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煩不煩呀!”我很不耐煩的吼了一聲,用被子把頭死死的捂住,不是我不願意承認,而是現在天才朦朦亮,連鳥兒都還沒起牀呢。

“我就煩你了,你再不起牀我就到你牀上來了。”

“你來吧,來吧!”我絲毫不在乎的說着。

“來就來,像誰怕你似的。”方婷的話音剛落我只感到自己的牀抖動了一下。

我立馬撐起身子用一種嚴肅的表情看着她,道:“行了,我走。”

方婷把頭一歪然後放下腳,然後就一直站在我的房間盯着我的一切動作。如果是剛認識她那會兒,我一定會非常尷尬,可是現在我完完全全當她是一個男人。

簡單洗漱後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方婷在客廳的沙發上清理着一大堆東西。

我拿着桌上的一張清單斟酌了許久,纔好奇的問道:“你不要告訴我這些東西是要從北京帶回你老家?!”

“是呀,怎麼了。”方婷繼續在清點着。

我的嘴角抽搐了幾下,注視着這一大堆東西,雖然這些東西都不是太重,但對於我這個從不喜歡帶東西坐車的人來說,此刻相當煎熬。雖然那是她要帶回去的東西,但是我畢竟是一個男人,這種情況我這個男人就只有充當她的苦力。

“你爲什麼非要在北京買?你們那沒賣的嗎?”我打算做最後的努力,這些東西都不是什麼不容易買到的,我就不明白她爲什麼非要在北京買。

“有啊,但是在這裏買才更顯得有真誠嘛。”她說着然後站起身把她手上這張清單遞給了我,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繼續說道:“這些東西就交給你了。”

“喂,你就不能分擔一點嗎?”我早就知道是這結果,只是沒想到她會讓我一個人提。

“因爲我有我的東西啊!這些東西是爲你買的。”方婷回頭對我笑了笑,剛好一抹斜陽透過玻璃照進來印在她額頭上形成一種五彩的光暈,光暈被她的笑容慢慢淡化,那種感覺特別美。

“給我買的,那我就放這兒了啊!”雖然說這一大堆玩意沒啥用處,但是送我的不要白不要吧!

方婷無力的嘆息一聲,解釋道:“我的意思是,這些東西是我替你給我父母買的。”

“你替我,給你,父母買的?”我怎麼突然感覺腦子有點混亂呢,這哪跟哪呀!

方婷點點頭,道:“對呀!你今天和明天都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作爲男朋友的你第一次去我家,難不成空手去吧!”

“可,可也不至於買這麼多東西吧!就是去看看丈母孃又不是去提親。”我現在就開始進入角色了,也不管了,答都答應了。

“哪多呀,我家裏有我的爸爸還有媽媽還有一個妹妹,還有我二叔、三叔,小姨、大舅、二舅……”方婷開始扳起指頭算。

“等等,”我吞了口口水打斷了她的話:“你家裏是開旅館的吧!那麼多人?”

“不是,因爲我回去了,他們都會來看我的呀,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方婷繼續一本正經地向我解釋。

我被她說得有些糊塗,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看來今天的任務相當艱鉅呀!早知道是這樣當初就不該答應她了,可是都已經答應她了,咱雖然痞了點也不能做失信的僞君子吧!


收拾完以後已經是早上八點過了,關掉家裏所有電源後我們便出發了。我一直跟在方婷身後,一手提一個袋子,嘴裏還咬着一個袋子更要命的是脖子上還掛着一個小袋子。然而走在前面的方婷,只提着她的化妝品包包和一個單肩包,好似輕鬆地走在前面,像我的領導,當然100%的路人會認爲我是她的下人。

我他孃的委屈呀!不過還好,剛出小區大門就碰見了亮着空車的計程車,由於今天是週六所以街道上比平時要暢通許多,至少機場高速可以保持平均80/km。

———-

在飛機上我突然想起一般見老丈人都會送一些上好的茶葉或者菸酒,於是很好奇地碰了碰方婷問道:“喂,你家老父親抽菸嗎?”

方婷搖搖頭,我又問:“喝酒嗎?”

方婷點點頭,我又說:“那要不等會我再去給老丈人買兩瓶好酒。”

方婷再次搖頭,我看得出來她現在很困,困到不想和我說話,也許她昨晚上也失眠了。

“爲什麼?不是電視上去見老丈人都會送酒和煙這些東西嗎。”其實我也很困,只是我現在非常緊張,我就想有個人嘮嗑嘮嗑,一刻不說話就感覺整個心臟跳成了一條直線。

“不能讓他喝酒,他胃不好。”方婷的聲音很小聲,但我看的出她眼裏的疲倦。

“那好吧!聽老婆大人的。”

方婷立刻反應過來瞪了我一眼,不過也沒反駁我,我今天是她的男朋友這話可是她自己親口說的。雖然我現在對她還是有那麼一點偏見,但不去想還是能接受做她臨時的老公。 一個小玩笑後我緊張的情緒得以放鬆,閉上眼很快就進入了睡眠。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飛機已經落地了,飛機上的廣播播報着外面的氣溫,3-8攝氏度,這和北京相比簡直是一個在春天一個在夏天。

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來湖南,這裏離我老家也不遠,所以這裏的方言我也基本上能聽懂,因爲沒啥大的區別。

走出機場後我緊張的情緒再一次被點燃,似乎對自己一點自信也沒有,看了看這身我認爲還挺帥的衣服,然後向方婷問道:“喂,你認爲我穿這身衣服到底行不行呀!”

方婷睜着一雙朦朧的眼睛瞅了我一眼,打着呵欠道:“沒事啦,我媽又不是選美的評委老師,你就跟你平時一樣就好啦。”

“你確定?”

“那是我媽,我當然確定。”方婷的眼神很篤定。

“好吧!”

一路無語,我繼續陷在自我的糾結中,我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也是我第一次去見丈母孃,雖然是逢場作戲,但是這畢竟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以前和王曉曉在一起這麼久我都沒正式見過她的父母。

離開機場我們坐上一輛計程車,半個小時後計程車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這裏就是方婷以前居住的地方。這個小區第一眼總的來說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小區環境特別乾淨而又用了前衛的外觀設計。

我促足在小區門口,心神不寧的問道:“喂,你媽要是不喜歡我怎麼辦?”

“不喜歡那就走唄。”方婷不耐煩的白了我一眼。

“那還不如不去呢,我可受不了這種打擊。”我說着就甩開兩條胳膊賴着不走了。

“行啦我和你開玩笑的,走啦,他們還等着咧。”方婷拉着我就往小區裏面走。

我扭着身子,像醜媳婦見公婆似的。

———-

終於踏上去見丈母孃這麼重要的旅程,整個旅途當中我都顯得格外緊張,不停地複習我設計好的見丈母孃該說的話,該表現的方式,方婷就在一邊看着我傻樂。

終於在自我糾結中來到了方婷家樓下,我的雙腿也開始不知覺的發軟。

“喂,等等……”我實在有些發虛,於是衝方婷喊道。

“幹嘛啦?”方婷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休息一下。”我按着自己胸口移步到旁邊的石凳子坐下。

“都到了啊!”方婷指着樓上的某一層樓說道。

“就是因爲到了所以纔要休息。” 我的總裁老公

“你,你沒事吧!”方婷關切的向我走了過來。

“沒事,我心臟不好,一會就好。”我看了看她,右手一直捂着胸口並做出一副很難受的表情。

“真的沒事嗎?”

“真的沒事。”我努力的擠兌着微笑着搖搖頭。

“那走吧!”方婷說完就走。

我無力的哀嘆了一聲,然後給自己壯了壯膽跟了過去。

方婷家住在十八樓,我卻感覺這電梯好似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走出電梯後我的雙腿抖得更厲害,之前想好的臺詞頓時大腦一片空白。

方婷給了我一個沒事兒的微笑然後就敲了敲門,接着門就被打開,開門的是一個小姑娘,大概十四五歲的樣子。那小姑娘一見到方婷就高興的喊了一聲:“姐姐。”那高興的勁恨不得抱到方婷身上去。

然後我就聽見屋內一大家子人的聲音,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現在大腦一片空白,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

方婷給我遞了一個眼神,小聲嘀咕着:“走啊!”

“好,走走。”我機械般點點頭,還是跨進了方婷家大門,屋內一屋子的人圍在麻將桌前打麻將,然後每個人都像在動物園裏看猴子一樣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然後再進行一番熱烈的討論。

這讓我更感覺到尷尬,還好這時方婷站出來相互介紹了一圈,她家的親戚也太多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加起來湊了兩桌麻將。於是我也在尷尬中加入到他們的隊伍,當然我只是坐在他們邊上看他們打麻將。

在廚房裏忙活的應該就是方婷的父母,我仔細看了看,方婷的母親非常和藹可親,他的父親帶着一副金絲眼鏡,整體來說很有氣質像大學教授或者國家部門退休的員工。

我從進方婷家到現在只和方婷的媽媽說了句“阿姨好”,她說了一句“快坐”,之後就沒有了交流,方婷被剛剛給我們開門的我小姑娘抓去房間聊天,廚房裏就剩方婷的父母在忙碌,客廳裏湊了兩桌麻將,和我一樣被孤立的是方婷的表哥,他也戴着一副黑邊眼鏡,眼鏡片很厚樣子有點像中關村的程序員。

我們兩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大眼瞪小眼,估計他這人很內向,其實我並不內向,只是說老實話我現在非常的緊張,所以平時也算能說會道的人,現在連一個屁也放不出來。

方婷的這個表哥就相對內向很多,我尷尬地坐在這裏這麼久他也沒主動找我說幾句話,哪怕問我哪人,父母做什麼的,兄弟幾個等等我準備好回答的問題。

“吃蘋果,吃蘋果。”過了許久他終於主動找我說話了,也可能是受不了這種尷尬的氣氛。

“啊,好,好,謝謝。”於是我吃了個蘋果。

接着又是五分鐘的沉默,五分鐘的毛皮擦癢。

“吃栗子,這栗子好吃。”這是方婷表哥對我說的第二句話。

“嗯,好,好,謝謝。”於是我又吃了幾個栗子。

這次沒有五分鐘的沉默了,方婷表哥似乎非常高興終於找到打破尷尬氣氛的方式,那就是招呼我吃各種東西。

“橘子來一個,這是我們老家自己種的。”方婷表哥又遞給我一個橘子。

“啊,好好,謝謝。”我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各種能吃的,難道我真的要都吃一遍?

“抽菸不,來一根?”方婷表哥終於在吃東西之外找了一個新話題。

“啊,好好,啊……不,不會。”我說謊了,那也沒辦法,我要說會,卻不抽就是不給方婷表哥面子,但是我也不能第一次到方婷家就看着方婷她父母在廚房裏忙,而卻我坐在客廳叼着香菸這成何體統。

繼而又是陷入一種沒話可說,我看着廚房裏忙得不亦樂乎的方婷父母,於是站起來走到了廚房裏。

“叔叔阿姨,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說這句話前我押韻了很久。

方婷的父母看了看我,露出一個親切的微笑,這微笑立刻讓我緊張的情緒放鬆了許多,少了很多尷尬的氣氛。

“是不是感覺很不自在?沒事的,就當是自己家,婷婷這孩子又跑去哪了?”方婷的母親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安。

“嗯,是有一點,讓我來吧!阿姨。”我似乎開始恢復了言語的能力。

方婷媽想了想然後盯着廚房裏的一堆蔥蒜說道:“那你幫我剝蔥吧!”

“嗯,好。”然後我開始了我最拿手的助理工作。

我蹲下不久後,方婷媽就向我問道:“欸,小李呀!我聽婷婷說你們在一個單位工作呀!”

“啊!對,對呀!”我有些驚訝,但又肯定了,我想方婷她媽應該不知道方婷從事的是什麼工作。

方婷媽慈祥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婷婷這孩子從小就被她爸慣着,她脾氣不好,以後你可多擔待擔待哦。”

“啊!哦,好好。”我有些木納的點頭,說實話這段時間還真沒看見方婷有什麼脾氣。

“還有這孩子經常不吃早餐,這你也得多提醒她。”

“嗯,好,好。”

“對了,孩子你老家在哪呢?”方婷媽終於換了個話題。

“在重慶,離這裏不遠。”方婷媽慈祥讓我想到了我的老孃。

“你們這代年輕人工作歸工作,但也要常回家看看,知道嗎?”

“嗯,我知道阿姨。”不知道爲什麼我一點也不覺得方婷媽囉嗦,反而有那麼一瞬間把她當成了我的老孃,雖然我的老孃沒有方婷媽這麼有氣質,但在我眼中老孃是天下第一美人。

“你們在聊什麼呢?”這時候方婷那有些俏皮的聲音出現在廚房門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