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色霧氣之中,蘭德斯強行撐開了一片白色鬥氣,這片白色鬥氣,成規則圓形,向外擴展!

白色鬥氣裏面是一片冰霜,濃度之高,已經不能說是鬥氣了,幾乎都快成水態了,這就是蘭德斯和小乖合體後,爆發出來的領域。

一個大劍師或者大魔法士,都沒有辦法堅持領域多久,何況靠外力爆發出來的蘭德斯呢。

剛剛一撐開冰雪領域,就感覺到鬥氣瘋狂的消耗,好像隨時可能中斷一般,但黑色霧氣好像是粘稠的液體一般,經過蘭德斯的努力,也只撐開了不打一點。

“蘭德斯,這個陰魂有整個夢境作爲依託,鬥氣比你要大,你還要多加把勁!”暗夜君王看到蘭德斯異常吃力,趕快出言提醒,現在臉上也出現了焦急的神色!

“哼!看看誰厲害!”蘭德斯把心一橫,把從來沒怎麼用過的混合鬥氣,都釋放了出來。

整個夢境都爲之一顫!

蘭德斯乳白色的冰雪鬥氣,現在換成了一種類似的混度顏色,有土黃色、冰雪白、水藍色構成,一種有我我中有你,看不出那種多那種少。

雖然鬥氣看似混雜,可威力實屬很大,不但整個夢境爲之一顫,連同擠壓蘭德斯得的黑色領域,都快速的消融着。

眼看就要完全祛除黑色領域,只剩下薄薄一層,就能夠跑壞陰魂的領域。

可這時一聲鬼嘯傳出,在黑色領域之上,灰黑色的陰魂浮現而出,現在的陰魂只能算是半條命了,暗淡幾乎透明的顏色,被吞噬的喬娜都可以看個清清楚楚。

“哼!我看你還猖狂!”

蘭德斯看到陰魂現在的樣子,在看看自己周圍混雜的鬥氣顏色,在感覺一下幾乎到底的鬥氣。

暗自算計了一下,“應該可以衝破領域,倒是侯在開放神界,用昊天塔的金光,精化掉,這個陰魂,應該不成問題!”

想到這蘭德斯極大了鬥氣的輸出,混雜的顏色繼續擴充這,在外圍黑色好像一層薄紗,披在混雜鬥氣領域之外。

好像吹彈可破,給人一種無力感,一種脆弱的感覺!

“我叫你還猖狂,哼!”蘭德斯雖然疲累無比,渾身的虛汗都從鎧甲中透漏出來,形成一個淺淺的小水溝。

可就算這樣,勝利的喜悅還是充斥在心頭,可不甘的陰魂,肆虐的咆哮着,但自己將要和領域,一起破滅的實時還無法接受。

就在這時,陰魂暗淡幾乎透明的臉上,出現了人性化狂野的神情,渾身黑色死氣一陣翻騰,一陣陣低聲的咆哮從口中發出。

開始蘭德斯還不明所以,可後來仔細一看,嚇得神魂不在!

原來陰魂看見自己大事已去,索性就來個破釜沉舟,在體內快速的燃燒起一把黑色的陰火,正在煅燒着困在裏面喬娜的記憶化身。

這把陰火看似渺小,實際很是厲害,只是剛開始,喬娜記憶體的雙腳已經變沒,陰火還有加大的趨勢。

由於雙腳被煅燒沒,也等於被陰魂吸收,所以陰魂的身體好像有恢復的趨勢,透明的身體已經開始染上了灰黑色。

看到這樣的景象,蘭德斯焉能不急!

一股急火上涌,蘭德斯腦子翁的一聲,眼睛一黑差點沒有暈倒過去,丹田一催,鬥氣輸出又再次加大!

混雜的鬥氣和逐漸恢復的黑色死氣,形成了拉鋸戰,雖然死氣看似吹彈可破,可由於有喬娜的記憶體提供能量,所以一時還無法撐破這個該死的領域。

反倒是堅持了有一會的蘭德斯,感覺鬥氣有種要到底的感覺。

可就在這時,更糟糕的事情出現了! 正在盡全力抵抗死氣領域的蘭德斯,忽然感覺自己丹田一陣狡疼,接着是一種膨脹感,好像丹田都要爆裂一般。

混合鬥氣好像失去了來源,一下子就全部中斷,連頭小乖,都發出一聲參加,一頭佔盡蘭德斯的體內,不見了蹤影。

死氣領域一下子把蘭德斯緊緊包圍,好像糉子一般緊緊的纏繞主,蘭德斯感覺有種之喜的感覺!

渾身陰冷無比,部分肌肉已經開始出現僵硬的現象,再不採取措施,恐怕一會之後蘭德斯,就會被死氣傳染,要麼死去,要麼變成殭屍。

可是蘭德斯現在根本沒有能力破開死氣,因爲自己丹田沒有任何鬥氣能拱調用,蘭德斯快速的排除雜念,快速的內視自己的丹田。

蘭德斯的丹田,本來是有四股鬥氣,冰、水、土、黑暗!

但是由於黑暗的沒有領悟,所有混合鬥氣,就只能用三股,平時情況還沒有什麼事請!

但是在這黑夜谷中,黑暗鬥氣增速過大,是平時的幾倍之多!

這樣的一增一減中,丹田就完全失衡了,當那三種鬥氣將要枯竭的時候,黑暗鬥氣過於龐大的事實,起到了反作用。

黑暗鬥氣本身就具有將達的攻擊力和侵略性,這下子失去了制衡,就更加的洶涌成災了,把其他三系鬥氣擠壓的更加厲害!

現在丹田之內,黑暗鬥氣佔有三分之二還多的地方,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充,那三系的鬥氣,就如風中的孤燈,難以爲繼,馬上就要被熄滅。

但由於黑暗鬥氣膨脹過快,一下子失去了和蘭德斯的聯繫,所以在調用時,黑暗鬥氣和那三系鬥氣一樣,都不能使用!

所以纔會覺得,丹田之內沒有任何鬥氣。

知道丹田之內變化之後,蘭德斯心裏就知道不好了,“外面有死氣領域壓迫,部分肢體已經出現了僵硬的趨勢,現在丹田之內又出現了大亂子,失去了鬥氣的來源,這還不算,黑暗鬥氣有着反噬的趨勢!”

心裏焦急的蘭德斯,也是無計可施黔驢技窮,裏外同時出現混亂,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用精神力,去引導肆虐的黑暗鬥氣,希望可以成功!

自己外面被死氣包裹,那也只能那樣了,一切的希望都在於自己能不能,引導走黑暗鬥氣!

“這哪是引導鬥氣啊,這是在和死亡完賽跑!”蘭德斯嘗試活動了一下四肢,雙腳已經失去感覺!

如果在外面就可以看見,蘭德斯的雙腳已經出現腐爛,流出弄弄的黑色腐水,惡臭難聞!

處在高空的暗夜君王,心裏咯噔一下,“不好,可能是自己體內出現了亂子,導致鬥氣枯竭,雙腳已經有了殭屍化的跡象!”

暗夜君王在空中着急的飛騰,片刻之後,“我只能等到腐化到你的胸口,如果你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我就要用精神力衝擊掉整個夢魘的夢境,喬娜只能死去了,因爲你揹負太多還不能死去!”

暗夜君王默默的看着腐化中蘭德斯,如果是肉身的話,恐怕現在也已經是滿頭大汗了。

蘭德斯調用,自己的精神力,直接衝到丹田之處,扎進如海一般的洶涌的黑色鬥氣!

剛一進去種種的負面情緒就襲上腦海,陰冷、死亡、惡毒、疼苦、憤怒、暴虐····

以前黑暗鬥氣,有其他三系鬥氣制約,折現負面情緒都在河裏的控制之下,因爲失控所有的負面情緒都爆發出來,集中向剛剛進入黑暗鬥氣內部的,蘭德斯精神力衝擊而去。

“啊!”蘭德斯內心疼苦的一聲**,感覺自己的精神好像麻痹了一般,連同自己的思想都變得遲鈍。

但蘭德斯沒有內心的堅定和堅韌,救了自己一命!

可是這只是第一次負面衝擊,引導黑暗鬥氣需要把自己的精神力,完全覆蓋在黑暗鬥氣之上,現在進入的只是一點點,佔據黑暗鬥氣百分之一都不到,接下來的纔是真真正正的考驗。

精神力如同遊絲一般,慢慢而細小的流入到了黑暗鬥氣之中,一股股黑暗的情緒衝擊而來,好像海浪一般,氣勢洶涌的衝擊着精神力弱小的堤壩。

在這暴風雨中,堤壩顯得是那麼脆弱,但它堅持住了,而且十分穩定的增加着,把黑色的浪濤逼到,一步步後退!

在不到一刻鐘的時候,蘭德斯精神力,已經佔據了覆蓋住了黑暗鬥氣的四分值得區域,還想相當理想的成果,但是由於精神力都在衝擊丹田位置,所以現在沒有經歷去調用,已經掌握的黑暗鬥氣,去抵抗死氣對自己的侵蝕和腐化!

“糟糕啊!蘭德斯面臨着一次巨大的考驗!”暗夜君王可以通過,纏繞在蘭德斯身體之上的黑色死氣,清晰的看到蘭德斯的本體。

蘭德斯現在兩條腿已經全部腐化,最要命的是腐化的觸角已經蔓延的丹田的最下端!

如果腐化到丹田,會有大量的死氣衝擊到丹田裏,到那時候蘭德斯需要面對的就不止是黑暗鬥氣,而且還有黑色死氣!

關鍵這一切蘭德斯根本不知道,他將要面臨的巨大考驗,他無從得知,着纔是最可怕的地方。

暗夜君王皺着雙眉,向蘭德斯頭上已經恢復完整的陰魂看去,並喃喃的說道,“到時候只能犧牲你了喬娜,希望你不要怪罪於我,我要保證蘭德斯的安全!”

在暗夜君王銳利的目光中,陰魂身體內,被陰火煅燒去一半身體的喬娜,顯得痛苦不堪。

正以爲才成功獲得黑暗鬥氣控制權的蘭德斯,也遇到了極大的麻煩!

現在精神力從新覆蓋了,小半個黑暗鬥氣,再過一會就要成功獲得了黑暗鬥氣的控制權!

可是這個時候,有一絲絲死亡意味的黑色鬥氣,夾雜在普通鬥氣中間,急速的向蘭德斯的精神力衝擊而來。

本已經適應了黑暗情緒的精神力,在這次顯得有點被動,被這一股死亡鬥氣,衝擊的七零八落,還被這股鬥氣吞噬掉一部分精神力。

“不對,這不是黑暗鬥氣,雖然黑暗鬥氣中也有死亡的衝擊,但明顯比着要小很多!”蘭德斯這次吃了一個不小的虧,而且這樣的死亡鬥氣正在逐步的增加,精神力有點難以爲繼。

“想起來了,這種雖然有鬥氣的特性,但這種感覺,有點像陰魂的死氣!”蘭德斯正是太瞭解死氣了,和這種霸道的死氣接觸了很多回。

蘭德斯抽調了一小部分的,精神力從新感覺了下自己的身體,一看之下,震驚的蘭德斯有種害怕的感覺。

死氣已經侵蝕到自己的丹田,雖然只有一個小小的邊緣,但自己始終無法阻擋它們的腐化,如果在這樣下去,腐化掉自己整個身體,只是遲早的事情。

“眼下唯有拿回黑暗鬥氣的主導權,才能奪回自己的身體!”蘭德斯下定決心,把精神力全部放在了黑暗鬥氣之上。

黑暗鬥氣和少量的死氣的混合體,和蘭德斯精神力,完全的對抗開始了!

精神力幾乎是蘭德斯的最大極限,不過也只夠維持個平平!

最重要的是,精神力和黑暗鬥氣對抗損失很小,可一碰到死氣就會被大量的吞噬,並還能轉化爲死氣,蘭德斯只能通過,不斷加大精神力來壓制死氣,驅趕死氣!

可精神力始終是有限的,並且蘭德斯沒有經過特殊的鍛鍊,要不是有多次奇遇,恐怕現在已經被死氣全部吞噬掉了。

“糟糕,真是天亡我也嗎!”蘭德斯在這個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陣的頭疼,而且有加重的趨勢!

精神在頭疼一開始,就開始減弱,相反大批的死氣從外面涌入,和黑暗鬥氣皆爲一體,大量的吞噬着蘭德斯的精神力。

就這樣情況下,蘭德斯終於有點神志不清,精神力即將枯竭,但死氣和黑暗鬥氣,卻源源不絕。

被精神力覆蓋的小半個黑暗鬥氣,也快速的瓦解,和死氣融合在一起。

蘭德斯拼着自己癡傻的風險,把自己維持神智的一點精神力,全部投入到了黑暗的鬥氣之中。

就算這一點的精神力的注入,也沒有解決死氣的危險,只是在這黑暗的大海中泛起一個小小的浪花。

一股黑暗衝擊下,蘭德斯自己失去了最後的壁壘和防禦,萬萬全羣的失守了。

蘭德斯腦筋一片混亂之後,在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空間,或者說黑暗的世界。

沒有光明,沒有色彩,沒有生機,也沒有留給蘭德斯一絲一毫的希望。

蘭德斯想要看看自己是什麼樣子,可不論怎麼努力,都沒有看到自己現在時什麼樣子,連一絲摸樣都看不清,不是因爲黑暗,而是因爲怎麼看自己都好像沒有身體存在。

可偏偏還能有意識,雖然很混亂很複雜,但知道自己還是存在的。

突然之間蘭德斯感覺到,自己心頭忽然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但是什麼蘭德斯根本不知道。

“這就是死亡嗎?爲什麼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感覺不到任何情緒,哪怕是死亡和陰冷也好,現在感覺空空的,好像被抽乾了的氣球,空空的好難受!”蘭德斯在這黑暗的空間中,有點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走動,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叫不叫死亡。

就這時候,在黑暗中亮起了一點光明,好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美麗皎潔,明亮而不傷人的眼目。

由於有星辰之光產生,黑暗中有了別的東西,於是距離感從新回到了蘭德斯混沌的大腦中。

“過去看看!”蘭德斯看不清自己和那全團星辰,有多少距離,但感覺上應該不算遠!

就這樣,蘭德斯盲目的直奔黑暗中的星辰而去,不要問怎麼知道自己動了,因爲蘭德斯自己都說不清。

現在的一切都已經脫離了,蘭德斯可控的範圍,在蘭德斯遊動當中,突然黑暗的世界,一陣輕微的顫抖,之後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蘭德斯甚至不知道,產生過這樣的顫抖。 蘭德斯越靠近那個星辰,就越覺得一個寒冷襲向自己,可偏偏這股寒冷,讓蘭德斯熟息,讓蘭德斯覺得親切。

“我怎麼感覺這個亮亮的星辰,好像另外一個自己一般,那麼熟悉,那麼親切!”蘭德斯不知道自己怎麼過去的,可自己和那可星辰之間的距離,確實縮短了。

“怎麼感覺像是到家的感覺!”蘭德斯不知道何時已經到達那可星辰的邊緣,雪亮而融合的光芒,掃在蘭德斯意識之間。

一副寒冷而感覺到溫暖的氣息,讓蘭德斯感覺到相當的舒服,如果能說話的話,恐怕要**出聲。

在這熟息中,蘭德斯繼續着他的路程,沒有顧慮星辰裏面是些什麼,因爲這股熟息的,家的感覺,就足夠蘭德斯安心了。

一闖進星辰以裏,立刻好像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世界,漫天飛雪,冬天撤地的寒冷在這個世界中,是唯一的元素。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