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昂一進體育館就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血腥味和濃郁的汗味夾雜在一起的味道,周昂的眉頭微微皺起。

才進到體育館,就看到謝冬青遠遠的朝他走來。

臉色一變,周昂朝著謝冬青走去。

「不是讓你看著徐龍嗎!」

謝冬青揉著疲憊的眉心走下樓梯,本來想著接著接周昂的間隙休息一會兒,沒想到一下樓就看到周昂急匆匆的朝她走來。

「陳土他們還在忙著處理疫苗的事,只有我一個人有空,我不來你怎麼上去……」

話沒說完謝冬青就看到周昂沉著臉越過她跑了上樓。

周昂氣喘吁吁的跑到三樓走廊,越過走廊里擺滿的病房,看向走廊盡頭靠近陽台的那個房間。

護士們抬著一瓶瓶的藥水穿行而過,周昂在她們之間艱難的擠過。

走廊里的病床又多了幾張,通過都變得困難起來。 第189章那人是誰

一看張衛兵進來,段躍升和於鳳霞這兩口子還真是有點尷尬,畢竟,曾經他們有過一面之交,更關鍵的是,那一面之交,並不愉快,那個被他們看不起的人,現在,搖身一變,已經成了副局級幹部,而且,手上攥著實權,掌管著公安部門。

曾經那個不起眼的不明來歷的毛頭小子,現在,已經是廊坪市官場上面炙手可熱的人物,如果廊坪市官場每年也有評選新人之星這個獎項的話,張衛兵那絕對是當之無愧了。

段躍升表現出來一種大將風度,站起身,主動跟張衛兵握手,畢竟,他一個發改委也算是副局級幹部,跟張衛兵平起平坐,不過,真要是論起手上的權利的話,這張衛兵堂堂的公安的副局長,怎麼著也得比他權力大一些。

所以,段躍升主動跟張衛兵打招呼,說道:「衛兵同志,咱們好久不見了啊,上次見了你之後,就聽說你到了燕南鎮了,當時對你還真是不了解,現在,我們都得刮目相看了!來來來,裡面請!」說著,段躍升指向了主座的位置。

張衛兵過去跟段躍升親切的握手,微笑著說道:「咱們確實啊好久不見了,對了,上次吃了我的要之後,老太太身體怎麼樣啊?」

「你到別說,你那天給我們老太太吃的那葯啊,真是靈丹妙藥,自那之後,身體特別棒,現在腿腳靈活,氣色也好,越活越年輕,一直都想登門感謝你呢,就是怕你忙,抽不出什麼時間來。」段躍升激動的說道。

這時候,於鳳霞也比不過去了,看張衛兵已經站在了他們旁邊了,也只能尷尬的站起身來,跟張衛兵打招呼說道:「衛兵同志啊,上次的事情,還真是謝謝你,我當時在哪個情境下,說話也確實有點糊塗,對不住啊。」

張衛兵笑了笑,說道:「過去的事情,都讓他們過去吧,我們以後在工作上面,好好配合,不用想著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在張衛兵出現之前,段躍升他們夫妻倆還以為張衛兵會記仇,肯定會為難他們,但是沒想到的是,張衛兵還是很有大將風範,這叫宰相肚裡能撐船。

其實,張衛兵對於上次被段躍升他們夫婦不理解,看不起的是請,心裡還是挺彆扭的,不過,還是看在段雪梅的份上,肯定不會難為她的父母,再說了,現在自己都這麼大的官員了,當著這麼多同僚的面兒,要是整這些小肚雞腸的事情,可就有失風度了。

幾個官員都在推讓,讓張衛兵去坐在正座,但是張衛兵絕對不能坐過去,真要是去了,那會被別人覺得這毛頭小子不懂事的,雖然自己只為不低,權利不小了,但是畢竟自己還年輕,不光是年齡年輕,關鍵在廊坪市官場上,也真沒有幾天的資歷。

在央國官場,將就的就是談資論輩,你一個年輕人,不管有了多大的成就,千萬不要太囂張,誰知道,這些人的背後,都是什麼人罩著呢!

再加上,這裡有段雪梅的父母,有房芳的父親,這都是張衛兵好朋友的長輩,自己論資歷,沒人家高,論輩分的話,更是比人家低了一個輩分,所以,肯定不會坐在正座。

他用了一個管用的辦吧,走到正坐的位置,沒有坐下,看所有人都坐下了,他一把拎起主座的位置,做到了最下風,那個空位本事留給服務員上菜的,但是張衛兵伴著椅子,直接坐在了下風的空位上,說道:「主座我可就不客氣的坐了!哈哈哈!」

這幫人也都只能跟著尷尬的笑了笑,心想著張衛兵這小子還真是有心眼,而且會辦事,怪不得這小子升的這麼快。

今天這頓飯, 這門娃娃親要不起[穿書] ,來的這些人,有倆個是他在公安局的親信,還有幾個,像段躍升他們這樣的,都是他在哥哥單位裡面的信得過的朋友。

說白了,這些都是跟房耀藍在一條船上的人。

今天,房耀藍請張衛兵過來,意思也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想把張衛兵,拉上他們這艘船!

要說在公安局裡面的位置,房耀藍的年齡,資歷以及個人的功績,都要強於那個稍微年輕的陳建華的,怎麼最後讓這個陳建華上位了,而自己,卻依然是屈居副職,委身於房耀藍之下!

要知道,他陳建華的兒子陳江,那可是天天圍著他房耀藍的女兒房芳到處亂轉的,現在可要,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直接壓了他一頭,房耀藍很不爽,所以,他現在最希望的是馬上和張衛兵結盟!

他們都知道,張衛兵在燕南鎮的時候,跟段雪梅,跟房芳關係都很好,去吃飯的時候,他們也確實想要拉著自己的女兒一起來,但是後來再一想,這次屬於的都是廊坪市高規格的飯局,叫晚輩來也不合適。

不過,憑著張衛兵和他們的關係,這些人心想著,如果是想要跟張衛兵結盟,應該不是一件難辦的事情。

吃飯一開始,大家還都沒有聊正題,這種事情,男人們直接開口不好辦,所以需要有女人來辦這種事情,來說這種男人不好開口的話。

帶著於鳳霞來的目的,其實就是要讓她點破這個局。

於鳳霞也是挺會說話的,沒有上來就說,而是轉彎抹角耳朵先問道:「衛兵,咱們這沒有外人,我稱呼你可就不那麼按照規矩了。」

「阿姨,您想稱呼我什麼就稱呼我什麼,畢竟,我跟您女兒段雪梅關係很好,就難我當時您的晚輩就行!」張衛兵也是給足了面子,說完這些話之後,讓於鳳霞臉上增光,讓在做的都知道知道,自己家跟張衛兵的關係有多好。

「好,阿姨愛聽這話,來,你剛才跟這幫男同志們都喝的差不多了,這次,該輪到阿姨了,阿姨也不喝飲料了,直接喝白酒,這杯酒,算是阿姨敬你一杯,段雪梅在燕南鎮瞎折騰,全靠著你的幫忙了,哎,如果你要是沒有女朋友的話,可以考了考慮雪梅。」於鳳霞說道。

房耀藍一聽,笑著說道:「鳳霞啊,你啊你啊,怎麼敬人家衛兵喝酒,卻要開始提親啊,我們可都在這呢,你這逼婚可不成,我們家房芳在燕南鎮也是多虧了衛兵的幫忙啊,要說衛兵還是單身的話,也可以考慮考慮房芳啊。」

這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弄的張衛兵還真是有點尷尬,這時候,旁邊的一個官員說道:「少說沒有的,先喝酒,先讓他們倆幹了這杯酒再說后話!」

「好,那我先干為敬!」說著,這於鳳霞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這女人還真算得上是女中豪俠了,二兩酒的就被,一口氣全都喝酒去了!

張衛兵也不好意思不喝,杯子里的酒水,也全都喝光了。

「衛兵啊,這酒也喝完了,來吧,說說要誰家的閨女!」有官員在開始起鬨了。

喝了點酒,張衛兵還真有點臉紅,不知道怎麼應對。

於鳳霞是海量,這半天沒喝酒,就跟張衛兵這喝了一杯,一點事情沒有,朝著剛才起鬨的官員們擺擺手,說道:「開玩笑呢,你們別跟這起鬨架秧子啊,不過,這話咱們說回來,婚姻大事,這個不能而已,以後得多考慮,而衛兵在廊坪市官場上面立足,也是大事情,所以,衛兵啊,好多事情你要想清楚!」

「好多事情?您說的是指什麼事情?」張衛兵問道。

「你說呢,當然是聯盟的事情了。您看看,這屋子全都是自己人,以後,咱們一起前進,一起為組織效力!」於鳳霞說道。

張衛兵想了想,說道:「各位,我知道今天這頓飯的意思,剛才饒了那些圈子,其實沒什麼必要,我很開心能夠剛來這裡就有這麼多的朋友,但是,官場是官場,勾當營私的事情,我可不想做!」

所有人一驚,不知道為什麼張衛兵會突然這麼嚴肅,而且,勾當營私這種話竟然也能夠說出來,這就有點不地道了。

大家好吃好喝的伺候他恭維他,就是想要讓他加入他們的聯盟,但是,這張衛兵有點不上道啊,擺明了自己想要單打獨鬥的架勢!

在官場,你要單打獨鬥那不是在扯淡嗎!

張衛兵裝作喝的有點暈乎,說道:」各位前輩,實在不好意思,衛兵不勝酒力,現在有點扛不住了,你們繼續,我……我得先回去了。「說著,張衛兵搖搖晃晃的要走。

段躍升趕緊攙扶張衛兵,說道:「我派人送你吧!」

「不用,不用,謝謝各位的好意,下面有車等著我呢,我得先走了!各位,慢慢吃,慢慢聊,謝謝你們的好意了,但是,恕難從命!」

說完,張衛兵朝著門口走去。

張衛兵走了之後,屋子裡陷入一陣沉默,一晚上的戲這算是白演了,他們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這時候,一個官員氣哄哄的說道:「媽的,這張衛兵是不是抬舉啊,邋遢加盟他都不加盟!」

段躍升想了想,看著眾人,說道:「各位,這個事情,不能輕視,你們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整么快就爬上來了,而且,以我對他的了解,他在廊坪市官場,是沒有任何幫手的,我們拉他他為什麼不跟我們!是不是,他上頭有更厲害的人罩著他!這個罩著他的人,會是誰!」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十米不到的距離周昂和護士們擦擦碰碰走了十多秒才走到,周昂看到了關押徐龍的房間。

「誒誒誒,你這麼著急幹嘛,我出來的時候把門給鎖了的,這邊這麼高他也跳不下去……」

謝冬青喘著粗氣跑到了周昂身後,遞給了周昂一把鑰匙。

周昂將鑰匙插進鎖孔里,面色突然一變。

他摸到鎖孔下有一道划痕!

這道划痕和他之前在顧辛的出租屋,楊教授的辦公室里摸到的那個划痕一樣。

門是反鎖著的,周昂打開鎖后將門一下推開,看到了房間里的場景。

徐龍背對著房門面對窗戶坐著,身體佝僂著正在打盹。

「誒……剛才我走的時候他還在床上啊!」

謝冬青奇怪的說了一句,周昂手一抖,寒著臉走到徐龍的身後。

徐龍低著頭,周昂看不到他的臉,推了推徐龍的肩膀,只見徐龍直接倒在了地上。

口吐白沫,謝冬青臉色一變,把手放在了徐龍手上。

周昂看到地上有一個白色的小球,是平時用來裝藥丸的小球盒。

謝冬青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將那個白色的殼子撿了起來,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氰化鉀!」

說完這句話,謝冬青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快帶他去搶救!」

潔白的牆壁,梁鴻卓眼睛又眯了起來,一時沒有適應面前的場景。

這裡是……

梁鴻卓感覺喉嚨幹得要冒出火來咳嗽了一聲,就有一個杯子湊到了他的嘴邊,梁鴻卓喝了半杯水彩抬起頭看向面前的人。

「陳筱……你怎麼在這裡?」

陳筱看著杯子里的水還剩下一半,有些不滿意的哼了一聲,梁鴻卓又將剩下的水喝完。

「體育館里的疫苗起作用啦,你們這第一批打了疫苗的人就被送到省院這邊,周昂哥哥……又回體育館里去看死人去了!」

「死人!」梁鴻卓一驚,手一撐想要坐起來,但是發現自己受傷一點力氣都沒有。

「後面又死人了嗎?」

陳筱不滿的看著梁鴻卓的動作,周昂讓她在這守著梁鴻卓,要是梁鴻卓出什麼問題豈不是會被周昂罵死。

她全然忘了誰才是她名義上的養父。

「倒是沒有私人,不過那個什麼…徐龍趁別人不注意, 吞天主宰 ,現在變成了植物人……」

梁鴻卓一瞬間感覺天昏地暗,陳筱後面說什麼他都沒有再聽清。


徐龍變成了植物人?梁鴻卓並不是傻瓜,他很快聯想到了之前變成植物人的幾個人。

這樣一來,體育館里發生的兇殺案又成了沒有兇手的懸案。

兇手變成了植物人,在法律上將不會再進行審判。

到底……發生了什麼。

梁鴻卓痛苦的扭動了一下脖子,他此時感覺自己全身上下快要散架了一樣。

「你就別亂動啦,醫生說了之前你積勞成疾,加上這次疫苗的免疫反應,你接下來的一周都只有呆在床上,你就別想著到處亂跑了啊!」

陳筱沒有關注梁鴻卓奇怪的情緒,或許可以說她關注到了並不在意。

對於她來說,死了誰,死了多少人都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病房的門被推開, 億萬世婚新娘

陳筱看到突然走進病房的兩個人,沒有像普通小女孩的一樣害怕的觀望,而是把正在充電的手機拿起走出了病房。

整個過程泰然自若,沒有打招呼甚至都沒有看過楊教授他們一眼。

倒是楊教授看著陳筱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一閃而逝。

轉過頭看向梁鴻卓,知道梁鴻卓和身後這個司法廳長的關係,楊教授沒有開口。

「爸,你來了!」

梁鴻卓終於看著楊教授身邊那個冷冽的中年男子開了口,他許久沒有見過的父親眼角抽了抽,眼角的魚尾紋擠在一起。

「嗯,正好路過,來看下你。」

這句話說完,病房裡就再次陷入了安靜。

梁鴻卓想到自從自己當上刑警隊長后再也沒有聯繫過這個名義上的父親……此時不知道怎麼開口。

「你……卿柔她還好吧!」

梁鴻卓不知道怎麼回答,此時站在他面前這個男人口裡的卿柔是他的母親。

但是……梁鴻卓的母親在八年前已經去世了,當時梁鴻卓剛考上刑警大隊。

他知道他父親話里的意思,他是問自己最近有沒有去母親的墳前看她。

想起八年前的那件事,梁鴻卓心情一時複雜不想言語,再多的恨此時也散得差不多,但想要再拾起親情確實難事。

「最近有點忙,過段時間會去。」

「嗯。」

病房裡第二次陷入沉默,楊教授走到了窗邊看著窗外一片蕭瑟的秋日景象,不知道身後這隊怪異的父子給了他什麼感覺。

「這次處理得很不錯,最後親自試藥也做得很不錯」

「嗯。」

聽著父親的誇獎,梁鴻卓終於抬起頭正視這張許久沒有見過的臉,頭髮如幾年前一般花白,只是眼角的魚尾紋又多了幾分。

完全不像五十六歲的人呢……

梁鴻卓心裡冒出了這個想法,看到自己的父親眼睛一直盯著窗前的心率儀。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