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是不會放任任何對自己有愛慕之心的人存在。

上一次去一個會館,就因為那裡的女服務員對顧錦殷勤了些,就被司厲霆給開除。

對方不就是因為沒有留長發,聲音粗了點,也不代表對自己有意思。

他對自己的在意程度就像是植物對雨露陽光的需求一樣,必不可缺。

唐茗腦海中立馬出現一個手提四十米大砍刀的男人朝著自己砍來的畫面,確實,這種玩笑不能對顧錦開。

推了推眼鏡,「好吧,那丫頭就跟個傻子似的一直跟蹤你。」

顧錦撫額,「我知道,我每次轉過身她就會逃,接近她她什麼都不說。

你讓我怎麼辦,我也很絕望,我還想讓你幫我打聽一下我父母的下落。」

對顧安南顧錦是真的沒轍了,你說想要和她推心置腹的聊天吧,人家就不承認和你是姐妹。

想要問爸媽的消息,她更是傲嬌的往旁邊一轉,看都不看你一眼。

到底是骨肉相連的姐妹,對別人你還能嚴刑逼供,對她你還有什麼辦法?

「那丫頭嘴硬,而且有些頑劣,跟個大孩子一樣,她知道你想知道,就便便不告訴你。」

顧錦也是無奈,自己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妹妹啊。

這麼想著,她一回頭就能看到後面不遠處的顧安南,一見自己轉頭,她一頭扎進了書堆里。

真是一個笨蛋妹妹。

「算了吧,讓她先跟著,目前看來對我沒有威脅,等我和她的關係稍微好一點我再問吧。」

這麼多年都等過來了,她不介意再等一段時間。

買了兩本育兒寶典付款,看了看腕錶時間還早,書店就在司厲霆公司不遠。

顧錦反正閑著無事,便走去了司厲霆的公司。

以前她要找司厲霆從來不會經過前台,都是從地下車庫直接上他的頂樓。

不過今天沒有開車,只有從一樓進去。

公司的新上任的前台不認識她,見她直接就朝著VIP專屬走去,趕緊走過來攔住。

「小姐,這部電梯是我們總裁專屬,需要指紋的,你要上樓去其它電梯。」

「謝謝提醒,我就找你們的總裁。」顧錦笑眯眯道。

「小姐,我們總裁下午沒有你的預約,抱歉,你不能見他。」

顧錦和司厲霆是在美國訂婚,在國內還沒有怎麼露面,新來的前台不認識她也正常。

「我見他不需要預約的。」顧錦今天心情很好,難得多解釋了幾句。

「小姐,如果你對我們總裁有什麼企圖的話勸你死了這條心,在你之前已經有一位小姐上去了。」前台提醒道。

有位小姐?這前台沒有將話說太明顯,顧錦也懂了。

看來自己今天來得正是時候,不知道是哪只小妖精想要勾搭她的老公呢?

如果只是合作夥伴的話前台不會用這樣的口氣說了。

「多謝提醒。」顧錦就要伸手去按電梯。

「喂,你這人怎麼都聽不懂人話?我說了這部是我們總裁的專屬電梯,沒有指紋錄入是運行不了的。

你趕緊出來,我們總裁有潔癖,他的專屬物不許別人染指。」

顧錦輕笑一聲,直接錄入自己指紋,電梯門合上開始運行。

前台都嚇瘋了,「她,她上去了!」

平時司厲霆很低調,很少會走正門,大多時候他也是從車庫直接登頂,這部電梯就是他私人使用。

除了林均之外,其他助理都不能使用這專屬電梯的。

「是啊,見鬼了,該不會是這電梯壞了?」

「怎麼可能,你壞了電梯都不會壞,不過我好像覺得剛剛那位小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見過似的。」

一個保潔阿姨也跟著八卦起來,「我聽說咱們總裁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孩子,前幾天我打掃洗手間的時候聽高層們說總裁抱著孩子來的,難道是總裁夫人?」

「不是吧?咱們總裁都結婚了?我之前遠遠的看到過一次,簡直不要太帥了好嘛。

哎,這麼年紀輕輕的就結婚多少少女心都碎了。」

「我想到她是誰了!」一人靈機一動,連忙掏出手機搜索了一下。

「你們看,是她,之前拍過電影的,當時還火了一把,又迅速歸隱無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之前顧錦是古裝扮相,今天她就是淡妝,穿著簡單,還抱著兩本書,看著就是很淑女的樣子,誰會聯想到她是一個明星。

況且她一共只拍了那麼一部電影,沒有曝光度的明星很快就被人淡忘。

「難道她是我們的總裁夫人?就連之前來找總裁的那位小姐都還沒有資格坐專屬電梯呢。

如果從時間算,很有可能她之前就和總裁隱婚,然後生下孩子。」

「天,我剛剛居然用那樣的口吻和他說話,我會不會被開除?」

「老天保佑你。」

顧錦其實還好,司厲霆的為人她再清楚不過,他想出軌?這輩子都沒可能。

電梯門打開,顧錦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是魔是妖,她親自會會。

林均休假還沒有結束,另外的小助理急急忙忙趕了過來,「太太。」

「你們總裁呢?」

「在辦公室見客人,太太要現在進去嗎?」

頂級暖婚:戰少的神秘丑妻 「嗯,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是。」助理也知道某人是寵妻狂魔,絲毫都沒有阻攔她。

走到辦公室門前,她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才推門就聽到裡面傳來女人不耐煩的聲音,「進門不知道敲門?什麼助理?」

喲,還沒有見面對方就這麼囂張了,不過她的聲音倒是讓顧錦覺得熟悉。

就說誰會這麼大膽,是她的話就不足為奇了。

上一次在日本的時候顧錦不方便現身,今天她可是光明正大。

齊嫣然到了司厲霆辦公室已經有一個多小時,司厲霆讓她坐在一邊等他處理完再說。

一開始她還有耐心,後來就漸漸沒有了耐心,剛剛上前準備接近司厲霆,誰知道門突然開了。

她還以為是小助理進來,什麼助理這麼不懂禮貌,打斷了她的好事心情極為不好。

那扇門一點點推開,一道帶著笑意的女聲傳來:「我怎麼不知道進我自己家什麼時候要敲門了。」

我家個個是霸總 司厲霆聽到顧錦的聲音,手中的筆停止划動,朝著門口看去。

一抹俏麗的白影出現在門口,顧錦發現他很喜歡自己穿白色以後,家裡的衣服都換成了淺色系。「是你……」 顧錦今天就穿了一條簡單的連衣裙,長發散落在腦後,懷中抱著一本書。

怎麼看都是人畜無害的溫柔模樣,絲毫沒有威懾力。

齊嫣然看著走進來的女人,比起三年前她變得成熟了,一張臉在沒有刻意打扮的情況下還能有這樣的美貌。

原本她還想要借著自己年輕打敗顧錦,今天為了過來見司厲霆,她在家裡收拾打扮了多久。

可當她出現在顧錦面前的時候,那個女人什麼都沒做,一身簡單的裝束就徹底打敗了她。

每個女人都會羨慕甚至是嫉妒顧錦的那張臉!

她的眼睛竟然變成藍色的了,應該是戴著什麼美瞳吧,畢竟之前在日本的時候都還是黑色的。

「我沒有打擾到你們吧?」顧錦柔柔的開口。

見她這樣的口吻,又想到當初司厲霆在宴會上不理她的模樣,齊嫣然根本就沒有將她當成對手。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我在和厲霆哥哥說話,你自己去一邊等著吧。」她的口吻很不客氣,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

司厲霆有些不悅朝著她看來,「剛剛就和你說過,不要叫我厲霆哥哥。」

那一晚顧錦的話他記得很清楚,這個稱呼既然是顧錦要了,那就只是她的專屬。

嫣然有些委屈,「可是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叫你的。」

「從這一刻開始,你不許再這麼叫。」

「哦。」

司厲霆上一秒對齊嫣然還是冷冰冰的模樣,轉頭看向顧錦的時候就變了。

「忙完了?」

「嗯,在這附近買幾本書,順便過來看看你,你先忙。」

顧錦識趣的走到沙發邊坐下看書,司厲霆面前堆了一堆的文件,她也就沒有打擾他。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想要看看這個齊嫣然有些什麼手段。

表面上她和顧安南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兩人是截然不同的人,其實骨子裡都是一樣的血。

顧錦大概是覺得最近生活太枯燥,所以想要找點樂子。

齊嫣然看著在沙發上乖巧看書的顧錦,覺得自己沒有猜錯,果然他們夫妻關係一般。

寶貝後媽很給力 而顧錦肯定是最沒有家庭地位的,自己剛剛用那樣的口氣說話她也沒說什麼。

齊嫣然又怎麼知道,司厲霆沒有多說什麼是想要儘快完成他手上的工作,不要讓老婆久等。

兩人一人認真處理文件,一人安靜的翻書,誰也沒有理會誰。

看似毫無交集的兩人,不知道為什麼,齊嫣然卻覺得這兩人的氣場莫名和諧。

這個女人雖然很溫柔,也並沒有說些什麼,按理來說她應該是毫無存在感的。

可為什麼她身上卻有一種讓人不可忽視的光芒?這種光芒和司厲霆穩穩聯繫在一起。

默契,對了,就是這樣的感覺,兩人連個眼神交流都沒有,便便給人很默契的感覺。

在顧錦沒有出現之前,自己才說了兩句話就被司厲霆打發,說等他處理完事情再說。

漫長的等待時間之中,齊嫣然很無聊,她不敢打擾司厲霆卻又想靠近他。

心裡彷彿有隻小貓一隻在抓著她的心,讓她又急又怒。

至於顧錦來了以後,兩人身上的氣息融合,自己反而成了和她們格格不入的人。

意識到這一點,齊嫣然不甘心,而且是很不甘心。

她越看顧錦越不順眼,礙於司厲霆在工作,她也不敢出聲打擾。

直到日落之時,司厲霆處理好所有事情,朝著顧錦看來。

「蘇蘇,久等了吧?」

顧錦合上書籍,抬頭朝著他微微一笑,「不久,剛好看完。」

「附近新開了一家西餐廳,我已經訂好了位置,我們去嘗嘗。」

「好。」

顧錦自發走到一旁的衣架邊,拿下外套遞給司厲霆穿上。

兩人的動作很順暢,彷彿早就做過了很多遍。

齊嫣然雙拳緊握,司厲霆的眼裡難道就看不到自己這個大活人嗎?

「厲,厲哥哥。」她出聲找了存在感,想到他之前的警告,她連忙改口。

然而這個稱呼還是不能讓司厲霆滿意,「以後你還是叫我司先生,或者史密斯都可以。」

一句話徹底將兩人的身份給拉開。

「司……先生。」

「對了,嫣然小姐還沒有吃飯吧,要不要和我們一起?」顧錦是時候出聲。

「司先生,那個,我們家新開了一家餐廳,我今天過來是想要邀請你去吃飯的。」

本來談一個飯局,誰知道司厲霆一直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

「我已經訂好了位置。」司厲霆有些不悅,他定的那家是情侶餐廳,本來顧錦邀約別人他就不開心了,這會兒齊嫣然還讓他一起去其它地方。

「老公,嫣然小姐等了你一下午,換一家也沒關係吧?」 全能少女被大佬寵壞了 顧錦仍舊笑眯眯道。

「那就換吧。」

這樣的結果嫣然一點都不開心,是通過那個女人來的。

她怎麼覺得今天這兩人的氣場有些變了,明明在日本的時候他還親口說她不是自己的老婆,甚至是嫌棄的表情。

今天顧錦三兩句話就讓他改變了主意,而且兩人相處得十分和諧。

是自己弄錯了?

不,一定是假象,他才不會喜歡這種花瓶女人的。

司厲霆攬著顧錦的纖腰率先走了出去,「蘇蘇,餓了沒有?」

「不餓,中午我吃得挺飽。」

「你那點食量我還能不知道么?你這體質一點都不好,怎麼吃都不胖,讓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要是我變成大胖子了,你估計看都不會想要看我一眼的。」

兩人在前面交談,齊嫣然傻了眼睛,她從來不知道那個冷酷的男人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

以前的他寡言少語,就算是自己能接近他的身邊,他也不會像是這樣和自己交談。

現在他卻是真真切切和那個女人說著家長里短,雞毛蒜皮的小事。

不可以,她的厲霆哥哥只能是她的。

她上前一步,伸手挽住了司厲霆的胳膊,「司……」

司厲霆腳步一頓,猛的將胳膊抽了出來,他冷冷看向她,「你幹什麼?」

「司先生,以前你不是也讓我挽的嗎?」

那時候司厲霆會出席一些宴會需要女伴,他根本不給別人接近他的機會。

唯有齊嫣然,他將她當成一個妹妹,每次都會帶著她出席。

這也是為什麼齊嫣然總覺得她在司厲霆心裡是不同的緣故。

「現在沒有宴會,而且我已經結婚,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再碰我……」

齊嫣然抓著自己的裙子,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司厲霆,好,好可怕。

司厲霆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顧錦靜靜看著這一切,原本她還想要出手了,現在看來她的親親老公就夠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