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凡忙問。

尹晴柔搖頭,“不是,家--家裏給我介紹個對象。”

“好事……”

話說到一半噎着了。

“你真的這麼認爲。”尹晴柔美眸含情淚光點點。

“終身大事,怎敢耽誤。”

“行呀,一切聽你的,你說我該怎麼辦?”

到了這種地步,夏凡仍不肯吐露心聲,表達愛慕之意,尹晴柔心一橫,索興氣氣他。

“你還年輕,心思應該放在事業上。”

長陵 拜託,我都二十二了,在家鄉來說就是剩女,老女人,難聽點沒人要!”

眼淚啪嗒啪嗒落下。

“敢!誰說沒人要!我的女人美若天仙,千姿百媚,誰都甭想搶!”

夏凡霸道的把尹晴柔拉進懷裏。

尹晴柔輕輕合上雙眸,晶瑩的淚珠劃過臉頰,昂起頭,似乎在期待什麼。 從相識到相知,同甘共苦,風風雨雨,雖然時間不長,但足以將兩顆心緊緊的拉在一起,深深的相擁,良久良久。

夜色註定是美好的,夏凡和尹晴柔第一次和衣而睡,第一次同枕共眠,相敬如賓,未曾越雷池半步,這就是愛,是珍惜,在沒有足夠能力保護愛人之前,不會輕易要她,更不會傷害她。

尹晴柔則不這麼想,既然選擇與夏凡同牀,已做好獻身打算,不是簡單的抱一下就完事,在無數次思想鬥爭下,終於鼓足勇氣,翻身摟着他的脖子,小嘴湊了上去。

原本定力非凡的夏凡,卻在尹晴柔的柔情攻勢下,衝入陣地,香汗淋漓的廝殺在一起。

第二天早晨,夏凡醒來時,尹晴柔不在,當他來到客廳,發現尹晴柔趴在餐桌上,一隻手撐着下巴,俏臉上流露出濃情蜜意。

“那個早餐做好了,洗刷一下過來吃。”

連聲音都變得柔柔的。

“還是老婆好。”

夏凡嘿嘿笑道。

尹晴柔臉上更是綻放出嬌豔花朵。

刻薄的婚姻時代 ,自然而然變得賢惠勤快,這不,剛吃完飯,尹晴柔收拾好餐桌,又鑽進廚房洗鍋刷碗。

突然,感到柳腰一緊,被夏凡從後面摟住。

“老婆辛苦了!“

夏凡在尹晴柔臉上親了一下。

尹晴柔身子一怔,手裏的碗掉入水池,“人家在忙呢。”

“我陪着你。”

夏凡的嘴巴在尹晴柔臉上蹭來蹭去,兩手不老實的從小腹往上游走。

此時的尹晴柔臉頰緋紅,一直紅到耳根,連呼吸也變得急促,胡亂的洗乾淨玉手,轉身掛着夏凡脖子,熱吻迴應。

光天化日之下,兩人又來了一次持久戰。

“晴柔姐,你們倆個……”

不知何時,詩音站在門口,看到在沙發上翻滾的二人,羞澀的背過臉去。

“詩音!等--等一下。”

尹晴柔窘迫的真想找條地縫鑽進去,可惜沒有,整整睡衣,跑進了洗手間。

夏凡尷尬的乾咳幾聲,回房換了身衣服。

不大一會,尹晴柔穿了件職業套裝出現在院子裏,雖然有幾分羞意,還是強作鎮定道:“今天咱們不去大棚那邊,咱們去天林製藥廠上任。”

“這麼快,好呀!”

詩音似乎忘記剛纔的事,歡快的拍着小手。


“反正閒着也是閒着,畢竟第一天上任,讓我來做你的貼身護衛吧。”

夏凡樂呵呵出來。

“不用了,你去上課吧。”

尹晴柔可不希望老公荒廢學業。

“非常感謝我的超強大腦,大四的課程我已經提前完成,去了也是浪費時光。”

夏凡指着腦袋道。

“那你去衝個澡。”

剛剛做完那種事,居然不洗澡,尹晴橫了一眼。

夏凡心領神會,乖乖的返回屋裏。

他的表現讓一旁的詩音偷偷直樂。

上午九點。

三輛車停在天林製藥廠。

夏凡親自爲尹晴柔拉開車門,一道而來的有詩音巴頓以及關小刀等人。

走進行政大樓,一位衣着得體的女孩笑臉相迎,將幾人引入一樓會議大廳。

“關總好!”

會議廳裏已經坐着十多人,分別是人事部、財務部、銷售部、生產部及後勤各部門主管領導,見關小刀進來,紛紛起身問候,卻把夏凡這個幕後甩手掌櫃晾在一邊。

“請坐下。”

關小刀坐在正首位置,左右兩邊是夏凡和尹晴柔等人。

“首先,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關小刀,青雲集團新任總裁,今天召開這個會議,主要目的是告訴大家,天林製藥已被收購,以後不在屬於青雲集團。”

“什麼?收購!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

“怎會這樣!我跟着藥廠一起成長,風雨同舟數十年,好不容易坐到今天位子。”

“起碼先徵詢一下我們同不同意?”

關小刀一番話猶如在平靜的湖面丟下一石塊,埋怨、質疑、頓時炸開鍋了。

“安靜,等你們聽完再議不遲。”

關小刀介紹夏凡,“這位是夏凡先生,也是天林製藥的收購者。”

又指向尹晴柔,“尹晴柔,天林製藥的新任廠長,負責一切事務。”

“好了,下面請夏先生講話。”

關小刀帶頭鼓掌。

事已到此,多說無益,誰敢得罪這位大老闆,掌聲熱烈。

“廢話我不多說,你們的領導是尹廠長,還望大家多多支持她!”

今天真正的主角是尹晴柔,能不能震懾住這幫人,得看她的本事。

關小刀機警的與尹晴柔調換下位置。

“從現在開始,我們都是一家人,一個團隊,一條繩上的螞蚱,有酒,大家一起喝,有肉,大家一塊吃,但是企業要生存,要發展,必須創收贏利,我大致瞭解一下,咱們廠有一千多人,要這麼多人不下崗,有錢花,有飯吃,咱們就不能養閒人,去分攤別人的工資。”

尹晴柔稍微頓了頓,目光注視着衆人。

“不用擔心,我暫時還不會調整某個人的職務,也不會開除任何人,之前,我不管你們能力業績如何,但在我手下做事,玩心計,佔着茅坑不拉屎,對不起,這種人我不用!”

一些人臉上有點掛不住。

“在坐各位都各部門主管,我給你們一週時間,把手頭未完成的工作完成,並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計劃,彙報與我,逾期不報,自動離職!另外,楊修峯繼續擔任生物製劑車間主任,宋祕書升任副主任,全力協助楊主任。”

“謝謝尹廠長,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對我的信任。”

楊修峯感激涕零,尹晴柔的出現,挽救了他的家人。

宋祕書感動的稀里嘩啦,怪不得叫她也來參加。

“哪位還有異議當面提出?”

尹晴柔一連問了幾聲,無人回答。

交接完畢,尹晴柔自是駐進廠長辦公室,詩音毫無疑問成了她的助手,收拾房間整理資料,審覈財務報表什麼的,巴頓像門神似的守在門外。

關小刀把夏凡送到學校,回了青雲大廈。

進入校門,夏凡哼着小曲,悠哉悠哉往教學樓去。

“大白,你小子不夠義氣,幾天不來,也不打個電話,還以爲被誰家富婆拐跑了。”

白峯不顧妮莎教授在場,嬉皮笑臉的說道。

夏凡揮了揮拳頭,意思在胡說八道,小心我揍你。

“白峯,有沒有一點課堂紀律!”

妮莎喝斥道。

白峯馬上焉了。

“夏凡,這裏是學校,不是菜市場,照這樣下去,別想結業。”

吼完白峯,又吼夏凡。

“我都學會了,沒必要學了。”夏凡自語道。

“行呀,把課文第二十七至三十二章背出來,不然,別聽我的課。”

妮莎猛地一拍桌子。

“趕快給妮莎教授認個錯。”唐採兒認爲夏凡一連幾天沒來,肯定背不了。

夏凡沒坐下,而是翻開書本,走馬觀花,大致看了一遍。

“給你半小時溫習一下。”妮莎語氣緩和不少。

“不必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