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的人一個個睜大眼睛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都對眼前這一幕充滿了興趣,不少人都在心中暗自大呼,打啊,打啊,趕緊打啊。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惟恐不亂的,都很想見著蕭一峰出手收拾蕭逸,如果不是怕嘴上大喊出來,有可能被蕭一峰秋後算賬,這些傢伙怕是早就明面上大喊出聲了。

「嘖嘖嘖,蕭一峰你不是很屌么,我還以為你真大吊炸天了呢,原來,你這傢伙也只是中看不中用,就像蕭逸剛才說的一樣,就你這等樣子,虧你還好意思在我面前囂張。」在蕭一峰氣憤的時候,花不依戲虐的聲音驀地響起,說出這話的時候,花不依一臉嘲諷的看著蕭一峰,眼中寫滿了鄙視,一幅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在一霎間就被蕭一峰這傢伙高了一個檔次的樣子。

「閉嘴!」

蕭一峰唰的一下子將視線看向了花不依,然後沉聲喝道。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讓我閉嘴我就閉嘴,那我不是很沒有面子,你啊,還是少給我露出這等嘴臉了,本少壓根就不吃你這一套。」花不依冷笑的看著蕭一峰。

「大膽!!」

蕭一峰目光一沉,接著只見他腳下步伐一點,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花不依的身邊,接著一拳向著花不依的身體轟殺而上,這一拳撕破空氣,產生氣浪,透著摧枯拉朽的氣勢。

「轟!」

電光火石之間,花不依瞳孔一縮,然後同樣打出一拳,兩隻拳頭頓時撞擊在了一起,傳出轟鳴聲,接著,只見花不依的身體飛速後退,腳下在後退的時候,踩出了好幾個腳印。

「不堪一擊。」蕭一峰一拳打退花不依后,並沒有趁勝追擊,而是收起了拳頭,然後冷笑的對花不依說道,眼中有著很明顯的嘲諷。

「毛線,本少那是沒有準備,就你,本少三兩下就能將你給收拾掉。」眼見蕭一峰這麼鄙視自己,花不依大怒,然後腳下步伐一點,瞬間向著蕭一峰再次靠近,然後揮動拳頭向著蕭一峰襲殺,他的攻擊恍如猛虎下山,兇殘,猙獰,氣勢十足,無比霸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到,刀子給力,也請童鞋們給力,還有第五更! 「不知死活的東西!!」蕭一峰冷哼的聲音再次響起,伴隨著聲音的響起,只見將蕭一峰右手成拳,毫不避讓的向著花不依的拳頭迎接了上去。

「咔嚓!!」

拳頭撞擊在一起,清脆的聲音就驀地響起,那是骨頭折斷的聲音。

「噌噌噌……」

伴隨著骨頭折斷的聲音響起的同時,花不依的身體接連向後退了好幾步,面色瞬間變得蒼白,與此同時眼中也有著震驚。

「你的實力?!你這根本就不是表面上所擁有的力量,蕭一峰,你竟隱藏得這麼深!!」

花不依目光凝重的對蕭一峰說道,說話的時候,其中一隻手正死死握著自己受傷的手,只是一拳,花不依那和蕭一峰對拳的手,這會就骨折了開來,疼得花不依汗水直冒。

「哼!!」

蕭一峰不屑的撇了花不依一眼,然後就將視線再次落回了蕭逸的身上,一副從頭到尾都不將花不依給放在眼裡的架勢。

花不依見此,雖然心中怒火中燒,但是卻也沒有再繼續挑釁蕭一峰,而是深深看了蕭一峰一眼,然後也將視線落在了蕭逸的身上。

「蕭逸!!」

花不依將視線落在了蕭逸的身上后,對蕭逸沉聲喝道。

「又不是我將你打傷的,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你要咬人,也要認準了才是啊。」蕭逸笑眯眯的對花不依說道。

「叮,成功獲取仇恨,仇恨經驗增加5點,是否開始沖穴,目前沖穴成功率1983%。」伴隨著蕭逸的話,系統提示音頓時在他腦海中響起,他的話語再次成功的在花不依的身上吸收了五點仇恨。

「你很好!!!」

見得蕭逸如此表現,花不依冷笑了起來,接著將視線看向了那仍舊和蕭家少年們廝打著的六個大漢身上,「還趕緊都給我滾回來。」


伴隨著花不依的話,六個壯漢彼此面色一變,然後頓時也顧不得繼續和蕭家少年們廝殺,趕忙想辦法脫離了戰鬥,然後紛紛來到了花不依的身邊。

「我們走!!」

六個壯漢剛一回到花不依的身邊,花不依就帶著六個壯漢,頭也不回的向著某一處方向行了去。


「蕭逸,雖然不知道你現在到底有了什麼底氣,竟忽然變得這麼囂張,但是,別怪做堂兄的沒有提醒你,有實力的囂張那是囂張,而沒有實力的囂張,那根本就是在裝叉,裝叉遲早會付出大代價的……」伴隨著花不依的離開,蕭一峰驀地也沉聲對蕭逸落下一句,然後也不待蕭逸回答什麼,就帶著同樣回到了身邊的十多個狗腿,接著向著不遠處行了去。

「切,自己裝叉就算了,還說我裝叉,不敢動手,就不敢動手,裝什麼叉啊……」蕭逸的鄙夷聲傳入了行走當中的蕭一峰耳中,讓蕭一峰面色一沉,腳步下意識的為之一頓。

「叮,成功獲取仇恨經驗,仇恨經驗增加二十點,是否開始沖穴,目前沖穴成功率1998%。」隨著蕭一峰的腳步一頓,蕭逸再次得到系統提示,這一次的仇恨經驗,讓蕭逸明顯有些驚訝。

「竟又獲得了二十點仇恨經驗,看來這一下再次直接擊中了蕭一峰的仇恨點呢。」蕭逸暗自尋思道。

「好傢夥,這蕭逸莫不是腦袋有問題吧?」

「誰說不是呢,剛剛蕭一峰和花不依衝突起來的時候,這傢伙不知道明哲保身,坐觀虎鬥也就算了,現在這蕭一峰明明是準備放他一馬,這傢伙卻再次跳出來了,難道他真的以為他蕭家少主的身份能夠保他一輩子么?」

「白痴!這蕭逸現在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白痴,雖然變得比以前強勢了,貌似不容易被欺負了,但是這種智商,哼,怕是比之以前軟弱的時候,更可怕……」

「不錯,以前他軟弱的時候,雖然經常被人給欺負,但是至少礙於他的身份,別人也只是輕微教訓一下他就算了,肯定不會發下死手。而現在的蕭逸,動不動就如此囂張的挑釁別人。以他這樣的情況,以後稍不注意怕是就會惹來天大的麻煩。另外,說不準都不用等到以後,就和幾天,他就有可能悲催。畢竟,現在可是大秦商行到來的日子,每次大秦商行的出現,都必然會有一些大型勢力出現,我們這個天奉城雖然是小地方,但是隨著大秦商行這一次的出現,肯定也會引來不少的俊傑,那樣一來,以蕭逸如此囂張的性格,嘖嘖嘖,一旦踢到了鐵板……」

「這位兄弟分析的可是非常不錯呢……」

在蕭逸驚訝蕭一峰這一次竟一下子為他提供了二十點仇恨經驗的時候,周邊那些看戲的圍觀黨,不少人的臉上都再次浮現出了幸災樂禍,以及嘲諷的表情,在這些的理解當中,蕭逸這麼做真心跟找死沒有什麼兩樣。

正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蕭逸現在可完全是反其道而行呢。

「蕭逸,希望你能夠一直這麼囂張下去。」在眾人的議論下,蕭一峰驀地轉過身體,然後對蕭逸如此落下一句,然後再次壓制住了出手的欲~望,帶著身邊的人飛速離開了蕭逸的視線。

「喪家之犬也敢大放厥詞,切……」蕭逸輕飄飄的話語再次傳入那飛速行走的蕭一峰耳中,讓蕭一峰的腳步再次一頓,面色變得無比鐵青,他竟被蕭逸說成了喪家之犬?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蕭一峰只是頓了一下,然後就強制性的壓制住了出手欲~望,再次快步行走了起來。當然,就算是如此,系統提示音卻再次在蕭逸的耳中響起,他又一次成功的獲取了十五點仇恨經驗,讓他的仇恨經驗一下子達到了2003點,這樣的情況,讓蕭逸有著一些喜色。

「這蕭逸還真心不是一般的作死啊!」

「實在是太強大了!」

「真心不知道現在的蕭逸的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

「……」

在蕭逸高興的時候,周邊那些人可不懂蕭逸那麼做的真實目的,一群不知真相的傢伙們,頓時一個個看向蕭逸的眼神變得更為古怪了起來,就差當年指著蕭逸說你是大白痴了。

對此,蕭逸全然沒有理會,眼見沒有仇恨經驗可以吸收,他就直接離開了原地,然後和靈兒逛起來了地攤。

給讀者的話:

第五更到!! 「不可思議啊,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那傢伙真的是蕭逸么?十三小姐,這蕭逸的轉變也未免太大了點吧。」在蕭逸帶著靈兒逛起來地攤的時候,遠處的一個攤位邊上,這會一個身穿紅裙的少女正對一個身穿著白色長裙,身材性感婀娜的少女開口說道。

身穿白色長裙的少女,看起來很是高貴,身上所穿戴的衣服都極其精美,另外,身上所帶的發簪,耳環和項鏈,以及手鏈什麼的都不是凡品。

「他確實是蕭逸,沒想到一個懦弱成那樣的人物,某一天也會有這樣的變化,看來,要稍微給點這蕭逸誘餌了。以前我覺得他這傢伙根本不可能給我帶來好處,但是現在嘛,說不準,會有一些意外收穫!!」白裙少女嘴角泛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她叫江飛燕,乃是天奉城八大世家之一,江家的人。

「小姐認為這傢伙能夠給你帶來好處?不會吧?雖然這傢伙變化挺大的,讓人感到很驚訝,但是他這樣的變化,我可不認為是什麼好的變化啊。從懦弱變得囂張,也要看什麼情況,就像剛才那蕭一峰說的一樣,有實力的囂張是囂張,沒有實力的囂張根本就是裝叉,這蕭逸,如此囂張下去,遲早會為此付出慘重代價。就他這樣的情況,怎麼可能會帶來好處呢,我看不拖累小姐就要謝天謝地了!」紅裙少女不解的看著江飛燕,紅裙少女名為江柔語,乃是江飛燕的貼身侍女。

「你不懂,走吧,現在我們去會會蕭逸。」江飛燕笑吟吟的落下一句,接著就向著蕭逸所在的位置行了去,很快,她就帶著江柔語來到了蕭逸的身邊,更是擋在了他們的前面。

「嗯?」

再次被人給擋住,蕭逸的眉頭下意識的皺起,雖然這代表著又有『生意』上門了,但是這會他和靈兒逛得正有意思,這忽然有人再次攔路,卻也讓他不爽。

「蕭逸,你這是什麼表情,怎麼,看見我跟我家小姐,你很不高興么?哼,以前也不知道是誰,為了見我小姐一面,死皮耐臉的守在我江家門口。」在蕭逸皺眉的時候,江柔語驀地開口對蕭逸說道,她說出這話的時候,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恍如和蕭逸如此說話,完全是對蕭逸的一種施捨一般。

「柔語。」不待蕭逸開口回復什麼,責備的喚聲就響起,只見江飛燕驀地瞪了江柔語一眼,接著微笑的看著蕭逸,「好久不見,蕭逸。」她的笑容很甜,很美,恍如桃花盛開。

「哦!」蕭逸淡淡的應了一聲,隨著江飛燕的開口,蕭逸搜索腦海中記憶,知道了對方是誰。在『前身』的記憶當中,前身以前可是很喜歡江飛燕來著,對這個女人完全可以用得上是痴迷二字來形容,每次走出了蕭家后,都必然會去找江飛燕,雖然從頭到尾他都沒能和江飛燕說幾次話,大多數都是吃了閉門羹,甚至不止一次的被江飛燕的貼身侍女江柔語給冷嘲熱諷,卻仍舊賊心不死的痴迷江飛燕。

另外,根據記憶,前身為了江飛燕,還不止一次被人給打過,而且那種打還完全就是找樂子的大,從頭到尾江飛燕都沒有為他說過任何話,反而在他被挨打的時候,還和人家談笑風生。

搜索了前身這等記憶,蕭逸對於前身再一次感到了無語。

賤!

前身簡直就是絕世劍客啊!

什麼不練,偏要練劍,實在是讓人蛋疼。


這樣的女人,除了漂亮點外,蕭逸實在是找不到那點值得喜歡的理由。另外,真要論美貌,這女人除了身體的發育比靈兒強一些外,又有哪點能夠和靈兒媲美,一個身邊擁有著不錯妹紙的人,卻喜歡上了一個比自己身邊的妹紙還要醜陋的女人。

悲哀!

蕭逸那是深深的感到了悲哀,這是什麼狗屎眼光啊。

真不是一般的差。

心中感到悲哀的同時,蕭逸並沒有多理會江飛燕,對江飛燕應了一聲后,接著就繼續拉起靈兒的手向著其他地攤走了去。

「嗯?」

隨著蕭逸如此,江飛燕驀地一愣,眼中明顯浮現出了詫異。

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在江飛燕的理解當中,這樣的情況,完全就不應該會出現,雖然她以前並不想和蕭逸接觸什麼,就算是接觸,也只是取樂罷了,但是呢,這卻並不代表著她不明白蕭逸對她的痴迷。

按照以往的情況,自己若是主動接觸蕭逸,這蕭逸絕對會第一時間撲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才是,另外,就算是蕭逸不會撲倒,畢竟他發生了些變化,但是,這變化也不應該如此大才對,他因該同樣會對自己的接觸感到心喜才對。

難道……

欲擒故縱?

這蕭逸不會是欲擒故縱吧。因為自己以前老是不理會他的緣故,現在自己忽然接觸他,他也準備晾一下自己。

嗯,肯定是這樣,除了這樣的可能,江飛燕實在找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了。

至於,蕭逸現在根本就不喜歡自己了?這個念頭江飛燕那是全然沒有升起過,雖然以她的容貌,比之蕭逸現在即將擁有的未婚妻林詩音差了不少,但是她的魅力,卻也不是誰都可以抵擋的,至少,蕭逸是絕對不可能抵擋住的,她對此,有著絕對的自信。

「大膽,蕭逸你這是什麼態度,給我站住!!」就在江飛燕心中念頭轉動的時候,江柔語驀地對蕭逸大聲喝斥了起來。江飛燕詫異蕭逸的行為,江柔語何嘗不是詫異,以往這蕭逸簡直就像是一條癩皮狗似的,趕都趕不走,而現在這傢伙有了一些變化后,竟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冷淡了,裝,給本姑娘裝……

不愧是一對主僕兩。

江飛燕認為蕭逸的裝的,這江柔語在此刻竟也認為蕭逸是裝的。

「你想做什麼?」蕭逸停下腳步,然後略微看了一眼江柔語,語氣不冷不熱,很是平淡。 「蕭逸,別以為你有了一些變化,就能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了,哼,你現在最好馬上討好我,然後,讓我狠狠打一耳光,否則呢,以後你休想接近我們家小姐。」江柔語一臉冷笑的對蕭逸說道。

「柔語。」江飛燕的呵斥聲再次響起,不過雖然看似在呵斥,但是她的語氣其實也不重,「怎麼對蕭逸說話來著呢。」

「蕭逸,還請不要跟柔語一般見識,這妮子被我給寵壞了。」江飛燕呵斥了江柔語一句后,接著一臉微笑的對蕭逸說道,表情淡然,好看,眼中透著絕對的自信,好似一切都在掌控中一般,認為,自己只要這般對蕭逸擺低姿態,蕭逸肯定會不再繼續裝下去了。

「好男不跟女斗,這點我還是清楚的。不過,江飛燕,你這侍女不會是腦殼有病吧,若是有病呢,還是早點送去治療的好,若是你沒有什麼好去處,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完全可以給你安排下。」蕭逸一臉微笑的說道,他話語剛一落下,那保持著微笑的江飛燕,表情就是一僵,與此同時:

「什麼,該死的傢伙,你竟敢說我腦殼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就你這有娘生,沒娘教的傢伙,也敢說我有病,你找死,你這是在找死……」江柔語驀地大聲咆哮了起來,那看向蕭逸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憤恨。

「叮,成功獲取仇恨,仇恨經驗增加50點,是否開始沖穴,目前沖穴成功率2053%。」系統提示音在蕭逸的腦海中響起。

「靈兒,掌嘴!」系統提示音響起的同時,蕭逸的眼睛一眯,然後對靈兒如此吩咐道。

「啪!」

蕭逸剛一吩咐,靈兒就行動了起來,縴手一下子向著江柔語的臉上揮了過去。

「你敢!!」

江柔語瞳孔一縮,接著冷笑了起來,「不知死活的東西,憑你也想對我出手。」說著,江柔語在電光火石之間同樣揮出了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了起來,伴隨著巴掌聲的響起,只見江柔語的身體忽然飛了出去,在飛出去的時候,臉上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巴掌印,與此同時,臉一下子就變得腫脹了起來,不少的血液從嘴角滑落,與此同時,還有好幾顆牙齒從嘴角滾了出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歇斯底里的咆哮聲從摔倒在地的江柔語口中響起,她那看向靈兒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無比憤恨,怨毒。

「賤婢,我要宰了你!!」

下一秒,江柔語忽然衝天而起,然後再次向著靈兒沖了上來。

「啪!!」

迎接江柔語的是又一記重重的巴掌,將她的身體給再次打飛了出去,然後重重摔倒在地上,這一次,她另外一邊臉也被打腫了。

「叮,成功獲取仇恨,仇恨經驗增加30點,是否開始沖穴,目前沖穴成功率2083%。」系統提示音又一次在蕭逸的腦海中響起。

「這傢伙到底有多恨我?剛才第一次的仇恨經驗,一下子增加五十點就算了,現在我什麼都沒有敢,她竟再次為我增加了三十點仇恨,我勒個去!!」蕭逸驚訝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眼睛深處忽的閃過一抹寒光。

這樣的仇恨經驗增加,蕭逸還是頭一次呢,一下子就達到了八十點仇恨經驗,這樣的仇恨經驗絕對是達到了危險程度。按照系統的分析,這樣的人有可能的話,絕對是要儘快抹殺才對。

「不會吧,沒有看錯吧……」

「一巴掌竟就打飛了江柔語!」

「雖然江柔語只是江飛燕身邊的一個貼身丫鬟,但是她的實力可也不低,目前已然衝破了三十六個穴竅,就這樣的實力,竟然被靈兒給一下子抽飛了。」

「靈兒不是和蕭逸一樣,一點武功都不會么,怎麼,現在竟忽然展現出了這麼強的實力。」

「藏拙了,靈兒以前竟是在藏拙。她才多少歲啊?沒記錯的話,因該才十五歲吧,十五歲就衝破了三十六個穴竅以上,我的天,她的資質……」

「大新聞,這簡直就是超級大新聞!!」

蕭逸這邊的如此動靜,怎麼可能會不吸引周邊其他人的關注,正因為關注了,周邊的人這會才都震驚了。在這廣場上的人,目前基本上都是天奉城的人,這些人對於蕭逸乃至江飛燕這些都是認識的。彼此都很清楚,靈兒以前的信息,雖然貴為蕭家大長老的孫女,但是呢,卻奇怪的成為了蕭逸的貼身丫鬟,一身實力和蕭逸一樣,完全沒有。

要知道剛才在靈兒聽命蕭逸的話,然後去抽江柔語臉的時候,不少對靈兒有著好感的俊傑,可都下意識是準備出手救援,來個英雄救美來著的呢,卻不想,最終的情況竟然是這個樣子,靈兒竟一巴掌抽飛了江柔語。而且第一巴掌還可以說是意外,但是當第二巴掌再次輕鬆抽飛了江柔語后,周邊這些人可都完全確定,這絕對是靈兒擁有這個實力,而不是江柔語大意了。

「這蕭逸還有靈兒不會都得到了什麼奇遇吧?要不然前後反差怎麼會這麼大?」

「實在是太讓人感到奇怪了,蕭逸和靈兒怎麼現在忽然給了我一種迷一般的感覺來著呢?」

「在列的人因該都很清楚,蕭逸這傢伙喜歡江飛燕,不,因該說是痴迷江飛燕,正是大家都知道蕭逸對江飛燕的痴迷,所以剛才江飛燕解除蕭逸的時候,大家才會八卦的盯著,而現在,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蕭逸竟會讓靈兒當著江飛燕的面抽江柔語的臉,而且還成功了,更是還一下子爆出了靈兒擁有著如此強大實力的事情。」

「我實在是太嫉妒蕭逸了,他怎麼就有這樣一個美貌與實力並存的貼身侍女,啊啊啊,為毛這樣的妹紙不是屬於我的。」

「是啊。是啊,為什麼這樣的妹紙,不是屬於我們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