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過了一個時辰左右,大廳裡面基本上已經坐滿,上面的一百個包間也已經全部來到。

「咳咳」

大廳中眾人還在討論著這次的拍賣有什麼東西,一聲溫柔魅惑的聲音在前面中央的檯子上迴響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移到這聲音的主人身上,頓時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出,就是秦暮鼓看了一眼,也是目瞪口呆。

出現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子,那面容就如同二十歲一樣,清水芙蓉,大概說的就是這類女子,身上那成熟的氣息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傾國傾城的容顏,溫柔魅惑的聲音,膚如凝脂,高貴從容,每一樣都讓少年們的心中熱血沸騰。

甚至有一些不爭氣的,鼻子間竟然有兩道鮮血留了出來。

在做的特別是少女們,看到這女子,眼神中除了驚艷之外,還有一絲嫉妒。

「很高興,今天大家能來參加鳳鳴拍賣會,也希望大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闖出自己的一番天地,美人愛英雄,就看你們會不會是以後的英雄了,呵呵,好了,廢話不多說,我叫鳳娥,但願在做的公子們能記住奴家」

不得不說這名叫做鳳娥的女子,一下就挑起了拍賣會的戰火,眾人更是一片驚叫。

「我要做英雄」

「我要闖出一番天地」

「不管怎麼樣,有了鳳娥這句話,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拍得一件東西」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長的漂亮嗎?」

「呵呵,好了,我的小英雄們,現在拍賣會開始,大家加油」見現場的氣氛已經被自己調動起來,鳳娥的臉上也露出了一些笑意,這樣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但是每一次的效果都非常的好,她也非常享受這樣的效果。

鳳娥的一句話,又掀起了下面的一片吶喊聲,她只是壓了壓雙手,下面的說話聲就已經消失不見,非常的安靜,可見這鳳娥的魅力,這一點,就是秦暮鼓都不得不承認。

「好了,現在我們拍賣第一件物品,這件物品是一柄凡品上階的長劍,是通氣境的不二之選,有了這柄長劍,在這次九宗招人的時候,你將不會懼怕你的對手,十個靈石起拍,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塊靈石」

鳳娥的話剛一落,下面就喊了起來。

「你們不要和我爭,這東西我要定了,我出十五顆靈石」

「才十五顆,就好意思說不讓別人爭,我出二十顆」

「二十顆很多嗎?我出二十五顆」

「三十顆」

看著下面熱鬧的場面,鳳娥的臉上極為開心,拍賣的價格越高,他拿的提成也就越高,至少不用為靈石發愁了。

不一會的時間,這柄兵器的價格就已經被拍到了七十顆靈石,這還沒有停止。

「一群白痴,這把兵器最多也就值三十顆靈石,這群人一看腦子就有病,竟然七十顆靈石買這樣的兵器」秦霸虎一臉的不屑。

「呵呵,這不是有美女嗎?要是沒有她估計也就三十顆,說實話,要是能一親芳澤,不要說七十顆,就是一百顆,兩百顆都值,哈哈哈」風不鳴大笑起來,之前他也喊了一次價。

只是他的笑聲還沒有停止,就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冷意。

「不過,我就不會犯這樣的問題,最多三十顆,一顆都不能多,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風不鳴突然大義凌然的說道。

秦暮鼓開始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看見,風不語那陰沉的臉,就知道為什麼了,秦暮鼓和秦霸虎兩兄弟的兩人強忍著笑意看著風不鳴,這風不鳴變臉太快了。

最終這兵器還是以一百二十顆的靈石成交了。

「好,我們恭喜這位少年英雄拍的這柄長劍,這把劍在你手裡一定會發揮他應有的光芒」鳳娥這麼一說,少年臉上那肉痛的表情頓時消失不見,反而向著旁邊幾人不屑的看了幾眼。

「都是劍是皇者之兵,接下來是一把長刀,到乃是霸者之兵,每一個女子都希望有一個霸道的男子保護,因為這樣有安全感,我相信這把長刀不會明珠蒙塵的,你們說呢?」這鳳娥很顯然是一個非常會說話的女子,他不說兵器的好,反而體現一些其他方面的東西,這句話讓一些有著大男子主義的人更瘋狂了起來。

「還是和之前一樣,十顆靈石起拍,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顆靈石」

「二十顆靈石」

「三十」

「四十」

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瘋狂,主要就是因為鳳娥說的那句「每一個女子都希望有霸道的男子保護」那句話,這句話讓下面那些男子的保護欲徹底的爆棚,現在就是說讓他們去殺人,估計他們都會去做。

這次的最終成交價比上一次的還要多,竟然達到了一百五十顆,鳳娥笑的差點合不攏嘴。

之後的還是一些兵器,品階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就是這些都是不同的兵器,在鳳娥的渲染之下,不管是男人用的兵器,還是女人用的兵器,最終的成交價都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秦暮鼓甚至在想,都說兵器值錢,現在秦暮鼓才發現自己錯了,真正值錢的應該是女人的這張嘴。

要是將這女人放到地球上,那絕對是銷售界的神話,第一人。

「下面讓我們拍賣第二十一件物品,同樣是兵器,但是和之前的兵器完全不同,我相信你們會更感興趣」 秦暮鼓的身體一震,莫非真的是精品兵器,要知道精品兵器得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首先,精品兵器對於材質的要求很高,至少要有兩種西遊金屬出現,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在於精品兵器的符紋,一般的普通兵器是沒有符紋的,而凡品兵器上面有符紋,也就是一到十道,比如之前秦暮鼓身上的黃金蟒甲,兵器的上下品也是看這些符紋的數量。

之所以說秦暮鼓的山嶽槍無限接近於精品兵器就是這個原因,山嶽槍裡面的稀有金屬有兩樣,沉珂木鐵和鳳翅金,但是他的符紋數量卻只有十道,所以最多也就只能算上是凡品頂階兵器。

以目前秦暮鼓的實力最多也就能激活兩道符紋,符文之所以能確定一個兵器的品階,主要是因為看兵器是否能承受符紋的數量,另外一個就是因為符紋可以增加一把兵器的威力。

每個人的兵種不一樣,所需要的符紋也不一樣。

比如一個人如果是火兵種的,那麼符紋恰好也是火符紋的話,那麼兵器的威力必然會成倍增長,而兵器的符紋是其他的話,增幅的威力就很有限了。

這也是為什麼秦暮鼓以及大部分人用兵器沒有辦法發揮最大威力的原因。

如果這次鳳鳴拍賣會的精品兵器,有專門製作的符紋的話,估計這兵器的價格不會低太多,畢竟就算是精品下階兵器都要比凡品強太多了。

而且之前很多有實力的人對於凡品兵器不是那麼在意,恐怕就是為了這些精品兵器。

「要來了,真正比拼實力的時候要開始了,呵呵」風不鳴也不傻,很快就猜了出來。

這話不止風不鳴一個在這麼說,只要是有實力的幾乎都在想這麼一件事,精品兵器在九宗招人的所有人裡面算不上非常稀缺,但也絕對是少數人才擁有的,現在拍賣會既然有,也讓很大一部分人提起了興趣。

果然,風不鳴的話音一落,鳳娥就緩緩開口了。

「這次我們考慮到一些精英的實力和境界,所以特地的準備了一些精品兵器,數量只有五柄,刀,劍,斧,鞭,弓,每一種兵器的符紋都達到了二十五道,可以說是精品下階兵器裡面的佼佼者了,這五種兵器對應五行兵種,每把兵器的低價一百顆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顆」鳳娥解釋了一下這些兵器的情況,開始準備拍賣。

「這精品兵器不貴呀?」秦霸虎疑惑的說到,之前那些凡品兵器在這主持人的刺激之下,都到了一百五左右,這精品兵器才這麼多的靈石,看起來一點都不貴。

「霸虎,這回你可錯了,這兵器不但貴,而且會非常的貴」秦暮鼓眼神散發出一道精光。

這主持人的主持手段讓他想到了一種營銷方式,飢餓營銷,這女子之所以提前告訴眾人只有五把兵器就是為了說明這東西很稀缺,加上這兵器本身的優勢,足以讓一些需要的人瘋狂。

「哦,這樣。還真是手段高明」秦霸虎不傻,很快也明白過來。

「第一次,我們拍賣的兵器的是這柄精品下階兵器,烈火劍,現在大家可以叫價了。」凡品兵器幾乎沒有什麼名字,但是到了精品兵器,幾乎都有自己的名字,包括可成長的兵器也是如此。

「一百五十顆靈石」

「兩百顆靈石」

「三百顆靈石」

「五百顆靈石」

在幾人還沒來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下面的眾人就已經發狂了,不過寥寥幾次的叫價就已經叫到了五百顆靈石,可見這兵器的珍貴。

接下來現場依然火爆,還是和之前一樣,眾人都在不斷的叫價,儘可能的得到這柄兵器。

「六百顆靈石」

「八百顆靈石」

「一千顆靈石」

到了一千之後,喊價的人才減少了一些,不過秦暮鼓不會以為這就是最高的價了,畢竟還有包廂裡面的人還沒有喊價,這些人才是真正的買主,下面的眾人主不過是為了烘托氣氛,做陪襯而已。

鳳娥顯然也知道情況,臉上也不著急,見價位差不多的時候,目光才往這上百個包廂裡面往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這一眼的原因,包廂裡面終於有人說話了,說話的人瞬間就讓大廳中的眾人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在開口。

「兩千顆靈石」這人一口就將烈火劍的價格提升了一倍。

「是烈焰王朝的人?」不管是在大廳裡面的人,還是在包廂裡面的人,眉頭都皺了起來,這烈焰王朝顯然是想以勢壓人了。

「哈哈哈,烈焰王朝都出價了,那我們瀚海王朝也不能示弱,我們出三千顆靈石」瀚海王朝的位置在烈焰王朝的後面,實力和烈焰王朝旗鼓相當,兩個王朝的爭鬥一直都沒有斷過,這才有了現在這一幕。

「哼,這兵器怕你們瀚海王朝能用的人不多吧。四千。」烈焰王朝說話的這人,語氣裡面傳來一聲冷意,還帶有一股天然而生的威嚴。

「是沒用呀,不過我就喜歡拿著兵器玩你又能怎麼樣,五千」瀚海王朝說話的人語氣絲毫不弱,就好像是專門氣烈焰王朝的人一樣。


「好,很好,我記住了,八千」烈焰王朝的人顯然很是憤怒,一口氣將烈火劍的價格提升到了八千。

總算是沒有在繼續和他爭價了,就算是瀚海王朝的人也明白,這樣的價格早已超出了兵器本身的價格了。

所有人都明白精品兵器會很值錢,但是這兵器最多價值也就不過三千顆靈石而已,要是在往上已經不划算了,不過對於很多人來說,又不一樣了,至少兵器能保命,而靈石就不能了,很多願意花費所有靈石的人,也是這麼想的。

如果秦暮鼓不是有山嶽槍的話,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畢竟只有實力是自己的,其他的都是虛的,如果在這招人的時候都過不了,以後的路恐怕也有限。

想想八千顆靈石,秦暮鼓就是一陣顫抖,好有錢,他的身上總共有三千顆靈石,已經覺的自己很有錢了,現在才知道自己身上的靈石在很多人看來就是九牛一毛。

後面只剩四把兵器,在鳳娥的調動之下,這四把兵器的最終成交價都不是很低。

最少的一個就是那個鞭子,被一個女子所得是六千顆靈石,最貴的就是最後一把弓,足足到了上萬顆靈石,主要是因為在也沒得選了。

「好了,接下來是兵器的最後一個環節,也是僅剩的唯一一把兵器,我們都知道,只有精品兵器和可成長型的兵器有名字,下面拍賣的是一把劍,叫做風靈劍,目前只有十道符紋,但是我相信你們都知道可成長型兵器的意義。」鳳娥很篤定的說了一句。

真如他所說,場中很多人都知道可成長型兵器有什麼樣的意義。

場面一時竟然難以控制,不要說這些人,就是包廂裡面眾多的皇子公主們這一刻也有一些瘋狂了。

可成長型兵器和普通兵器有著很大的不一樣,這是秦暮鼓兩個月前才知道的事情,也是黑老特地囑咐他的。

這種兵器裡面有著器靈,只是一般的器靈很難蘇醒,只有到一定的境界或者用一些特殊的手法才能蘇醒,當然也有可能是一些意外的事情發生,但是不管是哪一樣,一旦器靈蘇醒,兵器的威力更是直線飆升。

甚至在一個宗門裡面有可成長型兵器的人都沒有幾個。

「大哥?」風不語看著風不鳴眼神獃滯的喊了一句。

風靈劍聽名字就知道這兵器必然和一些風屬性的凶獸有關係,風不鳴兩兄妹都是異風兵種,兩人要是得到這兵器,實力絕對會提升一大截。

「呼,不管如何,哪怕武魂丹不要,這兵器也要拿到手,該死,這鳳鳴拍賣場怎麼不早說這件事,否則憑咱們的實力也能在戰力塔得到很多靈石。」風不鳴深呼了一口,沉聲說道。

這兵器就是放在他們明月王朝也可以作為傳承之物的存在,這一刻兩人的態度極為一致,就是這把兵器。

要是鳳鳴拍賣場將這消息早放出來的話,估計風不鳴兄妹就是將自己全部的身價都壓上闖戰力塔都有可能,可惜沒有早知道。

只是和兩人相同的想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競爭必然異常的慘烈,同樣這些人也都在後悔沒有參加戰力塔。

這些皇子公主,以及那些武魂境對於戰力塔那種遊戲還是極為不屑的,之前幾乎都沒有參加,否則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都一一後悔起來。

「看來大家都是知道的,那我也就不多說了,這把風靈劍無底價拍賣,加價不限,現在開始」鳳娥說了一下風靈劍的拍賣方式。

這種方式看似無底價,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樣的拍賣是最可怕的,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這東西的價格是多少,也許你一千顆靈石,下一個就會變成一萬顆靈石。

風不鳴兩兄妹冷靜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開始關注起這風靈劍的拍賣。 「既然沒有人出價,那就由我開始,也算是給大家拋磚引玉,一千顆靈石」說話的是一個不知道什麼國家的皇子,見十來息的時間都沒有人說話,他開口說道。

這樣的兵器到最後的價格必然高的離譜,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起的。

有了這人的開口,後面的人就積極多了,拍賣頓時火熱了起來。

「兩千」

「三千」

喊價不自覺的就被眾人一千一千的加了起來,好像加的太少很沒有面子一樣。

「四千」

「五千」

「六千」

到了六千的價格,風不鳴兄妹依然沒有喊價,因為他們都知道真正的喊價還沒有開始。

很快,喊價就被喊道了一萬,秦暮鼓也是暗暗咂舌,一萬顆靈石呀,那是什麼樣的概念,就是一把白銀器也不過就是這樣的價格,可見成長型兵器的恐怖。

到了這個價格,該出手的也開始出手,排在前幾的那個王朝,包括那幾個來歷不明的武魂境也都開始出手。

「一萬一千顆」


「一萬兩千顆」風不鳴終於喊價了,一萬兩千顆靈石已經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哼,我烈焰王朝出價兩萬顆,我倒想看看,誰還出價」烈焰王朝顯然是霸道慣了,加上實力雄厚,倒也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烈焰王朝一開口,果然很多人就放棄了這風靈劍的競價。

「是嗎?我出兩萬一千顆」說話的人並不在任何一個包間裡面,而是坐在大廳最前面的位置,那位置也是鳳鳴拍賣場專門為武魂境所準備的,九個座位,目前只坐著三個人,兩男一女,其餘武魂境顯然都在皇子們的包間裡面。

說話的正是這裡面那個身穿白衣的男子。

「這三人就是白清寒,鄭無傷,吳玲瓏,說話的那個人是白清寒,這三人的來歷都沒有人知道,好像是憑空出現一樣,在任何王朝都沒有記錄」風不鳴向秦暮鼓說了一下,下面坐著那三個人的情況。

白清寒是一個臉型俊美,眼神冷峻的男子,就是坐在那裡也給人一種不易接觸的人,而鄭無傷恰恰相反,名字叫的比白清寒更不可讓人近身的感覺,不過真正的人卻是完全不一樣,一雙圓圓的臉蛋,一直在笑,關鍵是笑起來眼睛都快看不見了,不知道和兩人說著什麼。

最後一女子就是吳玲瓏了,吳玲瓏的臉上始終保持著笑意,不管是任何人看見都會感覺到非常的舒服,但是秦暮鼓還是從這女子的眼神裡面看到一絲清冷,這女子比白清寒和鄭無傷更不易讓人接近。

LEAVE YOUR COMMENTS