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到書房,珍妮特親自幫忙招待着給雷蒙德·史密斯端上一杯咖啡,又把一杯果汁放在西蒙面前,就轉身離開。

雷蒙德·史密斯端起咖啡啜了一口,注意到對面年輕人身前的果汁,笑着問道:「西蒙,你不喝咖啡嗎?」

西蒙道:「以前喝,只是最近戒了。」

雷蒙德·史密斯點點頭,沒有追問原因,放下咖啡杯,嫻熟地找了另外一個話題,道:「說起來,關於上次與美國在線的那份獨佔合約,我研究過伊格瑞特公司開發的萬維網技術資料,發展潛力確實很大。如果不是貝爾大西洋最近幾年無法分心兼顧其他業務,我實在是不願意和你們簽署的。」

西蒙順勢道:「固定電話業務這麼多年已經發展到一個極致了,聯邦短期內也不會開放對電信產業的限制,所以,貝爾大西洋下一步打算做什麼?」

雷蒙德·史密斯聽到這個問題,打量西蒙幾眼,突然笑道:「西蒙,或許你已經知道了吧?」

西蒙猶豫了下,還是點頭,道:「移動通信。」

維斯特洛公司這段時間已經收集了足夠多的貝爾大西洋資料,西蒙自然知道貝爾大西洋的下一步發展思路。

眼下的區域性電信公司無法涉足長途電話業務和有線電視業務,電信設備製造也遭到限制,互聯網產業也完全達不到滿足貝爾大西洋胃口的規模體量。

因此,貝爾大西洋下一步發展的重點,是移動通信。

要知道,摩托羅拉最近一年多來的迅速復甦,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賴移動通信參與的發展,摩托羅拉那款已經接近手機的Micro-TAC流動電話,這一年來可以說創造了一個還算不錯的銷售奇迹,再加上模擬信號向通信質量更好的數字信號轉變,越來越多的電信公司都開始押注移動通信產業的發展。

實際上,雷蒙德·史密斯接下來的歐洲之行,就是為了考察歐洲方面已經逐漸成型的GSM數字移動通信技術。

而且,原時空中,正是因為雷蒙德·史密斯提前在移動通信產業上的重點佈局,Verizon一度成為比AT-T規模還要大的美國國內第一大移動通信運營商,至於排行第三的Sprint更是被甩出去很遠。

雷蒙德·史密斯聽西蒙一口說出『移動通信』這組辭彙,覺得自己大致明白了這青年今天邀請自己的目的,笑着道:「西蒙,我恰好知道你在歐洲投資了一家移動通信設備廠商,諾基亞,而且,這家公司在最新的GSM技術方面確實有着不錯的積累,似乎還在開發新一代的數字手機。所以,你這次是希望我們雙方能夠在這方面合作,對嗎?」

西蒙沒想到雷蒙德·史密斯直接猜歪了自己的目的,笑了笑,道:」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覺得貝爾大西洋肯定是能夠和諾基亞進行合作的。「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如果是私下裡倒也罷了,可元始天尊此刻當著全洪荒所有大能的面辱罵他們,饒是臉皮厚比地殼的他們也難以忍耐。

更何況他們根本不清楚佛門的事情。

他們不僅莫名其妙地為別人背鍋,挨罵,等會兒可能還要挨打。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氣,何況是兩位凌駕於芸芸眾生之上的聖人?

准提臉上的笑意迅速斂去,轉而皺起眉頭,面上露出幾分不悅:「道友言過了吧,聖人果位乃天道為解救西方眾生於疾苦而特賜我們兄弟二人,豈是你說剝奪就剝奪的?」

本就感到十分委屈的接引則更不客氣:「玉清,我們已經告訴你這件事有誤會,佛門跟我們沒關係。你若不信,我們也沒辦法。」

元始天尊聽得怒火中燒。

立不了天道誓言還理直氣壯地狡辯,如此聖人如何為洪荒眾生作表率?早知會有今日,他當年就該在紫霄宮中幫鯤鵬一把,讓准提和接引得不到聖位!

接引略微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但你若再出言侮辱我們,那就非得跟你討個說法不可了!」

他們雖然缺德無恥,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元始天尊的憤怒已經達到極點,聽到這話他的憤怒更是直接被引爆了,當即取出了盤古幡。大幡一揚,精純的聖人法力澎湃湧出。

呼!

瀰漫穹頂的火燒雲真的燃燒了起來,恐怖的熱量彌散開來,大能們紛紛朝無生道主故居中央的光柱靠攏。

一旦元始天尊動手,他們就立刻通過光柱離開這裡。因為無生道主的故居其實不大,三位聖人若是在這裡開戰,他們可承受不住聖人法力在這狹仄空間里引起的劇烈震蕩。

准提身後憑空顯出一截七寶妙樹的枝杈,他握住枝杈輕輕一搖,金燦燦的光輝呈扇形掃向穹頂上的火雲,一下把所有火雲全掃沒了。

准提緩緩說道:「道友,你真要為了一個誤會跟我們動手?」

旁邊的接引默不作聲,但腳下也顯出十二品金蓮,做好了跟元始天尊鬥法的準備。二打一雖然為人不齒,但總比一對一挨打要強。

不過他們的無恥之名早已傳遍洪荒,二打一也是合情合理,不會有眾生因此斥責他們。

元始天尊冷笑道:「創建佛門,假劫慈航,還敢向本尊索要法寶和靈脈,甚至直到現在都不肯承認你們做下的事,你們管這叫誤會?」

「我們真的跟佛門沒……」

准提只說了一半,因為他明白現在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反而讓元始天尊覺得他堅持狡辯。

元始天尊大力搖動盤古幡,心想今日就要讓准提和接引明白他們跟盤古正統的差距!

冥河老祖感到詫異:「真要打起來了?」

瞧這爆脾氣,真不愧是元始天尊!只是以一敵二未免太吃虧了,時間久了必然落入下風,不知老子和通天教主會不會出手相助?

若是如此,那便太熱鬧了,洪荒已經不知多久沒出現過那般盛況了!

鎮元子緩緩開口:「盤古幡威力雖大,但畢竟不是誅仙劍陣那般殺伐至寶,恐怕敵不過七寶妙樹和十二品金蓮。」

紅芸微微一笑:「倒也未必,元始天尊乃盤古元神所化,跟盤古斧碎片所化的盤古幡心神相通,運用起來如臂使指,威力勝過單一的七寶妙樹或十二品金蓮不少。除了盤古幡他還有其他法寶,用的好了,未嘗不能與准提和接引一戰。」

紅芸不動聲色地上前小半步,不易察覺地擋在了鎮元子身前。一旦聖人大戰突然爆發,在來不及離開的情況下,她可以用自己的身軀護住鎮元子。

鎮元子沒有注意到紅芸的動作,他好奇道:「東西方聖人差距有這麼大嗎,如果元始天尊能以一敵二,那三清聯手豈不是天下無敵?」

紅芸點了點頭:「誅仙劍陣輔以青萍劍、太極圖和盤古幡完全足以鎮壓另外四位聖人。三清若能一心做事,說是心想事成也不為過,只不過他們早就不是一條心了。」

很久以前三清都居住在昆崙山,但元始天尊看不慣通天教主有教無類的教旨和通天教主收的那些弟子,通天教主為了不受元始天尊的陰陽怪氣就離開昆崙山搬到了金鰲島。

不過元始天尊其實也沒錯,截教的入教門檻太過寬鬆,什麼歪瓜裂棗都能進截教。

通天教主的嫡傳弟子各個都是道行和品德兼優的洪荒龍鳳,但這些嫡傳弟子的弟子往往不如嫡傳弟子,而他們的弟子又都不如他們。

一層層下去,最底層的截教弟子多不是好東西。而通天教主又沒有心思仔細審核每一位截教弟子的資質,導致截教內部良莠不齊甚至泥沙俱下。

許多截教n代弟子掛著截教的名頭在外為非作歹,給截教添了不知多少業力。這些業力在之後的封神大劫中成了整個截教的劫難,連累得眾多截教優秀弟子全都應了劫。

元始天尊起初也是一番好心,只是心情高傲,不善於表達,最後逼走了通天教主,埋下了三清離心的禍根。

通天教主走後,老子不好意思繼續留在昆崙山,就也搬走了。三清自此分家,開始各過各的。

他們本來還有幾分手足情誼,但前些日子通天教主跟元始天尊大打出手,這點情誼也消磨得所剩無幾了。

此後三清怕是只有建立在利益關係上的共進退,而沒有以往那種為了彼此義無反顧的精神。

轟!

元始天尊用力一揮,空中響起雷鳴般的聲音,幡上繚繞的法力化作龍頭呼嘯著撞向准提和接引。

准提和接引也抬手拋出七寶妙樹和十二品金蓮,雄渾的法力迎著盤古幡而去。

真打起來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輕柔的風從無生道主故居中央的光柱里吹了出來。這陣風蘊含著某種清涼的力量,輕易地瓦解了即將碰撞的聖人法力,讓緊張的大能們冷靜了下來。

元始天尊也稍稍清醒,望著消弭於半空的法力感到十分后怕。

7017k ,

第699章

她驚慌,是怕王輝要害宋三喜的事情,叫她幫忙,讓宋三喜知道了。

不過,她細一想,不會的。

這事,就她和王輝知道。

宋三喜,自信的微笑浮現,「艷子,在中海,我要查一個人,知道點什麼,還是很輕鬆的。」

「哦」褚艷點點頭,笑了笑,「三喜哥這麼有錢有勢,理所當然的。可是,你和我男朋友是對頭,會不會」

「不會!」宋三喜知道她想說什麼,揚手優雅的打斷了。

「艷子,我這個人,不會斤斤計較。一碼歸一碼,和王輝對頭,並不是深仇大恨,和你,更沒有關係。」

「我和王輝之間的過節,我已經不放於心上了。至於他要怎麼樣,我並不在乎。對頭,並不意味著他就是我的對手。」

「相反,謝謝你。為我的病情,作出了這麼辛苦的努力。也在醫學上,指導我進步,這是我值得記住的恩德。」

「如果,你倆結婚了,你招呼一聲,哪怕王輝不請我,我還得來隨份兒禮,討杯薄酒喝的。」

這一席話,褚艷驚震,嘆服了。

眼放異彩,忍不住贊道:「三喜哥,你好大氣呀!真了不起!」

「過獎了。不過,說回正事。像你家發生的事情,完全可以給王輝講。他如果真的愛你,應該幫你解決難題的。畢竟,那是娘家的悲劇!」

褚艷苦澀一笑,「三喜哥,兩千萬啊,又不是兩千塊。萬一,他不同意呢?我又沒正式嫁給他,哪敢開這種口啊?」

她的顧慮,也不無道理。

2010年的兩千萬,那也是值老錢了。

以王輝的底子,還真不是輕易就拿出來的。

宋三喜明白,現在王輝也被他收拾的窮多了。

「這樣吧,艷子。錢的事,你不用擔心。王輝那邊,我會和他溝通,他不出,你就不必嫁給他了。他不出,三喜哥幫你頂了就是,也不是多大個事。」

宋三喜,說的很輕鬆。

褚艷聽來,卻是相當的感動。

「三喜哥」

這麼叫一聲,已滿懷深情。

眼淚流下來,好想,撲進他懷裡,痛快的哭一場。

「不用哭了,微笑面對人生嘛!至於北方那邊的情況,我倒不是很了解。回頭有機會了,該伸的冤,我能幫上忙的,一定。最主要的是,你弟弟以及所有的親人,能早點平安出來,這才是要務。」

褚艷點點頭,「謝謝三喜哥。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你了。但是」

說著,臉都發著熱,浮現嬌人的紅。

「艷子這一生,為三喜哥,做任何事,都義無反顧。只要三喜哥開口,哪怕是」

聲音甜膩,表情動人。

低下頭去,情態的含義,誰都懂的。

宋三喜看著,說不內心涌動,是假的。

但,他笑笑,「艷子,別說這麼深沉。你是個醫學上的天才,很有能力。拍戲,也應該有前途。只要家裡一切都好,你能實現更大的人生價值,我也樂意看到。」

褚艷點點頭,被宋三喜這麼認同,她很榮幸。

只不過,想了想,她道:「只是那個惡霸,他要我嫁給他,這是他的條件,那又怎麼辦啊?」

宋三喜淡笑,「他喊你嫁,就嫁?哪有那麼霸道的道理?到時候再說。走吧,咱們應該好好工作了。」

「好,謝謝三喜哥!」

褚艷心頭的大石,似乎移去了。

整個人,充滿了工作的熱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