狼狽,但其實上降落下地時,都穩穩噹噹,沒有一絲受損。

「你是誰!」

威武將領眼眸眯起,寒光從眼縫中蹦出來,寒光四濺。

林凡突然眨了眨眼。

這是一個敗筆。

竟然沒有提前想好自己的名字。

撓撓頭,做出憨厚狀,道:「成也非。」

這將領露出思索之色,而後茫然道:「沒聽過。」看書閣

林凡道:「所以我就是來讓這星空之人都記住這個名字。」

「狂妄!」將領怒喝,陰森道:「本將霍一,今日斬你。」

林凡依舊是那副模樣,此時咧嘴道:「你不是對手。?」

「鏗!」

將領殺來了,一刀劈空,三層紊亂且扭曲的光圈向著林凡頭上套來。

無盡波濤!

這將領很強,且出手就是絕技,要困住林凡。

結果,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見,林凡只是一根手指點出而已,這霍一的成名絕技,仗著此技威壓整個天鬼禁區的無盡波濤就化作了光點散盡。

「你真的不是對手。」林凡認真而誠懇,道:「我對你天鬼禁區沒有任何惡意,只想求一敗而已。」

霍一陰沉著臉,獰笑道:「你很強,但還是不配說出求一敗這種狂妄的字眼。」

「那就找人打敗我。」林凡冷笑。

「我來戰你。」

這是一個從最後方走來的天鬼禁區長老,穿著牙白的長袍,但很魁梧,絡腮鬍,這身搭配怎麼看怎麼怪異。

「你也不行啊。」林凡嘆了聲。

覺得好生麻煩。

他的目標就只有天鬼禁區的禁區主。

可若是直言自己的目標就是他,肯定不行。

那麼乾脆就一路碾壓過去吧。

「呵……本尊橫行天下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

這長老冷笑。

結果,他突然飛起來了,被無形的氣流轟在下腹,讓他如大蝦一般的蜷縮起,自從向高天,飛入雲霄不可見人影后,才有慘叫從天上傳來。

林凡真的是在橫掃一切,這天鬼禁區的高層幾乎都被他收拾了。

「道友,你真的叫成也非嗎?」

終於,天鬼禁區的禁區主來了,鐵青著一張馬臉,以探究的眼神看向林凡,幽幽道:「骨齡顯示你不過數千歲,怎麼會有這一聲通天徹地的修為。」

「族長。」

「族長,我去戰他,螻蟻而已,豈配族長稱他一聲通天徹地。」

有天鬼禁區的太上長老級怒吼。

禁區主嘆息,道:「除非我親自出手,又或者是底蘊出世,否則天鬼禁區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上去挑戰只是自取其辱。」

林凡看著禁區主。

心中想的卻是上次交戰時的一幕幕。

無論是廝殺技巧,又或者是對規則與秩序的運用,又或者是殺技之間的銜接等,他完全不輸此人。

可最終他慘勝。

原因在以,境界遠遠不如。

被虐的很慘。

現在他要找回這個場子。

「的確,以你的修為,可以說出求一敗三個字了。」

禁區主看著林凡,而後向下走了幾步:「來吧,成全你一敗的請願。」

大戰開始了。

整個天鬼禁區都沸騰,全都在大吼。

剛剛他們被這成也非壓製得何等憋屈。

整個族群,從最底層的修者,一直到太上長老級人物,竟然沒一人能勝他一招半式。

真的是打到他們懷疑人生。

現在好了,他們的族長,鎮壓當世的禁區主出手,這成也非慘了,一定會被收拾得很凄慘。一路上車子開得很快,傅蘊庭始終沉默著。

傅蘊庭回來對寧也來說,挺突然的,傅蘊庭沉默,寧也恨不得連呼吸的細微聲音都不要有,自然也不會說話。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