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秦少傑愣了一下,問道。“你不是要跟我表白?”

“……”就靈月這冰冷的性子,現在都忍不住想上去對着秦少傑的臉撓上兩下。

這傢伙,怎麼自我感覺這麼良好?

難道只要是個女人就非要看上你不成?

“這個……誤會了啊,純屬誤會。”秦少傑尷尬的笑了笑。

“那,靈月仙子,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想跟你下山。”靈月說道。

啥?跟我下山?

秦少傑又暈了,這又是什麼意思?不是說誤會嗎?怎麼又要表白呢,跟自己下山去做什麼啊?

“這個,靈月仙子,你的意思是?”這次秦少傑學乖了,不敢再先說點啥了。

好吧,表錯情沒關係,關鍵是被拒絕,讓自己情何以堪啊。

“我是想……”靈月有些躊躇的說道。“我想下山去看看秋若。”

嗨,你早說不就完了嗎。

秦少傑鬱悶的想道。現在的女人都是怎麼了,就連靈月這樣的女人說話都開始大喘氣了。

鬧了半天,就是想下山去看秋若啊。

“那你就去唄,爲什麼還要跟我說呢?”秦少傑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我,我怕秋若不肯見我,畢竟……”靈月輕聲說道。

秦少傑現在終於明白了,靈月這是擔心秋若因爲她把自己逐出師門而不肯見她,所以才找到自己。

“靈月仙子,你多慮了。”秦少傑笑了笑說道。“相信秋若也很想見到你的。”

“可是,我,我從未下過山,不認得路。”說着,靈月那如雙十年華小姑娘的俏臉又紅了起來。

哎,這些成爲修行人的女人,如果冒然上街,肯定會被拐走的。

“那,好吧。”秦少傑想了想說道。“那等下你就跟我一起去京華?”

“好。”靈月點了點頭應道。

“師傅,我也要去,我也想去見秋若師妹。”站在靈月後面的清露開口央求道。其他幾個女弟子也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靈月,只是沒敢說出來。

“不行,清露跟清雨跟我去,其他的人回門派。”靈月說道。

她們那點小心思靈月怎麼能不知道呢,在門派裏的時候,除了清露跟清雨經常叨唸秋若外,其他的弟子提也沒提過這個小師妹,現在無非是想去世俗界看一看。所以,靈月便直接拒絕了。

“哦。”其他幾個女弟子喪氣的應了一聲,很是羨慕的看着清露跟清雨兩人。

“秦門主,不知我們何時動身?”靈月問道。

“靈月仙子不需要回峨眉處理一下門派的事情嗎?”秦少傑問道。

“不需要了。”靈月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下山也用不了多久的。”

“那好,我們現在就動身吧,不過,我們得坐飛機走了,大白天的,在天上飛的話,被人看到可不好。”秦少傑說道。 已經是九月中旬,這些年不知道怎麼了,冬天總是很暖和,夏天卻短暫了不少。

雖然說已經是初秋季節,但往年的這個月份,天氣還依舊很暖和,現在卻不一樣了,氣溫只有零上十幾度。

秦少傑自小在北方長大,倒是沒感覺到什麼,可當地的人卻不行。不少行人已經穿上了羊毛衫,偶爾碰到幾個怕冷怕的要死的,還能看到他們穿着羽絨服,千奇百怪的。

由於不能御劍飛行,秦少傑便帶着一大兩月三個大美女直奔機場而去。這一路上,可謂是一波三折啊。

主要是因爲三個女人實在是太惹眼了。長得漂亮不說,還都穿着一身古香古色的長裙。這在如今的社會上可很少見。

那些愛美的女人,都是認真的貫徹了要美麗不要溫度的教育方針,大冬天的,她們都可以只穿上一層褲襪就上街。

所以,靈月三人捂得嚴嚴實實,着實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

就連坐出租車前往機場的時候,那已經禿了頂,估計有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都忍不住從後視鏡中看了又看,險些親吻到前面一輛越野車的車屁股上。

這還不算什麼,更讓秦少傑後悔的還在後面呢。

這三個女人,就跟凌芳當初第一次下山一樣,不,她們比凌芳還要差一些。

清露跟清雨被這繁華的都市給吸引的都快走不動路了,看什麼都是好奇不已。秦少傑實在想象不出,她們怎麼能看着廣場上的小噴泉高興成那個樣子,手舞足蹈的。

這還不算什麼,更要命的是這倆姑娘一路上只要看到稀奇的東西就對秦少傑問個不停。

爲什麼輪子上罩個鐵殼子就跑的如此的快?

爲什麼這裏的房屋不是木頭造的,而且還那麼高?

爲什麼這裏的人穿着好奇怪,竟然還露着大腿?

爲什麼他們總是手裏拿着一個小盒子舉在耳邊自言自語?

爲什麼廣場上那個大盒子裏能關進去人?

秦少傑很鬱悶,這倆女人實在是太囉嗦了,她們又不是十萬個爲什麼,哪來那麼多爲什麼呢?

再說了,就算她們是十萬個爲什麼,自己又不是那倆春夏秋冬都只穿一條四角褲衩的海爾兄弟,哪裏知道那麼多爲什麼。

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訴她們,不然她們肯定又會問出更多的爲什麼。

秦少傑覺得,還是當師傅的穩重一點,你瞧,人家靈月就不問爲什麼。

“秦門主。”靈月突然開口叫道。

“噓”秦少傑連忙比劃了一個小聲的手勢,說道。“在這裏可不能叫秦門主了。”

“爲何?”靈月不解的問道。

“這世俗界跟修行界可不一樣,你叫我秦門主,我叫你靈月仙子的,很容易被人當成精神病,會被警察抓起來的。”秦少傑小聲的解釋道。

“警察是什麼呀?”靈月還沒有說話,清露就急忙問道。

“嗯……就是捕快。”秦少傑說道。

“嗯,我知道了。”靈月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該如何叫你?”

靈月本想直接稱呼秦少傑的名字,可覺得這樣實在不好。她受的教育可不是什麼嫁給高富帥,一生樂無憂這些亂七八糟的,而是三從四德這些很傳統的教育。所以,靈月覺得做爲一個女人來說,直呼對方姓名是很沒有禮貌的。

“這……”秦少傑想了想,突然笑了笑,說道。“這裏年輕的女子叫男人總是要叫大哥的。你們長的就很年輕,我們又這麼熟了,就叫我秦大哥好了。”

若是這話被歐陽瑤聽見,肯定會一個大嘴巴子抽在秦少傑臉上,然後指名道姓的罵他不要臉。但是,靈月三女哪知道這些道道。

本以爲大哥的稱呼只是對自己的兄長才能叫,但來到這都市後看到的一切都顛覆了她們的觀念,好多新穎又奇怪的東西不斷的進入她們的視線。這就讓她們覺得,一個稱呼也沒有什麼了。反正這個世界都夠奇怪的。大概女人都會管男人叫大哥吧。

既然來了,就入鄉隨俗吧。

“啊?要這樣叫啊。”清露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她覺得,只有對喜歡的人才可以叫大哥呢。當初秋若就是對秦少傑芳心暗許,所以才叫秦大哥的。可自己怎麼叫的出口啊。

“是啊,不信你看。”說着,秦少傑指着機場對面賓門口一個穿着賓館工作服的女人說道。

三女疑惑的轉過頭去,便聽到那個女人正攔住一個拉着行李箱的男人,說道。“大哥,住店嗎?最近搞降價,很便宜的。”

“不住。”男人頭也不回的說道。

“大哥,哎大哥,我們這裏比其他賓館都要便宜,大哥,別走啊大哥。”

“咦,還真是這樣子呢。”清露歪着腦袋說道。


“是啊,所以說就該這樣叫我。”秦少傑笑着說道。

嘿嘿,這修行界的女人還真是好糊弄啊。這才哪到哪啊,只不過是個賓館爲了競爭找出來拉客的而已。要是拉你去火車站附近的小旅店轉一轉,那裏攔着男人叫大哥的更多呢。

“秦大哥。”雖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清露跟清雨還是弱弱的叫了一聲。

“唉。”秦少傑爽快的答應了一聲,臉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秦,秦大哥。”靈月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秦少傑說的也沒錯,那女人在面對不認識的男人時都叫大哥了,自己也就入鄉隨俗吧。

“哎呀,好,靈月啊,我就這麼叫你吧。”秦少傑更美了,笑嘻嘻的說道。“走走,咱們快去坐飛機吧。”

沒想道啊沒想道,靈月這堪稱仙子般的人物,叫自己一聲大哥,竟然如此的爽啊。


秦少傑現在的感覺,那是比吃了人蔘果還要舒坦。

邢海啊邢海,你這老雜毛,追了人家幾百年,人家連個好臉色都沒給你看。看看小爺我,才見過幾面啊,人家都叫上大哥了。

嘿嘿,你要是肯跪下來給我來個三跪九叩磕幾個響頭再賠個不是的話,說不準小爺我會考慮下教你泡妞的—–秦少傑很是自娛自樂的想道。 秦少傑覺得自己很低調了,除了長的帥一點之外,身上就再沒有任何閃光點。那一身幾百塊的休閒裝,實在是不怎麼起眼。

古時候有句話說的是母憑子貴,秦少傑現在卻是醜男憑美女貴。

雖然他長的不醜,但就是說這麼個道理而已。

如果你帶着一個美女上街,不會引起注意。帶三個的話,就算你長的實在是不堪入目,也會有不少人看你的。

他們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坨糞球,會吸引了三多鮮花插上去。

“秦大哥,我怎麼感覺怪怪的。”清露感受到別人的目光,有些彆扭的小聲對秦少傑問道。

秦少傑苦笑了下。別說你覺得怪了,我也覺得怪。

“沒事,沒事,讓他們看去吧,等會上了飛機就好了。”秦少傑說道。可心裏總覺得,這次的旅途不會很太平。

就好像上次他帶秋若回家的時候,在飛機上就遇到了江海,這也就導致後面一系列的事情發生。

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秦少傑想道。

“秦大哥,那個就是飛機嗎?”清露一臉好奇的指着剛起飛的一架飛機問道。

“是,是飛機,快走吧。”被進進出出機場的乘客看的實在有些心裏發毛,秦少傑連忙催促三女進候機大廳。

現在就連坐火車都需要實名制了,更別說飛機。

不需要再弄個什麼假身份證,秦少傑直接掏出自己的證件,叫航空公司的領導出來,分分鐘就搞定了所有登機的手續。而且,四人還被請到了貴賓休息室休息。

若不是秦少傑告訴航空公司的領導自己四人是執行祕密任務的話,那領導還非要熱情接待一番不可。

貴賓休息室可謂是應有盡有,各種酒水飲料,沙發電視。可比外面的硬板凳要舒服的多了。

清露跟清露兩個丫頭就跟個沒見過市面的村姑似得—–其實跟村姑也差不多。在那東摸摸西看看,一會摸摸酒櫃,一會又拿起遙控器搗鼓兩下,一時間竟然玩的不亦樂乎。

雖然靈月對這些東西也很好奇,但畢竟是當師傅的人,總該有個師傅的樣子。只是坐在哪裏打量着休息室裏的一切。

“秦……大哥。”靈月總覺得這樣叫很是彆扭。但也沒有辦法。

“嗯?”

“你現在是盟主了,以後有什麼打算?我們該如何來跟魔道對抗?”靈月問道。

我哪裏知道。秦少傑有些鬱悶的想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