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爽快!

走一遭怎麼能行,我們要大殺特殺!我們先鋒營不光要踏入八蟒山的領地,還要在那八條臭蛇的領地中打仗!打的他屁滾尿流,將我先鋒營的軍旗插在那八蟒山的每個山頭!

好想法!就這樣辦!哈哈哈!

兄弟們,沖!

狼騎兵踏著震顫的土地,向八蟒山方向發起了衝鋒!

左承乾扭頭一看,旁邊正是晟鐵軍,這個人他有些印象,作為他二伯的徒弟,很早之前就見過數面。

晟兄,對手很強,你怕不怕?

晟鐵軍扭頭淡淡的回了四個字,何懼一戰。

……

……

轟轟轟~八蟒山廣闊的妖域之中,三道洪流浩浩蕩蕩的穿過蒼莽無邊的叢林和山脈,一路向長澤雷獄包夾過去。

這三股洪流分別是繼承了上古炎魔大法和拜獸神殿傳承的孟家。

以覆滅萬物生靈為宗旨的地獄閻羅和他的合作夥伴繼承了拜血神殿道統的血神衛。

還有最強大的一股就是掌控著荒古遺族的八蟒山,一隻荒古龍龜,一隻荒古石蛇,還有一頭荒古巨蜥,這三頭上萬米長的龐然大物,目標直指八大城方向,轟隆隆~轟隆隆~大山和河流完全不能夠阻擋,沿途百里範圍內生靈塗炭,寸草不生,如同三頭巨大的滾石一般向著八大城的方向轟擁過去。

鎮山王印中,盤坐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鎮山王左鍾林終於站了起來。

來了~

轟隆隆~鎮山王印劇烈的顫動起來。

下方,觀棋顫抖的問道,王爺,三頭荒古巨獸,以咱們的實力,對付起來太過困難了吧。

才三頭~我還以為他有三十頭,三百頭!區區三頭荒古巨獸而已,何懼一戰!

傳令東西南北軍四大統領,做好戰鬥準備,斬殺荒獸,就在今日!

……

……

啪!荒島之上,百曉生猛地一合手中的扇子,好!!荒古雷龍墓穴的事情我已經講完了,時候已經不早,大家可以休息了,當然,喜歡嗨的朋友請左轉,幾百米外就有好地方。

哈哈哈!百曉生你這都能算出來,奇才啊!

不行不行!你來給我們算算,這次荒古雷龍墓穴出世,誰能得到最大的好處!?

對!說說啊!

哈哈哈~百曉生仰天大笑,誰會得到最大的好處,那當然是~我也不知道。

切~沒勁,你這個百曉生只能算出以前的事,果然算不出來以後的事。

誰說我算不出來! 潛妻入室,總裁他有病 百曉生大怒道,誰出一億億混沌石,我就告訴他!

轟~哈哈哈!

一億億,把萬寶宗和混沌城直接打包買給你算了。

別丟人了行不行,算不出來就算不出來,還不敢承認?!

就是。

我~百曉生仰天長嘆,哎~要不是天機不可泄露,我早都說出口了,這種感覺,好憋屈啊!

喂,下來吧。尼亞德招呼道,過來吃菜。

咦~你這豬頭竟然轉性了?

嘿嘿嘿,尼亞德也不生氣,他本來就是頭豬嘛,那個百曉生啊,你曉得這次荒古雷龍墓穴誰會得利最多啊?

趴在我耳朵上說,悄悄的,我絕對不給任何一個外人說。

想知道?百曉生一挑眉毛道。

想!

哼~百曉生裝逼的將手指伸出蘸了蘸水,然後刷刷刷在木桌上划拉了兩下。

就是此人!

誰啊這是!?

哼哼~看不懂?那就算了,只怪你自己太笨,不是我不夠朋友。說著百曉生嘩的將水跡擦了個乾淨。

呼~真爽!百曉生爽了,尼亞德和尼美德卻鬱悶了,手指不停的在空中比劃著,這誰呀這是。 在無盡的深海海域,此處距離海面約摸有上萬米,不見天日,四周圍一片漆黑。

突然,一頭體型不小的章魚正向前遊動,想要追殺獵物,卻嘭的一聲撞在了一個好似透明的罩子里。

章魚有些摸不著頭腦,退後幾步又嘭的一聲撞了上去。

要知道能在上萬米的海底生存,這章魚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一撞之下,終於有了反應,只見一圈藍盈盈的幽光從他撞擊的地點向外擴散出去,越來越遠,範圍越來越大。

咦~那章魚突然間好像起了興緻,啪啪啪,連續撞擊了好幾次,然後數道熒光組成的圈圈擴散開來,綿延出去不知道幾千幾萬米。

嘭!正當這章魚再一次想要撞擊時,那片被熒光包裹的海域中突然憑空伸出來一個白色的大手,啪的一聲將章魚整個抓住。

然後猛地抓住章魚狠狠的搖晃了幾下,啪的一聲丟出去好遠。

忽悠悠~

忽悠悠~

那由熒光組合而成的罩子閃了閃,然後熒光漸漸越來越遠,到最後全然消失,大海之中又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一絲別的端倪。

直到幾天之後,一團雷漿包裹著一個人形生物一路墜落下去,嘭的一聲砸落在這罩子上,又撞出好幾層熒光圈。

那光罩好似球形,那雷漿包裹的生物一路順著頂部滑落下去,整個過程中,光罩上噼里啪啦如同閃電一般,不一會就創造出幾百個大大小小的熒光圈。

那東西剛剛滑落了一半,罩子當中又突然伸出一隻白色而有力的手臂,狠狠的握向那團雷漿。

卻突然發現那傢伙竟然像通了電的鐵塊一般,不僅打的人生疼,還硬的捏不動。

白色的強壯手臂頓了頓,又伸出另外一隻手摸了摸,估計想不通自己到底抓了一個什麼東西~

硬梆梆的還帶電,難道是一塊帶電的石頭?甩了甩手,那隻白色手臂還是將那團雷漿抓了進去。

二哥,今天外面怎麼樣了?一個空靈的聲音問道。

那白色強壯臂膀的主人扭頭笑道,誰知道,外面愛怎麼樣鬧就讓他鬧去,我懶得摻和。

哦,對了,二哥剛才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說著這個身高三米多,皮膚白皙的男子半蹲下身子從背後拿出那個被雷漿包裹的奇怪東西。

這是什麼?對面那美的好像精靈一般的女子眨了眨眼睛好奇問道。

啊~這個~應該是一個帶電的石頭吧,二哥也沒見過,是從上面掉下來,然後被我抓進來的,吶,送給你做成人的禮物。

這個~女孩伸出手指頭碰了一下,呀!真能電痛我,大哥不是說這世間少有東西能傷到我們嗎?

是啊~所以我猜他是個寶貝。

等大哥回來之後你拿去給他看,說不定他能給你打造一件兵器。

君心應猶在 我要兵器做什麼?我要~我要吊墜!

好!哈哈哈,那就讓大哥給你打造一個能發電還能發光的吊墜,送給我們的拜月公主好不好!

嘻嘻~好!那二哥我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

嘭!這漂亮的好像精靈一般的女孩回到由珊瑚和貝殼做成的漂亮房間之後,隨手扔下了二哥送給他的禮物。

嘭的一聲,那東西重的能砸死人。

唔~這女孩嘟著嘴不滿道,二哥真是個傻子,哪有送女孩子石頭的,還這麼重~真是的,我都已經成人了還把我當小孩子看待,還要我裝作小孩子的樣子跟他說話。

還有大哥,每天總是不在家,一副急匆匆的樣子,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哎~這個家我都待膩了,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呢?女孩望著外面漆黑的深海,漸漸的收起一對修長白皙渾圓有力的雙腿,腦海中忽然又想起上次滿月的那個晚上在水底的那一幕~

那個~人?長著翅膀~他~是誰啊?

他還看到了我的全身~咦~不想不想,好羞啊,真是沒臉見人了!

哼!那個臭小子,總有一天我要抓到你!

一想到這裡,拜月就想要衝出這片狹小的空間,去見一見外面的世界。

我想出去~

唉~不行,大哥不讓我出去~

沒事啊~我已經成人了,有能力保護自己,出去溜達一圈應該沒事吧~

不行,要是碰到實力強大的壞人怎麼辦?

哼!那又怎樣,我的實力很強的,大哥也說了,這世上很少有東西能傷到我了,所以放心的去吧。

對!我應該出去,要是真的碰到上次那個人,我要再和他比拼一下速度,他一定會輸,輸了我就狠狠的打他一頓,然後~

然後~~

然後怎麼辦?大哥也沒交我~哼!先打一頓再說,我決定了,這就出去!

啪!一聲輕響,嚇了拜月一跳,誰!?大哥?二哥?

不是~?

啪~又是一聲輕響,這回拜月姑娘看清楚了,是地上那塊奇怪的大石頭,冒著電光,之前悄悄的,現在卻開始啪啪啪的響。

咦~有意思,這難道真的是個寶貝?拜月蹲了下來,伸出手去觸碰那東東。

然後仔細觀察后發現,那雷漿中竟然包裹著一個東西。

啪啪啪,雷光不停的爆開,看樣子很快就會消散,所以拜月也不著急,就這樣慢慢的等著。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整整半天時間,就像放沒有煙的煙花一般,不停的濺起電光。

真好玩!可憐的拜月姑娘幾乎沒有出過門,陸地都沒有踏上去過,怎麼會見識到更加好玩的東西。

然後終於那雷漿消失了一大半,中間包裹的東西也漸漸現了出來。

可以看出來是一個人,但樣貌還是不太清楚。

然後又等了半天,終於褪去所有的雷漿后,一張好像正在沉睡的面孔露了出來。

呀!這不是那個人嗎!?

這是怎麼了,死了嗎?拜月拍了拍陸鳴遠的臉,啪~臉上竟然還帶著電光,不過這威力已經比單純的雷漿要弱了好多,所以拜月還是伸手搖了搖陸鳴遠。

喂,你是被電死了嗎?沒死就站起來。

醒醒!怎麼辦?想了想拜月拿起手邊一把白色的骨刀對著陸鳴遠胸口就戳了過去,因為她大哥好像告訴過她,如果有天她碰到了男人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用這一招准沒錯。 唰~白森森的刀刃快速的從一個妖兵的頸間劃過,熱騰騰的血液登時飛濺三尺高。

白刃剛一斬過,緊接著便是一腳飛踹,將那妖兵的屍體踢了出去,砸倒一片妖兵。

灰色的狼毛隨著奔騰起躍時的速度,還有周身血氣的刺激,如同波浪一般,澎湃!

吼!兇猛的狼吼聲配合著鋒利的狼爪,撲咬,撕扯,前赴後繼。

背上,經驗豐富的狼騎兵眼神堅定,銳利,總能找到合適的時機,一槍刺出,斃命妖兵。

吼~身下的狼妖怒吼著,魏澤知道,這頭天賦本就不錯的銀耳灰背狼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一閃,一撲,他一個回馬槍,正好刺中剛剛攻擊落空的妖兵,銀槍穿透妖兵的胸膛,獠牙距離自己的脖子只有三寸。

前方,銀耳灰背狼已然將敵方妖兵撲倒在地,魏澤猛地翻身,同時從腰間抽出一把尺長的匕首,噗!匕首的鋒刃直接沒入那妖兵的眉心,這是一次完美的配合。

噗!突然,一道破空聲在魏澤頭頂上方響起,隨即啪的一聲,血液什麼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灑了他一腦袋,抬頭一看,一隻蛇妖被一隻黑箭爆了腦袋。

啊天你可真會找時候!魏澤沒好氣道。

魏天輕輕一笑,小聲道,小心些。

要你提醒,走!跟上大隊長!

側前方,一頭幾百米長的花斑巨蟒正和晟鐵軍對峙,那巨蟒的實力也是相當強大,不過比起現在的晟鐵軍來說還真是差了不少。

嘭!又一次將那花斑巨蟒打退,晟鐵軍抬頭一看天光,眉頭一皺,冷喝一聲,玄罡急煞槍!

轟!光和影瞬間在晟鐵軍周身重合又分離,一時間,好似同時出現了三五個晟鐵軍,有的暗淡,有的暗金色,有的是暗銀色,每一個都煞氣逼人。

轟隆一聲,槍出如龍,一擊將幾百米長的花斑巨蟒爆頭!

嘭嘭嘭!無頭巨蟒仍舊不甘心的翻滾著,狠狠的擊打在山體之上,晟鐵軍視若無物,扭頭道,我們走!

距離匯合地點還有八百里,我們得加快速度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