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劍光靠近曹剛身軀還有三寸距離的時候,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反彈了回來,緊接著,一陣極具撕裂感的力量傳出,直接把劍光切成了粉末。

「什麼!」

杜仲心頭大駭,臉色蒼白,不禁倒退了兩步。

快!

太快了!

他甚至沒有看清曹剛到底是怎麼出手的,劍光就已經被粉碎,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這一刻,杜仲終於明白了彼此之間的差距,簡直是雲泥之別!

「哼,我說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讓開!」

曹剛冷哼一聲,手中法訣猛然變化,與此同時,面前產生一道無形的狂風,直接把杜仲和黃磐兩人推開,不給他們出手的機會。

頓時間,通往柳銘房間的道路,再也沒有了任何阻礙!

「該死的縮頭王八,給我滾出來吧!」

曹剛大手一揮,風系靈氣凝成巨大的真空,直挺挺的朝著大門砸去,想要運用這一擊,直接粉碎這個房間!

「嘖嘖嘖,閣下真是好大的氣魄,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敢染指我的領域!」

這時,房間里突然傳來了柳銘平靜而又淡泊的聲音,隨後,一道金色劍光透過木門,破空襲來,狠狠的撞上了真空風球。

砰地一聲!

風球應聲炸裂,破碎成無數的風刃,朝著四面八方飛去,竟然將附近的巨石都割裂。

在這道攻勢的逼迫下,圍觀的懸劍院弟子們,都不由得挪步向後退去。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曹剛實在是太厲害了!他的法術,威力不容小覷!」

「沒錯,依我看啊,柳銘的勝面沒多少!」

眾人紛紛發出感慨,只不過,大部分都不太看好柳銘,畢竟,曹剛是已經成名許久的高手,精通黑煞旋風秘術,境界也相當深厚。

與此同時,柳銘也慢慢的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身上還是穿著一件樸素的青衣,腰間,則掛著一把金燦燦的長劍,寒芒四射,照的人快要睜不開眼。

「嗯!靈氣內斂!他已經突破到了第五層的境界!」

「我的天,他才入門多久啊!就修鍊到了這種地步,真是不可思議!」

感受著柳銘體內傳來的氣勢,不少人都發出驚嘆。

「唉!他的修鍊速度倒是不慢,但,想要戰勝曹剛,恐怕還是有些困難!兩人之間,差了足足一個小境界啊!」有人嘆了口氣道。

在場九成都是懸劍院的弟子,雖然對曹剛心懷敬畏,但,卻更希望柳銘獲勝。因為曹剛始終都是神風院的弟子,如果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敗柳銘的話,對於懸劍院的威望來說,將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然而,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柳銘和曹剛開戰的話,獲勝的機會實在是低的可憐。

「哦?縮頭王八終於敢現身了!不過,我等了你足足四天,難道不覺得有些晚嗎?」

柳銘的突然到來,讓曹剛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一張大黑臉上,寫滿了戲謔的表情。

柳銘神情不變,嘴角勾勒出一抹淺淺的笑意:「不論何時都不晚,因為,我根本不需要向你交代什麼,你也沒有這個資格!」

「嗯?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人不多,強者輕視我,我不反駁,因為我技不如人。而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不過是修成了第五層的境界,就敢這樣輕視我,哪裡來的自信!」

曹剛瞪著眼睛道。

「你這麼看不起我,那不如直接動手如何?我喜歡用行動說話,而你,廢話太多了!」

柳銘的表情,瞬間變得凌厲,氣質如同出鞘利劍,煞氣逼人,跟先前的平靜簡直判若兩人。

面對他這樣直白的挑釁,曹剛立馬怒火沖頭,氣極反笑道:「很好!本來我還想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但現在看來,你真是冥頑不靈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說了,你廢話太多了,動手吧!」

柳銘語氣乾脆而又果決,話音一落,腰間的金色長劍,就已經脫手而出,如一道電光,飛速刺向了曹剛!

「敢跟我正面對抗,找死!」

曹剛二話不說,捏起法訣,迅速的凝成一道黑色狂風,籠罩周身三丈距離,任何靠近的事物,都被黑風碾壓成了齏粉。

這招正是他賴以成名的黑煞狂風,也是周星輝的真傳絕技,有著人級中品的等級!

黑風一出,就帶起無盡的壓迫感,讓周圍的人感覺像是有塊大石頭壓在胸口,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來吧!」

這時,曹剛怒喝一色,豎起指尖,朝著柳銘攻來的方向點去,黑煞狂風立馬像是得到了指引似的,呼嘯而出。

眼看著黑色狂風逼來,柳銘面不改色,腳下驚鴻步法展開,速度頓時飛速提升,身後產生了道道虛影!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乾脆一些,那就一次性解決吧!」

說話的同時,柳銘揮動長劍,將噬金劍網釋放了出來。

道道金色的噬金劍氣交織在一起,迅速成型,化作了巨大的劍網,跟黑煞狂風展開了正面的衝突。

轟隆隆隆!

兩種猛烈至極的力量碰撞到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炸響聲,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竟然形成了平手之勢!

「咦?這怎麼可能,你的修為明明比我差,怎麼會跟我打成平手?」曹剛不禁輕咦一聲,對眼前的情景,感到萬分的不可思議。

不僅僅是他,圍觀的外門弟子們,也是相當的詫異,任誰也想不通,明明柳銘的實力較弱,怎麼可能跟曹剛平分秋色?

「誰說咱們是平手了?」

這時,柳銘突然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勢均力敵?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手中金色長劍一晃,在瞬息之間,分化出了數道凌厲之極的噬金劍氣,透過劍網,直接斬入了黑煞狂風正中心的位置。

微妙的平衡頓時被打破,柳銘抓住機會,全力催動噬金劍網,勢若狂濤,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就把黑色旋風全面擊破。

「什麼!」曹剛睜大了眼睛,想要還擊,但為時已晚!

噬金劍網劈頭蓋下,直接將他的身軀徹底的束縛起來,死死地捆住,任憑他如何催動靈氣,都無法掙脫。


「我想,現在勝負,已經分出來了吧?」

柳銘始終面帶微笑,收起長劍,然後,不緊不慢的走到了曹剛的面前,目光坦然直視對方,帶著幾分戲謔的味道。

「你!」

曹剛怒目圓睜,想要反抗,但卻被劍網死死的控制著,根本沒有了任何的還手之力!


嘗試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他才放棄了抵抗,垂下腦袋,滿臉頹然道:「我輸了……」 不知不覺中,「風暴」5號機已經到了危急存亡的時刻。被擊穿的那片裝甲板就像被蟻穴掏了個洞的堤壩,隨時有可能整段垮掉。

「死神」只要繼續強攻,哪怕風宇有意識地避開那片失去防禦效果的裝甲板,但是合金鐮刀的攻擊肯定是會圍繞著那片區域來展開。再多命中幾次的話,基本上周邊的其他裝甲板也都會步上後塵,紛紛被擊穿。

一旦破損的裝甲板連成一大片,到時候5號機連避開的可能性都沒有,遲早會被「死神」鐮刀一刀斬入機體內部。

雖然5號機沒有駕駛艙,胸腹要害部分的佔比比正常機體少了許多,但每一次被斬入,也是會影響機體性能的。機體性能下降或者出現故障之後,性能本就不佔優的5號機將會雪上加霜,徹底走向敗亡。

這是一個可以預見到的結局,所以經驗豐富的「死神」立刻圍繞那個部位展開強攻,哪怕那裡並不算要害部位。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雙方圍繞那片被擊穿的裝甲板展開新一個輪次的攻防。

在這種情況下,作為被動的防守方,風宇愈發被動。戰鬥的節奏已經完全被「死神」掌握。

這可不是風宇想要看到的局面,雖然消滅GMP之父阿什利.l李的任務已經完成,但是他可不打算把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性命都留在這兒。

他想活著回去,而且要帶著所有人一起凱旋而歸。已經逝去的生命無法追回,所以更要確保生者的權益得到保障。身為「暴風號」的最高長官,這是他的權力和義務。作為這些追隨者信任的人,這是他肩負的責任和使命。

即便風宇真的沒希望戰勝「死神」,也不能讓其他人和他一起吞下失敗的苦果。如果不是身體不能遠離「風暴」5號機兩萬公里,這時候他真的很想通知洛雲曦讓「暴風號」先走。

但是他沒有選擇的權力,如果不擊敗或者至少打殘「死神」,「暴風號」就沒有離開地京星域的可能。連他堂堂機神「風暴」都打不贏的對手,區區一個「狂戰士」哈格又有何能耐在「死神」的攻擊下保護這艘驅逐艦。

風宇輸則「暴風號」亡,這是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捆綁結果。所以為了所愛的人以及追隨自己的戰友,他沒有放棄的權力。

唯有一拼!

只是風宇真的就束手無策了嗎?

集合雙重人格以不同的思考模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來分析當下的局面,兼具理性的客觀與感性的直覺。

如果說三個臭皮匠賽過一個諸葛亮的話,那麼雙重人格的風宇在謀划及用計方面也是最頂級的,連當世第一名將戈林上將布下的局都被他一一破解,又反過來設下一個圈套把「風暴」5號機給送進了「地京的秘密」。

他唯一不如對方的,也就是個人戰力方面確實不如已經變成GMP人的原超級王牌「死神」。

很可惜機動戰士的格鬥就是比拼硬綜合實力,戰術所能起到的作用在這種層級的戰鬥中微乎其微。

客觀地說,此時的「死神」比他更當得起機神這個名號。那種藐視一切的強大,依靠技術堂堂正正地碾壓一切對手,才是機神應該擁有的絕對實力。

而風宇之為機神,主要原因並非因為他駕機格鬥的硬實力,而在於那種最強意識流隨時隨地捕捉機會、創造機會的能力。可以這麼說,他是所有現役機師當中的第一戰術大師,並且擁有最強的戰略眼光和思維。

一方是凌駕一切的實力,一方是無與倫比的能力。在這場將會決定機神稱號所屬的史詩級戰鬥中,「死神」目前穩穩地佔據上風。

但是,「風暴」的機神之名不是白叫的,而是世人認為他在機師這一道當得起神這個稱號。

何為神?

神不是宗教傳說中虛無縹緲的造物主。那種存在是否是生命仍未可知,也許僅僅是一種概念,也許是構成世界的種種自然法則。

早在人類真正進入太空之日,那種虛無縹緲的神便已經無處容身,無論是天堂還是什麼幾重天,都已經被證實不在三維宇宙的範疇當中。

神學家們只能藉助科學的力量,試圖用多元宇宙或者高維空間來解釋神的存在。

但是習慣於相信科學的世人知道,人類的智慧遲早會突破三維宇宙的限制,走進更加神秘的未知世界。到了那個時候,神這個概念,怕是又要重新進行解釋。

但是有一種神,卻是世人能夠接受並且認可的存在。

這種神就是以平凡的肉身真實存在於世間,以人類微薄的力量去行事,能人所不能,創造奇迹乃至神跡。只要一個人,能夠在某個行業或者領域做得極致的巔峰,讓眾人為之傾倒,便當得起神這個稱號。

除了風宇這個機神,其實當世被人封神的各領域傳奇人物還有那麼幾個,而且多半還都是覺醒者,比如Awaker商貿部長萊昂納多就被公認為商業之神或者經營之神。

風宇一路走來,創造的奇迹足以譜寫一部傳奇史詩,所以他在連續戰勝了「星雲」和「海洋」之後,被世人封以機師之神的稱號。

既然是世人公認的機神,那麼風宇就能人所不能,就應該做出一些超出人們預料的事情,比如戰勝已經成為GMP人擁有最強格鬥實力的「死神」。

此時此刻,被逼到絕路上的風宇又一次面對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他已經有了一個設想,或許最終也不能幫助他戰勝「死神」,但終究是一個可行的戰術和機會。

想出這個戰術的理性人格稱之為「極限作戰」。

他在意識中對感性人格說,「戰鬥已經進行到這個份上,生死只在這最後一戰。如果戰死沙場是軍人的宿命,我也無怨無悔。只是你難道願意『棉花糖』被UAC人擊殺?也許『暴風號』不會被擊沉,但是被俘更可怕,你還記得『覺醒者監獄』嗎?難道要看著她成為實驗品?」

「別說那麼多廢話!你有什麼辦法快說!哪怕拿命去拼!我也要戰勝『死神』!」感性人格顯然被激怒了,洛雲曦是他的逆鱗,絕對不容侵犯,哪怕是自己的理性人格也不能傷害這位摯愛之人。

這裡理性人格確實用了點小小的激將法,但卻不是根本辦法。如果僅僅依靠刺激就能讓感性人格的格鬥技術變強,他早就這麼做了。事實上讓感性人格變強是不可能的,理性人格所能做的只不過是在現有的條件下充分挖掘其潛力。

「那麼現在開始,我們進行極限作戰!」 胡忠海現在的心情很憋屈,但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不是柳銘的對手!

「我輸了……」

寥寥三個字,像是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說完之後,整個人的氣質,也徹底的衰敗了下來。

「天啊!我沒有看錯吧,柳銘居然打敗了胡忠海?」

「太厲害了!他的這手劍術,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為何我從來沒見過門內有這樣的法術。」

「不管怎麼說,也算是給咱們懸劍院爭光了!」

周圍頓時爆發出一陣激烈的喝彩聲,大多數的懸劍院弟子,都是對柳銘的表現讚賞有加,充滿了欽佩之意。

感受著眾人的尊敬,柳銘嘴角微微翹起,卻並沒有太過驕傲,而是隨手將噬金劍網收了起來,語氣平淡的對著胡忠海道:「花千芳和周小平,的確是死在了大荒山中,不過,他們是罪有應得,我話說到這裡,如果你還想找我的麻煩,那就儘管來吧!」

「這……」

曹剛微微一愣,沒想到柳銘竟然沒有任何要狡辯的打算,臉色陰晴不定了起來,過了片刻,才嘆了口氣道:「說實話,我很佩服你的作為,敢跟趙岩作對,的確是了不起。不過,周小平乃是周星輝長老的侄子,你跟他的死脫不了干係,師父他已經不會放過你的。」

「哦?堂堂一尊外門長老,難道要為了一個惡人的死,而跟我這個小弟子作對嗎?」柳銘淡然反問道。

「師父自然不會親自出面對付你,但是,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回去之後,他絕對會派大師兄來找你的麻煩。」

「大師兄?」

柳銘微微皺起了眉頭。

黃磐在旁邊解釋道:「周星輝長老一脈的大弟子,叫做周蒼,修鍊的道法叫做《紫陽神風訣》,已經是凝氣境第七層的修為了,跟趙岩相差不多。」

「哦。」

柳銘聞言,沒有任何的驚訝,表現的依舊很平淡。

已經得罪了趙岩這樣一個大人物,再多一個周蒼,對自己來說,都沒有什麼區別了。反正,自己未來將要面對的,是整個大燕國!

「無妨,回去告訴周星輝!斬殺周小平,我不後悔!如果他想要報仇的話,儘管來就是了!」

柳銘昂首挺胸,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充滿了頑強不屈的意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