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很突然,他壓根沒心理準備。

活了兩輩子了,二十萬他都沒見過,更別說兩千萬了。

所以我現在是千萬富翁了?

蘇鎧內心一下子就有點激動起來,差點沒忍住把黎枝抱起來親兩口,這小姐姐太給力了。

當然了,他沒這膽子。

蘇鎧一開始確實不敢要太多錢,總覺得不太好意思,沒想到黎枝來了個神助攻,一下子就幫蘇鎧多要了一千九百萬。

等護衛離開后,黎枝看着還沒從震驚狀態恢復過來的蘇鎧,笑道:「怎麼樣,兩千萬,你一下子成土豪了吧?」

黎枝那模樣,好像給出去的不是自己家裏的錢一樣。

激動啊,蘇鎧只覺得自己現在比那天得到系統還激動。

「啥也別說了,走,宵夜走起,今晚咱們吃大閘蟹去。」蘇鎧從長椅上跳了起來,率先走了前面。

南屏街現在警衛森嚴,刺客膽子再大也不會在這幾天冒頭,加上有護衛暗中保護,蘇鎧反而不再擔心黎枝的安全了。

黎枝看着蘇鎧的背影,忍不住笑出聲,小跑着追了上去,邊跑邊說道:「好啊,賺了這麼多確實要請我吃點,除了大閘蟹,能再加一盤龍蝦嗎?」

「加十盤都行,吃!」

…………

黎家莊園,黎候聽完下屬的彙報,笑了一聲。

「兩千萬,沒想到這小夥子要的這麼少。」說着,黎候又哼了一聲,罵道:「你們不知道給多點?就應該給夠兩億藍星幣。」

兩名護衛低着頭,覺得有點頭痛。

咋地,人家就要這麼多,難不成還按着他的頭要求他把價格抬高點?

想是這麼想,但兩人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這位大佬不高興。

「黎枝和他走那麼近不是什麼好事,哎,不過女兒也長大了,隨她去吧,她也該交交朋友,只要不動情就好。」

。 「他……真的有那麼強嗎?」

剛剛從海面下浮上海面的雷德佛斯號上,聽到香克斯手中電話蟲傳出的聲音,本.貝克曼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難以置信。

雷德佛斯號上的其他人也都被震驚得說不錯話。

電話蟲中他聽到了什麼,王漢一人獨戰兩個海軍大將,直接打殘了兩個海軍大將后揚長而去。這是真正的打殘,兩個海軍大將直接成了殘廢。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戰鬥過程,但是這才多長時間啊!從王漢殺死天龍人到現在,滿打滿算,連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沒有。這說明王漢的實力遠超了兩個海軍大將的聯手。

「看來我們小看他了。」

聽到本.貝克曼的話,香克斯說道。只是這次他的臉上沒有了嘻哈的表情,反而無比的嚴肅。王漢的實力,已經不僅僅是會打破大海上的平衡了,而是能將整個大海都攪動得天翻地覆。

「不僅是我們,是所有人都小看他了。」本.貝克曼同樣一臉的嚴肅。想著去幫王漢的,結果反倒是吃了個大瓜。

在這之前,他們都以為王漢的實力可能和海軍大將差不多,雖然王漢有擊敗個卡普的戰績,但他們認為王漢更多是因為果實能力特殊才能擊敗卡普,畢竟王漢很年輕。

現在他們知道了,他們都太低估了王漢的實力,能夠在一個小時內就擊敗兩個海軍大將的聯手,並且將兩個大將都打殘的人。這可不是靠著果實能力的特殊就能做到的,而是實打實的強大,不僅是實力強大,豐富的戰鬥經驗,狠辣程度可都不能少。

「船長,我們還去香波地嗎?」

拉基路問道。

「不,現在海軍一定已經派人去香波地群島救援大將了,我們去找王漢。」香克斯吩咐道。「我想和他再談談。」

——————————

「還是來晚了。」

即將到達59號港口的狗頭軍艦上,看著已經成為廢墟的59號港口,上面已經聽不到戰鬥的動靜了。

「噗魯!噗魯!……」

等在卡普身邊的海軍士兵手上的電話蟲再次響了起來。

「卡普,剛剛鶴彙報,在十分鐘前,王漢就已經走…..逃了,薩卡斯基和波魯薩利諾重傷……兩人都殘疾了,薩卡斯基丟了一隻手和一條小腿,波魯薩利諾丟了一條腿,並且現在還在昏迷中,現在兩人和鶴藏在第58號港口的廢墟中。務必不能讓三人再出事了,海軍不能徹底損失他們。」

戰國的聲音從電話蟲中響起,聲音中充滿著沉重和悲痛。

兩個大將重傷殘疾對海軍的打擊很大,不僅是戰力上的打擊,還有聲望上的打擊都很嚴重。可以想象,當這件事曝光后,大海上的海賊將會變得多猖獗。而海軍…….

「我已經趕到59號港口了,我一定會將他們活著帶回去。」卡普回了一句,掛斷了電話蟲。讓士兵開始聯繫鶴的電話蟲。

『還是沒能趕上啊。』

看著被破壞殆盡的59號港口,卡普的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

從與鶴之前的聯繫中知道王漢用了血肉之軀,卡普就知道薩卡斯基和波魯薩利諾兩人很快就會落敗,只是沒想到會敗得這麼快,快到都沒有堅持到他趕來,更沒想到兩人會敗得這麼慘,雙雙殘廢。這對海軍絕對是一個沉痛的打擊。

他只希望未來王漢不會將大海攪動得天翻地覆。

———————————

另一邊,離開的戰列艦上,王漢受到了所有人崇拜的矚目禮。

看著王漢歸來,戰列艦上所有人都顯得非常亢奮,就連古伊娜都是滿臉的激動。

那可是海軍大將,大海上的最強戰力,而且還是兩個聯手。雖然沒能看到全部的戰鬥過程和戰鬥結果,但是現在王漢回來了,而兩個大將並沒有跟來,就說明兩個大將都被王漢擊敗了,而且是聯手后被王漢一起擊敗的。

「頭,我們接下來要去哪?是不是去新世界?」

安德魯興奮的對王漢問道。其他人也是一臉興奮的看著王漢。心中期待著王漢會藉助著這次擊敗兩個大將的名聲,直接高調的進入新世界。

「不是。」看著興奮的眾人,王漢卻是直接搖了搖頭。

聞言,大家頓時表情一愣,顯然都沒想到王漢居然不打算進入新世界。

看著意外的大家,王漢笑著解釋道:「新世界的情況比較複雜,所以現在還不適合進入新世界。」

「可是,頭。」聞言,波拉趕緊說道:「現在你殺了天龍人,又擊敗了兩個海軍大將,現在進入新世界對我們最為有利,也能擺脫海軍和世界政府的糾纏,相反,如果繼續留在偉大航道前半段,世界政府和海軍為了挽回顏面,一定會出動大量的兵力來圍剿我們的。」

其他幾個船員也是拚命的點頭,表示波拉說的沒錯。能夠通過王漢設下的考核上船的七人都不是笨蛋,王漢又是做下了如此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他們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利弊。現在的情況,呆在偉大航道前半段無疑更危險。

「海軍現在殘廢了兩個大將,一時半會是難以抽出足夠的力量來圍剿我的,大海上的強者可不止是我們,海軍還有其他的敵人。至於世界政府,短時間內同樣不用擔心,權衡利弊之下,他們不會那麼衝動的,即使派人來追殺我們,我也有把握應對。而且,海軍和世界政府恐怕也會認為我們會立刻進入新世界。」王漢笑著說道。臉上自始至終都沒有半點擔憂。

「頭,既然我們不去新世界,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聽到王漢自信的話語,大家頓時安心了一些,安德魯對王漢問道。

「當然是做我們該做的事情了!」王漢笑著說道。

「該做的事情?」聽到王漢的話,大家頓時都是滿頭的問號。

「當然是繼續在海上狩獵海賊換賞金了。」王漢說道。

「可是,頭,我們恐怕,恐怕做不了賞金獵人了。」一個人弱弱的說道。王漢殺了天龍人,還干殘廢了海軍大將。肯定是要被通緝了,就算繼續獵殺海賊,那也是換取不到賞金的。

「我可沒殺海軍的大將,只是將其打殘了而已,而且在戰鬥開始前,我就賣了醫療艙給他們了。殘廢並不是不能治好,不過也是要耗費一些時間的。」王漢笑著說道。

聞言,大家有些摸不著頭腦了。王漢話里的意思是告訴他們還有餘地。

但是,王漢可是殺了天龍人,並且還狠狠的打了海軍和世界政府的顏面,這根本就是無法挽回的情況。相反,王漢之前賣出醫療艙的行為反而更像是在資敵了。

「放心好了,天龍人並不是絕對的。」王漢笑著說道。

。黑子看着我:「有什麼事嗎小少爺?」

我搖了搖頭:「沒什麼,可能這些時間待得有些敏感了,先回去吧!」

離開了鄭國春的公司,我和黑子也沒有可去的地方了,這次來遠坡就是為了幫小鬼投胎。沒想到當中又遇到了這些事情,目前……

《陰屍帝命》076章咬我幹嘛? 自以為成功毀掉證據的男人立即露出了得瑟的笑容,並且重新把煙叼回嘴裏,這才晃着腦袋給秦舒回信息:

【嫂子,你的這個提議我已經問過了,不行。我那朋友說了,沉哥的情況如果要從心理層面來控制沉哥的情況,只能用催眠療法,但沉哥不是一般人,催眠對他的用處不會太大。最關鍵的是,治標不治本。要讓他恢復正常,得找出病因,對症下藥。】

秦舒收到席雷的信息,並沒有太大的意外。

褚臨沉的情況她比旁人更清楚,所以她也只是抱着僥倖心態問一問。

至於蘇慕所說的對症下藥,她是十分認同的……現在難題在於,她即便知道褚臨沉的異常和那些紅色蟲子有關,卻拿那該死的蟲子一點辦法也沒有。

秦舒心情有些凝重,緩緩給席雷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回完消息,她便收起手機。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大海,陷入了沉思。

蘇慕給出的測試結論向她透露出很重要的一點:就算褚臨沉表現出正常的樣子,也不一定代表他的情況好轉,可能是他故意製造出的假象。

他的情況會一天比一天糟糕,用不了多久,也許就會像網上激烈討論的那樣,徹底……癲狂了。

秦舒閉上雙眼,做了個深呼吸。

驅走胸腔里的沉鬱之氣,她再次睜開眼睛時,目光重新堅定了起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現在褚臨沉身邊能幫助他的,就只有自己了啊。

不能放棄!

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放棄!

接下來的幾天,秦舒嚴格按照自己制定的治療計劃執行,把褚臨沉表現出來的所有細節都記錄在本子上。

這其中最難的便是她必須時時留意褚臨沉的情緒,哪怕是一些微小的變化,都可能引發一場風暴。

要是換做普通人來做這件事情,只怕褚臨沉還沒瘋,自己就先崩潰了。

秦舒卻堅持了下來。

即便,她每晚都失眠。

幾天時間下來,她消瘦了不少,眼眶下也多了兩個烏青的黑眼圈。

好的一點是,褚臨沉的情況很穩定,至少這幾天裏,他沒有表現出任何襲擊行為。

秦舒也做過一些小小的試探,隱晦地在褚臨沉面前提到那些紅色蟲子的事情,然後觀察他的反應,如果有異常,就及時打住。

這幾天下來,她也得到了一個有用的信息:那些和紅色蟲子有關的話題,確實會讓褚臨沉產生比較強烈的反應。

紅色蟲子,再次成為秦舒心裏一個不得不解開的謎題。

只是,該從何處下手?

肖原的兩位教授父母那邊依舊沒有新的發現,她自己這裏,也是絲毫沒有和那些紅色蟲子相關的信息。

不……好像還有一個。

在陪着褚臨沉住進別墅第五天的下午,秦舒再次想到了那個被他藏起來的,從褚宅暗陵裏帶出來的東西。

衛助理說過,鑰匙在褚臨沉手裏,可是她趁他睡着的時候檢查過,並沒有發現什麼類似鑰匙的東西。

秦舒的目光落在了褚臨沉垂在床邊的手掌上。

修長白凈的手掌、骨節分明,宛如漫畫家精心描繪出來的一般,和他氣場挺拔的身形相稱。

在他指間,帶着銀光閃閃的一枚戒指。

那是她回贈給他的訂婚戒指。

秦舒看到這枚戒指,想起倆人曾經的浪漫,忍不住彎了彎唇角,將他的手掌抬了起來捧在手心裏,近距離觀摩。

細看,卻發現這戒指似乎有細微改動的痕迹。

「這是……」

她訝異地輕呼了一聲,抬眸撇了眼熟睡中的褚臨沉,然後一咬牙,將戒指摘了下來。

出門之前,她為了防止褚臨沉提前醒來,額外在房間里點上一支足以讓他昏睡三小時的葯香。

拿着戒指,她徑直開車前往褚氏集團。 夜梟看到林雪兒,眉頭厭惡的皺了起來。

林雪兒看了夜梟一眼,盈盈笑意上前,像個孫女一樣,很親昵地摟著夜老太的肩膀撒嬌,「奶奶,我好想你了。」

「乖~」

夜老太還是很喜歡人美嘴甜的林雪兒的,做不成孫媳婦兒,還可以當孫女來看待的。

「奶奶,愛你。」

林雪兒在夜老太的老臉上親了一口,然後繼續撒嬌說,「奶奶,我想和你坐一起聊天。」

夜老太旁邊也就只有一張椅子。

這張椅子被米小米做了。

她這樣子的意思很明顯,是想要趕米小米走。

「張嬸,今天是家庭聚會,把無關的人趕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