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指揮部中的一名特種兵詢問着範天雷,而範天雷在這一次軍事演習中的代號則是爲5號。

範天雷極爲不爽的說道:“斬首行動肯定是要繼續的,如果不繼續,那以後我們狼牙特戰旅還怎麼在軍區裏面混?”

“真的還要去嗎?5號,我覺得經過這一次的斬首行動之後,鐵拳團肯定會有所防備的,眼下肯定不是很好的時機。”

那名開口說話的特種兵勸着範天雷,畢竟鐵拳團剛經歷過被人斬首行動,眼下還要再度突襲鐵拳團,難度肯定會增加不少

範天雷則是憋着一口氣說道:“我說繼續就繼續,而且這一次的斬首行動我來帶頭,我就不相信了,我親自出馬還處理不了一個小小的鐵拳團?無人機都已經摺在這裏面了,我要是再不出來找回場子,以後還怎麼在老團長面前混了?”

沒錯,範天雷先前也是從鐵拳團出來的特種兵,這也就是爲什麼他會把林凌還有何成光,王豔兵,李二牛等人送到鐵拳團歷練的原因所在。

就是因爲他自身就是從鐵拳團出來的特種兵,因此很明白鐵拳團對於人的磨練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於是乎,半個小時後,狼牙特戰旅的根據地中,一架直升飛機沖天而起。

而在直升飛機中,則是以範天雷爲首的一干狼牙特戰旅特種兵,這些可以算得上是整個東南軍區的尖子部隊。

而神槍手四連的成員在護送康雷回到指揮部後,並沒有過多修整,而是奔着219高地而去。

神槍手四連這一次的演習任務目標則是219高地,他們需要在今晚之前將219高地佔爲己有,並且保持着219高地不被藍軍的人奪取。

當然,鐵拳團之所以如此看重219高地,那就是他們指揮部經過分析之後,認爲狼牙特戰旅如果想要獲得軍事演習的勝利,那必定會經過219高地。

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將神槍手四連派出,要知道神槍手四連,可是鐵拳團最爲精銳的戰力。

因此他們並沒有任何意外的就搶佔到了219高地,並且將山坡前來奪取陣地的狼軍成員全部斬殺。

只見整個指揮部上下都洋溢着極爲高興的氣氛,畢竟這可是那麼多年來,他們在和狼牙特戰旅的交手之中,爲數不多佔據有利局勢的一次。

在之前幾次的軍事演練之中,鐵拳團毫無疑問都是第一個被狼牙特戰旅的人所剿滅的,這也讓鐵拳團這幾年來在東南戰區的名聲並不怎麼樣。

團長康雷自然也是明白,爲什麼狼牙特戰旅的人會那麼針對自家的鐵拳團。

就是因爲範天雷是從鐵拳團出去的,他自然會特意關照一下自己的老東家,順便從中挑選一些好的苗子,成爲特種兵的預備人選。

鐵拳團指揮部根據地中,此時的康雷臉上滿是笑意,很是得意洋洋的對着其他鐵拳團的首長說道:“這個範天雷呀,斬首行動想法倒是不錯,只不過我就不相信,這一次的軍事演習中,他還能斬下我的首級,此時都已經被我的人圍堵住了,天羅地網正在一步一步的將他們的存活空間壓榨。”

在場的其他人則是紛紛附和着康雷的說法,畢竟以眼下的局勢來進行分析,任何人都覺得這一次的軍事演練紅軍必勝無疑。

殊不知,夜幕降臨,狼牙特戰旅的特種兵士兵趁着夜色,向鐵拳團的指揮部靠近,而來帶頭的正是範天雷狼牙特戰旅的靈魂人物。

此時他的臉上塗抹着迷彩妝,手中持着國產武器,極快的速度逼近在了鐵拳團指揮部外圍。

在抵達鐵拳團指揮部外圍後,範天雷示意全軍停下。

那些特種兵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停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後他開口做着部署說道:“A組,我給你們300秒的時間,把前面的通道全部給我打通,能不能做到?”

被範天雷命名爲a組的那些特種兵,爲首的組長則是笑嘻嘻的說道:“對付鐵拳團150秒就夠了。”

話音落下,a組組長則是帶着他的組員全軍出擊,在夜色的掩護之下,如同靈活的猴子一般靠近鐵拳團駐地。 鐵拳團指揮部大廳中,康雷正靠在椅子上進行着休息,畢竟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對他的精神來說是極大的損耗。

突然,不遠處的監控屏幕上閃起了雪花,頓時就將康雷從睡夢中驚醒。

當他發現監控視頻失去監控作用之後,心中頓時感到了幾分不對勁。

指揮部外面的那一組特種兵則是將鐵拳團外圍的哨兵全速解決掉,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在被殺掉之前傳出敵襲的信號。

哨兵在被全部處理掉之後,範天磊等人則是立刻出動,先是利用***將指揮部中的所有人視線全部遮擋,隨後衝進指揮部中。

幾乎沒有費任何力氣的,就將鐵拳團團長康雷挾持住直接就套上了麻袋,帶上了特戰旅的車。

幾分鐘之後,那些人眼前的視線這才恢復了過來,這才意識到了,他們的團長被人挾持帶走了!

於是乎,整個紅軍指揮部系統中亂作一團,不少人都在進行着信息的溝通,企圖找出狼牙特戰旅的蹤跡。

畢竟能夠悄無聲息的入侵鐵拳團的指揮部,然後還能極爲快速的將康雷帶走,除了狼牙特戰旅之外,整個東南軍區沒有第二個能夠做到!

狼牙特戰旅的車子很快就經過一系列的操作,離開了紅軍的包圍圈,回到了自家的駐地之中,而團長康雷頭上的麻袋也在這個時候被範天雷拿了下來。

此時此刻的範天雷臉上滿是得瑟的神情,笑眯眯的看着康雷說道:“老首長啊,是不是感覺到很意外呀?是不是覺得我不可能再進行一次斬首行動?我既然說了要進行斬首行動,那肯定會一直進行斬首行動的,你要是認輸的話,我還可以放你離開,你說怎麼樣?”

範天雷語中滿是玩味,他很清楚自己的這個老首長的脾氣是怎麼樣的,所以他也很明白,他說的這個話並不會起到任何的作用。

果不其然,康雷僅僅只是撇了一眼範天雷,然後很是不屑的說道:“你這個只能叫偷雞摸狗,算不得正統。”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康雷的賭氣話語,他心中很明白,特種部隊之所以被稱呼爲特種部隊,那就是因爲他們能夠深入敵後,辦到機械化部隊辦不到的事情。

就比方說這一次將他活捉回駐地這種事情,也只有特種部隊能夠做到,機械化部隊根本就做不到。

範天雷自然也明白自家老首長的脾氣,無奈的搖了搖頭開口說道:“老首長啊,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你還不打算認輸嗎?還要讓你的那些兵做無謂的掙扎嗎?”

鐵拳團團長康雷本來是打算按照往年的慣例進行認輸,可不知道爲什麼在這個時候,他的大腦中閃過了林凌的身影。

心中頓時就改變了主意,開口說道:“乾坤未定之時,我鐵拳團的成員個個都是黑馬,今年我可不打算按照慣例進行論述,除非你能夠把鐵拳團的所有人都殲滅。”

說完之後,康雷便是閉目進行休養生息。

範天雷看見鐵拳團團長康雷的舉動之後,頓時也明白了他的信心來源於哪裏,嘴角微微上揚,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通過對講機吩咐着下一步的命令。


“狼牙特戰旅的全體成員立即行動,消滅鐵拳團的所有人!”

就在命令下達之後,鐵拳團在一刻鐘之後遭到了狼牙特戰旅極爲精密的進攻,幾乎許多連隊在交手之後沒有支撐多久,便是被全部殲滅。

而堅守在駐地的神槍手四連,自然也是狼牙特戰旅重點關照的對象。

一顆顆的炮彈如同不要錢的一般,向219高地攻擊而來。

這些雖然是軍事演習所用的**,雖然炸不死人,可是炸在人身上還是很痛的。

神槍手四連則是頑強的堅守在219高地之上,挺過了一波又一波狼牙特戰旅的進攻。

不過在時間的推移之下,他們神槍手是連身上所攜帶的食物也所剩無幾,這當中同樣也包括了彈藥所剩無幾,如果再繼續這樣子下去的話,他們只會如同困獸。

219高地以上所設立的臨時指揮部中,負責聯絡總部的通訊員對龔箭開口說道:“報告指導員,我們現在已經聯繫不到團部,甚至聯繫不到我們紅軍的指揮部了。”

一旁的老黑聽見這句話後,頓時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直接就開口說道:“會不會是因爲通信中斷,又或者是設備問題?”

通訊員的臉色極爲難看,小聲的說道:“這些設備我都剛剛檢修過,絕對不會出問題。”

說完之後他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龔箭和老黑的臉色極爲難看,他們心中都明白,出現這種情況,只剩下唯一一個可能性:鐵拳團指揮部被狼牙特戰旅的人端了。

這也足以說明爲什麼狼牙特戰旅會發起總攻的原因所在,很顯然,他們是想要將鐵拳團所有人都消滅。

老黑當機立斷對着龔箭說道:“指導員,你趕緊下令撤離吧,再這麼打下去,神槍手四連所有人都要折在這219高地上。狼牙特戰旅的炮火攻擊可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這纔過去了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就足足掙完了超過一半多的人數,而且我們身上的估計也不能夠堅持我們再支撐多久的時間了!”

龔箭並沒有立刻回覆老黑的話,在思考了一段時間之後,他長嘆了口氣,開口說道:“我接到的總部命令是死守219高地站到最後一個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老黑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開口勸解着龔箭,說道:“那是在通訊中斷之前所下達的命令,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我們必須要根據情況作出指示,不能夠讓神槍手四連的力量全部都折損在這裏保留一點有生希望,我們還有可能翻盤,你明白嗎,指導員!”

龔箭眼中滿是怒火,咬牙切齒的說道:“神槍手四連,只有戰死的士兵,沒有逃跑的懦夫!這幾年來一直都輸給狼牙特戰旅,如果今年還是輸給狼牙特戰旅,與其窩囊的輸給狼牙特戰旅,我寧願在軍事演習中陣亡,並且帶着幾個狼牙特戰旅的人走,我死也要咬下他們身上的一塊肉!老黑,你明白了嗎?” 龔箭身爲鐵拳團最爲精銳的連隊的連長,這幾年來一直輸給狼牙特戰旅,他心中其實也憋着一股氣。

本來他打算今年好好的找回場子的可沒想到事情又發展成爲了現在這個地步,這也就是爲什麼龔箭不打算撤退的原因。

俗話說的好,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他龔箭今天就要爭這一口氣!

不過老黑仍然是孜孜不倦的勸解着龔箭,在和龔箭進行了溝通後,他還是順利的改變了龔箭的主意。

全軍撤退,保留生存力量!

當消息傳到了前沿陣地之後,林凌頓時就愣在了原地,不過也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在狼牙特戰旅的火力壓制之下,神槍手四連的確沒有多大的資本能夠堅守219陣地,與其在這裏浪費力量,倒不如保存力量和狼牙特戰旅打游擊戰。

叢林之中,坦克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於是乎,在龔箭的命令之下,神槍手四連集體放棄了219高地,撤入了森林之中。

在撤退過程中,何晨光很是不憤的說道:“該死的,我這還是第一次打這麼憋屈的仗!”

林凌聽着何晨光的抱怨,臉上滿是無奈的神情,他同樣也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的憋屈對待。

在坦克的面前,就算何晨光和林凌有再多的辦法,都沒有多大的作用。

凌晨時分,神槍手四連的臨時根據地,龔箭正站在一塊石頭上給大家做着戰鬥前的動員,畢竟他也清楚,這幾次來被狼牙特戰旅包圍打的士氣低落了。

“你們都是我的兄弟,都是我的好兵,現在是考驗你們這幾個月來的訓練成果了,我們鐵拳團的團長被狼牙特戰旅的人斬首了,幾乎全團都被打成一盤散沙,從現在開始,我們沒有任何的後援,沒有任何的資源,我們只有手中的槍,只有身旁的戰友!雖然很艱難,但還有着勝利的希望,我們要告訴狼牙特戰旅什麼才叫鐵拳團,什麼才叫神槍手四連!”

龔箭高聲的鼓動着神槍手四連成員的士氣,雖然他心中也對這一次的軍事演習不抱任何的希望,可該做的事情他還是會去做。

林凌則是縮在角落中,在大腦中盡力回想着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他也很想力挽狂瀾畢竟被別人打得這麼慘,如果真的失敗了,說出去也不是一件好事。

龔箭仍然在做着動員,大聲的說道:“我們要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我們的上一代前輩們用小米加步槍打敗了帝國主義的火炮坦克飛機,今天我們同樣也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絕地翻盤打敗敵人,告訴我,你們有沒有這個信心?”

“有!”神槍手四連的成員在龔箭這一方鼓動之下,士氣也回升了不少,大聲的迴應着。

“好,那從現在開始,全團化整爲零,直接直撲敵後進行斬首行動,從這一刻開始,我們不再進行聯繫,一直到軍事演習結束,如果有幸碰面,那就自行進行組建,不幸陣亡就等待演習結束。如果在這一次的軍事演習中表現出色,我將會破格提拔,表現不出色,那麼我也會進行降級處理,這也算得上是我對你們的一次考覈就這樣了,全體就地散開!”

吩咐完在場的士兵之後,龔箭第一個帶頭向不遠處行動而去


林凌則是和何晨光打了個眼色,兩人結伴而行,行走在叢林之中。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來到了第二天上午,不得不說,鐵拳團的化整爲零的確給狼牙特戰旅的人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哪怕是在有範天雷的指揮之下,狼牙特戰旅中也有了不少的損失。

與此同時在某一片山地之中一個坦克連隊正在此處進行修整,隨後只聽見一聲槍響,坦克連隊的連長則是腦袋中彈,頭頂直接就冒出了狼煙。

按照演習規定,他已經算是個死人徹底陣亡。

“真的是見鬼了,我怎麼死的呀?”陣亡之後,坦克連隊的連長小聲嘀咕道。

沒錯,他直到現在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被哪個方向的狙擊手取走了性命。

不遠處的山林之中,龔箭和老黑結伴而行,剛剛的那一槍則是龔箭射出去了。

另外一方,林凌和何晨光正埋伏在一片草叢之中,打算埋伏會經過此地的狼牙特戰旅成員。

不過他們並沒有等到藍牙特戰旅成員的到來,反而是等到了鐵拳團的成員到來,林曉曉和唐心怡。

在和何晨光溝通之後,林凌這才站起身來,衝着林曉曉打着招呼說道:“林曉曉,我在這邊!”

他可真的沒有想到,林曉曉居然還能夠存活到現在,並且還和唐心怡在一塊。

林曉曉在看見林凌之後,俏臉上也是出現了幾分喜意,直接就奔着林凌跑了過來

“曉曉,沒想到你還能活到現,在我們的對手可是狼牙特戰旅啊!”林凌很是震驚林曉曉能夠存活那麼長時間,畢竟狼牙特戰旅可不是一般的連隊。

林曉曉笑嘻嘻的說道:“此時不同往日,我可不是之前的凌曉曉了,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指導員唐心怡,我能夠存活到現在,也算是託了他一份福。”

林凌和何晨光將目光轉到了唐心怡的身上。

唐心怡的身高大概有170,體重也就八九十斤的樣子,氣質極爲的高冷,軍銜則是上尉軍銜,這也讓林凌和何晨光乖乖的行了一個軍禮。

畢竟他們兩個人只是列兵,在見到軍銜高的,肯定是要主動行禮的。


唐心怡也在打量林凌和何晨光,主動開口說道:“現在也算得上是在戰時狀態,不用計較那麼多,從現在開始,我們結伴而行吧,快點都趴下,我感覺到有坦克經過,應該是我之前等候的目標。”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