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番威逼利誘之下,青柳也終於叛變了。

不叛變不行,因為鍾星靈說了,要是她敢不聽話的話,就將她送給好幾個男的。

這樣的威脅一出,她哪裡能反抗?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可是鍾家。

她是楊家的侍女,若是在這裡出什麼事情的話,楊家也不一定會為了她出面的。

當然最重要的是,楊月蘭對她的態度也就普普通通,所以她選擇幫鍾星靈的時候,心情反而沒那麼糾結。

然後,很快,她就將這個丹藥放在了楊月蘭喝的水裡。

楊月蘭哪裡知道,自己的侍女已經被鍾星靈買通了。

她正和百里一常在街上走著呢。

不過一天功夫,她對百里一常的印象就變了。

之前就覺得,百里一常是個很不錯的人物。這兩天相處下來,她的感覺更深刻了。

——百里一常是個好人。

當然最重要的是,百里一常對自己的態度非常好。

這和百里溯塵對她的態度完全不同。

百里一常那麼尊貴的一個人,在她的面前也是非常溫和的,對她也非常的好。

這麼好的人,她怎麼可能沒有半點心思呢?

當然,她也知道,百里一常對自己這樣好,這裡頭也有百里溯塵的原因。

但就算如此,她也很高興。

而且,百里一常對她是越來越好,越來越周到。

這樣的周到,讓她很是沉/迷。

這不,她在百里一常的身邊才會那麼的高興。

「月蘭,咱們到那邊休息一下吧。」

百里一常帶著楊月蘭到了一個亭子處,這裡很安靜,沒什麼人經過,而且風景也很好。

「好熱。」

坐下來之後,楊月蘭突然聞到了一股香味。

這股香味往她的鼻子裡頭鑽,帶來了一絲燥/熱。

這燥/熱越來越強烈,讓她有點難受。

「熱?」

百里一常愣了一下,看向她,然後便發現,她的情況有點不對勁。

她那潮/紅的臉頰,可不像是普通的熱。

「百里公子……」

楊月蘭的眼神有點迷/離,眼裡的百里一常彷彿也開始分裂成好幾個人。

「你別晃啊~」

她嬌嗔一聲,拉住了百里一常,讓他不要繼續晃動。

「我沒晃啊。」百里一常愣了一下,然後發現,她竟然伸手抱了過來。

「好舒服~!」

楊月蘭抱住百里一常,終於覺得渾身的燥/熱少了一點。

到了現在,要是還沒發現問題的話,百里一常也沒什麼用了。

他終於確定,楊月蘭這是中了葯!

可是,她怎麼會突然中了葯?

看著安靜的周圍,還有那幾個眼觀鼻,鼻觀心的隨從,他皺起了眉頭。

「百里公子……」青柳小心上前來。

「你下去吧。」他猶豫了一下,看著懷中的身軀,最後說道。

下一刻,他手一動,一個房間便出現了。

這房間將他們籠罩起來,也將外頭的隨從們隔開了。

「月蘭,你沒事吧?」

百里一常還問了一句。

「你好啰嗦……」

楊月蘭已經被身體裡頭的火給弄得神志不清了。

她本身的實力就不如何,在對抗這些葯的時候,就更不行了。

因此,她很快就屈從於藥效之下。

她開始動手將百里一常的衣服都給扒/開,然後將臉湊到他前面,舒服地嘆了一口氣。

「好舒服。」

但很快她就不滿足了,這點清涼根本滿足不了她越來越熱的身體。

一個女人這樣做,身為一個男子,而且是身體正常的男子,百里一常怎麼可能沒有半點反應呢?

他盯著楊月蘭看了一會,最後手一揮,這裡出現了一張毯子。

很快,他們就滾到了一起。

而楊月蘭也終於感覺到身體的變化。

儘管頭腦昏沉,但她仍然能夠感覺到身體被撕/裂的痛苦。

她的眼角也帶上了一滴淚。

而百里一常也是傻眼,他沒想到,楊月蘭竟然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他一直以為,楊月蘭和百里溯塵已經是正式夫妻了。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敢對楊月蘭動手。而且這也才有動手的意義。

畢竟將百里溯塵的人搶過來,這倒是挺爽的。

可沒想到,楊月蘭竟然還是黃花閨女!

這可就太讓人意外了。

不過,已經昏昏沉沉的他們,哪裡還想那麼多。

而在外頭,百里一常的隨從們看著青柳和另一個侍女,表情也很尷尬。

雖然聽不到裡頭的聲音,但是,他們都能夠猜到這裡頭在幹什麼。

這太尷尬了。

倆人這種關係,竟然滾到了一起,這回去可怎麼交代?

但是,他們只不過是下人,哪裡有資格說什麼話呢?

於是,他們只能保持沉默。

而裡頭,過了一段時間后,楊月蘭也終於清醒過來了。

看著自己身體上的痕迹,還有那被撕/裂一般的感覺,她的臉色慘白,快要暈過去了。

「你!」她不敢置信地看著百里一常,想不到他竟然趁人之危。

而百里一常也有點尷尬。

「誰給你下的葯?」他趕緊扯開話題。

下藥?

楊月蘭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樣肯定是中了別人的黑手,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突然就不對勁呢?

這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眼睛都紅了。

而看著身下的那抹紅,她的心頭狂跳,表情巨變。

百里一常看著她那扭曲的表情,也有點吃驚,她這不會是氣瘋了吧?

楊月蘭只有一個想法——她以前和百里溯塵的那一次是假的?!

她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百里一常弄出來的。

那麼,這真的就是她的第一次!

那麼,之前她和百里溯塵的事情…… 楊月蘭被這件事情弄懵了,整個人都是恍惚的。

不過,在看到百里一常的時候,她立刻就回過神來了。

不管她和百里溯塵那邊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百里一常這邊是絕對不能放過的。

若是放過了,她不就吃大虧了?

不管這是不是第一次,但發生過這種事情,她都是吃虧的一方。

不過,想起之前是她主動的,她立刻擺出了一副羞憤欲死的表情。

「我不活了……」

她直接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就要衝出去撞牆。

百里一常還以為她會哭訴一番呢,沒想到直接就要撞牆,這可就麻煩了。

這件事情之所以會發生,除了是楊月蘭主動,他也有不可推卸的作用。

楊月蘭主動的時候,他順勢就接了下來。

這種事情要說出去,他也不能全身而退。

所以,要是楊月蘭就這麼死的話,他也難以對鍾家交代。

哦不,楊月蘭是姓楊的,也就是說,到時候鍾家和楊家都會來討公道。

這種麻煩的情況,他可不想面對。

他趕緊上前,將楊月蘭攔了下來。

「你別著急啊,你放心,我會負責的。」

聽到這話,楊月蘭心裡終於高興了。

但她的臉上不露聲色,「我還是死了算了,發生這種事情,我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

百里一常趕緊攔住她,「你不用著急,我會負責的。回去之後,我就跟你家人提親。」

「提什麼親,我都已經定親了。要是讓別人知道的話,我……」

楊月蘭本來只是假哭,但現在真的哭出來了。

要是讓別人知道她做了什麼事情的話,一定會被笑死的。

百里一常趕緊說道:「不用擔心,我會解決的。」

「可是,我的未婚夫是百里溯塵……」她看著百里一常,那雙水潤的雙眸更加晶亮了,眼中滿含著激動和脆弱。

「你放心,既然他是我百里家的人,我自然會解決的。」

百里一常語氣很自信。

不管百里溯塵是不是他們百里家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是他們家嫡系。

既然不是嫡系,那就不用擔心了。

要知道,嫡系和旁系之間的差距是很大的。

除非百里溯塵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足以讓所有人忽略他的身份,不然的話,他是無法比得過自己的。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原因,所以百里一常在面對百里溯塵的時候,才會那麼的傲氣。

而這兩天相處下來,楊月蘭也從百里一常的口中得知了這裡頭的區別,才會在第一時間做出選擇。

可以說,眼下事情已經無法回頭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