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下一瞬,一道無比快速的身影從遠處掠過,停在了魔帝身前不遠處。

赫然是楊開!

當然,現在楊開已死,是別人佔據了他的身軀而已。

魔帝看到那人,虛幻的眼中閃過一道差異之色,「他們果然把你也挖出來了。」

「楊開」冷哼道,「我們本已沉睡,奈何別人並不希望我們安靜下去。」

魔帝淡淡道,「青帝,你為什麼穿著他們的白袍?」

青帝,也就是此時的楊開,冷聲道,「我現在還不知道白袍組織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組織,但他們既然有能耐挖出我們,恐怕所圖甚大。」

魔帝虛幻的眼睛變得深邃無比,他眺望著燕北離開的方向,淡淡道,「這個時代,你我皆是他人棋子。」

「你說他?」

青帝似乎知道魔帝說的是誰,不屑的說道,「我呸!現在的他還如此弱小,我等既然又活了,豈能還被他拿捏住?還是說,你堂堂九幽魔帝,害怕了?」

魔帝淡淡道,「怕?我只是不想像你當年那樣,成為第一個隕落的帝君罷了!」

青帝似乎是被人說中了痛處,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善了。

但魔帝卻說道,「你我現在實力低微,要想重現往日輝煌,此時不可多生事端,需要積蓄實力,以圖大事。」

青帝打量了一下阿拉瑪,眼神中有些驚訝,「這麼好的苗子,你是從哪裡找到的?」

「天才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魔帝揮揮手,帶著阿拉瑪離開了。

當他們兩人離開后,青帝的眼神逐漸變得捉摸不定。

最終,他看向了身後的方向,「白袍組織……魂主,我倒要看看,你能隱藏到什麼時候!你貿然招惹那個種族的人,無異於是在自掘墳墓!」

青帝的身影逐漸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就在剛才,這裡有兩位曾經震天動地的大人物,進行了一場短暫的交鋒。

但是逐漸湮滅的青草樹木,卻在彰顯著這兩人的強大實力。

單單是稍微外放一絲的氣息,便能碾碎無數草木,兩人現在的實力,可見一斑。

但即使這樣,他們對白袍組織依然抱有戒備之心,可見白袍組織的魂主,到底有多麼可怕的實力。

……

帶著眾人走到不老泉旁邊的燕北,還不知道外邊發生的事情。

瑪奇亞睜著靈動的大眼睛,對燕北說道,「大哥哥,這裡就是不老泉了,我們平常吃的水,就是這裡的水,我也沒有覺得這裡有什麼奇怪的啊!」

燕北伸手取出一捧水,眼睛使用特殊能力。

但是,並沒有看到什麼特別之處。

姚佳彤問道,「你說你們的長老等人都來到了不老泉,但是人呢?」

瑪奇亞搖頭道,「他們在不老泉下方,但是進入那裡的方式只有長老他們知道,我是不知道的。」

「這樣啊,那這就麻煩了,我們若是自己尋找,恐怕會用一些暴力手段,怕不是會破壞這裡的建築……」姚佳彤有些不舍的看著這裡的雕像,很顯然,這裡的雕像都是當地人雕刻的,都是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藝術品,如果就這樣被毀去了,確實很不好。

但若是不下去,那些伊奧魯夫族人恐怕會被那個自稱是瑪哈嘎拉使者的人坑死,直覺告訴她,自稱是某個神祇使者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就在這時,一條深邃的通道,緩緩出現在了不老泉的中間。

四周的泉水都被這條通道排開了,即使水位高於通道,也無法進入通道內。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眾人都有些詫異。

這很顯然是違背自然規律的啊!

但是更神奇的事情還在後邊。

當通道打開后,一道三頭六臂的巨大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了水面上。

高達十米多,全身呈金黃色,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看到這一幕,瑪奇亞頓時又驚又喜,朝著巨大身影跪拜了下去,「偉大的瑪哈嘎拉守護神,請護佑我吧!」

燕北淡淡道,「這就是你們伊奧魯夫族所信仰的神祇,瑪哈嘎拉?」

瑪奇亞連忙說道,「是的,而且現在是瑪哈嘎拉神在向我們顯靈,這說明你們都是瑪哈嘎拉神所認可的人,允許你們進入通道。」

顯靈?

燕北心中冷笑不已,他怎麼看不出來?

這分明就是一個稍微高級一點兒的3D投影罷了。

這些東西忽悠沒有見過這種東西的、隱居在世外的人還行,但是想忽悠燕北這些現代人,那就很難了。

但是燕北並沒有說出來,而是招了招手,帶著眾人走進了通道。

通道是由堅硬的岩石建造的,裡面是階梯,由於某種不知名的能量在支撐,因此才能杜絕泉水的進入。

當燕北他們走進階梯中后,發現上面的泉水已經閉合住了。

此時往上面看,發現頭頂赫然是泉水,而他們,則進入了水下世界。

姚佳彤感嘆道,「很難想象,這裡竟然會有這麼一處水下世界。」

瑪奇亞說道,「這裡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是因為瑪哈嘎拉神的神力而存在的。」

孫小香不禁翻了翻白眼,「雖然姐姐不想讓你傷心,但姐姐還是要提醒你一句,有的時候,神祇這種東西,其實就是忽悠人的。」

「怎麼可能呢?長老大人她們都認為瑪哈嘎拉神是真實存在的啊,我們伊奧魯夫族就是因為瑪哈嘎拉神的庇佑而活下來的,不然早就被外邊的那些惡人殺光了。」瑪奇亞相當的不相信,認為孫小香是在騙她。

燕北打斷了孫小香想要繼續說話的念頭,道,「好了,不討論這些了,我們很快就要看到下方了,到時候自有公論……」

就在這時,有一道驚恐無比的聲音從下方傳來:「瑪奇亞,快出去!」

。 「丫頭,咱們休息一下吧?」

白墨禹看着丫頭一個勁的往那些小路上走,只要能避開那些流民,那真是見着路就走。

如果他再不開口的話,都不知道會被她帶到哪個山溝溝里去了。

「行吧。」

陸瑤回頭看了眼那些個傢伙,絕不承認她是故意的,叫你們跟,她就是憋著一口氣看看他能能堅持多久。

其實陸瑤自己走了那麼長的,也是累的不行,所以隨意的點了點頭應到。

她無所謂,在哪都一樣,反正這段時間,風餐露宿的她早就習慣了。

陸瑤隨意的找了個遮陰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白墨禹緊隨其後也有樣學樣的坐了下去,在外哪有那麼多窮講究。

墨一:他家少主變了。

吳君瑞:他家表弟完蛋了,掉窩裏去了。

……

白墨禹坐在那裏,狀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丫頭,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裏啊?」

陸瑤歪頭想了一下,蹦出三字來:

「不知道。」

「呵呵……」

白墨禹心頭一跳,你不知道還一個勁的往小路走,不怕被人賣了啊?

不過想到丫頭那變幻莫測的法術,他突然就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只能呵呵尷尬的笑了兩聲。

陸瑤見他好像不信,面露難色道:

「真不知道,在逃荒之前,我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村前的那條小河,現在在哪,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去哪裏我就更不知道了。」

吳君瑞他們在邊上也聽的一愣,覺得整個人都垮掉了。

「不知道?」

吳君瑞的聲音都變了。

感情走了大半天在走冤枉路,他還以為這丫頭能帶他去找那種水喝呢。

那他們一夥到哪裏要吃要喝的去。

白墨禹抿嘴一笑:

「別理他們,我們走我們的,他們又不是不認識回去的路。」

墨一:

「不是,少主……」我們還要回京都復命,也沒吃的……啦。

在白墨禹的冷氣壓下,墨一把後半句話生生的咽了回去。

「那你們要去哪裏?」

「京都。」

「那裏有水?」

「有」

吳君瑞實在太想回去了,所以在白墨禹開口前,忍着桑子的刺痛就全部搶答了。

只是末了在心裏加了一句:

「出來前是有的,可這都過去兩個多月了,他也不知道有還是沒有。」

「那京都在最北邊?」

「嗯。」

陸瑤皺起了眉頭,她前世一直生活在深市,在電視看到大院,大炕,還有沒過膝蓋的大雪,那一直是她嚮往的,可現在……

她真的要去嗎?

陸瑤抬頭看了看這二十幾人,心裏打起了小九九。

不管那現在有沒有水,反正她又不缺那點。

現在她需要的是種子,衣物,調料品和各種生活用品。

所以到哪對她來說其實都無所謂。

再來,這夥人看着目前品行都不錯,這要去京都,安他們的意思說,最少也得要兩三個月吧。

那如果她也去的話,這一路靈水喂著,那……

「嘿嘿嘿……」

就憑他們的身份幫她找座離京都近點的山給她,好像不過份吧?

那麼她地主婆的願望不就可以很快能完成了。

想到這陸瑤一個人就嘿嘿傻笑了起來。

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嘿嘿嘿……」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

就在白墨禹一夥被陸瑤那看貨物的眼神和笑聲,弄的心裏發毛時……

「咕咕咕咕咕咕……」

陸瑤的肚子很是煞風景的響了起來,咕咕咕的叫個不停,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更何況她都好幾頓了,再說了,她一肚子都是水,能不響的那麼大聲嗎?

他就不信這些傢伙不餓,不渴哼。

「噗呲……」

「噗呲……」

……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