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市尊,居然是為苗爺做事的,可見這苗爺的勢力有多大。

而他區區一個保鏢,居然能頂替市尊,以後要發達了啊。

他沒有耽擱時間,買了雙拐杖,立刻攔了輛車趕往南郊棚戶區。

棚戶區比較亂,龍剛在這裡轉悠了大半天,才終於找到那個周氏麵館。

現在還不是吃飯的時間,麵館裡面一個客人都沒有,只有老闆坐在裡面玩手機。

龍剛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苗爺,也不敢胡亂開口,就喊了一句:「老闆,來客人了。」

老闆這才回過神來,起身相迎:「喲,客人,要吃點什麼?」

龍剛想了想,道:「小碗拉麵,只放醋,不放辣。」

老闆愣了愣,收起笑容,指了指后廚:「客人,廁所在裡面,你自己去吧。」

龍剛杵著拐杖,直接走了進去。

后廚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卻見一扇小門虛掩著,龍剛拉開小門,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條巷子,龍剛順著這條巷子,一直走到尾,才看到一個小屋。

他直接走了進去。

小屋裡面,坐著一道蒼老的身影,對方戴著墨鏡,帽檐半遮,看不太清容貌。

龍剛不敢仔細去看,只覺得這人有點熟悉,似乎在哪裡見過……

「苗…苗爺。」他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

「坐吧。」苗爺開口道。

龍剛緩緩坐下,不敢隨意開口。

雖然看不清苗爺的容貌,但這個人的氣場很強大,讓龍剛有些忌憚。

「喝茶。」苗爺指了指面前的茶水。

龍剛哪敢喝,他擔心這裡面有毒。

苗爺冷笑起來:「怎麼,你擔心我給你下毒?」

「我要真想讓你死,隨便找個人就把你滅口了,還用把你約過來?」

龍剛忙道:「不是,苗爺,我喝不慣茶……」

苗爺道:「你很有潛力,保持戒備心是好事,不過,既然要跟我合作,最起碼的信任還是要有。」

說著,他端起龍剛面前的茶水,自己抿了一口。

龍剛見狀,頓時鬆了口氣,連忙接過來,大口灌下。

其實他也有些口渴了。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剛才苗爺當著他的面抿一口的時候,小拇指微微彈了一下。

喝完茶,龍剛這才壯著膽子問道:「苗爺,您叫我過來,是有什麼吩咐嗎?」

苗爺道:「你知道趙衛東吧?」

龍剛忙點頭:「知道,州區參長,天鴻公司真正的前任老闆。」

「不過他現在被抓去坐牢了,跟高先生和劉先生關在一起。」

「按照這次被查出來的那些違禁品,他們三個,很可能會被判死刑……」

苗爺微微點頭,然後從懷裡掏出來一個小風鈴。

小風鈴一晃動,便發出清脆的鈴鐺聲。

「你今天去探望一下他們,然後把這個東西交給高德彪,讓他把風鈴掛在天窗口。」

「晚上我會親自去營救他們,到時候我得根據風鈴發出的聲音,來判斷他們的具體位置。」

龍剛有些為難:「苗爺,這東西……不容易帶進去吧?」

「您應該知道,去探監什麼都不能帶,否則根本不讓進去。」

苗爺笑了笑,把風鈴掛在龍剛的衣服上,說道:「這只是你衣服上的一個小飾品,沒有人會注意,更沒人會讓你把它特意取下來。」

「去吧,今後你就代替高德彪,替我做事,我不會虧待你。」

龍剛大喜,忙點頭道:「是,多謝苗爺栽培。」

他離開這裡后,一道人影走了進來,正是麵館的老闆。

「苗爺,都安排好了么?」

苗爺點點頭:「現在只欠東風了。」

「希望今晚的風,颳得大一點吧。」

老闆忍不住問道:「苗爺,真的要殺高德彪他們三個人嗎?」

「這三個人,替我們掙了不少利益。」

苗爺走到窗戶前,觀察著天氣,淡淡道:「他們必須死。」

「張守成很可能會通過他們三個,順藤摸瓜調查到主子的身份。」

「而且這三個廢物,沒能保住那個窩點,光憑這一點,他們也活不了。」

老闆嘆了口氣:「我估計這三個人死了,也沒用。」

「您別忘了,趙衛東還有個私生子,叫趙龍,這個人也知道窩點的事。」

「而且更嚴重的是,他現在失蹤了,怎麼找都找不到。」

苗爺微微皺起眉頭,吸了口氣:「找,必須把他找出來。」

「找到他后,直接滅口。」

紫筆文學 長痛還不如短痛,科魔多腐蜥王華麗麗的掛掉了,以雷火天劫大爆炸的方式,被瞬間秒殺。

羅瀚和紫月兒順理成章的升了一級,分別為187級和183級。

因為這個BOSS實在太有礙觀瞻,這次輪到羅瀚去獲取自己的戰利品。

沒有神器,畢竟不是每個神話級魔獸都會掉落神級裝備。

只有幾件金色裝備,對於羅瀚和紫月兒這樣的全套裝玩家來說,這些散裝金色裝備就是一大堆金幣而已。當然,這次收穫的金幣也頗為不菲,1500萬。相比起其它的同階BOSS似乎少了一些,不過它自有價值彌補之處,那就是這個科魔多腐蜥王的毒腺內丹。

這個毒腺內丹不是羅瀚發現的,而是黃寶寶。黃寶寶圍著科魔多腐蜥王轉了一圈,鼻子嗅了嗅之後,示意正在紫月兒身邊的蟬翼青冥蛇,去腐蜥王腹部位置掏出來一個綠色的珠子。這個珠子,就是毒腺內丹。對於蟬翼青冥蛇來說,這可是大補之物。

另外,對於羅瀚來說,還有另外一個大補之物,就是科魔多腐蜥王的無主魂魄。攝魂珠丟出,黑洞吞噬,一個加強版神話中階BOSS的靈魂,使原本就半滿的攝魂珠直接飽和。

將正在凝聚魂液的攝魂珠揣進懷裡,羅瀚和紫月兒選擇了立即回城,離開了這個到處瀰漫著腐臭味的草原。

從任務大廳出來后,羅瀚等級升了一級,到達188級,同時還有幾百萬的金幣和近百萬的聲望獎勵。

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兩人回到紫羅小築,五時許,羅瀚從懷裡取出攝魂珠,將最新凝聚的一滴魂液給卡芙吸收。

十分鐘后,卡芙身上排出一團灰色的光,身上也變得髒兮兮的。看來新的魂液吸收后,體內的暗系雜質開始被漸漸恢復生機的身體排斥而出。紫月兒趕緊拉著卡芙去洗澡去了,愛美且有潔癖的女孩子,可容不得自己的小妹妹滿身汗漬的樣子。

漫長的一小時后,洗澡換衣打扮一新的卡芙被紫月兒拉著小手走了出來。

小臉已經有了淡淡的紅暈,雙眸轉動的更為靈活了,甚至在看到羅瀚后,還裂開小嘴笑了一下。看到越來越恢復生機的卡芙,羅瀚笑的很是陽光燦爛。

今日的戰鬥已經是足夠激烈了,於是當天晚上,羅瀚和紫月兒外出購置食材后,在紫羅小築里大快朵頤。

當晚,一對小情侶度過了一段說說笑笑外加摸摸索索的令人臉紅的浪漫時光。

左右無事,就早早的下線了。

冷家之中,羅瀚和紫月兒從羅瀚的房間出來,迎面就碰上了抱著個大箱子的冷青城,以及後面一臉笑意的冷青秋。

冷青秋看到兩人從屋裡出來,詫異了一下方才笑道:」今兒你倆下線挺早呀。喏,小瀚,你猜猜青城抱著什麼東西?「說完,用手指了指一旁的冷青城。

冷青城一臉笑嘻嘻的,還故意背過身子去不讓羅瀚細看。

不過這時,那個箱子里突然傳出來一聲貓叫。

羅瀚一聽,頓時喜出望外,這貓叫聲也太熟悉了一些。

」大橘子!「冷青城有些小失望的放下箱子,打開之後,一個胖胖

的橘貓走了出來,看到面前站的人是羅瀚后,頓時開口喵喵喵的叫個不停,尾巴也豎的老高,還將身子在羅瀚的小腿上不停的蹭著。

這隻貓,正是羅瀚打小養大的那隻橘花貓。前幾天因為要遠行所以寄養在寵物店裡。老太太強留羅瀚居住在冷家之後,就派人將大橘貓給空運了過來。

至此,羅瀚在北方的所有牽挂,也都了解。冷家,在羅瀚的心中,也漸漸的有了家的味道。

當晚深夜時分,正在羅瀚床上淺寐的大橘貓突然雙眼圓睜,脊背上的毛髮豎起,死死的盯向了一個方向。那裡,如有幻影一般的卡芙正徐徐的出現在房間之內,然後似乎感受到了橘貓那雙警惕的視線,徐徐的抬頭望了過去。

大橘貓弓起身子,準備做出攻擊的姿態。

但是這時候羅瀚翻了個身,將大橘貓給擋在了身後。等橘貓再次跳出來時,就看到卡芙已經安安靜靜的躺在了羅瀚的懷裡,閉上眼睛做安睡狀。

大橘貓有些疑惑不解的看了看卡芙,又看了看羅瀚,似乎發現這個女孩子沒有什麼危險,就漸漸放鬆了警惕。

羅瀚抱著卡芙虛幻的身體,被子只蓋到了胸口位置。因為卡芙的體溫漸趨正常,羅瀚已經不會再向以前一樣因為感受到冷而用被子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

一個大男孩,一個小女孩,外加一隻貓。月光如水,房間之內的畫面如夢似幻。

冷家大院,老太太的院子里,羅瀚更加認真的學習太極。有了遊戲中短暫進入靈悟境的經歷,羅瀚再學習這功夫之時,其進展竟是呈現一日千里之勢。而正因為遊戲中悟出了新技能太極十八摔,使得羅瀚對於太極更加的興緻勃勃,練起來更是動力十足。

這讓鍾青山這老頭喜出望外,對著一旁笑眯眯的老太太誇道:」以前我還懷疑這世上哪有什麼學武的天才,如今見到令孫,方知老朽我就是那井底的青蛙,不知道天之大也。如果羅瀚能堅持下去,論功夫,很快就能成為國內翹楚啊!老夫人,恭喜冷家天降麒麟子啊!啊哈哈!「說完便老懷大慰的大笑起來。

老太太寵溺的看著正在沉浸於拳法之中的羅瀚,口是心非的說道:」什麼麒麟子,鍾老虛贊了。再說了,你可是他的師傅,要更加嚴厲才是。以後可別這麼誇他,這小娃娃容易驕傲。「說完到底沒忍住,還是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早練完成之後,羅瀚接過家中仆佣端上來的茶水,先給老太太和鍾青山各自端上一杯后,自己才喝了一口。這冷家的茶,果然是極品,喝一口口齒留香,餘味悠長啊。

鍾青山滿意的看著一表人才的羅瀚,想了想,扭頭對老太太說道:」羅瀚,算是我的關門弟子了。一個月後,我的師門有一場四年一度的聚會,我想帶著羅瀚去見見那些師門同輩,也好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知道老夫人,意下如何呀?「

老太太凝神想了一會,讓羅瀚去見見世面,結交一些師門人脈,也是不錯的經歷。鍾青山可是出身名門大派的武當山,其師門關係網可是無比的龐大。於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老太太和鍾青山的決定,就是羅瀚的

決定,這就是作為小孫子和小徒弟的自我覺悟。

不過那是一個月後的事情,現在羅瀚的任務還是以修鍊為主。

無論是現實中,還是遊戲里。

得到充足休息時間的羅瀚和紫月兒,第二日一早就上線,準備接取第七個通緝BOSS任務。

192級神話中階BOSS,地點,逆族秘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