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成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很快你就信了!」

葉修也覺得周大成這個思維荒謬,毛靚要報復周大成是必須的,不過她應該會找一個勢力大的男人。

而不是葉修這一個光桿司令。

周大成拍了拍周櫻櫻的肩膀:「櫻櫻,欣欣智力有限,這事情就靠你了。」

「爸,我又不會說媒,你讓我怎麼辦啊!」周櫻櫻臉色羞紅。

「老子當年都被你坑了,還有誰是你坑不了的?」周大成獰笑。

「啊!我……」周櫻櫻臉色漲紅,支支吾吾道:「爸,我那可是為了你的幸福著想,給你送了一個超級大美女,你還說!」

「那你就用同樣的方式,撮合一下毛靚和葉修兩個人,不就行了?」

「額……回頭我和我媽商量一下,她要是同意的話,我就幫她搞定葉修。」周櫻櫻竟然和周大成同流合污了。

「哼!」葉修冷哼一聲,把下面三人嚇了一跳。

「啊!葉修你什麼時候來了?」周櫻櫻大吃一驚,剛剛的話全都被聽到了。

周欣欣急忙從地上撿起扎帶,又把周大成的雙手給捆上了。看起來竟然和真的一樣。

「欣欣,我對你那麼好,沒想到你竟然也會背叛我啊。」葉修準備拿欣欣小美女開刀。

「啊!老公我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不知道。」周欣欣連忙搖頭。

「是嗎?你是不是要和我分手啊?」葉修趁機追問了一句。

「沒有啦沒有啦!」周欣欣紅著臉頰道:「我爸這麼說,但是我沒有同意啊,我還是要嫁給你的啦!」

「既然要嫁給我,那就給我上來吧,不然我下去打你屁股!」周欣欣那個「間歇性輕微弱智」給葉修留下了深刻印象。

也難怪她這麼乖巧聽話了。

周欣欣這個間歇性輕微弱智,屬於法醫層面上的檢測,而並不是普通醫院的疾病檢測。

她這不算是疾病,只能算是個名詞。畢竟周欣欣在學校的成績,可是比周櫻櫻還要好的,要真是個傻子的話,怎麼可能這麼聰明。

周欣欣立刻甩開周大成,蹬蹬蹬竄上梯子爬出了洞口。

「老公,我不會甩了你的,你可以放心了,只要你不打我,欣欣永遠都是你老婆哦!」

這丫頭太純了,純的葉修都不忍心再忽悠她了。 風玫問:「你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十多人同時點頭。

「你們擁有死而復生的能力?」

一些人點頭,一些人搖頭,但搖頭的人又很快點頭。

風玫皺眉:「死一個吧。」

眾人皆是問號臉。

「不是都點頭了嗎?那就死一個復活給我看看。」

十幾人面面相覷。

誰來?

死一下其實很疼的。

可是對著風玫含笑的眸子……其實被打更疼。

「我來。」

最初那五人之一,被風玫問問題的男生一臉英勇就義的表情,手中不知從哪裡摸出了一把刀,反手就刺進了自己的胸口。

那動作,真可謂是利索洒脫,快狠准。

不過,這種類似的畫面,風玫表示已經看過不少了,所以很淡定。

那人在刀刺進胸口的瞬間就倒下了:「真特么的疼!」

眾人:「……」

他話剛落,眼睛就閉上了,沒了聲息。

幾乎是下一瞬,他的屍體就消失了。

這些人的死後屍體都會消失,而且消失的時間有長有短。

很快,還不到一分鐘時間,就見到剛剛才死的人又好端端地從鏡中之國的區域走了出來。

厲斯啞然:「還真的能!刷新三觀了,這不是科技世界嗎!」

這個世界的科技還沒到讓人死而復生的地步吧。

哦,剛剛他們承認他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難道是外星人?厲斯表示自己此時是一臉的懵逼。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小隊里的成員更是茫然中的茫然。

風玫看著那人走過來,眸光微閃。

上一次她與厲斯看他們五人在飛船中自殺,屍體消失的投影時,說場景有些熟悉。現在覺得更熟悉了。

已經熟悉到讓她能夠想起來了——

「你們在恆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任務?」

所有人一同點頭。

厲斯忍不住道:「你問的這些問題有什麼意義?他們是來完成任務不是明顯的嗎?」

肯定是有人給他們下達了什麼命令啊,最明顯的,就是殺允歌。

風玫沒理會厲斯,繼續問:「完成任務,是為了升級?」

那些人的神色有些古怪了,卻還是點頭。

厲斯如看傻子一般看著風玫:「誰完成任務不是為了得到領導獎勵,能夠晉陞啊。」

風玫瞥他一眼:「語文沒學好的,別說話!」

厲斯:「……」

風玫看著厲斯頗不服氣的表情,突然笑了:「聽著,重磅炸彈要來了。當然……也可能是我判斷失誤,只是煙霧彈。」

厲斯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想說什麼就趕緊的,別在這賣關子了。」

風玫笑看著那十多人:「你們,是玩家,現在是在遊戲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任務,進行遊戲升級,對嗎?」

升級,而不是晉級。

那些人看著風玫,沒搖頭,也沒有點頭,一些沒看著風玫的就如沒聽到她說話般沒有任何的反應,而那些看著她的,臉上湧現疑惑與茫然。

厲斯消化了風玫的話,嗤笑:「你發什麼神經?還……」

「你閉嘴!」風玫突然厲聲開口,嚇得厲聲立即緊緊閉上嘴巴。

風玫目光掃過那十多人:「你們是不是聽不到我說的話了?」

因為厲聲之前開口,引得那些人都看過來,所以在厲聲被嚇得閉嘴不解看著風玫時,他們也都隨著看著她,所以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嘴唇在動。

所有人都疑惑,有過之前經驗的無人中其中有一人最先反應過來,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對風玫擺了擺手。

他們聽不到她所說的話了。 葉修將周欣欣抱在懷中,說道:「周大成,我已經選擇了欣欣,我和毛靚並不合適!」

周大成順勢說道:「好吧,你既然已經選擇了欣欣,那王芬可就是我的了,毛靚的事情我來處理!我照顧她一輩子就是了。」

「你這是痴心妄想!」葉修鄙夷道:「欣欣是我老婆,王芬是我姐,她和你沒有半分關係,你想禍害她得先過了我這一關!」

周大成回道:「葉修,我就算是和王芬結婚,也得是等到毛靚康復了以後,我並沒有你想的那麼下流!」

「算你說了一句人話!」葉修擺手示意劉軍里上來。

劉軍里將葉修的意思轉達給了周大成。並表示惋惜。

周大成問道:「葉修,我看王芬對你言聽計從,你只需要吩咐她一聲,她就嫁給我了,然後這一筆錢就是你的了,這還不簡單嗎?」

「你這些東西我一點兒都不稀罕!」葉修淡然回道,「你若是一個好男人的話,我自然會把我姐介紹給你,當你不是!」

「好!」周大成拍手說道,「難怪王芬會這麼信任你,她的眼光不錯,選擇了一個好男人!」

葉修冷漠回道:「周大成,你的資金我也不要,請你不要再去騷擾我姐,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我是在追求她!」周大成的臉皮很厚實。

「她已經拒絕你了,請你自重!」葉修針鋒相對,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妥協的。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爭論了半天也沒有得出來結論。周大成想用這一筆資產作為聘禮,獲得王芬。

但是葉修拒絕給他做這個媒人。無論如何你小子休想染指我姐。你的錢老子也一分都不要。

最終,葉修被周欣欣給拖走了。再不拖走,倆男人就得打起來了。

周欣欣拉著葉修開啟了正廳的房門,突兀的問了一句:「老公,你想不想要,想要的話,我現在就把我的第一次給你,好不好?」

「啊?欣欣你到底是怎麼了?」葉修不解了,「你不是說你的第一次要留在新婚之夜嗎?」

周欣欣撅著嘴巴說道:「老公,我想用我自己的身體來換取王芬的身體,你把她讓給我爸爸吧!」

「欣欣,你怎麼可以說出來這種話!」葉修斷然回道:「感情是不能夠買賣的,知道嗎?」

「我知道!可是我爸爸他真的很喜歡王芬,反正現在也需要一個男人,我求求你就把她讓給我爸爸好不?」

「可是周大成就是個禽獸!毛靚已經被他氣瘋了啊,王芬跟著他會有什麼好結局啊?」葉修連連搖頭。

周欣欣突然從懷中摸出來一把刀,葉修嚇了一大跳,還以為她是想不開要自殺呢。

卻聽到周欣欣說道:「老公,這一把刀是我爸爸送給我的,是周家的祖傳榮譽刀,若是我爸爸對不起王芬的話,我將用這把刀親手殺死他!」

「啊?」葉修微微一愣,「欣欣你發瘋了吧!」

「你跟我走!」周欣欣一手拎著刀,一手拽著葉修來到地窖口。

她在地窖口亮出了「榮譽刀」,周大成竟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顯然這把刀意義非凡。

周欣欣跑下樓梯,一咬銀牙一刀刺在了周大成的肩頭,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周大成還在地上跪著。

他不但沒有還手,連呻吟一聲都沒有。這把刀威力的確不小。

「周欣欣你瘋了啊!」周櫻櫻跑過來奪走了周欣欣的刀,急忙把刀收了起來,抬手打了周欣欣一個耳光。

周欣欣捂著臉說道:「姐,剛剛那一刀,是我替我媽報仇的!把要是再對不起王芬阿姨的話,我就親自把刀捅入他的心窩!」

「你這個死妮子,我看你是瘋了吧!」周櫻櫻抬手又要打,周大成將她推到一邊兒。

「櫻櫻,把刀還給欣欣,是我親自給她的刀,現在她是周家家主,她有權處罰任何周家人!」

周櫻櫻捂著臉,把刀又交給了周欣欣,跟著周大成一起,跪在了周欣欣面前。

榮譽刀的作用竟然如此厲害?葉修算是開了眼界。

周欣欣凝聲說道:「周大成,你對著刀發誓吧!」

周大成立刻舉手說道:「我周大成對天起誓,今生今日一定會對王芬好,儘力讓她開心,服從她的安排,若有違背,甘願領死!」

周欣欣又把目光落在了葉修身上,葉修覺得沒什麼想說,轉身就走。

管你周大成是不是真心的。問題的關鍵在於,王芬根本就對你沒有感覺,難道說讓我逼著王芬嫁給你?

我要真是為了你的錢讓王芬嫁給你,王芬不拎著刀戳死我才怪。

她自己不喜歡你,你跟我說,有個毛線的作用啊。

葉修跑到車前準備上車,周欣欣又追了上來,葉修以為她是窮追王芬的事情,沒想到她對此事隻字不提。

只說是要跟在葉修跟前照顧葉修。

迷愛癡戀:誤惹狼性首席 ……

這天夜裡,葉修連續推搡了半個多小時,才把周欣欣推出了自己的房間,不然的話今晚就得開葷了。

周欣欣是為了王芬的事情,才過來獻身的,這卻不是葉修想要的。

所以就只能拒絕,再拒絕了!

次日清晨,周櫻櫻一大早便過來招呼周欣欣來了,說是要去醫院探望毛靚。

按照慣例,精神病病人是不允許隨意探望的,他們這般過去,最多只能夠通過攝像頭看看毛靚。不能直接接觸。

這種層次下的接觸無關緊要,反正又不是見毛靚本人,葉修就跟著他們一起過去了。

李妍妍昨天晚上一個人呆著害怕,就悄悄離開,去山裡找王芬去了。

然而跑到醫院看到的一幕,卻讓葉修三人暴怒了!

「醫生!」周櫻櫻抬手抓住白大褂一聲,喝道:「為什麼要把媽捆起來?你們這是醫院還是監獄!」

「是啊,為什麼要把毛女士捆起來。」葉修厲聲喝道:「這就是你們醫院的治療水平嗎?請你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立刻送你去派出所!」

毛靚都已經夠慘了,精神分裂,腿上肩頭上還中刀。

昨天送到醫院都是奄奄一息,現在應該是躺在病床上才是。

而視頻畫面中,毛靚確實被捆成了粽子丟在床上,最裡面還被塞著。她表情很恐懼,很痛苦,但是掙不開。

醫生解釋說道:「這位先生,您不要衝動,這只是最為常規的治療手法,目的還是為了控制你妻子的病情!」

「去你的吧!」葉修憤然出手,把白大褂推翻在地,抬腿一腳踢開了病房門,大步流星沖了進去。

毛靚床前蹲著兩個女護士,還在不停的安慰,開導她,醫院這樣做應該是屬於常規治療。

但看著讓人難受啊!

葉修抬手去掉了毛靚口中的塞子。

「嗚嗚嗚,老公快救我,老公快來救我,他們要殺我,他們要殺我啊!快救我走我不要住在這兒!」這傢伙神智錯亂,連人都分不清了。

「媽,你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周欣欣急匆匆走了上來。

姐妹倆一起出手,解開了毛靚身上的繩子,把人放了。

毛靚看到周櫻櫻姐妹倆之後,緊張的情緒稍稍有所緩解。

周櫻櫻拉著護士說道:「你們給我聽好了,以後不許再綁我媽,不然我就殺了你們,知道嗎?」

「不要住在這兒,我要回家!」毛靚一手拉住周櫻櫻,另一手則是死死抓住葉修的手臂。

周欣欣回頭解釋道:「媽,你身體還沒有康復,留在醫院繼續治病吧,等你康復了我們再接你回去。」

「我不要在這兒,我要回家,你們走了之後他們又會綁我,我不要在這兒。」

周欣欣給她解釋了半天,並沒有用。

這時,一個體格魁梧的白大褂漢子走進了病房。

他抬手指著屋內眾人,厲聲喝道:「你們幾個,都給我出去,這兒是隔離治療區,病人家屬不得擅自入內!」

「我們走吧。」葉修拉著周櫻櫻和周欣欣,要走出病房。

兩個護士走上來,把毛靚按住。

「不要丟下我,救救我,欣欣櫻櫻我是你媽,你們要害死我嗎!」毛靚扯著嗓子吼了最後一句,嘴巴又被塞上了。

這種事情,眼不見為凈,但只要你看到了,再想剋制就沒那麼容易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