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道十餘裡外。

一輛豪奢車輦劃過長空,車輦足足有八條紫金龍獸拖拉著,車輦上,車廂周圍更是有數十位美貌侍女。所過之處,便是街道上的修行者們都老遠避讓到一旁,都不敢抬頭看。因為在火烈城稍微住的久點的都知道……那是煙雲樓主人『淳御風』的車輦。

作為火烈城最大銷金窟煙雲樓主人,淳御風自然地位極高,在火烈城也絕對是風雲人物,便是那些王侯家族子弟們大多也不敢去得罪,更別說無數平民了。

車輦,豪奢車廂內部。

車廂外表看僅僅丈許寬,可內部卻是十餘丈寬度。

兩名胖乎乎的男子相對而坐,身旁都有美人伺候著。一名胖乎乎的男子自然就是淳御風了,他滿臉笑容,讓人如沐春風。而另外一位胖乎乎男子卻體型頗為高大,散發著隱隱恐怖肅殺的氣息,呼吸間,隱隱都有黑色氣流從鼻子內噴出,他身旁的美人們都有些膽戰心驚。

「乾兄,這次還要多麻煩你,多給我來點貨物。」淳御風訴苦道,「貨物不夠用,我日子也苦啊。」

「貨物不多,這分配本就是得罪人的事。」那體型肥胖巨大男子淡然道。

「知道乾兄也不容易,自然不會虧待乾兄。」淳御風熱情道。

「不急。」那肥胖巨大男子倒是很淡然。

「是是是,來來來,嘗嘗這天辰靈酒,這可是我們國主出了界心大陸,在周圍混沌星辰中發現的『天辰神樹』才釀造出的美酒,我可是難得才弄到手一點。」淳御風一揮手,面前出現了一半透明的酒壺,透過酒壺便能看到內部有著泛著綠光的酒液蕩漾著,這酒壺直接飛到了那肥胖巨大男子面前條案上。

「哦,天辰靈酒?」肥胖大漢這才露出笑容。

「好酒好酒。」這肥胖大漢似乎頗為滿意,邊喝酒邊看著外面,這車廂是封閉的,不過,外面看不到車廂內。車廂內卻是能輕易看到外面景色。

享受美人伺候,喝著美酒,這肥胖大漢露出笑容,忽然他表情微變。

「那是——」

肥胖大漢看到了遠處街道上分到兩邊的平民中有一對男女,那名女子僅僅是真神,可肥胖大漢雙眸隱隱有紅色神紋流轉,不由心中暗喜,「這靈魂散發的靈光如此濃郁,可真是一味好的藥引啊,嘖嘖,卻是讓我好運發現了。」

「停下。」肥胖大漢開口。

「快停。」淳御風連高聲道,車輦迅速停下,淳御風這才陪笑道:「乾兄,何事啊?」

「那個女子。」肥胖大漢指著遠處街道上,「穿著紫色衣衫的,頭上有玉簪的。」說著他忍不住在一旁直接凝聚出一女子虛影來。

「這女子我要了。」肥胖大漢說道。

淳御風遙遙一看,他在火烈城消息可是極靈通,王侯子弟說少不少,說多也就那麼多。他都認識,他一眼可確定那女子來歷很普通,就算是王侯家族……僅僅真神實力一般身份也很卑微。

「乾兄放心,我立即將她抓來。」淳御風微笑道。

肥胖大漢點頭。

他一個外來者,做這事不適合。可淳御風做這事卻是簡單的很。

……

顏文父女二人早就看到了遠處半空中那一輛豪奢車輦,認出是那位煙雲樓主人的,自然早就避讓到路邊。

然而,那一輛車輦卻俯衝而下,直至停在了他們父女二人身旁不遠。

車輦上,車廂簾掀開,露出了裡面被眾美女伺候著的兩名胖乎乎男子,其中煙雲樓主人淳御風則是俯瞰下方,那一雙小眼睛俯瞰下方,卻冰冷的很,直接落在了顏文父女身上:「將那女人帶上來。」

「是。」車廂外的侍女,實力卻是非凡。

頓時有兩名合一境的侍女直接飛下。

「饒命,煙雲樓主人,饒過小女吧。」那中年男子『顏文』連跪下祈求,「我是顏氏葯堂的丹藥師,還請給個薄面。」旁邊的女子顏瑜也都惶恐跪下。

「哼。」淳御風冷哼一聲,冰冷目光看了一眼顏文父女二人,都懶得多說。

顏文驚恐萬分,心中慌亂。

他自己也清楚……就算他們葯堂的主人,雖然有些身份,可在煙雲樓主人面前也是不敢吭聲的。更別說他自己一個丹藥師了。

「父親。」顏瑜也焦急驚恐,落到煙雲樓主人那會是什麼結果?運氣好也是被煙雲樓客人們玩弄,運氣差,怕是會被蹂躪丟掉性命。

「刷。」

一道身影憑空出現,正是一名灰袍老者,灰袍老者出現在了跪著的顏文父女前方,一揮手,轟——一股虛空波動轟擊在了那兩名衝下的合一境侍女身上,那兩名侍女被轟擊的頓時往後倒飛開去。

「田易芝?」煙雲樓主人淳御風冰冷目光俯瞰下來,看到了那名灰袍老者,不由眉頭一皺,他認出來那是火烈侯的客卿田易芝。

這時候。

遠處一輛車輦也劃過長空飛了過來,車輦上坐著一名俊美少年,身前趴著兩頭黑流雲犼,身後便是冷然肅殺的九名親衛。

「淳御樓主,怎麼,連我的侍女你也要搶?」俊美少年坐在那,伸手輕輕撫摸著體型龐大的黑流雲犼光滑的背部毛髮,淡然說道,聲音回蕩在半空。周圍街道上的無數修行者們根本都不敢吭聲。

「雪鷹公子?」淳御樓主臉上浮現笑容,只是微微皺眉看了看身旁的肥胖大漢。

那肥胖大漢目光幽冷,遙遙看著對面半空車輦上的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同樣看了眼那肥胖大漢。

**(未完待續。) 顏文父女二人跪在那,心中屏息,又激動又驚顫。

他們忍不住看著半空中的龍獸拉著的兩輛車輦,一輛車輦豪奢,上面是淳御風樓主以及神秘的肥胖大漢,另一輛車輦上則是那位撫摸著黑流雲犼毛髮的應山雪鷹小公子。

「父親。」顏瑜傳音給他父親。

「放心放心,雪鷹公子地位非凡,他開口,那淳御樓主一定會給他面子的。」顏文傳音安慰女兒,心中卻是惶恐不安。

整個街道上眾多修行者們早就避讓到兩旁遠處,雖然不敢喧嘩吭聲,卻也觀看著情況發生。

上方碰撞的兩方……

絕對是整個火烈城的大人物啊,一方掌握最大銷金窟,麾下門客眾多,影響力極大。另一方卻是整個應山氏堪稱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雪鷹小公子,應山老母都很是看重的。

「雪鷹公子,可否將你這侍女割愛啊?」淳御風笑著,熱情的很,「我自然不會讓雪鷹公子你吃虧。」

「知道是我的人,你還想搶?」東伯雪鷹坐在那,隨意說道。

淳御風臉色一僵。

一個小女子而已,竟然一點不給他臉面。如果這個應山雪鷹公子故意找茬想要點好處,淳御風還是願意送些好處的,也算彼此拉近關係。哪裡想,這個雪鷹小公子似乎真的愚蠢的要給一個弱小女子出頭!

淳御風看了眼旁邊的肥胖大漢。

「還請幫忙,拿下這女人,我定記得淳御兄這人情,貨物的事,也好說。」肥胖大漢傳音道。

淳御風心中發苦,顯然乾兄並不願放棄。

「乾兄,這個應山雪鷹小公子太年輕,太稚嫩,這種嫩頭青最是難辦啊。」淳御風傳音道。

「以淳御兄你在火烈城的地位,這點事還做不到?」肥胖大漢傳音。

「唉,這裡終究是火烈城,火烈侯地位不可撼動,更何況應山雪鷹這小公子都說了,是他的侍女!我強行要搶,這便是我的錯了。鬧大了,我都占不到一點便宜。」淳御風說道。

強搶平民、殺死一兩個平民……

以火烈城之廣闊浩瀚,內部修行者數量億億萬,的確是小事。就算從律法上來說,王侯子弟做了,也僅僅是罰些宇宙晶。

可實際上只要不鬧大,強搶數量不多,殺戮數量也不多,也不會有什麼懲罰的!

畢竟強搶一個平民罰的不多,若是千個萬個,真嚴格罰起來……王侯子弟也扛不住。

「還不上來?讓你父親先回去吧。」東伯雪鷹卻懶得和他們拖延時間,一聲令下。

田老立即伸手拉住那女子,同時傳音給這父女二人:「先隨公子走吧,至於你這個當父親的,想要見女兒,可以去侯府看望。」

「快不快去。」顏文卻是連催促。

「嗯。」女兒顏瑜也連應道。

嗖。

田老拉著這女子直接飛起,飛到了東伯雪鷹的車輦旁,乖乖站在東伯雪鷹旁邊候著,彷彿真的一侍女。

「走。」東伯雪鷹都懶得再看對面的淳御風樓主。

兩條龍獸發出嘶吼,立即拉著車輦迅速劃過長空朝遠處飛去了。只剩下煙雲樓主人的車輦還停在那。

嘩。

淳御風樓主將車簾合上,看向對面臉色陰沉的肥胖大漢,連勸說道:「這小公子年齡太小,做事也蠻橫,可這事本就是我們理虧,鬥不過他。我強行攔都沒用,若是敢動手,怕是火烈侯府的軍隊就直接殺來了。」

淳御風樓主也鬆了口氣。

畢竟東伯雪鷹走的乾脆,也讓淳御風樓主無需再多話。

「哼。」肥胖大漢臉色陰沉,體表黑色氣流緩緩流動,冷聲道,「先去煙雨樓吧。」

「好好好。」淳御風連道。

嘩——

很快這豪奢的車輦就迅速飛行,朝煙雲樓趕去。

留在原地的那女子父親『顏文』見狀鬆了口氣,雖然他猜到,沒能搶走自己女兒,應該也不會遷怒自身。畢竟看樣子,淳御風樓主是不想和雪鷹小公子真的撕破臉了。

「幸好雪鷹公子出面,否則這次就真的麻煩大了。」他也暗暗感嘆,雖然火烈城龐大修行者無數,加上有『罰金』懲罰在,王侯子弟殺戮搶掠還是很少的,可落在自身頭上,還是很絕望。不過生活在城內,總比城外好。

城外,是真正的殺戮混亂世界了,像他們這些真神、普通虛空神,在外面怕活不了多久就被殺了。

「雪鷹小公子真是厲害。」

「竟然一點都不給煙雨樓主人臉面。」

「雪鷹小公子,哪裡在乎那煙雨樓主人?以雪鷹小公子的天賦,定是前途無量,將來恐怕也是要封侯的!」

「是是,那是要封侯的,自然不同於其他王侯子弟。」

周圍密密麻麻修行者們又繼續行走,三三兩兩議論感慨,對他們而言,這已經是火烈城幾乎最頂層的大人物碰撞了。再高層?怕只有火烈侯和淳御衛一了。

……

在車輦上。

東伯雪鷹坐在那,一旁的侍女顏瑜連感激道:「謝雪鷹公子救我性命。」

「我開口,那煙雨樓主人依舊還想要搶奪你,看樣子,似乎是他旁邊同伴的意思。搶奪之心很重。」東伯雪鷹淡然道,「以後你就暫且當我侍女吧,沒這一身份保護,怕是很快就被掠奪走。」

「是。」顏瑜連道。

她也發現了,那個在淳御風樓主旁邊的肥胖大漢,看她的目光都非常陰冷且貪婪。

「田老,查查,今天和淳御風樓主同在車輦上的是誰。」東伯雪鷹道。

「應該不是火烈城的人,回去我就讓侯府內查探清楚。」田易芝也連道。

東伯雪鷹點點頭。

他一眼能看出,那肥胖大漢氣息頗為邪惡,且似乎並不怎麼在乎淳御風。不過終究只是一個合一境而已,東伯雪鷹並不放在眼裡,他自己如今都已經將南雲聖十二式的第四式、第五式練成,那兩式可都是六層實力招數。

至於更強的七層實力?若是有七層實力,都能直接封侯了!所以東伯雪鷹即便才修行八千年,在火烈城內卻已經是極高層次。

很快。

車輦來到『寶器坊市』區域,整個寶器坊市是有許多店鋪,店鋪都是販賣丹藥、材料、兵器等各種奇珍異寶的,檔次有高有低。像在自己來處的混沌虛空五大聖界,這種交易一般都是聖地們獨佔的。不過界心大陸不同,這裡各種交易更繁華多雜,甚至整個『寶器坊市』都是有大陣運轉,誰都休想從寶器坊市任何一個店鋪內奪走兵器寶物。

「雪鷹公子,你可好久沒來了。」

「雪鷹公子,快請進。」

隨著東伯雪鷹到來,各處店鋪管事都熱情萬分。

因為在剛出生后的那千餘年歲月,除了喜歡去吃各種美食,另一個最喜歡的就是來逛寶器坊市,在眾多店鋪中閑逛,觀看各種兵器煉製,甚至一些古遺迹內出來的物品,這些都讓東伯雪鷹從中發現了不同的玄妙。

東伯雪鷹來到頗大的一座店鋪內,剛進來,一眼就看到了懸浮在整個店鋪正中央的那一桿散發古老凶戾氣息的長槍。

「嗯?」東伯雪鷹看到那一桿長槍,感應著那股氣息,便不由眼睛一亮。

「雪鷹公子,你好眼光。」旁邊的管事見狀連熱情開口。

*(未完待續。) 「我拿了看看。」東伯雪鷹直接道,打斷了管事準備要說的長篇大論。

「請請。」管事連道。

東伯雪鷹這才一伸手抓住了這一桿長槍,長槍表面有無數紋路,抓著槍桿很是舒服。

一拽長槍,槍桿如龍,都隱隱發出一聲槍吟。

旁邊管事見狀暗暗嘀咕:「這位雪鷹小公子,似乎懂槍法?」

東伯雪鷹左手抓著槍桿末端,右手緩緩撫摸著槍桿,一種熟悉感洋溢在心頭,在投胎轉世前,自己主修虛界道,而虛界幻境並不適合用長槍近身搏殺。所以早先時自己使用長槍近身戰,到了後來卻已經放棄近身戰了。

可在界心大陸,東伯雪鷹卻決定了主修兩條路,一條依舊是虛界幻境之路,這一方面自己本就天賦很高。另一條就是虛空道路了!畢竟自己原先就有深厚積累,先後得虛空始祖、九雲帝君傳承,又有陌古將軍鱗甲觀摩參悟,且在迷界走廊參悟億萬年……這些基礎在,又在界心令傳送時,感受到了虛空的另一種運用之法。再加上界心大陸自己拜入的又是南雲聖宗。

所以自然兩條路兼修!

而南雲聖十二式……就是近戰絕學!一般可以用身體當兵器,不過也可以使用其他兵器的。

「這一世,便再用長槍。」東伯雪鷹默默道。

「嗡。」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