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時候都是顧明月主動找些話題,然後顧明路會應付著。

顧明月其實有時候是不明白顧明路的,分明對自己這般冷冷清清,沒什麼感情,卻又總是想要照顧她。轉念,顧明路這種天生的老好人,估計覺得她過得挺凄慘的,所以想要讓她過得好一點。

兩個人相繼的洗了澡,然後躺在一張床上。

顧明月背對著顧明路,玩手機。

睡覺前看會兒手機,這是她的習慣,估計也是大多數年輕人的習慣。

她翻著一些娛樂新聞,看一些娛樂八卦。

正看得起勁,身後突然被一雙手臂摟住腰間,然後她感覺到一個顧明路的臉頰埋在了她的頸脖之間,帶著暖暖的熱氣,吹拂在她的耳畔。

顧明月看著手機的手一頓。

今晚的心跳貌似總是很容易失常。

她抿著唇,感覺到顧明路抱著她腰間的手緩緩地伸進她的衣服里。

顧明路主動的時間不算多,記憶中似乎就上一次。

這算第二次。

顧明路的需求變強了嗎?!

大概不管多清心寡欲的男人,都管不住自己的身體反應。

顧明月放下手機,翻身,面對著顧明路。

昏暗的燈光下,顧明路稜角分明的臉頰就這麼直直的映在她的眼眸里,她有些清冷的聲音問道,「要做嗎?」

顧明路似乎是抿了一下唇,一個厚重而沙啞的嗓音,「嗯」了一下。

顧明月嘴角拉出一抹笑,雙手摟抱著顧明路的脖子,看上去無比親昵,她說,「你給我準備了多少錢?」

「我去幫你拿。」顧明路起身,準備去拿錢。

「不用了。」顧明月摟抱著他的脖子,「知道你大方。」

顧明路看著顧明月。

顧明月將整個頭埋在他的胸膛上,「你想要就做吧。」

顧明路摟抱著顧明月。

有些話總是到了嘴邊卻依然說不出口。

他突然抬起顧明月的臉頰,唇靠近她的唇瓣。

唇齒相貼。

顧明月就這麼看著顧明路近距離的臉。

今晚為了刺激歐陽俊澤,她親了顧明路,親得有些越界。

有時候真的覺得親吻比上床更加的親密。


比如用唇舌交融的方式。

她一直覺得戀人才會如此依戀彼此,不太適合她和顧明路的關係。


而此刻。

顧明路卻很小心翼翼的,坳開了她的唇齒……

顧明月心跳似乎快了些。

她主動親顧明路的時候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她這麼一直看著顧明路閉著雙眼,深深吻著她的模樣。

長長的睫毛,似乎在微微的顫動。

顧明路居然長了這麼讓女人羨慕的,又長又翹的睫毛。

唇,又深,又綿長。

顧明月有些氣喘吁吁。

顧明路應該是沒有吻技的。

兩個人雖然沒怎麼接吻,有些感覺卻還是有。

但今晚上的顧明路,吻得她有些,心顫……

兩個人這麼默默的看著彼此,夜晚已經很深,周圍安靜得只有彼此呼吸的聲音。

彼此四目相對,沉默了一秒、二秒、三秒……

顧明路似乎想要再次親吻顧明月。

顧明月微偏了偏頭,笑著說,「其實不需要這麼多前戲,我和你還挺合的……」

顧明路就這麼看著顧明月,聽著她看似親密卻明顯排斥的聲音。

「還是像以往那樣,我會比較自在。」顧明月依然笑著。

顧明路真的看不到顧明月眼底散發出來的笑容。

他抿緊唇,然後。

一切就如往常一般,順理成章。

他其實不太急,感情的事情需要慢慢培養,他可以慢慢等。

……

翌日一早。

顧明月腰酸背痛的起床。

昨晚上的顧明路明顯少了些節制。

大床上,顧明路已經不在了。

她伸懶腰,軟綿綿的掀開被子起床,去浴室洗漱了一番,換上衣服走出卧室,走向客廳。

客廳中空無一人。

顧明月有些納悶,眼眸看著客廳茶几上的一張便簽紙。

顧明月走過去隨手拿起,上面寫著,「明月,我有點事兒要先走了。家裡冰箱裡面有吐司和牛奶,你吃了早飯再回學校。明路。」

顧明月將便簽紙放下,看著便簽紙旁邊放著的一沓錢。

顧明路對她越來越大方。

她捉摸著這麼大一沓錢怎麼也有2、3萬吧。

她將錢胡亂的塞進自己的書包裡面。

早飯對她而言不重要,錢比較重要。

她走出顧明路的公寓,直接走向銀行自動存款機。

每次她都會把錢存在她的一張卡裡面,現在那張卡也有點錢了。當然,錢不不嫌多,她當然希望越多越好。

存好了之後,顧明月準備回學校,接到她外婆打來的電話。

「明月。」

「外婆。」

「這周回來不?」

「外婆想我了?」

「是啊,想你得很。」

「外婆想我我就回來!」顧明月笑著說,「我也想吃外婆燒的飯菜。」

飯菜。」

「那周六你早點回來。」

「好。」顧明月點頭。

「外婆不打擾你上學了,拜拜。」

「拜拜。」

顧明月掛斷電話,臉色在微微變動。

總覺得很多事情力不從心。

一晃。

一周過去,周六來的似乎比平時快了些。

顧明月回到家。

那個時候還早,外婆如往常她要回去一樣,提前準備著午飯。

外婆看著明月回來,熱情的招呼著,和明月親密的說著話,心疼又不舍。

顧明月和外婆說了好久,推開了外公的房間。

外公看著顧明月回來,心情自然也是好的,連忙招呼著明月坐在他的旁邊,也問了些明月在學校的一些事情,就如所有長輩對晚輩的關係一般,沒有什麼特別。

只是,在一陣寒暄之後,外公總要問她一些關於和顧明路的事情。

「你和顧明路現在怎麼樣了?」外公問她。

「挺好的。」顧明月笑著說,「顧明路比較單純,很容易上鉤。」

「那就好。到時候時機成熟,一定要讓喬汐莞嘗到惡有惡報的下場。」外公一字一句,斬釘截鐵。

「好。」顧明月微笑著,甜甜的點頭。

「委屈你了明月。」外公突然嘆氣,有些心疼的模樣,「等給你母親報了仇,我們就離開上海,然後重新開始,你會找到更好的歸宿的。」

「嗯,我知道。」顧明月笑著,看上去特別開朗,「誰讓我長得這麼可愛,以後肯定有大把大把的男生追求。」

「看你驕傲的樣子。」外公寵溺的說著。

顧明月笑得更加開懷,她幫外公擰了擰腳邊的被子,站起來,「我去看看外婆,她一個人在廚房忙乎。」

「去吧,你外婆一天都念叨你,恨不得你天天回來。」

「嗯。」顧明月點頭,往門外走出。

腳步剛走幾步,突然頓了頓,回頭對著外公,「一定要和喬汐莞斗嗎?」

外公臉色一沉,「明月你在說什麼?」

「喬汐莞現在的能耐,我們斗得過嗎?」顧明月問著外公。

「你在懷疑外公。」

「我只是覺得我們一家人生活得挺好的,為什麼一定要讓喬汐莞來搗亂我們的生活。」

「明月,從小到大我給你說了那麼多,你都沒有聽進去嗎?!」外公突然冒火的說著。

「我怕到時候受傷的還是我們自己。」顧明月默默地說著,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外公一眼。

「你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外公狠狠的看著她。

「沒有,就是突然覺得,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們其實可以換個城市,過我們自己的生活。我現在也長大了,養活你和外婆不難……」

「閉嘴!」外公聲音一吼,「這種話你都說得出口!我把你養育到現在,好不容易盼著你能夠為你母親做點什麼,你居然給我說這種話!當年我給過你機會讓你回顧家的,是你自己選擇跟著我們一起!」

「外公,我沒有後悔我跟著你們。沒有了以前大小姐的生活,但我覺得可以和外公外婆在一起真的很滿足了。我只是擔心喬汐莞這麼厲害的一個人,我們到時候得不償失。」

「試都沒有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的!」外公聲音很冷漠,「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做,其他你就不要擔心了!」

顧明月咬著唇,「好。」

「我不想為難你明月,但是為了你母親,你只能如此!你和你哥哥之間任由一人會承擔給你母親報仇的重任,既然你選擇了,就沒有後悔的資格。」

「嗯。」顧明月點頭。

「下次別讓我聽到你這麼沒有出息的話。」外公嚴厲的說著。

「嗯。」顧明月繼續點頭。

「出去吧,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