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保鏢本想跟著進電梯,被趙其瞪了兩眼,他們秒懂,便往後退了幾步,沒有跟著進電梯。

電梯門合上了。

電梯里只有趙其和若晴兩個人。

若晴美眸瞅著趙其看,江城商界的年輕一代,都很有本事,像戰博,明楓,眼前的這個趙其,都是人中龍鳳,各方面在伯仲之間。

「趙總想和我說什麼?」

若晴語氣平靜,並沒有因為獨自而慌亂。

趙其深深地審視著這個以前他正眼都不會瞧一眼的女人。

人還是那個人,但給人的感覺就是像另一個人。

「愛情,還真是能改變一個人。」

趙其沒頭沒腦地說了句。

他認為若晴能變得如此自信,與他獨自都能不慌不忙,冷靜得很,是因為戰博。

若晴不接話。

「戰大少奶奶肯不肯賞臉一起吃個飯?」

若晴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我每天都是陪著我家戰爺用餐的。」

趙其也笑,「唐突了。」

「沒事,趙總請我吃飯,那是看得起我。」

「大少奶奶快別這麼說,放眼整個江城,現在還有誰敢小瞧你?」

若晴又笑了笑,沒有接話。

她是狐假虎威,借了戰爺的威。

「大少奶奶,我們家雅舒其實挺好的,她雖然囂張任性了點兒,本性並不壞。」

若晴想起上輩子的趙雅舒,次次針對她,都是為了幫慕若惜出頭。

趙雅舒是沒有做過要她命的事,算不上心狠手辣的女人。

相較於慕若惜來說,趙雅舒還真算是不壞。

「趙總這是想緩解我和令妹的關係?趙總不應該來說服我,該說服你妹妹,事實上,從頭到尾都是你妹妹找我的麻煩。」

「明明是她先放棄戰爺的,卻因為我嫁了戰爺就與我為敵。難道,她不要戰爺也不允許別人要戰爺?況且,戰爺從來沒有屬於過她。」

趙其閃爍著眸子,臉上有著不好意思的笑,「大少奶奶說得對,錯都在雅舒身上,我會好好地說說雅舒的。」

「不過,你們女人間的小矛盾,不要放大牽扯到男人外面的事業。」

若晴說道「我從來沒有在戰爺面前說過,要狠狠地報復你們趙氏,倒是趙總為了替妹出氣,截了我慕氏的幾個項目,讓我們慕氏損失慘重。」

趙其頓時啞口無言。

電梯把兩個人帶到了一樓。

在電梯門打開之時,若晴對趙其說道「趙總,我慕若晴不會主動惹事,但也不怕惹事。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我必定奉陪到底。」

她走出了電梯。

在趙其那略顯尷尬的笑容中,步伐從容地朝外面走去。

趙其站在電梯口,看著若晴遠去的背影,良久,低喃了句「慕若惜輸定了。」

若晴一出辦公大樓,就被公司門口的那架小型直升飛機奪走了注意力。

誰的直升飛機停在了公司門口?

該不會是趙其的吧?

趙其再擺譜,同城中,也不會坐著直升飛機過來。

直升飛機上的某個小萌娃,眼神好得很,他指著若晴,對抱著他的男人說道「爸爸,慕姐姐,我看到慕姐姐了。」

海銘鋒溫和地道「爸爸也看到了,我們現在下飛機。」

「好。」

海東宸歡喜地滑出了爸爸的懷抱,拉著爸爸的手,很著急地要下飛機。

「爸爸,快點,慕姐姐走了。慕姐姐,看我這裡,我是東宸呀,慕姐姐。」

小傢伙不停地揮著手,大聲叫喊。

可惜的是距離太遠,若晴壓根兒就聽不見他的叫喊聲,甚至不知道坐在直升飛機上的人是他。

若晴走向停車場。

黃叔早就在停車場上等著她。

見到她過來,黃叔趕緊下車,恭敬地問好「大少奶奶。」

「黃叔,我們去接戰爺下班。」

若晴一邊點頭回應了黃叔,一邊說道。

黃叔拉開了車門,等若晴上了車,他關上車門,回到駕駛座上,笑道「大少爺見到大少奶奶必定會很開心的。」

秦叔說,大少奶奶現在是大少爺的心尖寵,讓他們好生侍候著大少奶奶,像敬著大少爺那樣敬著大少奶奶。

現在呀,得罪大少爺,可能還有活命。

若是得罪了大少奶奶,那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外面那架直升飛機是私人的吧,知道是誰的嗎,怎麼停在我們公司門口?」

等車子開動了,若晴好奇地問了句。

黃叔答道「那架飛機是十分鐘前才降落在公司門口的,也不知道是誰的,值班保安走過去想干涉一下,也不知道飛機上的人說了什麼,保安沒有再管。」

若晴沒有再問下去。

車子駛到了公司大門口,若晴總算知道那是誰家的直升飛機了。

小萌娃一下飛機就小跑過來,驚得黃叔趕緊剎車。

跟在小萌娃後面走過來的高大峻冷的男人,臉上帶著無奈,又有著寵溺。

「黃叔,我下車。那是東城海家的飛機。」

黃叔連忙開了車鎖。

若晴推門下車,剛走了兩步,海東宸便像只快樂的小鳥飛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摟抱住她的小腿,就像只猴子似的往上爬。

「東宸。」

若晴笑著抱起了小傢伙。

「你怎麼會在這裡?」

海東宸被若晴抱起來后,兩隻小手馬上就摟抱住若晴的脖子,把頭枕靠在若晴的肩膀上,軟軟地叫著「慕姐姐,我好想你,好想你再抱我一次,好安全,有媽媽的味道。」

若晴笑著輕摸著他的後背,等海銘鋒近前,都不用她問,海銘鋒就解釋了。

「東宸今天發燒,便沒有去幼兒園,他一生病就特別脆弱,哭鬧著想來找你,我只好送他過來,讓你抱抱他……也好。」。 第五騎大怒,這林凡是將他們這些人不存在嗎?斬殺人之後想走就走?

「倏!」

他扔出一柄戰劍,向林凡背心殺去。

這戰劍本體黑黝黝,但被他的無雙魂力渲染成火紅色,一把不過十斤左右的戰劍而已,被第五騎扔出后,竟然發出隆隆聲,若天上悶雷在滾動。

其他天驕有樣學樣,皆向林凡扔武器,有長刀,有短鈎,有戰劍。

這些被諸天驕扔出的武器,似化作流星,將空間都撕破。

林凡轉身,舞動雙拳,將眾多襲殺武器轟落,但終究被拖延了腳步,被眾人追上。

「林凡,我看你怎麼死!」

第五騎話語冰冷,他受夠了這種追擊,要在這裏絕殺林凡,不讓他逃走。

「和一個必死之人多說什麼?直接動手,斬他頭顱!」

拓拔野向前逼上去,他剛剛被林凡落了顏面,迫不及待的想要發威。

林凡冷笑,腳掌一跺,一把長戟騰躍而起,被他抓在手中:「誰先來死!」

林凡無懼,手中長戟吞吐無雙寒芒,電光跳躍,誰敢先動手,必然被他第一個挑碎心臟。

「諸位看到了嗎,他何其囂張與自負,將自己當作不世高手,在挑釁我等。」

「我對他也不喜許久,各位想好怎麼虐殺他了嗎?我迫不及待想要動手了。」

二十人將此地包圍,皆散發無雙氣勢,眼神冷冽而狠毒,隨時可能出手。

「我與你們無仇怨,但總是這麼的咄咄逼人,想饒恕你們都難……」

林凡手中長戟輕輕滑動,戟尖從諸人鼻尖掠過,帶着無雙傲氣與威勢。

「無冤讎?」

第四騎目光陰翳:「你先屠我坐騎,后殺我諸多兄弟,今日無法善了,你先自斬修為,跪在地上懺悔罪行,我可給你一個體面死法。」

紅衣女子冷笑:「體面死法?哪裏可能?我受千柔妹子相托要帶回他的頭顱,她將攜頭顱回返大林郡,讓林家絕望。」

林凡殺機更甚了,雪千柔果真狠毒,竟要拿他頭顱回大林郡,是要去耀武揚威,還是要在屠他林家之前炫耀?

「我也只是隨意說說,我認真想來,他的命不及我坐騎貴重,當虐殺之。」

第四騎殘忍的笑了,其他天驕好整以暇,林凡逃不了了,一群人向前逼進,各種武魂在這方天空出現,那是諸天驕的武魂外放。

「嗯,還有另一種方式,主動交出一縷神魂印記,讓我等烙上主僕之約,從此為我等僕從,也許可讓他屈辱活下去。」

第五騎也開口了,話語平淡。

「說完了嗎?」林凡極為平靜,這些人話語惡毒,但他不在意,唯殺而已。

所有人神色一滯,如此折辱,對方竟然還心靜如水,意志太堅定。

林凡攻殺了,他整個人像是披上了一層由閃電編織而成的戰袍,感官與神魂放大到極致,眼中有閃電游曳。

長戟在他手中成金色,被強悍的閃電融化成液體,但依舊保持長戟形態。

「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