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陸凡嘀咕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機動車的停駐點,隨後發動引擎朝著公寓而去。

這要是以往的話,他興許真的會很害怕,但畢竟和魏玉、小寶相處過一兩天的時間,對於鬼……如果所有的鬼都像她們那樣的話,那當真是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一路風馳電掣,大晚上冷風呼嘯,可對於陸凡而言卻沒有太大的效果。這會兒他想要第一時間回去看看魏玉的情況,畢竟中了伏妖師的一擊,不知是否衛先生將魏玉的傷勢解決了。

熟練的打開公寓大門,再把機車停駐進去,陸凡『蹬蹬蹬』就是往樓上跑,只是剛剛邁出去兩步,陸凡最終還是躡手躡腳的上了樓。

他不知道鬼睡不睡覺,但打擾別人睡覺可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行為,不管這對方是人是鬼。

「郭玲玲~」

「魏玉~」

當陸凡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發現郭玲玲正趴在他的床沿邊睡覺,而小寶這會兒正躺在床鋪上面,小腿張開,呈現A4紙張的寬度張開,臉上盡然都是恬靜,看得出來她睡得很是舒服。

只是她的一隻腳被郭玲玲的一隻手輕輕抓著,大概是為了防止在睡覺的過程中小寶再一次跳窗……這簡直太過折磨人。

公寓還是很安靜。

晚上的公寓和其他地方的公寓幾乎一樣,沒有喧囂,寂靜,可以聽見附近風吹的聲音,透過窗戶,甚至能夠看到天邊皎潔的月色。

興許是聽到了陸凡的聲音,郭玲玲的一雙眼睛慢慢睜開,緊接著驚呼道,「呀,房東房東,你回來啦?」

她臉上的驚喜不似有假,接著就是再度問道,「怎麼樣,被偷的東西都拿回來了么?」

陸凡剛剛準備回答,眼角的餘光卻是瞥見床鋪上的小寶眉頭微微皺起,緊接著小腿一伸,那臉蛋瞬間擰成了一個讓陸凡心疼的樣子,而接下來不出所料的『哇哇哇』聲音響了起來。

身兼『女兒奴』稱號的陸凡想都沒想第一時間衝上去將小寶給抱了起來並且輕輕哼唱: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快寶,投進爸爸的懷抱,幸福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爸爸好,沒爸的孩子像根草,離開爸爸的懷抱,幸福哪裡找……

懷中的小寶嚶嚀了一聲『粑粑』之後眉頭漸漸舒展開來,最後又沉沉入睡,哪怕身為一隻鬼,小寶也是惹人憐愛的小鬼。

而這棟公寓有一個神奇的作用,那似乎就是可以將鬼怪具現化,讓他們擁有了真正的身軀,除開如此之外,他們也近乎不死不滅。

見到小寶安靜了下來,陸凡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會兒才是抬頭看向郭玲玲,「怎麼樣,魏玉有沒有事?」

「我在這呢陸凡哥~」

郭玲玲還未回答,門口位置已經響起了魏玉的聲音。

她穿著今天白天的衣裳,臉色也終於不再那般蒼白,陸凡注意到對方的手上纏著一條白布,將她的整隻手近乎完全包裹,但除此之外,魏玉不像有事的樣子。

「你怎麼樣,沒事吧?」陸凡關切道。

「我沒事陸凡哥,衛先生幫我包紮了下,另外幫我驅逐了手掌中伏妖師的力量,只要休息幾日吸收點月華就會徹底好轉了,衛先生還說,幸好這次攻擊的箭矢威力不是太強,否則的話就算能趕回來,我這條手臂也廢掉了……還有啊,對不起,今晚都怪我,是我把事情搞砸了……」

看著魏玉低頭不好意思的模樣,陸凡連連擺手道,「我又沒怪你,那種情況之下你有那反應我能理解,你沒事就好,你要有事我怕還要自責呢……」

當陸凡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間想起一件事情后道,「你瞧瞧我這記性都差點兒給忘記重要事情了,你們看到那箱子了沒?」

「呀,房東你那麼客氣幹嘛啊,這都這麼晚了你還給我們帶夜宵這怎麼好意思啊,都帶了什麼啊,我喜歡吃腸粉和牛雜湯,裡面有沒有有沒有?」

郭玲玲一臉激動就準備上前把箱子給打開,陸凡嚇了一跳直接大呼一聲,「我曹,別碰,那伏妖師的箱子!」 公寓當中陡然間寂靜無比,郭玲玲邁動的步伐這時候停滯下來,而魏玉也下意識身子一個哆嗦差點兒再度鑽進陸凡的身體當中準備上身,被陸凡直接用手擋在外面,這才戰戰兢兢的望著不遠處的箱子,而懷中的小寶也因為陸凡這一聲呵斥整張小臉又皺在了一塊,就在嬰兒的啼哭聲準備響起的時候,伴隨而來就是陸凡在公寓內的成名曲《世上只有爸爸好》,整一個過程就像在拍啞劇一般,直到最後陸凡的歌聲響起才是收尾。

你簡直沒辦法去想象那樣一副畫面。

終於在過了一會兒之後,郭玲玲開口道,「啥?」

「那箱子,伏妖師?」魏玉也是指著箱子開口道。

陸凡點了點頭,這才道,「對,伏妖師的箱子,我給順回來了,那傢伙腦子有點兒問題,還有點兒窮,拿他東西的時候多少有點兒不好意思,就用我的錢給他開了兩天的酒店先住下來,我心裏面總能好過一點,這少一個伏妖師的箱子,以後你們也能少一點兒危險,不過我還蠻好奇這裡面裝著什麼東西呢,也不知道對你們有沒有影響。」

陸凡自顧自的說著,魏玉這才鬆了一口氣。

郭玲玲這時候道,「房東,這箱子如果是伏妖師的話,那裡面的東西也只有伏妖師一脈可以使用,對於普通人來說的話,就算你有這個箱子,你也無法使用他們的道具,這是血脈使然。」

「啥?」陸凡愣了一下,緊接著有些詫異道,「血脈?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血脈這玩意?我還以為是假的呢,那他們都是天師鍾馗的血脈?你說,你說這世界上有沒有真龍血脈?還有,你能不能看出我是什麼血脈?」

「房東房東,我說你腦洞能不能不要開那麼大,我都快有點兒跟不上了。」郭玲玲埋怨著,「不過呢,其他血脈我是不知道,但關於伏妖師的血脈,總歸會有一點兒感覺,所以只要感受到有伏妖師的氣息,我們就會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公寓處在這裡,難道就沒有伏妖師上門過?這麼奇怪?」

這也是陸凡最為在意的一件事,如果說這公寓裡面住的都是鬼怪的話,那麼這裡的氣息一定很濃郁,伏妖師不可能沒有察覺。

「這棟公寓是受到庇護的公寓,也可以說是鬼怪的安樂所,它所銜接的是異空間,所以伏妖師不會發現這裡的……一旦有伏妖師靠近,我們都可以隱匿在異空間當中,所以不管伏妖師來多少,只要我們處在這公寓之內,伏妖師就不會發現到我們的存在……」

陸凡趕緊擺了擺手道,「好了,別說了,這連異空間都出來了,我總感覺再說下去我的世界觀就要更新新的系統了,否則總感覺會運行不了……既然伏妖師的箱子不是伏妖師施展的話,那對你們就沒有多大的影響了,我打開來看看裡面都是些什麼東西……」

「嗯。」

這會兒小寶已經乖巧了下來,陸凡將小寶放在床鋪之上,同時囑咐魏玉看好自己的孩子。

「放心吧陸凡哥。」

總感覺自己真成了孩子爸……

陸凡趕緊將這種讓人崩潰的想法摒棄掉,緊接著他將伏妖師的箱子拿到桌面上來,這一個古老的箱子上面有一些刻痕,也不知道用了多長的時間,甚至連郭玲玲都忍不住吐槽道,「這哪個鄉下來的伏妖師啊……居然用這麼老舊的箱子……」

陸凡愣了一下后道,「這伏妖師的箱子難道不是傳承下來的?我看這東西這麼老,怎麼說他祖上也應該是很厲害的存在啊!」

郭玲玲用手輕輕撫摸著那箱子上的刻痕,相當部分的刻痕已經看不見了,但是新增的刻痕幾乎少之又少。

想及此處,郭玲玲開口道,「也許他祖上是個很厲害的伏妖師,但這麼窮的伏妖師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還有啊房東,誰告訴你說東西越古老就越厲害了?伏妖師也是與時俱進的好不好?我不久前就遇到一個伏妖師,人家的箱子那都是全自動化,上面還刻有時間,甚至箱子本身都被製作成了獵妖的工具,更別說裡面的裝備了,全都是高科技產物,就說魏玉之前受到的傷害,那一道箭矢也是古老的獵鬼工具,這年頭,那東西都不興了,這大概都是七八年前老一輩的產物了,現在還有這麼OUT的伏妖師么?」

陸凡想到倪凱那磕磣的模樣,多少兒有點兒不忍直視的樣子,他一隻手捂著自己的額頭,另一隻手則是將伏妖師的箱子扣給打開……

「我現在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隨身攜帶這箱子了……這正常伏妖師的箱子都是密碼鎖吧。」

而接下來打開箱子的那一幕,不論是陸凡還是郭玲玲亦或者說是魏玉,多少都有點兒傻眼了。

「呀……這毒粉……」郭玲玲的手伸入到箱子當中取出一包粉劑出來。

「這粉怎麼了?很厲害么?」陸凡如同好奇寶寶。

「不,不是。」郭玲玲搖了搖頭隨後道,「就是蠻懷念的,這毒粉應該是五年前的產物吧,沒想到這麼多年了還能夠看到這東西,也不知道過期了沒有,現在居然還有伏妖師用這種配方的毒粉。」

「咦,弓弩……」魏玉也是拿起了一件道具起來,她手上的東西多少有點兒像古時候的諸葛連弩,但卻更為單一,將射擊的頻率縮減,同時增加了武器的射程,這樣一件工具的射程大約是在一公里左右,碰到障礙物則會停止。

「我就是被這武器所傷害的……這東西也是好幾年前獵鬼工具了,剛才被射擊中的那一刻,我都感覺回到了幾年前一樣,差點兒都有一種錯覺我還是單身小姑娘。」

陸凡,「……」

以前覺得鬼怪不靠譜,這年頭連伏妖師都這麼坑爹么?這是從哪個深山野林里出來的伏妖師啊……

突然之間,陸凡想到了倪凱之前準備賣給他的符,而箱子當中剛巧躺著那麼幾張。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對了,這符的話厲不厲害?」 當陸凡將倪凱交由他的『趨吉避凶滅殺惡靈符』拿出來的時候,整個現場一片安靜,這讓陸凡一愣,「怎麼了怎麼了?這符怎麼樣,是不是也很low?當時他給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什麼滅天滅地符也是個垃圾肯定……」

就在陸凡準備將這符籙給放進箱子的時候,郭玲玲卻是將那符籙給搶了過來,「給我看看。」

便是魏玉的俏臉也是一種凝重。

整一個現場的氣氛由著最開始的逗比變成現在這種嚴肅的氣氛,讓陸凡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片場,前後的畫風變化太大,讓他一時間難以適從。

郭玲玲將『趨吉避凶滅殺惡靈符』拿在手中掂量片刻,感受著它上面的紋理刻畫方式,她臉上的表情愈發震驚。在陸凡快要憋不住忍不住發問的情況之下,郭玲玲這才抬起頭來,同時將手上的符籙交到了陸凡的手中。

「怎麼了?這符籙是個什麼情況?怎麼比你們發現這伏妖師來自幾年前的時候還要激動?」陸凡直接問道,同時他也觀摩著這符籙,卻發現這符籙上面的鬼畫符他就完全看不懂,而質地上來說,簡直就是粗陋,大概去街上隨便買一碟黃紙都能夠直接刻畫出來,但不可否認,這符籙絕對不是印表機給列印出來的,分明就是人為刻畫……之所以陸凡敢這麼確認,主要還是這一共就三張符籙,而每一張符籙的大致形狀幾乎相同,可每一個筆畫都不在一個點上。

另外,你還瞧見畫符籙畫到最後毛筆字用不了硬生生用圓珠筆的藍色筆芯將剩餘一半的符籙給勉強畫完的人么?

這特么就沒有見過窮到這種境界的伏妖師,連個畫符工具都要東拼西湊。

但偏偏這會兒郭玲玲望著陸凡,表情略微嚴肅道,「房東,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窮的響叮噹的伏妖師可能真的大有來頭。」

「啥?」陸凡一臉震驚,「不會吧,他真就是個窮鬼,真要大有來頭這東西就不會一張九十九元還送什麼驅鬼散。」

只是對此,郭玲玲依舊保持著自己的看法,在這一點上,她相當有自己的主見。

「房東,不管你怎麼說,單從這符籙的刻畫……不是,拋除毛筆和圓珠筆的差異,再跑去這畫畫能力的缺陷,這種符籙的製作與畫法當今全球,僅存一例,那就是來自於兩百年前的倪世家。」

「倪世家?」陸凡愣了一下,「沒聽說過,很厲害么?」

郭玲玲點了點頭道,「很厲害很厲害,雖然在歷史當中,倪世家也許名不經傳,甚至只是小門小戶,一共人口加起來還不足五十人,但對於伏妖師還是妖鬼來說,倪世家卻是大名鼎鼎,但凡被他們盯上的妖鬼,幾乎從沒有一位能夠從他們這個家族人的手中逃掉。」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當陸凡聽到這裡的時候微微有些不可思議問道,「那你怎麼就能確定對方就是兩百年前倪世家的後人?那坑貨,怎麼看都不像啊?」

「倪世家在畫符的天賦之上少人能及,而他們畫符還有一個既定的標準,那就是會在每一個自己刻畫的符籙上面標註倪家特有的符號,就是兩個圈中間一個原點相連,這符上面也有,這是別人無法模仿出來的……」

「那傢伙真這麼厲害?背景這麼強?」

「背景強是肯定的,但厲害不厲害就不知道了,因為但凡伏妖師的首要標準就是需要考一個畫師資格證,只有擁有畫畫天賦的人才能夠成為一位厲害的伏妖師,而你認識的那倪家後人,就沖這畫畫的手筆……我保留著先前的意見。」

「擦!」

但陸凡的關注點可根本不在這裡,他驚呼一聲,「當伏妖師還要考畫師資格證?」

郭玲玲霎時間白了陸凡一眼道,「廢話,這年頭什麼東西不需要有一個憑證啊,你就說想當一個和尚,那特么不還得本科碩士學位才行?一般人給你進么?這都是鐵飯碗,你沒點本事當什麼伏妖師……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我懷疑他可能是倪家的人,但就是太窮了,小時候沒人送他去進修畫畫,這才導致他空有倪家這個血脈身份,但特么就是個半吊子伏妖師。」

陸凡的三觀要被重新刷洗了,這大街上隨便一位算命先生可能都不是普通人,極有可能這身上都是帶著多少資格證書來著,指不定你這會兒去天橋底下隨便抓一個乞丐來,人家都有可能給你c語言證書麻溜麻溜的一大堆,當場給他一台電腦連上網都有可能給你成為世界上著名黑客。

而很快,陸凡就是問道,「那照你這麼說來著,憑藉他倪家伏妖師的身份,這符籙其實可能真的很厲害?」

郭玲玲道,「厲害不厲害不知道,但肯定是三無產品,這一般伏妖師都非常在乎自己的名聲,也不會犯賤到去兜售這些東西兒,畢竟沒有任何保障的東西,出了事兒也沒地方找人,尤其這種符籙,沒有親自驗證過無法判定到底厲害不厲害……不過我認為,一個能將自己本命的製作符籙本事製作而成的符籙賣得這麼廉價,這本身就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這符籙可能一丁點兒用處都沒有。」

陸凡趕緊補充了一句話道,「也可能是窮怕了……」

你都沒辦法去體會一位伏妖師在大秋天還穿著夏裝這是多麼另類的一種造型,但偏偏倪凱還沒有任何的辦法,人窮……就算你是伏妖師都不管用,畢竟這可不算是正經的工作,國家也不會給你津貼。

再加上你這樣一幅打扮,就算真有人捉鬼,人家也是鐵定找那種門面看上去非常正規大氣派的管你是不是正規的伏妖師而不會去選擇一個正經但卻窮的褲兜裡面都沒幾個鋼鏰的伏妖師。

這主要還就是一個心安理得的問題,但凡正常的人都沒辦法去相信倪凱那樣一個人會是一位伏妖師。 對於倪凱的身份,在經過郭玲玲、魏玉兩人的探討中陸凡已經對他有了一定的了解:這是一位有著驚人背景但本身卻是窮的響叮噹另外沒有多少畫畫天賦的半吊子伏妖師。

之所以沒被倪家接納的原因可能就是小時候送去學畫畫但終歸沒有這一方面的天賦,可偏偏血脈這種東西與生俱來,在別的方面上來說,倪凱興許還有一點兒意想不到讓人驚奇的天賦,但終歸在伏妖師的天賦上面,只能說是三腳貓。

而如果再讓倪家的人知曉,一位伏妖師的本命畫符能力所製作出來的符籙被倪凱賤賣到一張九十九還附帶贈品,這特么絕對給往死里打……

大概能安然活到現在,只有一句古語能夠形容他了:傻人有傻福。

而關於『伏妖師的箱子』,這就彷彿是陸凡開荒時挖掘出來的寶箱,但卻是木箱,人家要麼青銅,要麼白銀甚至是黃金箱子,起碼解鎖起來裡面有一大堆可以增加技能屬性值或者特殊天賦的東西,但想要從木箱裡面找出超越白級裝備以上的東西實在太過困難,就是想要拿出一件『+1』屬性的都困難重重,更別說裡面的東西大多數都非常的不靠譜。

真要形容的話,或許『殘破的裝備』『帶著詛咒的裝備』等等勉強也能形容一下。

也許再過個幾百年幾千年,這東西還能當成文物來兜售一個好價格。

於是乎,一件來自於龐大伏妖師家族的倪世家後人身上截獲而來的箱子就那麼靜悄悄的躺在了陸凡房間的一個角落位置,無人問津。

夜已深。

陸凡看了一下時間,這會兒已經是四點多的樣子了,距離天亮不足兩三個小時。而此時,經過了一晚上的勞累之後,陸凡終於打了個哈欠,困意上來。

「好吧,今天的事情就先到這裡,大家都回去睡覺吧……」

「房東晚安。」郭玲玲其實早已經困得不行,這會兒直接眯著眼睛離開了陸凡的房間。

而魏玉要走的時候被陸凡叫住了。

一臉好奇的魏玉轉過身來,臉蛋微紅,「陸凡哥,人鬼殊途,雖然在這公寓里我有實體,可我身子是冰涼的啊……陸凡哥我懂你年輕氣盛,可你得把持住啊,這出了事我沒辦法負責啊……」

陸凡原本的困意這會兒淡然無存,只是感覺到腦袋一頭黑線,當即沒好氣道,「你就不能不想歪?民國時期的姑娘不應該正氣凜然貞烈十足一言不合誰侮辱你就跳河上吊自殺的么?」

魏玉點了點頭,「對呀,民國時期的民風是這樣的啊,可我現在怎麼說也活到了二十一世紀,我可是見到不少女子年紀輕輕就談了十幾個男朋友的人……真要那麼講究的話,現在的女子不都要去自殺了,那多累啊,陸凡哥,時代都變了,你怎麼還那麼古板么?」

陸凡,「……我怎麼發現你們與時俱進沒有學到該學的東西,反而一些不應該學的東西都學的差不多了,好吧,我知道了,但我真沒往那方面想,不說我對你真有意思,就算有,可我能寫么?河蟹大軍那麼強大,這我都架不住……我就是想問問,小寶晚上跟誰睡?」

魏玉鬆了一口氣道,「這個啊,當然跟你了,打從我變成鬼開始,小寶就沒怎麼跟我睡過……大概真是死前那一摔給摔出後遺症,至今對我都有怨念,平時的話小寶大多跟著玲玲睡覺,不過我發現,在你的房間當中,小寶睡得更加踏實。」

「那……好吧,你趕緊去睡覺,小寶晚上就交給我了。」

對於陸凡而言,這算是一個新奇的體驗,與小鬼一起睡覺,這可不是小孩,而是真正的小鬼,但睡覺時候的恬靜,本身就和正常的小孩子沒有什麼兩樣,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唯一讓人心疼的就是小寶的身子略微有些消瘦,相比起正常的小孩子來說的確是營養不良,而稀稀疏疏的黃色小短毛頭髮讓得陸凡更為心疼,他輕輕將手搭在小寶的身上,這才閉上眼睛沉沉入睡。

次日一早,陸東來是被驚醒過來的,他首先聽到一陣嘻嘻索索的聲音,他微微睜開朦朧的雙眼,這才看到小寶不知何時已經醒來,這會兒已經將桌面上的水盆打翻,而整個人的小腦袋已經露出陽台外面。

瞬息之間,陸凡的魂兒都跟著調動起來,整一個人精神百倍嚇得直接從床上翻滾起來反手一抓就是將小寶徹底懸空的身子給抱了回來。

剛才那一系列的動作可完全是下意識,甚至在那短短的時間之內陸凡做到了不可思議的一系列動作出來。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睡覺前在窗戶邊上擺著一個洗臉盆。這可真的是為了以防萬一,而水盆中自然是沒有任何的水。

小寶似乎並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麼驚天動地駭人聽聞的事情出來,這會兒眼睛裡面見到陸凡,高興的手舞足蹈起來,「粑粑~粑粑~抱~」

陸凡沒好氣道,「這不是抱著了嘛~」

「咯咯~」

小寶很是高興的叫喚著。

陪著小寶玩鬧了一會兒后郭玲玲出現在了陸凡的屋內。

「房東房東,你醒來了啊,看來你和小寶玩得很開心啊,對啦,我早上要出門一趟。」

陸凡下意識道,「又去面試?」

郭玲玲點了點頭,「對啊,今天早上上手機招聘網溜了一圈,說有招一個打字員,我過去看看,工資日結呢,我相信我這第三百三十四次的面試一定會成功,房東,你不給我加油鼓勵的么?」

「我……那你加油。」

「嘻嘻,謝謝房東,那我出門了啊,運氣不好的話我可能傍晚前就回來了,房東你想吃什麼嗎?我可以捎帶點東西回來,呀,時間來不及了,房東我先走了,公交車趕不上了……」

說著郭玲玲火急燎原的沖了出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