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以嗅覺靈敏著稱的妖獸不知何時起開始大批大批地集結着向着極陰寒譚的方向奔襲了過來……

首先來到的並不是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獸,因爲越是實力強大的妖獸,他們的領地意識就越強。

反而,那些基本未開靈智的低等妖獸卻絲毫沒有任何的顧忌,並藉着一股本能,聚攏在了極陰寒譚中周邊,享受着……

不是它們不敢再向前靠近,而是前方無時無刻都在散發着強大的妖獸王者氣息讓它們畏懼不前。

但即便是這樣,這空氣中散逸着的濃郁藥香就已經讓它們受益匪淺了。

甚至其中的一些處於進化臨界點的妖獸不多久就成功地完成了蛻變。

收了莫言如此多的好處,九頭天蛇和爪岐自然要盡心盡力地不讓這些小獸打擾到大師煉丹的大業。

不說別的,就算是一會兒之後幽暗之森幾乎所有五階之上的強大妖獸都已經聞風而來,但也依然只能隨身在他們的兩位王者身後,一聲不響地觀看着莫言煉丹的傑作……

一通忙活着,莫言終於將滿地的靈草消耗掉了大半。

期間,有一隻極爲精明的火狐狸見了,嗖的一聲從極陰寒譚中溜走了,不多會兒爪岐就看到了這隻身體嬌小的五階三尾紅狐依然銜着一口玄級的靈草回來了。

不消說,爪岐也明白了這隻三尾紅狐的心思。不免在心中暗自稱讚了一聲:“果然狐族纔是我們妖獸中最聰明的種族啊!”

這隻三尾紅狐的舉動在引起了兩大妖獸王者的讚賞之後,所有的五階妖獸都醒悟了過來,紛紛將自己的儲藏現出。

很快,莫言手邊原本告窟的靈草開始不減范增,但是已經陷入了煉丹魔障中的莫言卻絲毫沒有發現九頭天蛇和爪岐兩個竟然一舉全幽暗之森之力,相助他完成煉丹大業。

培元丹,三大爐子……

養神丹,整整一百顆……

洗髓丹,十大滿爐……

終於,在第二天幾經天明之前,莫言終於把身邊所有的靈草全部消耗掉了。

而此刻的莫言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虛脫現象,反而是一副紅光滿面的興奮。

“終於煉製完了!”看着那已經開始冒着青煙的黑鼎,莫言有些癡癡地笑着。

一口長錦宏釉瓶早已經被築基丹給裝的滿滿當當的,而其餘沒有裝置下的丹藥都無序地散落在了莫言的腳邊。

猛地,莫言才醒悟過來。

此時,他的身周幾乎已經沒有了一個落腳的地方了。

而下一刻,無數雙兇獸泛着綠光的眼睛直射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莫言心境夠穩,也不由身體微微抖索了一下。

看着無數垂涎着口水地妖獸無序等級地站在九頭天蛇和爪岐這兩個妖獸王者的身後,莫言先是一愣,隨即有些凝重地想道:“難道說九頭天蛇和爪岐這兩個白眼狼想要靠着人海戰術把小夜留在這裏不成?”

心裏如是想着,莫言的眼眸深處不由閃過一絲冷芒。

莫言渾身氣勢再度節節攀升着,讓所有垂涎着莫言腳下那些香噴噴的丹丸的妖獸都不由一陣變化着臉色,節節後退着即便是九頭天蛇和爪岐也不例外。

唯有虛無豬依舊是那一副沒心沒肺地樣子,此刻的小傢伙兒不知從何時就離開了那炙熱的丹鼎下面趁着莫言沒有注意他,大搖大擺地趴在一堆金燦燦的培元丹中呼呼大睡着。

盛怒之下,莫言的原本就處於六階武者極致的氣勢一鼓作氣地衝破了六階的壁障,達到了七階這樣嶄新的層次。

這時候,莫言的身體內,那顆神奇的心臟不斷地雀躍着,從心核內釋放出無盡的精元,反哺着莫言的身體各處八大主脈。

而莫言的紫府也不甘人後,一道青色的光芒瞬間照亮了整個紫府,緊接着莫言就感覺到了心神一陣比之純淨水還要澄清地空明之狀。

之後,莫言的自主意識就像是消失了一樣,陷入了對仙道之境的感悟中去了。

先前纔剛剛達到的胎息之境,在莫言結合了煉丹的所有感悟和大量的丹藥的積累下,終於一鼓作氣地衝破了出來。

仙道,金丹大道儼然就差臨門一腳了! 丹道的感悟讓莫言的心境一步進一步地提高着,很快就越過了胎息之境中期的桎梏一躍衝到了辟穀之境。

修士心境地提高,往往和力量並不成正比。但是在莫言的身上卻永遠都不可能看到這一點。

除非,有朝一日莫言的本身的境界已經直逼聖人!

否則就憑藉着他體內那一顆有着逆天功效的丹丸,就足以保證莫言在準聖境之下絲毫都不用擔心力量地損耗。

頓悟!顧名思義就是一恍然地功夫就突兀地領悟到了一種天地間的奧妙。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雙臂一字型張開着,臉上帶着暖暖地微笑。

一副很是愜意地樣子。

而莫言的周身似乎有着幾股無形地氣流在支撐着他的身體一點點地向着半空中騰空而立着,如一個沉睡地神明等待覺醒一樣。


從蔓延的身上傳來的無上氣勢壓迫地四階之下的低等妖獸具是一副瑟瑟發抖地樣子,卑微地五體投地向着莫言表達着自己的臣服。

“破……”

在這時候,莫言體內的兩股力量都在發力着向着更高地境界衝擊着。

快速運轉着的功法讓莫言的身體在半空中開始飛快地一百八十度旋轉着。

最後化作了莫言仰天地一聲大吼!

這一聲大吼,掀起了莫言身周無盡的氣浪,生生地將九頭天蛇和爪岐兩個都逼得後退了一步。

“太強了!這下可能我都不會是他的一合之敵了!”爪岐和九頭天蛇如是心想着,看着莫言的神情一下子變得無比地敬畏,已然低下了他們那引以自傲的妖獸之王高貴的頭顱。

海賊王之最强玩家 ……

妖獸的世界就是如此,唯一的法則就是強者爲尊,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而不像人類的世界裏面,強者固然爲尊,但是人心卻絲毫不減。

當莫言睜開雙眼,虛空凌度着,掃過下方一種作者匍匐狀地妖獸的無情眼眸讓所有的妖獸都感覺到了一陣來自心靈地顫慄。

很快,這道無情地氣息瞬間隱去。莫言有些疑惑地打量起了他們。

雖然還是沒有搞清楚這千百隻妖獸到底在搞什麼,是準備圍毆麼?

但是看着又有些不像。

如果是圍毆地話,在自己突破的時候那纔是最佳的戰機啊!

“搞不懂!”莫言嘴裏嘀咕了一聲,隨即不再去看這些幾乎軟了腿的妖獸羣體,慢慢地從半空中踏度而落,一揮袖,將所有的丹藥全部收回到了儲物戒指裏面。

做完了這一切,莫言凌空抓住了正在睡夢中留着口水的小東西,慢慢地向着爪岐和九頭天蛇兩個走去。

“將他們都散去吧。”說着,莫言卻反手變出一把築基丹向着這兩個比較合作的妖獸王者手邊送去。

心說道:“小爺我給你們第好處也都給了,算是很對你得起了。要是你們人心不足蛇吞象,可就別怪小爺我大開殺戒了!”

莫言體內突破產生的強大力量讓莫言現如今有了一種睥睨天下誰可堪敵的豪氣。

看着莫言遞過來的築基丹,爪岐和九頭天蛇的眼眸中具是閃過一絲欣喜。

他們正愁着該如何開口向着莫言討要着神丹呢,莫言就自主地送上來了,豈不是很美妙!

只見,這兩個妖獸王者忙不迭地伸過雙手捧着,如奉聖物一樣,生怕着築基丹會掉落到地上去,沾染了污穢,損失靈性。

將築基丹妥善地收好之後,爪岐和九頭天蛇的臉色一下子輕鬆了下來。

但是莫言的吩咐他們兩個卻不敢不從。

於是,一轉臉,兩個妖獸王者的臉上盡是寶相**地嚴肅,一起朗聲道:“都給本王散了!”

或許是因爲懾於妖獸王者以往的淫威,那些五階之下地妖獸聞言頓時都一鬨而散地跑開了。


但是在這神丹的誘惑面前,五階妖獸卻遲疑了。

尤其是五階妖獸中那最爲聰明,實力也屬於上乘的三尾紅狐。

一聽到爪岐和九頭天蛇兩個下着逐客令,這隻小狐狸一下子就幾瞪眼了。

紅狐的速度也是很快,至少比之一般敏捷性妖獸要快上一絲。

就連爪岐和九頭天蛇兩個都沒有想到這隻小狐狸竟然敢無視他們妖獸王者的命令,一下子鑽到了莫言的腳邊去了……

呼……

就在爪岐和九頭天蛇乾急眼的時候,擔心着深怕着小狐狸惹惱了眼前這位不能得罪的爺!

九頭天蛇正要開口訓斥呢,在此之前那隻紅狐狸渾身上下籠罩起了一陣好似麝香一般的紅霧氣,下一刻一個嬌滴滴地美女大變活人一樣地出現在了莫言的眼前。

“咦!這美女好像有點眼熟!”

莫言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這個狐狸精,前凸後翹的身材那是真正的蜂腰肥臀,只不過在這白骨美人的背後還有着三條紅的妖豔地長毛尾巴在四處地擺動着。

“小哥,好久不見啊!想不到你原來這麼厲害!”這時候,這位ie狐狸精嬌滴滴地親啓朱脣,對莫言拋了一記媚眼。

首長的异能小軍媳 你是老闆娘豔狐!”莫言有些驚訝地反問道,其實心中卻已經回憶起了這個又過一面之源的酒館老闆娘。


“原來豔狐本來就是一個狐狸精啊,可是當初怎麼沒看到她的尾巴呢?”莫言心中不免有些好奇地想着,眼睛就情不自禁地向着豔狐身後肥臀下的尾巴上掃描着。

被一個強大的男人盯着最私密的尾部,豔狐的臉上不由流露出了一絲嬌羞。

“小哥兒,小女子可是將自己領地內一株上等的玄級靈草都奉獻出來給你煉丹了,不給小女子一點補償嗎?”豔狐的媚眼不要錢似得向着莫言拋射着。


“狐媚子!”莫言來着不懼地接下了,隨即笑道:“你想要什麼補償呢?”

莫言有些曖昧地眼神在豔狐的渾身上下掃描着,極富侵略性。

看出了莫言似乎沒有動怒的跡象,爪岐和九頭天蛇那一刻原本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的心再一次黯然地落回了肚子裏面去了。

“原來騷狐狸和這個人類小子認識啊!”這一回,爪岐和九頭天蛇兩個確實對豔狐換上了一副羨豔的目光。

熟人好打交道啊!

聞言,豔狐卻有些受不住了,入市甚深地她很清楚這個小男人話裏話外帶着的曖昧。

但是這也僅僅只是曖昧而已,誰若是當真了,那就是真正地天真了!

於是,豔狐不再打算繼續這樣曖昧下去了。

天知道啥時候她會被這個小男人帶到溝裏去,還猶未自知呢!

“給我兩粒那顆丹藥行不?”說着這話,豔狐的語氣不由一軟,一副底氣不足地樣子。

說實話,她並不知道築基丹的功效到底有多麼的驚人。但是看着爪岐兩個那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期盼。

只見到莫言給爪岐和九頭天蛇兩個妖獸王者送出一把,也最多不過十來顆的築基丹,豔狐覺得提出着兩顆丹藥的要求似乎有些過分了!

“兩顆?”莫言一聽,就面露出了一絲古怪地笑容,讓豔狐見了尤爲心虛。

“要不一顆也行!”豔狐帶着些軟軟地語音說着,讓人聽了不由有一種甜膩膩地感覺。

而此時,見了莫言將一座足以堆積成一樓高的丹藥堆收走的豔狐心裏卻在腹誹着:“這個人真是小氣,那麼多的丹藥一個人也吃不完啊。分我兩顆而已,又怎麼了!”

雖說是如此,但是豔狐還是有些期待地看着莫言……

下一刻,莫言右手一翻,抓出了一大把築基丹向着豔狐遞了過去:“築基丹,最好三個月服用一次。一次吃得太多是沒有多少效果的!”

說着,莫言手中有變出了培元丹,洗髓丹各一粒。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