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歐陽俊心想道:怎麼都以爲我有毛病啊!要不是你,我才懶得有毛病呢?而他突然看着雪千香說道:“現在幾點了?”

“怎麼啦,你現在問這個幹嗎?”雪千香還不知道歐陽俊的意思,其實他下午要回楚京,而雪千香剛想嚇的腦袋有點轉不過彎來。 “呃?現在到底幾點了,快點告訴我?”歐陽俊有點急了,都跟北曉詩和唐睿兒說好了,這要是沒有到時間回去,待會兒回去她們兩個肯定要怪罪自己了。

“呃?”看歐陽俊急迫的樣子,雪千香拿出了手機看了看時間,上面已經是十二點半了,然後對着歐陽俊說的:“已經十二點半了。”

“啊!”一聽到已經十二點多了,這歐陽俊就急了,馬上對着雪千香說道:“這裏的事情你與馬成和鳳文斌一起商談一下,不能確定的事情在打電話給我,我先走了。”

歐陽俊剛剛說完,直接從牀上蹦了下來,站在了地上,抱着雪千香對着她的嘴脣親了一下,不給雪千香說話的機會,然後就朝門口走去。

雪千香還愣着,這歐陽俊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聽他的意思…好像是要走啊!一想到這裏,腦海裏面纔想了起來,歐陽俊的確說過他今天要回楚京,看來是真的了。

這個時候才驚醒了起來,眼角已經留下了淚水,轉身看着門口,卻發現已經沒有了歐陽俊的身影。

“走了…走了…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再看我。”雪千香在自念着,這是對歐陽俊的愛戀,可歐陽俊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雪千香一個人獨自的在房間裏面。

愣了一會兒,想着歐陽俊交代的事情,雪千香擦拭乾淨臉上的淚痕,走出了房間,繼續完成歐陽俊交代的使命。

歐陽俊馬不停蹄的來到了樓下,直接來到路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跟司機說了一下唐睿兒家的地址,一直催促了司機加快速度,闖幾個紅燈我給錢,司機也只好按照歐陽俊的意思,多闖了幾個紅燈,縮短了堵在路上的時間,終於在快到一點的時候,到了唐睿兒家門口。

歐陽俊直接從身上掏出一把錢扔在了副駕駛上,頭也不回的下車朝門口走去。

司機傻愣的看着副駕駛上的一踏錢,拿過來數了一數,數額差不多有一萬左右,實在有點看不透剛剛那個客人,趕時間也不能這樣浪費錢啊!不過司機的心中卻很高興,看來這個月可以給老婆買個手機了,還能給孩子多買一點學習用品,有錢人真是好啊!任性啊!

歐陽俊腳步跺着快速的走了進來,剛剛走到大廳裏面,就看到唐睿兒和北曉詩坐在沙發上聊着,還聽到了笑呵呵的笑聲。

“睿兒,曉詩,你們在呢?”歐陽俊臉上露出無恥的笑容,想北曉詩和唐睿兒走來過來。

“喲…喲…歐陽俊,你還知道回來啊!”唐睿兒諷刺的笑着說道。

北曉詩一看唐睿兒那不恭的笑容,知道唐睿兒肯定要找歐陽俊的麻煩了,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汗…睿兒,我有事耽擱。”歐陽俊的額頭上都流下的虛汗。

“呵呵,有事耽擱了,你不是說你午飯之前能回來嗎?”唐睿兒斜着眼睛看着歐陽俊,真不知道歐陽俊就拿有事耽擱理由來糊弄自己的腦袋,自己可不是傻子呢?

“睿兒,算了,不要再說了,現在歐陽俊都已經回來了,我們準備出發吧!”北曉詩看唐睿兒有點不罷休,趕緊轉移話題。

“呃?”唐睿兒一想也對,站了起來朝歐陽俊瞪了一眼,意思好像在說:等會楚京在找你算賬。

看着北曉詩也站了起來,拉着唐睿兒的手朝樓上走去,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這才坐在沙發上踹了一口氣。

奶奶在房間裏面,聽到外面的爭吵,朝外面走了出來,看着孫子歐陽俊坐在沙發上,而看歐陽俊的樣子,好像是生病了一樣,頓時心中着急了。

“阿俊啊!你怎麼了?”奶奶走到歐陽俊的身邊,着急的問道。

“奶奶,東西收拾好了嗎?”歐陽俊站了起來,看着奶奶強忍着笑道。

看來自己上午的確是消耗過度了,而休息了一個多小時,自己的體力還是沒有恢復,從現在開來是時間問題了,先回去再說吧!歐陽俊的心中也只有這個想法,確實現在是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收拾好了,阿俊,你到底是怎麼啦!”奶奶伸手摸着歐陽俊的額頭,還以爲他是發燒了,還是感冒了,這個天應該不會感冒啊!

“奶奶,沒事,只是有點頭疼!”歐陽俊說道。

“呃?怎麼會頭疼呢?”奶奶仔細的問道。

“應該是昨夜沒有休息好吧!奶奶不用擔心,睡一覺就沒事了吧!”歐陽俊說道。

“昨晚沒有睡覺,你昨晚出去一夜到底爲了什麼事情啊!”奶奶想知道歐陽俊昨夜做什麼事情,到底什麼事情沒有睡覺,值得奶奶深思了。

“哦,奶奶,沒什麼大事,你就不要大驚小怪了,呵呵。”歐陽俊苦笑着說道,要是被奶奶知道了,這可是大事啊!

“那待會兒怎麼回去啊!你現在頭疼有不能開車,那怎麼辦呢?明天你還要上學啊!”奶奶思索着說道。

“奶奶,讓曉詩來開吧!她會開車而且開的很穩。”歐陽俊說道。

“那行,我去把東西搬出來。”覺得歐陽俊的想法挺好的,女人畢竟細心一點,奶奶說完了以後準備朝房間裏面走去,去拿自己的東西出來。

“奶奶,還是我來吧!”歐陽俊強支撐着往奶奶的房間走去。

“這不行,你身體不好,還是先坐一會兒。”奶奶趕緊拉着歐陽俊。

就在這個時候,唐震東與瞿覓霜站在二樓的樓梯口上,聽到了歐陽俊的聲音,趕緊走了下來。

“小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唐震東看着歐陽俊問道。

“爸,我剛剛回來。”歐陽俊說道。

“你臉色怎麼不好啊!”唐震東看着歐陽俊灰塵的臉色,頓時就着急的問道。

“是啊!小俊,你是怎麼了?”瞿覓霜也着急了,看着歐陽俊的額頭上汗水直流,不會是生病了吧!

“爸,媽,沒什麼大事,昨晚上沒有休息好?”歐陽俊只有這個理由來回復他們。

“到底是怎麼回事?”唐震東一聽就急了,怎麼可能昨晚一夜未休呢?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沒什麼大事,只是幾個朋友來了,在一起聊天。“歐陽俊真的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來搪塞他們的嘴了,而他們也是和奶奶一樣的問題,問的自己的腦袋都有點暈了。

“呃?那你待會兒怎麼開車啊!”唐震東想着歐陽俊這個樣子,待會兒開車肯定很危險,不能讓他去冒這個險,畢竟一車上有幾條人命啊!

“讓曉詩來開。”歐陽俊說道。

“那好,這樣最好。”唐震東點了點頭。

“好重啊!”唐睿兒拖着一個沉重的行李箱,從樓梯上慢慢的走了下來,而北曉詩也提着一個行李箱,看來都是唐睿兒的東西了。

“歐陽俊,還站着幹嘛?趕快過來幫我把行李拿到車子上。”唐睿兒氣吁吁的站在一樓樓梯口,瞪着眼睛看着歐陽俊大聲的說道。



“呃,我馬上就來。”聽到唐睿兒的吼聲,歐陽俊神疲無力的走到了唐睿兒的身邊,準備拿起行李箱。

“小俊,還是我來吧!”唐震東看歐陽俊的樣子,這自己的呃女兒也太不像樣子了,歐陽俊都病成這個樣子,還要他做事。只是現在人多,自己也不好教訓她一番。


唐睿兒愣住了,這爸爸是怎麼了?自己叫歐陽俊做事,他怎麼幫起了歐陽俊了,頓時朝歐陽俊看了看,這才發現歐陽俊的臉上痛苦的神情,心中有點悔意了,不會是歐陽俊生病了吧!

向歐陽俊這邊靠了過來,輕輕的拉了一下歐陽俊的手臂,小聲的說道:“歐陽俊,你怎麼了?”

“我…我沒事。”歐陽俊是想唐睿兒心中放心,也避免她擔心自己。

“呃?看你臉色不太好,不會是生病了吧!”唐睿兒這才關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頭疼。”歐陽俊的臉上輕微的露出了一點笑容。

“嚴重不嚴重,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唐睿兒頓時有點緊張了,就怕歐陽俊生的是大病,想着就讓歐陽俊去醫院。

“不嚴重,休息一會兒就好了,放心吧!待會兒我在車上睡一會兒。”歐陽俊都已經想好了,把自己的想的說給唐睿兒聽。

“那行,你先上車去吧!這些東西我自己拿。”唐睿兒讓歐陽俊先上車,避免再勞渡過累,病情再加重一番。

“嗯!”歐陽俊點了點頭,擡着拖不動的腳步朝門口走去。

唐震東早已經拿過了唐睿兒的行李箱,放在了車子的後備箱上,看着歐陽俊走了出來,等歐陽俊來到車門旁邊,唐震東開口說道:“小俊啊!睿兒有時候不懂事,畢竟現在年輕還小,你需的體諒一下,等時間長了她自然能體會到。”

當然,歐陽俊聽唐震東話裏面的意思,唐睿兒的年級確實不大,女人細心都是從結婚以後,有了孩子就能全心的照顧家裏,而現在唐睿兒有什麼不照顧的地方,你作爲一個男子漢需的體諒一下。

“爸,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歐陽俊朝唐震東點了點頭。

“嗯!你先上車上坐着吧!待會兒就讓曉詩來開。”唐震東笑着說道。 “嗯!”歐陽俊點了點頭,拉開了車門直接坐了進去。

唐震東反而朝門口走了進去,而唐睿兒和北曉詩兩人擡着行李箱慢慢的走了出來,看來唐睿兒已經知道了歐陽俊的病況了,心中足以的點了點頭。

等北曉詩和唐睿兒把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後,再而返了回來,來到了奶奶的房間裏面,把奶奶的東西分了好幾趟纔拿完,而車子後備箱已經裝得一點空隙都不剩。

唐睿兒最後扶着奶奶,唐震東和瞿覓霜也跟着後面走了出來,明天就是開學了,女兒明天就要上學了,不能在家裏多呆一天了,回來幾天的時間,一家人呆在一切其樂無窮,可現在馬上就要少了一個人,心中有點涼颼颼。

等唐睿兒扶着奶奶上車了以後,瞿覓霜特意的走到了唐睿兒的身邊,對唐睿兒說了幾句話,一定要照顧好奶奶和歐陽俊,現在都作爲女人了,該做的家務事都要承擔下來,不過現在讀書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但一定要多多的體諒一下歐陽俊。

唐睿兒點了點頭,聽着媽媽的話唐睿兒心中頓時就明鏡了,自己經常錯怪歐陽俊,而且自己胡思亂想的毛病確實要改一改了。

最後唐睿兒擁抱了一下媽媽和爸爸,直接鑽進了車子裏面,而北曉詩早已經坐在了主駕駛上,發動了車子,慢慢的駛去。

唐睿兒搖下了車子窗戶,朝後面倒影看着,眼角里都流出了淚水。

唐震東和瞿覓霜朝唐睿兒揮了揮手,終於是要離開了,心中一陣的酸楚,家裏就剩下孤老一對人了。

“走吧!回去吧!”唐震東看車子已經走遠了,扶着瞿覓霜說道。

“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瞿覓霜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要是想女兒的時候,我們一起去看她就行了。”唐震東說道,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骨肉相連啊!怎麼說能捨棄就能捨棄呢?

“嗯!回去吧!”聽到唐震東的話,瞿覓霜的心中稍微安慰了一下。

——

徐子雄早已經回到了別墅內,看着餘子溪三人都坐在沙發上,還以爲他們沒有去休息呢?

“徐少,你回來了啊!”看着徐子雄走了進來,餘子溪三人馬上就站了起來。

“嗯!先吃午飯。”徐子雄說道,自己的肚子也確實餓了,不過還好時間上是來得及,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飽。

徐子雄走到牆邊上,按下了牆上的按鈕,只聽到裏面一聲回覆:“徐少,午飯馬上就來。”

都這個時間點上了,當然知道徐子雄按下按鈕的意思,不就是一日三餐。

五分鐘之後,就有一個少女推着餐車走到了門口,對着裏面喊道:“少爺,我可以進來嗎?”

“進來吧!”徐子雄對着門口喊道。

少女聽到了徐子雄的迴應後,才推着餐車往裏面走來。

直接推到了餐廳裏面,停在了餐桌旁,打開餐車上的蓋子,從裏面拿出大鉢碗,上面還冒着滾滾的熱氣,看來還是剛剛做好的就直接送了過來。

等桌子上擺滿了,車裏面已經空空如也,少女走到徐子雄的身邊,彎躬着腰笑着說道:“少爺,已經擺好了,等會我再來。”

“嗯,去吧!”徐子雄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朝餘子溪等人說道:“吃飯了。”

“是,徐少。”

ωωω_Tтkд n_¢ O

當幾人坐在餐桌旁,少女已經推着餐車離開了。

吃飯都吃了半個小時,等肚子都填飽了,徐子雄才笑着站了起來,對着他們三個說道:“準備啓程吧!”

“嗯!”三人都點了點頭。

徐子雄帶着三人直奔另外一棟別墅,這裏正好是他上午剛剛帶出來的十六個人,如果不帶上這一批人,那心中的計劃怎麼實施,怎麼對付歐陽俊。

別墅的門口已經停着幾輛黑色的小轎車,看來是專門來接這些人的,現在只等着徐子雄等人,他們是這次事件的主導者。

徐子雄的心中高興壞了,明天就可以見到北曉詩了,一想到北曉詩,徐子雄恨不得馬上就可以抱着她到牀上,能一眼目睹她的酮體,能與她共赴一番風雲節奏。

想法是美好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北曉詩已經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了,要是他知道的話,必定氣的七孔流血。

幾分鐘之後,徐子雄帶着餘子溪三人已經來到了別墅的門口,走到裏面對着五小隊長說道:“準備出發!”

五小隊長應了一聲,直接對身後的十五個隊員揮了揮手,而十五個隊員馬成就朝外面走去,自己都有順序的上了後面的幾輛車。

徐子雄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受過訓練的人就是不一樣,而他和五小隊長也走了出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