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手傷害:7-19

耐久度:32之32

需要敏捷:25

需要力量:25

需要等級:10

劍等級-急速攻擊速度

+50%增強傷害

增加3-7傷害

無視目標防禦力

7%法力於攻擊時偷取

+10力量

+10敏捷

軍刀「鏘」地一聲被摔地上,莫北躺在地上抓狂地打滾。用不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個人打得死去活來,結果就米洛爾換上一個不值一提的戒指。

莫北心態炸裂了。

要是被其他小隊知道他的心理活動估計會想讓他腦袋也炸裂一下。

不值一提!?你看看我們小隊清一色的單屬性戒指再說好嗎!?

看著拉卡尼休那破破爛爛的屍體消失,只留下一地火焰灼燒和掙扎留下的痕迹。三人也將狀態恢復得差不多,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入那個被幻陣掩藏的山洞

山洞內一目了然,大致呈圓形,寬不足五丈。由於被怪物長期佔據,氣味著實不太好,但並沒有很雜亂。

地面十分平整,刻畫這一個以五芒星陣為基礎的法陣,看起來相當繁複。但這些刻在地面上的凹痕中甚至都沒有灰塵堆積,似乎是被很好地維護著。

這難道會是拉卡尼休乾的?

法陣的五個陣位分別在洞壁上對應著一個符文,就連莫北這個沒有魔法基礎的法盲都能看出這整個法陣沒有構成一個完成的迴路,應該是需要精神力按正確的陣圖貫通才能完全激活。

莫北問佩羅娜能不能做到。

佩羅娜表示這個陣圖沒學過。

莫北當即就想前往黑暗森林抄樹頭木拳的家,又覺得還是應該先回去找凱恩,沒準這老頭直接就能激活法陣呢!

真要激活了傳送陣自己也不敢貿然進去啊。

莫北又發現牆角堆著不少大大小小的石頭,上有著許多刻痕,似乎是在臨摹地上和牆上的符文。

這些利刃魔難不成還在這裡成立了學習小組?

「走吧,我們回去要獎勵,額不,找凱恩長老」

「。。我那是口誤,你們幹嘛那樣看我。。走了走了!」莫北三人又重新回到了石塊曠野。

物品欄里放著幾件沒達到等級要求的暗金,練級的動力前所未有的強大。手持著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尖刺盾牌到處找怪,別看這盾被砍成這樣,重擊傷害可沒打折。莫北跟個小推土機似的,在石塊曠野上橫衝直撞。

三人回到冰冷之原傳送站時,等級終於升到了9級過半。眼看就能將暗金軍刀換上,莫北很是欣慰。

傳送站這種人流量巨大的地方果然是容易遇到熟人,剛進入傳送站所處的那個小山坳,就看到納維和隊友阿爾貝托並肩走來,身後跟著安妮和蘇特。

莫北和米洛爾對望一眼,臉上都寫著出乎意料。

剛才他們還聊起納維幾人來著,此時竟然就遇上了,如何不讓他們感到意外。

兩支隊伍寒暄了一陣之後,莫北突然湊到納維身前,掏出那根死靈法師的法杖。

「你看,不錯吧?」

「嗯嗯嗯!」納維興奮點頭,憨厚地笑著。

「那跟你商量個事唄?」

「哎!什麼商不商量!直接說!」

「我把這個法杖給你們,你們隊伍里的安妮,加入我們隊伍怎麼樣?」

納維愣了,看了看莫北的表情似乎還挺認真的,臉開始發黑。

「那你幫我們分析分析,我們小隊獲得了什麼?」

「額。。我們的。友誼?」

「我要重新考慮一下我們之間的友誼!安妮可是我們小隊的女神!你小子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納維臉都有些青了,一把搶過莫北手中法杖,扭頭就走。

「快走快走,這小子沒安好心。」

當事人安妮臉上卻還帶著一絲迷茫,在隊友催促著離開之時,仍不忘回身對三人展顏招了招手,還對一起當過魔法學徒的佩羅娜眨了眨眼,這才晃著嬌俏可愛的雙馬尾跟上了隊伍。

看著遠去的法杖和納維四人,莫北嘆了口氣,作出一副悵然若失的模樣。

「誰讓你非要開這種玩笑的。」米洛爾有些忍俊不禁地嗔怪了一句。

「嘿嘿。。你瞧把那三個小子急得。」莫北嘿嘿一笑,帶著兩名隊友轉身繼續前往傳送站。

他知道納維他們真生氣那肯定是不至於的,開開玩笑還能免去一番客套,並不會有什麼妨礙。

通過傳送法陣回到營地,三人直奔卡夏的那處營帳。

這營地里目前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凱恩躲哪去了,所以

聽了莫北對那處山洞的描述,卡夏真是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一個位於茫茫群山之中,還布置了隱藏幻陣的山洞,到底是怎麼被他們找到的。。。。

「你們去問問沃斯吧,他應該知道凱恩長老在哪裡。」

莫北恍然,覺得沃斯的巨大藏書量應該也有凱恩的貢獻。

一番周折之後,莫北三人終於在沃斯的藏書地下室中,看到埋在資料堆里的凱恩。

「凱恩長老!我想我們找到通往崔斯特瑞姆的傳送陣了,就在石塊曠野背靠的山脈之中。」莫北直奔主題,將自己的發現和之前的一些分析說了出來。

凱恩聽完莫北的講述,臉上的老人斑都快發光了。看到佩羅娜從洞中臨摹下來的法陣和符文之後,當即丟下羽毛筆帶著三人來到了法師公會。

「你個老傢伙還敢回來!」

凱恩一出現,法師公會裡的老頭們就炸了窩。

「叫什麼叫什麼,東西不都還給你們了嗎!」

「那些是我們的個人研究筆記!你不知道什麼叫個人隱私嗎?」

「我哪知道你會往那上面記自己上廁所的規律,要不是我也有過類似經歷差點就讓你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數字給誤導了。年紀大了便秘就找瓦瑞夫買點魯高因的水果吃,你研究那規律有啥用。」看著對方有暴走的趨勢,凱恩立刻伸手安撫。

「冷靜點冷靜點,我有崔斯特瑞姆的線索了!」

「你老年痴獃了嗎?這話你去年不是說過了!」

「是有了新的線索,這三個小傢伙找到傳送陣了!你們快點跟我走!」

「這不是佩羅娜的小隊嗎?這次你們又掉到哪裡去了?」

莫北一臉黑線。

一行人再一次日夜兼程地趕路。這次路程可比上次遠多了,把一幫老頭折騰得都快脫了相,墜在三人後面,由著三人在前面清怪。

之前莫北三人返回營地,然後再回到石塊曠野,這就過去了將近一個月。怪物早已重生,所以一路上還是戰鬥不斷。此時都已經升到了10級。莫北也終於換上了暗金軍刀。

這把軍刀外形很合莫北的心意,抓握和劈砍起來非常趁手,刀刃的長度在殺傷範圍和控制力之間取了一個極佳的平衡。揮舞起來劃出一道道藍色的殘影,顏值也是沒的說。

作為暗金,屬性方面自然也是相當令人滿意的,不僅傷害超過水晶劍,還帶有忽視目標防禦力的屬性。

暗黑2遊戲中的防禦力設定為了減少運算量,直接設定成了減少被近戰攻擊命中的幾率。但是在這個世界,裝備所提供的防禦力,可是能實實在在為人抵擋傷害的。

正常來說,同樣一刀砍布甲上和砍鎖甲上造成的傷害自然是不一樣的。

但是這把軍刀,砍什麼甲都跟砍在光腚上一樣!

現在想想,神語鋼鐵水晶劍能不能跟這把軍刀一戰還未可知,要做出來對比一下才知道。

加上擊中回藍屬性,莫北徹底告別了沒藍的日子。現在拍一記重擊就砍兩刀,法力值一直都維持在充盈的狀態,傷害輸出彪悍極了。

所以一戰鬥就聽著莫北「砰嚓嚓,砰嚓嚓。。」都打出節奏感了。 笑了一陣后,估計笑累了,醍醐琉璃子正經起來,雙手放在下巴上,擺出一個碇司令的招牌動作:

「不開玩笑了,我是這麼打算的,黃金周還有5天,我準備在上學的那天上午飛回東京,你如果願意的話,就一起回去。」

「不能早點回去嗎?」

「要麼和我一起回去,要麼一直留在島上度假吧。」

「我不能留我妹妹一個人在家。」

「東京那邊,我已經指派了人手暗中保護她,」醍醐琉璃子說,「如果是生活方面,我拜託了菊池同學照顧,你可以萬事放心。」

千臨涯皺起了眉頭。

醍醐所謂的「保護」,在他看來,和「監視」也沒什麼區別。

如果這也是醍醐用來威脅他的手段之一,他不得不承認,這個手段非常有效。

可能是知道千臨涯的心思,醍醐將雙手放在膝蓋上,擺出一副無所不言、再無隱瞞的態度說:

「我家在一段時間后,會舉辦一場非常重要的茶會,找你當茶頭,主要是這個原因。」

千臨涯坐了下來。

既然開始開誠佈公談了,他也不鬧情緒了。

他現在的處境和厄爾巴島上的拿破崙沒兩樣,鬧情緒也沒用。

「這次茶會非常重要,要做到一個錯都不能犯,必須萬無一失。這5天之內,我會監督你練習茶道,一直到所有流程爛熟於胸才行。」

「既然是這麼重要的事,我建議您另請高明,我才疏學淺,恐難滿足你的要求。」

「必須是你,」醍醐琉璃子語氣嚴厲地說,「如果不能滿足,就給我好好練習,一直練到能滿足為止!」

千臨涯無奈。

他不明白,這個煞星為什麼非要找上自己。

如果是別的男人,哪怕是被她用腳踩,恐怕也有大把打破頭也要來的。

至少她作為一個老闆還是比較完美的。給錢大方,條件優厚,家事也安排到位,長得還很漂亮。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